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降临之主 > 第15章、处处是坑

第15章、处处是坑

  以农机厂现有的材料,做出来的滚珠轴承依然会出现问题,要么是滚珠在高速运转里磨坏,要么就是破裂。

  硬度,韧性不够。

  看到方小悦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材料,那林国风就得意的笑了起来。

  虽说方小悦对材料的熟悉等等让他之前心里有些担心,但没有材料,你做个屁啊!!!

  略略略略!

  如果不是考虑到形象不好的话,林国风都想要跑到方小悦面前吐吐舌头了。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对方还是没有放弃,竟然跑到农机厂车间里忙碌了起来。

  等待的时间是最难熬的。

  张大牛是一直坚持着,哪怕肚子都咕咕叫了,他相信方小悦能够成功。

  可农机厂的一干人等就不一样了,花白厂长借口厂部有事,和副厂长一起离开了,林国风也离开了,他是饿了,并且感觉胜券在握。

  工人也离开了几个,最终还坚守着的就只有张大牛,王峰以及那个小黄了。

  忙得忘记肚子饿的方小悦最终造出了一个轴承。

  可这个轴承的火热出炉让王峰,小黄两人有些看不明白,这玩意就好似将滚珠轴承拉宽了一样,里面转动的不再是滚珠,而是圆柱体的滚针。

  这就是方小悦在没有合适材料情况之下的替代品。

  滚针式轴承!

  这玩意在方小悦世界里很常见,就是为了破解滚珠轴承无法承受重压而研究出来的。

  其承载接触面积较之滚珠要大上百倍不止,在这样的结构之下,同样的材料在能够承受更高重压的情况下,不但降低了机械性损伤,更提升了机械传递效率。

  可在这个小位面里,方小悦还没有见过这玩意,或许是他走过的地方太少?

  花费了一些时间将安装滚针轴承的位置略微改造一下,装上轴承,再将传送轴装上,齐活!

  方小悦爬出修车坑,脱下沾满油污的手套,拉开车门,朝着小黄伸了伸手。

  小黄没看懂:“啥意思?”

  “钥匙!车钥匙!”

  方小悦皱了皱眉头,自从自己造出滚针轴承之后,之前看上去还很机灵的小黄似乎变得有些傻了。

  “哦哦,这里。”

  小黄傻傻的摸出车钥匙递给方小悦,可等张大牛也跟着上车坐在副驾驶之后,他方才反应过来:“你会开车吗?”

  “会开!他肯定会开!”此时的张大牛坐在车上已经兴奋得快要升天了,乐呵呵帮方小悦接了一句,还不断的催促着方小悦开车。

  方小悦自然是会开车的,在原来世界里,他就学过驾照,只不过这种老式货车,他还真没开过,因而坐在车上折腾了一会之后方才将车发动。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货车缓缓开出了修车坑,在小黄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围着场坝转了一圈又一圈。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张大牛早就满脸喜色的欢呼了起来,如同第一次接触到碰碰车的小朋友。

  小黄甚至于怀疑如果不是他不会开的话,这位大队长恐怕会抢过方向盘过上一把瘾。

  汽车的轰鸣声很快就引来了不少工人围观,其中就有花白厂长等等领导。

  “居然修好了?”

  花白厂长第一句话就充分证明了他之前对方小悦有多么不信任。

  相对于厂长的惊异而言,那位技术科副科长林国风已经张大了嘴巴,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汽车居然被那个半大小子修好了?

  这不可能!

  “停下!停下!”

  在某种刺激之下,林国风奋力的追上了转圈的汽车,跳上车门外的踏板,抓着车窗,大声的咆哮了起来:“这是国家的财产,谁允许你胡乱开车的,万一出事,你赔得起码?”

  车门外挂着个人,方小悦还真不敢继续开下去了,别的不说,万一不小心将这家伙给甩出去,出了事,他还真得惹上麻烦。

  车一停,张大牛就有些不乐意了。

  之前的乘车经历,可以说是他一生中从没有过的梦幻之旅,结果被车门这个家伙给打断了。

  “你不是说我们富贵修不好车吗?现在怎么说?自己辞职吧,把位置让给我们富贵?”

  一把推开车门,吓得林国风不得不撒手跳下去之后,张大牛也跟着下车,然后一脸得意的说道。

  “什么辞职!这车到底修好没有还不一定呢!”

  林国风急眼了,虽说没能坐上科长的宝座,但这副科长的位置,也是他蝇营狗苟好久才坐上的好吧。

  就这么一个打赌让出去,还不如杀了他!

  因而他执意不承认车修好了,还说在这场坝上开,坏车也能跑,要看修没有修好还得去土路上跑云云。

  听到林国风这话,方小悦笑了,之前他还想着如果这林国风老实认错的话,自己也就放他这一码,反正看那花白厂长的眼神,自己进农机厂肯定是没有问题了。

  至于能不能当那个副科长,他也没当回事。

  毕竟他也知道,自己一个连小学都没毕业的家伙,招进农机厂就当副科长,恐怕整个农机厂都会裂开!

  但继续给林国风挖坑,他是不介意的,更何况这是对方送上来的脸。

  不打,都不好意思了。

  “林科长,您确定这车没修好?”

  方小悦又询问了一遍,得到林国风的肯定之后,他便拉着林国风上了车,相对于方小悦的主动邀请,农机厂几个好事的青工也爬进了车斗,准备跟着去看看热闹。

  这年头又没啥娱乐活动。

  如果是已经成家的,还可以晚上进行一些合理合法的体育运动,可这些小青年连女朋友都谈不上一个,也就只能跟着凑凑热闹来纾解一下自己心头的苦闷了。

  整个试车过程不用多说,等货车回到农机厂,那林国风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脸色苍白,双腿还有些发抖,反倒是那几个青工一脸的兴奋,就好似刚刚从赛车场里出来一般。

  他们嘴里谈论的则是方小悦看上去年轻不大,怎么开车技术这么好,简直就跟外国那些赛车手一个架势了。

  的确,这一路出去试车,方小悦可算是拿出了自己全身的本事。

  在穿越之前,他也是拿过驾照的,虽说自己没钱买车,但开车技术还是杠杠的,至少厂里缺司机的时候,总是让他来顶班。

  更何况他现在这具身体不管从力量还是敏捷两个方面来说,都要超出常人很多,再加上心灵手巧的加成,开个大货车在乡间土路上跳迪斯科还是妥妥的。

  总之,林国风脸上的苍白一半是忧虑自己副科长宝座不保,一半就是被吓出来的。

  到了这个时候,他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不可能说车没修好了。

  要知道就算是新车,到那样颠簸不平的土路上转几圈,指不定都会出现什么问题呢,更何况这刚修好的旧车了。

  总之,林国风下车闷声不吭的样子,算是让等候已久的厂领导们明白了过来。

  车真的修好了。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牛副厂长兴奋无比的跑回厂办打了电话,让自己的老朋友早点派人来将车开回去,当然在电话里,他也很是吹嘘了农机厂一把,什么引进高科技人才,什么焕然一新,什么技术突飞猛进。

  总之,这一切都是为了将农机厂的名气打响,让生意能够继续做下去。

  没错,现在的农机厂已经不再生产什么农机了,反正生产出来的农机也没人要,因而正在转型为修理厂。

  这货车就是第一单。

  可以想象,如果这一炮没有打响的话,整个农机厂估计也支撑不了两年。

  在这个小位面里,这年头破产的小企业太多了,国家可没有那么多钱来填坑,即便是填坑,那也是保大型重工业。

  像农机厂这样的勉勉强强够上县级的小企业,银行都不愿意贷款了,撑吧撑吧几年后破产倒闭是它的未来。

  方小悦进厂没能立马当上副科长,而林国风这位副科长却是真真切切被安排到后勤科去了,括号享受副科长待遇。

  反正不管怎么说,他不是副科长了。

  张大牛对此兴奋无比,他甚至于想要敲锣打鼓庆祝一番。

  当然,既然要过年了,方小悦也没有急着立马到农机厂上班,而是跟着张大牛回了连翘村,除了在连翘村过一个新年之外,他还需要安排一下自己的两个徒弟。

  因而他知道过年之后,整个国家就会逐渐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明年可能会开始高考,你们的想法呢?”

  坐在草屋外的院子里,方小悦一边吃着烤玉米,一边向李红刚,田新国两人问道。

  “师父,我跟你走,我读书也不怎么得劲,高考估计也考不上。”

  李红刚倒是率先表达了自己的忠心。

  “我也是,我就算现在参加高考,也没心思学习啊。”

  相对于李红刚来说,田新国对不参加高考有着更为充足的理由,那就是他有对象了。

  对象就是连翘村赵向东的闺女。

  为这事,大队会计赵向东差点没将田新国的腿给敲断,并且将自家闺女给关在家里,不准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