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降临之主 > 第9章、修水泵

第9章、修水泵

  再说了,这地夹可以反复使用,那以后.....?

  一想到这里,村民们的目光变得炽热了起来。

  全村分了猪肉,连翘村的上空很快就飘起了猪肉的香气。

  对于大多数的村民来说,分到手的几斤猪肉是不可能一次吃完的。

  他们会精打细算,一部分切成肉丁,炒制加上盐,每次吃饭的时候加上一点,那味道简直不摆了。

  更多的肉则用盐腌制保存,留着慢慢享用。

  至于分到手的少许猪骨头,则是熬汤加上一些野菜,光那香味就足以让过路的人不由得驻步了。

  方小悦这几天都是在大队部吃的饭。

  肉都分了,可内脏,肠子等等下水却留在了大队部。

  会计赵向东曾经去大城市的高级酒楼里当过学徒,虽说没学到多少精髓,但炒杀猪菜是一把好手。

  猪肠清洗干净,灌上加盐的猪血,煮熟之后切片,撒上葱花就是一道美味佳肴。

  猪大肠与猪尾巴放到小锅里一起卤制,出锅之后金黄透亮,卤香味能够让村里大半的狗子围着大队部不断吠叫。

  至于猪心,猪肚等等则是切成细丝,加姜蒜泡椒爆炒,那味道简直就不用多提。

  回到草屋的方小悦躺在床上,摸着挺起的肚子,感觉张富贵的执念大概满足了大半。

  很多时候,幸福并不是有更多更好的东西,而是在稀缺的时候能够享受一回。

  方小悦制作的地夹并不仅仅只有这一次发挥效果。

  在之后的两个月时间里,布置在山脚的地夹陆陆续续捕捉到了不少寻味赶来的野猪。

  这让连翘村的村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感受到了幸福滋味。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夏季到来,连翘村一带出现了干旱迹象,全村上下不得不在张大牛的带领下进入到农忙时节,每天清晨起来就是大队人马挑着水桶前往连翘村附近的清水河,将一桶桶珍贵的河水挑回倒入田地中。

  方小悦这个时候第一次感受到了种田的辛苦。

  虽说他随着身体与灵魂的融合,力气已经达到了本体的巅峰,装满水达到六十多斤的水桶挑着就跟玩一样,但很快全身就晒得漆黑,就连肩头都被压出一条条血痕。

  每天回到草屋,他都没有了洗脸洗脚洗澡的劲头,倒床就睡,以至于没几天功夫,全身上下就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味道来。

  还好,没多久时间,好消息就传来了。

  为了支援本草镇的抗旱,上级特意下拨了一批抽水泵和油料,而八大队分到了两台!

  毫无疑问,这就是天旱遇甘露的好事。

  光靠人力挑水,只能够缓解一下旱情,这样的情况如果维持到夏收的时候,稻谷至少减产三分之一以上。

  对于连翘村而言,这样的损失是极大的。

  而有了抽水机,好处就太多了。

  至少那群知青是最开心的。

  对于刚刚接触农活不久的他们,每天挑水无疑是最恐怖的事情。

  为此,还有几个知青都累得中暑倒地了。

  随着两台抽水泵的到位,源源不断的河水被抽入沟渠,流入农田,滋润着那些干渴的稻谷禾苗。

  一些调皮的小孩还在沟渠里跳来跳去,欢快的玩着水,但没多久就被他们的妈妈边打边骂的叫了回去。

  幸福时光总是短暂的。

  没几天时间,就有一台抽水泵坏掉了。

  张大牛虽说有些头痛,但也不至于太担心。

  毕竟一个抽水泵抽水12小时的话,也勉强能够供应得上。

  可这抽水泵的质量似乎不算太好,第二天,刚抽到10小时,就坏掉了。

  连续两个抽水泵都坏掉,这可将张大牛给急坏了。

  这个时节正是稻谷开花的时候,一旦水供应不上,稻谷减产就会成为定局。

  最初是几个略懂一点的知青自告奋勇修理抽水泵。

  在他们看来,这抽水泵或许就是用得太久,里面的线路接头烧掉了之类。

  毕竟他们在家里的时候,也没事拆过一些收音机什么的,坏都是坏在这些地方。

  可等他们费尽功夫将两台抽水泵拆开一看,一个个都傻眼了。

  两台抽水泵都不是所谓的线路问题,都是连接叶扇的轴承坏掉了。

  这玩意坏掉了,几个知青压根就不知道怎么修,完全超出了他们的知识点范围。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方小悦不由得笑了,这正是自己的好球区啊!

  轴承坏掉了,简单啊,自己做一根就是了。

  实际上没等方小悦站出来毛遂自荐,有些病急乱投医的张大牛就一眼看到了他,伸手就将他从人群里拉了出来:“富贵,这玩意你能修么?”

  在众人眼里,大队长可不是病急乱投医嘛。

  修理锄头镰刀,能和修理抽水泵一样么?

  这抽水泵在村民们眼里可是高科技产品!

  让方小悦去修,不就是个笑话嘛。

  几个自以为去城里见过世面的村民就小声的嘀咕了起来,大有讥讽方小悦的意思。

  这并不奇怪,像方小悦这样每天十个工分的待遇,早就让一些村民不满了。

  现在见张大牛询问方小悦,可不得使劲的嘲讽吗。

  “应该可以修的。”

  本着谦虚谨慎的态度,方小悦的话没有说那么满。

  谦虚使人进步,骄傲让人落后嘛。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话顿时就让那几个知青不满了。

  这倒也正常,毕竟这几个知青在城里的时候可是高中生!

  高中生在多数人眼里已经算是知识分子范围了。

  再加上他们来到连翘村后,一贯有些看不起连翘村的村民,感觉他们没有知识文化,是土老帽。

  现在听到方小悦这话,其中一个名叫李红刚的男知青就冷笑了起来:“应该可以修?你知道什么是磁场吗?知道这抽水泵的原理吗?大言不惭。”

  还没等张大牛维护,方小悦就笑了:“我是不懂,但我能修好抽水泵就够了,你等着看就好了,别耽误了时间。”

  这一句话怼得李红刚有些说不出话来。

  方小悦这话一说,李红刚想要再纠缠什么的话,落在众人眼里就是干扰抗旱大局。

  他是知道其中严重性的。

  因而他憋着气,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守在一旁,心里想着等方小悦修不好抽水泵,自己应该怎么怎么说,总之不能让这小屁孩好过!

  方小悦倒是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之间就得罪了这李红刚。

  当然,就算是知道,他也无所谓。

  方小悦来到一台抽水泵前。

  抽水泵已经被那几个知青拆卸开来,倒是省了他不少事。

  捡起一根叶扇轴承,方小悦用手指头从其上滑过,逐一检查了起来。

  在制造物品专长的效果下,他可以探查金属物体内部一定深度的情况,大概也就只有三四公分。

  这三四公分的范围,对于一根抽水泵的轴承来说,完全足够了。

  大概是抽水泵使用时间太长的缘故,轴承内部都出现了裂痕,另外两根轴承都断了一小节。

  方小悦向张大牛询问了一下,得到了一个很遗憾的答案。

  这抽水泵压根就没有备用件。

  也就是说,不能按照他最初的设想来直接更换轴承了。

  好吧,实际上他并不指望这个。

  提着两根断掉的轴承,方小悦就回到了草屋。

  在没有备件的情况之下,反倒能够发挥出他的技术实力。

  将轴承外加一些略好的烂铁丢入火炉,拉动风箱,猛火煅烧。

  没一会功夫,轴承就发红变软。

  将所有破烂尽数夹到铁砧上,挥动铁锤一阵猛砸之后,方小悦又将其丢入火炉继续煅烧。

  在反复数十次之后,破烂变成了两块火红的铁块。

  再经过一阵猛力敲打后,铁块变成了两根铁条。

  铁条经过方小悦用工具不断敲打,锉磨修整,逐渐变成了两根初具雏形的轴承。

  之后将其丢入一个小桶内淬火。

  随着轴承的丢入,小桶里骤然冒出了火光。

  这并不奇怪,这玩意淬火用的是张大牛咬牙从家里拿来的一点菜油。

  如果用冷水淬火的话,这轴承钢就会变得比较脆,完全不适合承受抽水泵的高速旋转。

  当然,接下来还有一个工序就是回火。

  方小悦将淬火之后的轴承重新放入火炉加热。

  标准的做法是加热到400度再自然冷却。

  可他现在手里可没有专用的温度计,只能够凭借警觉专长带来的效果用肉眼观察轴承颜色变化,从而确定温度。

  最终,经过方小悦用细沙仔细打磨后,两根看上去有些发亮的银色轴承火热出炉。

  将抽水泵重新组装成型,方小悦将启动抽水泵的大权交到了张大牛手上。

  张大牛虽说是大队长,此时也在村民们的目光注视下变得略微有些紧张起来。

  他抹了一把因为紧张,天热冒出来的汗珠,抓住绳子,然后用力拉动,往返数次之后,抽水泵轰然大作,快速旋转的叶扇形成真空负压,将河水源源不断的抽取上来,送入到干彻的田地之中。

  而随着抽水泵开始运转,村民们也变得兴高采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