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降临之主 > 第14章、修车

第14章、修车

  “去!”

  张富贵长到16岁,还从没有去过县城,方小悦在八大队也待得有些腻味了,更何况秋收之后到现在,他根本上都没有活干,最多也就是帮村民修补一下铁锅什么,简直就让他全身上下发霉了。

  去县城的路可要比去镇上远多了。

  乘坐牛车赶到本草镇,再从本草镇赶到县城。

  早上六点不到,张大牛一群人就出发了。

  没错,是一群人,除了八大队的领导们之外,还有几个知青,他们是去本草镇邮政取家里寄来的物品,同时也准备去县城购买一些东西。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为了安全起见,大家自然是一起出发了。

  从早点六点过就出发,直到上午九点半,一行人方才看到县城那古老的城墙。

  实际上,这座县城的城墙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早就被拆得七零八落了,最多再过十年,剩下那点城墙估计也会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到了县城,众人就分散开来,各办各的事情。

  张大牛则带着方小悦直奔农机厂而去。

  到了地头,那农机厂的破败模样着实让方小悦吃了一惊,铁锈斑斑断了几根铁棍的大门,厂牌上的兆阳县农机厂六个字里农字已经没了。

  在大门口的传达室登记了之后,张大牛就带着方小悦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原本两人是准备去农机厂住宿楼的,可走到半路上,就听到一阵争吵声传来。

  方小悦一看,前面一个水泥场坝的修车坑上,停着一台大河牌货车,几个家伙正围着这台货车讨论着,听说话,里面有干部也有工人。

  其中那个头发花白老头的意思就是:自家厂造不出这样的轴承,修不好车,大家没有办法,要不然就让某某单位过来将车领走吧。

  另外几个人的意思则是:就这样让某某单位将车领走的话,农机厂的面子就算是彻底砸了。

  其中还有一个小青年嘀咕着:农机厂的牌子早就砸了,早知道干什么去了。

  好吧,最后这个小青年的话,如果不是凭着警觉特长对聆听有+2的加成效果,方小悦还真听不清楚。

  相对于方小悦而言,张大牛的关注点则有些不同,他大步上前就叫了起来:“妹夫!妹夫!你们在干啥呢?”

  听到这个,方小悦才注意到其中一个就是张大牛的妹夫王峰。

  “大哥,你怎么来了?不好意思,您先去宿舍楼吧,桂芳在家呢,让她弄几个好菜,今天中午,我们好好喝一顿。”

  作为厂里的技术科科长,技术骨干,王峰这个时候肯定是走不掉的。

  张大牛倒不是那种很矫情的人,拉着方小悦就准备去宿舍楼。

  可就趁着两人寒暄的空档,感觉有些手痒的方小悦却已经凑到了那货车面前,甚至于探下身子查看底盘情况。

  “富贵,走了。”

  张大牛叫了一声,没法,这家伙已经钻到修车坑里去了,他感觉有点丢脸,大伙都用诡异的目光看着呢。

  “你是干嘛的?快出来,别将车整坏了!”

  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扯着嗓子就吼了起来。

  方小悦有些不满的出来,当头第一句话就是:“这车我能修!”

  这话倒是将在场众人震了一把。

  但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了,就是那个面色蜡黄的中年人:“你能修?小屁孩,你能修车,我就能上天!什么人啊,快走快走,别在这里影响我们工作。”

  说了几句,蜡黄中年人似乎气还没出来,便指着那个小青年:“小黄,你去把保卫科的老李叫过来,现在什么人都进来了,视厂规厂纪为无物啊!”

  这话说得技术科科长王峰一脸黑色,他就不信对方没听见自己与大舅哥的交流,还故意这样做,无非就是想扫自己的面子罢了。

  原来,这蜡黄中年人是王峰的副手,技术科的副科长林国风,之前科长退休了,两个副科长争夺科长宝[新 ]座,结果王峰技高一筹,由于技术要高那么一点点,最终坐上了科长的宝座。

  再加上两人之前原本就有些矛盾,这使得林国风对王峰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

  现在抓住方小悦的事情,正好发作一下,借机扫扫王峰的面子。

  当然,如此一旦成功的话,王峰在厂里的威信无疑就会受到不小的打击。

  可没等王峰说些什么,方小悦反倒有些生气了,自己手痒,抓住这个机会容易吗?你居然要将我赶出去?

  “我说了我能修这车,你不信?”

  方小悦站到了林国风面前,不让对方无视自己。

  “我信!我信你会在床上画地图!”

  林国风这个时候大概是气出得痛快,说话也不把门了,直接对方小悦进行了人参公鸡!

  “那我如果修好了呢?”

  方小悦此时倒是将怒火压制了下去,开始给对方挖坑。

  “你能修好,我这个技术科副科长不干了,给你来干!”

  林国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思维了,果断的跳进了坑里。

  “好!农机厂的领导,工友都做个见证啊,这位领导说的话,我如果修好了这车,他的副科长就给我干!”

  方小悦抓住机会就给对方棺材盖钉死,丝毫不给对方转角的机会。

  让林国风突然之间感觉自己似乎有些划不来,愣了一下之后方才吼道:“那你如果修不好怎么办?!”

  这算是反将方小悦一手。

  但这样的反击,方小悦早就想好了:“我如果修不好,我跪下来给你叫爷爷,以后生老病死都由我供养!”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干部,工人一个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特么太狠了吧!

  换成任何一个人,这种条件都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就连农机厂的厂长,就是那花白老头,也听得一愣一愣,这两人斗气也斗得太厉害了吧。

  他原本打算上前劝解的,毕竟两人斗气的条件里有一点值得考量,林国风就算是不当副科长,这小孩,也不是他们厂的工人啊,自然也就没可能当上副科长,而让一个半大小子跪下来叫爷爷,还生老病死的供养似乎也很过分。

  可没等厂长上前,他就被王峰给拉住了。

  王峰对方小悦是有过不少了解的。

  尤其是上次去连翘村之后,他就着手想要将方小悦给拉到农机厂里来,说实话,就方小悦也显现出来的技术,农机厂技术科里的不少人都比不上。

  农机厂都能够养那么多一天无所事事的家伙,再招一个技术骨干进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可王峰想问题也想得有些简单了。

  等他将这事拿出来一说,赞成的没几个,反对的一大堆。

  有压根就不知道方小悦是谁的,就算知道,以他们的高傲自然是看不起一个自学成才的泥腿子,他们看方小悦的眼光差不多就是学院派看民科的状态了。

  当然其中也不乏林国风这种因为个人恩怨,为反对而反对的家伙。

  如此一来,事情没有办成,这年头通讯又不方便,王峰也就只能将此事暂时放下。

  而这个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出,王峰倒是感觉机会来了。

  他倒没有真想将林国风赶下去,让方小悦来干副科长这个位置,但他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让方小悦入厂倒是真的。

  不过,王峰拉住厂长也算是赌上了自己的前程,一旦方小悦车没修好,那么事后就会追究到他头上,以林国风的秉性,王峰恐怕这个科长都会被掀掉。

  没法,这是王峰自己将把柄递到了对方手上。

  那林国风肯定会趁机穷追猛打,不会让王峰好过。

  这话赶话的,厂长以及其他厂领导,工人也都不好说了。

  更何况在他们心里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的,万一这家伙将车修好了呢?至少农机厂的面子在兄弟单位面前就保住了。

  如果没修好,也就是现在这个状态,该丢的面子也捡不回来。

  在这样的心态之下,他们都没有多话,只不过在方小悦要求工具的时候,那位小黄倒是跑得挺快。

  在修车坑里看那一会,方小悦还抓起农机厂制造的滚珠轴承看了看,用警觉特长探查了一下轴承的情况,差不多就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传动轴脱落了,连带轴承损坏。

  很显然,以兆阳县农机厂的技术实力,还真没法玩转这种滚珠轴承!

  如果只是那种装在木头平板车下面的滚珠轴承,农机厂肯定是能做出来的。

  但那种轴承对精度的要求很低,只要能拖动木头平板车就OK了。

  但像这种大货车的滚珠轴承对精度和硬度都有了一定的要求,否则的话,农机厂货车装着货物开上个几十公里,估计轴承就会坏。

  说白了,农机厂的人都知道自家的技术有点糙,都不敢将这造好的轴承给装上去。

  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造一个精度和硬度足够的滚珠轴承换上去。

  要说造一个货车原款的滚珠轴承换上去,方小悦也做不到。

  这滚珠轴承里的滚珠好做,但方小悦跟着小黄去农机厂的备料库转了一圈之后发现,这里压根就没有适合制作滚珠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