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斯坦索姆神豪 > 第16章 蜈蚣or舞龙?

第16章 蜈蚣or舞龙?

  十秒后,整条行军队列炸锅了!

  “小心!可能有敌人!”

  “敌人在哪?哪——”

  “树上!”

  “巨魔!?”

  “不知道!”

  这时候,老牌骑士、扈从和新招募的扈从、枪兵的素质差距就出来了。

  忠心耿耿的骑士哗啦啦地策马涌上来,二话不说,在四大金刚外面再来一圈,包围着自家公爵,个个拔剑举盾,死死盯着头上的树梢,紧张得不行。

  四大金刚更是如临大敌。

  此刻的他们,身份只是圣光教会的牧师,地位比自由民略高半档次。

  没有麦当肯的提携,他们哪有资格带兵实习?

  不管是出于对主君的道义,还是出于私心,他们必定死保麦当肯。

  没一会,不多的弓箭手和弩兵也冲上来,拉弓举弩,看着斑驳的树影缝隙,没差被耀花了狗眼。

  可哪能看到敌人的影子!

  好一会儿,没看到有什么动静,大家才慢慢放松神经。

  被四大金刚保护着的麦当肯其实心中一点都不怕,如果白银四圣都保不住他,他也该死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乌瑟尔皱着浓密的长眉。

  一听到自家主子出战,也暂停‘学业’,屁颠屁颠跑过来的瑞文戴尔男爵更是紧张兮兮。

  图拉扬复述了一次,谁听到都觉得古怪。

  公爵说了‘除非天上掉馅饼’,就真特么掉个馅饼下来?还是吃了一半的?

  大家看着馅饼边上那小巧的牙齿印,突然浮出一个猜想——女人!?

  纯爷们哪来这样的樱桃小嘴?

  从头到尾这事都古怪得不行。

  唯有某穿越者意识到什么。

  会做出如此无聊蛋疼菊紧的破事,其性子一定有点跳脱,唯有不多的那么几个嫌疑人……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犯人就在我们……

  咳咳!

  瑞文戴尔看到自家老大的神情后,疑惑地:“公爵大人,莫非你……”

  “有点儿想法,不过不确定。”麦当肯看着半截馅饼出神。

  “那怎么办?”瑞文戴尔追问。

  “我们不是发了招募雇佣兵和冒险者的公告吗?给我加一段上去。”

  两小时后,沿途所有村镇的公告板上的募兵公告多了一段。内容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以矮人语和高等精灵语又写了一遍。

  附近树林上,用人类难以想象的鹰眼级视力看到公告板后,神秘女子真有点意外了:“咦?这个小公爵有点意思哦,他猜到了?”

  “拜托,我们和人类的盟约随时可以是一张废纸。”树上,一个英俊修长的游侠男子揉了揉眉宇。

  银发神秘女子吐槽他:“这张废纸好歹生效了2800年。”

  他们突然注意到,有一个骑士匆匆赶来,跟村长说了什么,就挂了一个白铁做成的白狮标识在公告板边上,还贴了一张新的三语公告。

  “给愿意协力的……友人?”

  一看就知道,这是发给雇佣兵的标识,战场上用来辨识敌我的。其实,在敌人限定是巨魔的情况下,主要是没标识的家伙没资格拿战利品。

  女子笑了:“看吧,哈杜伦,这小公爵果然不简单。”

  有点小帅的哈杜伦*明翼头都大了:“那我们拿不拿?”

  “拿!为什么不拿?”女子的笑声充满了玩味。

  这边,经过四日的行军,大军终于抵达祖玛沙尔西面的山脚下。

  这一回,再没谁对麦当肯的修路有什么意见了。

  前面四十公里就走了一天,后面四十公里足足走了三天。这是木有办法的事,那些‘秘密武器’过于沉重,路又破,一天马车能陷进去十次八次,拖慢了大军的速度。

  “噢!亲爱的……公爵大人,我天天盼着您的到来。”安娜丝塔丽男爵夫人十分抢戏,居然越过莫格莱尼和阿比迪斯两个大佬,提前冲了过来。

  看着那对随时会从低胸装里跳出来的黑芝麻大馒头,麦当肯相当无语。

  自从被贬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北谷,男爵夫人就没一天睡过好觉。村子穷是一回事,好死不死,她刚来就发生村民被烂苔巨魔嘎嘣脆的事件。

  起初她多半是绝望了,后来又听到麦当肯的出征,她脑补了许多东西。比如某人还是爱她的,只不过碍于情面,先贬她来这里,然后打下了祖玛沙尔,将这里打造成最华丽的封地什么的。

  介个,她真的想多了。

  别说熄灯了都一样,看着阳光下荡漾的那将近1cm的绒毛,麦当肯想说,你特么摸个水蜜桃跟摸个榴莲皮,能一样吗?

  “注意您的身份!男爵夫人!”瑞文戴尔一喝,当场将她骂傻了,楞在原地不敢动。

  就在她身边,谨守礼仪的麦当肯无视了她的存在,策马迎上全副武装的莫格莱尼和阿比迪斯。

  某人连马都骑不稳,有点摇晃的姿势骗不了人。

  但套路都懂,作为国王心中的红人,甚至这一仗不用胜利,砍几个巨魔脑袋回去都能交差——我军重创了烂苔巨魔什么的。

  反正从国王的回信,莫格莱尼就知道,自己不是主角。

  真要打,那就是莫格莱尼领军了。

  “欢迎您,斯坦索姆阁下。”

  “好久不见,莫格莱尼阁下!阿比迪斯阁下!”

  三人在扈从的帮忙下,下马,上来拥抱。

  “哐当!”麦当肯的银色铠甲和血色十字军团特有的红色铠甲碰在一起,麦当肯龇牙咧嘴地后退了半步。

  对面两个猛男却小声地“咦”了一声。

  想不到,看似一阵风都能吹跑、出了名的谦(弱)谦(鸡)公子麦当肯居然力量值不低?

  这就有点小意外了。

  没人知道,这是某人刚装载了战士的职业模板,再差也有个谱。

  例行公事的一番互相拍彩虹屁,细数各家族对上的姻缘,什么三千年前是一家,两千年前一起砍巨魔,反正贵族那套就是这样,只要拉得上关系就瞎吹一顿,气氛就融洽了。

  “突然收到阁下的出战要求,我听诧异的,不知阁下是否有破敌之策。”莫格莱尼这句话就是纯粹客气,若是某人没本事,这就是一次盛大的武装游行。

  大不了耗点粮草,然后杀几个巨魔就回去。

  没人愿意瞎鸡儿打,顶着巨魔的投矛雨去送死。

  麦当肯笑了,一个响指,顿时有仆人从马车上拆下一个缩小版的模型过来。

  “这是……冲车?”

  有个房子一样的三角顶部,前后左右都蒙上双层牛皮,涂抹上放火的石灰浆,下面以木架支撑,还有轮子。

  “不!”麦当肯坏笑着:“假如我们把十架、二十架连在一起呢?像不像……舞龙,呃,蜈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