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斯坦索姆神豪 > 第26章 你永远都可以信赖……

第26章 你永远都可以信赖……

  是谁的眼泪在飞?

  ……

  啊!多么有诗情画意的一句话,为何会屡遭吐槽?

  因为这是麦当肯的眼泪啊!

  卧槽!我了个大草!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只读了三年半大学的大学毕业牲,甚至没来得及接受社会的毒打,凭什么让我做这种一步到胃、直达胃酸的外卖工作啊!?

  这跟一只卷角绵羊大喊一声“想干架吗?”然后一个滑铲冲到狮子嘴边有啥区别?

  不,这已经不是冲狮子口了,这完全是冲大白鲨那张满是獠牙和倒钩的血盆大口啊!

  此时此刻的麦某人,早已出离悲愤了,他愤怒地掀翻了心中的桌子。

  (╯'-')╯︵┻━┻(掀桌子)

  ┬─┬ノ('-'ノ){摆好摆好)

  (╯°Д°)╯︵┻━┻(再他喵的掀一次)

  再愤怒又能如何?

  不想坑都被坑了!

  然而旁人看到的却是在大厦将倾、危急存亡、再无一人可当大用之际,自家公爵不退反进,向可怕的巨魔首领发起了绝命的反冲锋!

  空气中,端是回响着某人气势惊人、震人心弦、连灵魂都为之一颤的怒喝声——

  “淦!”

  不明所以,但气势十足哇!

  这莫非是……战士职业者的【破胆咆哮】?

  听不懂不重要,看懂就行!

  麦当肯化身的银色流光,比横冲直撞的公牛更可怕,他像是保龄球砸瓶子一样,轻易将七、八个挡在他和塔雷金之间的巨魔猎手给撞飞了。

  看着那歪歪斜斜撞飞出去的巨魔,把那些因为骨头断裂而不正常扭曲的肢体印在视网膜上,每个人都有一种陌生的既视感。

  刚才,被投枪丢中打飞的人类剑士,不也是这个样子的?

  明明异常残暴的一幕,到了自家公爵这里就成了暴力美学了!

  没有给大家反应的时间,250%的移动速度,让麦当肯1秒钟都不用,就狠狠【冲锋】到塔雷金脸上。

  系统提示:【根据你的攻击强度,你的(战神冲锋)对巨魔特雷金造成了168点物理伤害,塔雷金企图依靠意志免疫本技能带来的眩晕……意志检定失败,塔雷金眩晕时间修正为3秒。】

  麦当肯压根没工夫看系统提示,他自己都在懵圈。

  今天为了表示与兄弟们并肩作战,嗯,其实为了装逼,他是穿着一套订制的瑟银铠甲的,为了炫酷,甚至在铠甲外面镀银。

  价格很‘合理’,质量同样跟得上。

  从冲锋状态的极速再次化为极静,所有的动能都从他左边三层飞翼型肩铠上,传到了塔雷金身上。好死不死,由于巨魔那该死的驼背习惯,正好塔雷金是在弯腰俯身时被【战神冲锋】怼到脸上。

  一系列神奇的巧合下,旁人看到的就是麦当肯一个冲锋,随手做出了一个类似【盾牌猛击】的姿势,将可怕的巨魔首领掀翻在地上。

  如果……

  麦某人是一个真正的战士,说不得直接【冲锋】、【鲁莽】、传说中失传的【撂倒】、然后【巨人打‘鸡’】、【致死打‘鸡’】、【斩杀】一气呵成。

  万分抱歉,区区不才,只学了【战神冲锋】!

  接下来怎么搞?

  麦当肯脑子里全是浆糊。

  脑子不清醒,身体很诚实。

  他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万众瞩目下,大家看到他不紧不慢地拿起右手上那把【矮人钓鱼竿】……

  这玩意压根不是什么钓鱼竿,而是一把火枪,连枪身上的铭文都写着【矮人可没什么耐心】!

  对,矮人打鱼,往往就在浅水区一枪轰过去。到底打上来的鱼是否肉里嵌着N枚散弹破片已经不重要,关键是鱼死了。

  麦当肯就这样慢条斯理地左手一抓,揪住塔雷金的胸口,然后将拳头那么大的喇叭形火枪口,塞到那张被两颗弯翘獠牙保护着的狰狞大口里。

  整套动作是如此行云流水,旁人都看傻了。

  “口住,然后……再见!”

  “嘭——”

  伴随震耳欲聋的巨响,黑烟冒出!

  塔雷金就算防御再强,就算他能强化自己的肌肉和皮肤,也不可能强化自己的口腔。

  最离谱的是,因为在狭窄空间里散弹爆开,这支游戏里只有19级的【优秀】品质武器特么在枪口处炸膛了。大量散弹破片连同炸碎的枪口,形成了类似于破片手雷的玩意,在塔雷金嘴巴里炸开。

  同时炸裂的,还有大半个脑袋。

  五颜六色的玩意溅开足足两、三米远。

  ‘无敌’的塔雷金、烂苔氏族的老大、一度成功杀入人类军营正中,差点威胁到总帅斯坦索姆公爵生命的这位仁兄,就这样有点无厘头地被秒杀了。

  换一种打法,塔雷金分分钟跟谁谁谁大战三百回合,就算正面死磕白银五圣,都能有来有回打上一小会。

  这种内部爆破式的打法,恶魔来了也扛不住啊!

  “哦?”

  “噢噢噢噢噢噢噢——”

  人类将士们先是傻眼,旋即看到自家无敌的公爵大人唯一的一次出手,就把对方最嚣张,看起来最不可战胜的巨魔首领给秒了。当场觉得一股热气从丹田直冲天灵感,浑身上下十万个毛孔,都因为兴奋和狂喜而张开到最大。血管内,每一个细胞都因此而雀跃着。

  “斯坦索姆公爵万岁!”

  “洛丹伦万岁——”

  个个将士像打了鸡血一样,进入了极度亢奋的状态,悍不畏死地把刀剑招呼向巨魔们。

  唯有麦当肯保持着绝世高手的风度,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原地,凝视着塔雷金的尸体。

  不!其实这货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杀‘人’,自己整个人都傻了。

  此时,突然他身后的空气一阵扭曲,谁都没想到,一个暗影猎手居然开战以来一直都没现身,等到麦当肯出手后,才骤然发难。

  太,太,太阴险了!

  刚从帐篷堆里爬出来的提里奥几乎吓傻了,他满是胡须的嘴巴张到了最大,他知道自己来不及了。

  千言万语,全堵在了嗓子眼。

  奇迹,再一次发生!

  麦当肯仿佛察觉到了,开始缓缓转身。

  但,太慢了!

  那可是暗影猎手的淬毒长矛,但凡沾上一点都不好办。

  千钧一发之际,破风声传来。

  “噗!”

  一支带着青色炫光的箭矢从后射穿了巨魔猎手的头颅。锐利的箭头,甚至穿过眉心,最终就停在麦当肯眉心前方不足5cm的地方。

  直到巨魔猎手带着不甘的目光倒毙,麦当肯才看到二十米开外那个倩丽的身影。

  她的胸膛因为剧烈运动而不停大幅度起伏着。

  没想到,她劈头就是一句:“你为什么不躲?你就这么信任我?”

  不是不躲,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啊!

  某人话到嘴边,却成了:“我父亲告诉我——你永远都可以信赖风行者的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