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降临之主 > 第10章、心如刀割的赵会计

第10章、心如刀割的赵会计

  他们可不会去管这抽水泵到底还能够用多久,他们只关心田地还有没有水,夏收会不会受到影响,自己的工分能够分到多少粮食。

  因而他们在欢呼一阵之后,便在张大牛的驱赶下,去进行其它劳动了。

  譬如修整一些有些堵塞的小沟渠等等。

  但方小悦与他们不同,还是有些紧张的守在抽水泵旁。

  虽说他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

  可在没有工具可以测定轴承数据的情况下,他对于轴承能够坚持多久,心里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他甚至于凭借着警觉专长的加成,专心听着抽水泵里的任何动静。

  直到两个小时后,抽水泵依然在正常工作,才算让他彻底放下心来。

  既然连续运转两个小时都没有出现问题,那么运转得更久一些,应该也不会有问题了。

  好吧,就连他自己都得承认,如果不是有制造物品专长的加成,自己制造出来的轴承恐怕装上之后,这抽水泵运转不了半个小时就会因为过分摩擦生热而烧毁。

  换成在自己的世界里,自然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但在这里,只有一把锉刀,手锤,游标卡尺,钻孔工具以及几张临时找来的砂纸,自己已经很尽力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能够修好抽水泵,让张大牛大涨了面子不说,还让自己的威望在连翘村进一步提升了。

  至少在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那些村民没有因为十个工分的事情对自己不满。

  可以这么说,现在的方小悦在连翘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十五岁的青嫩小子了,而是一个地位颇高,拥有高超技艺的能人。

  至于那几个对方小悦有些不满的知青嘛,从那一天之后,见到方小悦也不敢露出不屑的面色,反倒是有点想要讨好他的模样。

  在进入初夏之后,时间过得很快。

  方小悦现在每天的时间安排得极为充实。

  除了蹲在草屋院子里修理本大队以及其它大队送来的农具之外,他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去镇上的修理点联络一下与黄老幺之间的感情。

  在修理抽水泵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一点。

  没法,想要当好一个技术能人,并不仅仅只有技术就可以的。

  还得有材料,工具!

  就拿抽水泵来说吧,那个时候如果不是缺少材料,工具,方小悦何至于将那两根轴承重新回炉打造。

  也正因为如此,即便那两根轴承受到制造物品特长的影响,勉强能够使用。

  但等到之后旱情过去,两台抽水泵被上面收回之前,方小悦将其拆开查看了一下,发现那两根轴承已经是不堪重负,如果再用上几天的话,恐怕再度断裂就会成为定局。

  总之,黄老幺这里多少能够蹭一点铁料,借用一些工具不说,更能够通过黄老幺的关系购买一些东西。

  没错,方小悦现在虽说没钱,但已经在为日后准备了。

  在这个一切东西都靠计划安排的小位面里,没有供销社的关系,别说方小悦了,就算是张大牛这个大队长出面也不可能买到所需要的东西。

  当然,除了联络黄老幺的关系之外,方小悦连程大水也没有落下,去修理点的时候,时不时的凑到程大水面前,观摩对方修理木头农具的过程。

  没多久时间,夏收就要到了。

  作为大队长,张大牛在连翘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春耕,夏收,秋种,秋收。

  民以食为天嘛。

  因而在夏收之前,张大牛就召开了连翘村的夏收动员大会,不但各家各户有人出席之外,就连那十多个知青也是一个没有落下。

  方小悦快要年满16岁了,在农村也勉强算得上半个壮劳力,因而夏收的繁忙肯定是跑不掉的。

  可他却没有主动参加夏收劳动的积极性,反倒是在动员大会结束后,找上了张大牛。

  “什么?你申请不参加夏收?”

  听到方小悦来意的张大牛,忍不住嘴巴都张大了。

  在他的印象了,方小悦可不是个偷奸耍滑的人,以往表现也很好啊,现在怎么了?

  难道是修理员当久了,膨胀了?飘了?

  看到张大牛那夸张的神色,方小悦就知道大队长误会了,苦笑一声:“叔,我这可不是偷懒啊,我申请不参加夏收,可是为了我们八大队夏收能够更快更快的完成。”

  听到方小悦的话,张大牛的眼睛都鼓出来了。

  这小子现在不但偷奸耍滑,还学会了狡辩?

  “那你说说,你是要做什么重要工作?”张大牛大有你说不出理由就要处罚的气势。

  但方小悦却不慌不忙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这个打算实际上之前,他已经酝酿不少时间了。

  只不过,之前怕张大牛不支持,现在快要到夏收了,想要取得对方的支持就容易得多了。

  他准备制作一款人力收割机!

  嗯,人力收割机这玩意在方小悦那个世界里虽说没有大行其道,但他们那个世界的民科多啊。

  尤其是那些有点闲钱闲时间,之前又没机会走自己兴趣道路的民科,可是将不少精力时间金钱花费在这类东西上。

  再加上一些偏远地区,山区等等交通不方便的地方的确也需要这玩意。

  因而方小悦所在的那个小工厂在农忙前可是要接不少这类单子的。

  唯一不同的是,方小悦那个小工厂制作的人力收割机都是钢铁打造,而方小悦在这里准备制作的人力收割机则是大部分结构采用木头,只有收割齿轮,传动装置等等使用铁制。

  听完方小悦的解释,张大牛看他的眼神变得古怪了起来。

  方小悦还以为自己什么地方出现了马脚,让对方怀疑自己不是张富贵的时候,张大牛重重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好小子!果然我没有看走眼!行!这事就这么定了,需要什么,大队全力支援!”

  要说工分这种大锅饭,各家各户吃起也算比较香,但对于大队长张大牛来说,就有点不太友好了。

  都知道大锅饭的劣势就在于很难激发大家的劳动积极性,反正干多干少都一个样,只要不缺席,成年男人每天8-10个工分,成年女性每天5-6个工分是跑不掉的。

  如此一来,在农忙时节,春耕好一点,大家都知道不将秧苗栽好,影响一年的收成,可像夏收这样更加繁忙的时节,就算张大牛每天现场严厉监督,大家劳动起来也都是动作缓慢,就跟一群用皮鞭都抽不动的懒洋洋一样。

  因而像人力收割机这样能够大幅提升劳动效率的机器,张大牛自然是闻之欣喜。

  很快,大队会计赵向东,文书张建新,畜牧员刘三亩等人都被张大牛叫了过来,开了一个小会之后,大家就坐上牛车,朝着本草镇赶去。

  赵向东坐在牛车上,时不时有些肉痛的摸了摸放在怀里的布帕,里面包裹着八大队一半的集体流动资金,150块!

  可别小看了这150块。

  在八大队拉了那么多欠账的情况下,还能偷偷摸摸的存下300块,已经不简单了。

  这么说,在1块钱能够买十斤大米,一斤肥肉,城里人一个月一个人最低生活费8-10块的情况下,钱真的很值钱。

  一想到这150块很可能会被张富贵这个兔崽子挥霍一空,赵向东就有一种心里被挖肉的痛楚生成。

  倒是张大牛神色有些紧张,忐忑,他虽说表面上相信了方小悦的话,但实际上,他对于方小悦是否有能力制造出他所说的人力收割机,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只不过是想着试试罢了。

  至于如果不成功会有什么后果,他也没敢去想。

  一行人搭乘着牛车匆匆赶到了本草镇。

  到了镇上,张大牛咬了咬牙,买了包2毛6的游泳牌香烟。

  要知道,张大牛虽说喜欢抽烟,但平时都不抽烟的。

  这年头,饭都吃不饱,哪里还有闲钱抽烟,就算是偶尔买烟,也是盯着8分钱一包的金鱼香烟。

  像2毛6这样的游泳牌香烟,可是有个外号的,被称为干部烟。

  顾名思义,只有干部才抽得起的烟。

  进了修理点,自然是香烟开路。

  接过张大牛递来的烟,不管是黄老幺还是程大水都有些惊异。

  什么时候,这张大牛发财了?居然抽得起游泳牌了?!

  可等张大牛将来意一说,黄老幺两人顿时明白了过来。

  这可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难怪这个张抠门,舍得下大本钱了。

  “行,我舍掉自己的老脸去给主任说说,但你也知道,现在物质紧缺,没有工业票,有钱都买不到东西的,价格方面可能还会贵上一些。”

  黄老幺了解之后点了点头,小声说道。

  张大牛也知道,这年头,能够买到东西就不错了,还想要供销社降价,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这么说吧,就那包游泳牌,如果没有张大牛以前存下来的那张烟票,压根就没可能买到。

  黄老幺随后便询问起方小悦要采购的东西来。

  方小悦早早就在脑子里将采购清单给整理好了,向黄老幺借了一张废纸,就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