笔趣阁 > 斯坦索姆神豪 > 第27章 阁下太谦逊了

第27章 阁下太谦逊了

  温蕾莎清澈的眼眸立即冒出了迷蒙的水汽。

  出于游侠的狩猎本能也好,第六感也罢,她可以感到这个年轻的人类有着极为复杂的情绪,甚至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这句话。

  不管怎么说,这句话就是对风行者家族最大的褒奖!

  2000多年前,洛丹伦崛起,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与洛丹伦画地为界,划出斯坦索姆领的边界。当时就任游侠将军的风行者家大姐奥蕾莉亚*风行者给出了承诺,用的就是这句话。

  意思就是,风行者的箭,永不会射向盟友!

  两千多年过去了,在巨魔这个共同的敌人威胁下,两大种族相安无事,也见证了这句话的含金量。

  这已超越了誓言的范畴,更像是人类与高等精灵最伟大的友谊见证。

  麦当肯为了避免穿帮,从族谱里翻出来这段尘封话语的记录,其实好几百年没人用过,都被这个死鬼家族丢到不知哪个角落里。

  这种话对于稳重的大姐和心思细腻的二姐没用,但对于性子比较跳脱、心地更纯净的温蕾莎嘛……一用,顿时将她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不枉我一发现不对,立马赶回来救场。

  呃,不对,麦当肯藏了一手吧,其实他很强,不需要我救……

  明明震撼、感动、认可、欢喜等等复杂的情愫已然尽数浮现在脸上,温蕾莎愣是别扭地一挺胸膛,轻轻一礼,开口了。

  嗯?

  明明同样的声音,麦当肯听起来仿佛是风声。

  一瞥系统提示,竟然是:【温蕾莎对宿主正在使用只有彼此能听到的(风之语)】。

  “麦当肯*斯坦索姆阁下,我欣赏你。这份并肩作战的情谊,我会铭记于心。风行者家族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欢迎你这位朋友。”

  看似平常的客套话,因为‘无论’这个词,立马有了不同的解读,这甚至隐含了你混不下去我罩你的味道。

  麦当肯一听就想笑,话说风行者这个游侠家族,就算再怎么碉堡,在法爷当道的奎尔萨拉斯就是混得惨,哪怕种族都不同了,人类这边给点名为【认可】的阳光,她也能灿烂成这样,这真是……

  “此时此刻,应该有美酒!”麦当肯一边笑着,一边潇洒地打了个响指,做出一个侍从熟悉的手势。

  这时,整个营地里再无一个活着的巨魔。

  周围一片狼藉,却无法掩盖大伙那种胜利后的狂喜气氛。

  身为左青龙右白虎的两个牧师就位了,自然有侍从端上酒杯。

  对着温蕾莎举起2金币一瓶起步的【洛丹伦米酒】,骚包的某人利用系统的翻译,愣是飚了一句奎尔萨拉斯语,翻译成人类通用语,那就是【千里江山如血,同袍对酒当歌】!

  要知道,这可是鲜血淋漓,断肢遍地的战场。

  换成任何一个贵女,想必吓都吓死。

  但对于历经无数战场而未逢一败的风行者三女,没有什么比死去的巨魔更棒的装饰品了。

  看着麦当肯这张苍白了点、明明秀气得像精灵法爷的脸蛋,却洋溢着真正战士特有的豪迈之情,温蕾莎心底始终有着微妙的矛盾感。

  可这份感觉,随着那仿佛逆流而上的伟大【战神冲锋】而消失无踪。

  曾几何时,她一直以为麦当肯只是个不切实际、贪大喜功,以部下的命来刷功勋的草包,渐渐地,觉得他还是有那么点小聪明,也挺豪爽,谁知那瘦削的身子里,竟然蕴含着如此惊人的胆魄?

  不是真男人,哪有那种向死亡狂澜冲锋的勇气!?

  可惜,她的想法注定不会被某人知道,若是某人告诉她,自己是被系统的冲锋说明坑了,真不知她会有什么反应。

  可听到如此有诗意与豪气的话语,面对麦当肯的举杯,她欣然接受。

  谁知刚碰杯,就看到麦当肯反手将酒倒掉了。

  嗯嗯嗯?

  小问号,你是否有很多朋友?

  麦当肯神秘(坏坏)一笑:“第一杯,敬那些死在巨魔手上的战友!”

  温蕾莎立即注意到,原来酒竟然是倒在死鬼塔雷金的半边脑壳上,心中感动蓦然升华,眼里有了淡淡的水汽,她跟着做了:“敬人类和高等精灵的战友!”

  周边所有人类将士齐齐将昂贵的美酒撒在大地上。

  “第二杯,敬高等精灵和人类近三千年的友谊!”

  介个,港真,高等精灵眼高于顶,人类也不屑热脸贴冷屁股,双方也就因为有巨魔在不停玩复辟,没机会打起来而已。谈不上什么真感情,基本就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甚至偶尔有龌蹉的洛丹伦贵族派小队把某个女精灵抓回去当传家宝,而在某个时段搞得双方气氛很僵。

  但此时高兴,领导说啥就是啥。

  大家这一次是干杯了。

  “第三杯,敬斯坦索姆家族和风行者家族的友谊!”干杯的同时,麦当肯小声地回应之前那番话:“无论发生什么,斯坦索姆家族永远欢迎温蕾莎女士。”

  咳咳,你真有难的时候,小爷我已经跑回地球咯。

  这边,温蕾莎真是小小地吃了一惊。

  其实,双方的身份并不对等。

  精灵那边,太阳王之下有银月议会七领主,再往下还有其他法爷大佬,风行者家族在政治地位方面前十不入。

  斯坦索姆家族却是洛丹伦三巨头之一,直辖三分之一的王国土地。光是一家的领地就不差奎尔萨拉斯多少。

  麦当肯的话,份量有点重了。

  这轮到温蕾莎有点尴尬了:“阁下言重了。”

  麦当肯笑着说大实话:“我身体并不好。那一招【战神冲锋】消耗了我太多的体力,击杀塔雷金之后,我其实已经脱力了。刚刚风行者阁下可是救了我一命啊!”

  呸!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老娘我不信!

  ……

  别说温蕾莎,连旁边的老佛爷和赛丹都不信,只觉得这是麦当肯的谦虚。

  那种比推土机还要夸张的蛮力冲锋,是身子骨不好的人能使出来的吗?被你撞死的巨魔,莫不是全是纸片人吧?还有那卡着眩晕时间塞进去的枪管子,那绝对是对自己技能效果持续时间有着绝对的把握,对技能掌控到巅毫的表现!

  你老人家背后没少偷偷练习吧?

  温蕾莎笃定地:“不,是阁下你太谦逊了。”

  喵喵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