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降临之主 > 第5章、山鼠

第5章、山鼠

  张大牛既对他有送饭之恩,又是大队长,这村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归他管,方小悦也希望能够得到一些信息,改善自己的生活。

  虽说靠山吃山是很爽,但这几年的水涝干旱下来,山里也没有多少余粮啊。

  像今天这种一口气搞到十斤板栗的好事,之后在短时间内就未必能够再遇上了。

  等天色逐渐变黑时,方小悦提着小篮子就去了大队长家。

  大队长张大牛不在家,听杨小红说是知青点出了点问题,两名知青口角打架,作为连翘村的大队长自然要去处理。

  方小悦也没去打听知青的事情,放下小篮子扭头就走。

  杨小红一翻,见到里面的板栗,当即就一把将他给拉住了:“富贵,你这是啥意思?”

  “婶,我今天上山找到的,自己吃了三斤,想着弟弟妹妹没啥零嘴,就拿过来了。”

  方小悦自然不会说这是送给张大牛家的,只是借着两个小孩说了一句。

  杨小红听闻方小悦自己吃了,又想着两个孩子的确没享受过啥,张大牛虽说是大队长,可也是农户,上次去镇上办事,带着两个孩子。

  结果两孩子看着镇上供销社卖的硬糖块直流口水,让杨小红心里难受。

  这年头物质紧缺,想要吃上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除了要钱之外,还得有糖票!

  农户人家又不是编制内的工人,哪里可能有糖票这样的奢侈品,就算是换到了糖票,也没有去买硬糖块的心思,有那闲钱不如多买点油盐了。

  一想到这里,杨小红拉住方小悦的手不由自主就松了几分。

  方小悦趁机脱身,小声叮嘱一句:“婶婶,您可别张扬出去,否则八叔就得拉我去游街了。”

  丢下这句话,他便匆匆离开。

  倒是让杨小红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只能咬咬牙,将小篮子提了回去,想着晚上悄悄给两孩子尝尝,也算是了结一个心愿。

  回到草屋,方小悦将剩下的板栗剥好吃掉,填饱肚子之后,他躺在床上便寻思了起来。

  之前就说过,靠山吃山在这里只能是偶尔为之,风险太大。

  因而他需要找个更靠谱的法子,不但要填饱肚子,还得赚钱。

  他猜测如果让张富贵不仅仅吃饱,还过得很好的话,那么完成主线任务之后,获得的命运点或许会更多一些。

  但作为一个15岁的少年,想要找点门路着实有些难度,更何况这个时候又不是以后经济活跃的时代,你就算是出门打工,都找不到收工的单位。

  至于做生意什么的,就更不用提了,那完全是作死。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方小悦编制一些精巧的小篮子,背筐等等,拿到镇上,县城里贩卖,未必不是捞取第一桶金的法门。

  将自己现有的能力和物质梳理一遍之后,方小悦发现,除了自己从原世界带来的技术之外,就只剩下那三颗从骰子里抽出来的土豆了。

  三颗土豆能干什么?

  都填不饱一顿肚子。

  再说了,这年代土豆又不是什么稀罕物,连翘村每年都要种土豆,只不过由于没脱毒的关系,产量不高罢了。

  方小悦将那三颗土豆从骰子里取出看了看,摇了摇头,这土豆个头很大,一个个如同小盆,但偏偏这样的土豆,他却没法拿出去。

  平白无故就多出来这良种土豆,他不被人怀疑才怪,更可能的则是被人举报,偷窃科研所的良种。

  那样的话,反倒是一个大麻烦。

  再说了,现在是工分制,大家一起干活,只要出工了,干多干少一个样。

  土豆产出再多,他也多分不了多少。

  最终,他的想法还是落在了自己的技术上。

  如果能够进什么机械厂的话,自己这技术就算能够得到最大的发挥。

  并且当工人,吃国家粮,放在连翘村就绝对不仅仅只是吃饱这么简单了,那可是大家心目里的铁饭碗啊!

  谁家的小子如果幸运的考上了工人,回到村子里可称得上是衣锦还乡,光宗耀祖了。

  但想归想,方小悦也只能将其作为一个预案。

  毕竟在连翘村这种地方,想要去招工什么的,太难了。

  人家招工首先就是要求初中毕业!

  像张富贵这种连小学都没读完的家伙,人家第一时间就剔除了。

  这么说吧,整个连翘村初中毕业生就两个,一个是大队长张大牛,一个是文书张建新。

  像妇女主任,民兵连长等等都是小学毕业。

  没法,这年头能够脱盲认得几百个字就算很不错了。

  大把孩子待在家帮着干农活。

  将土豆收回骰子,方小悦尝试着想要将一把镰刀收入骰子里。

  嗯,骰子里面自带一个空间,那什么劣质工具箱,土豆都装在里面。

  这就让他有了一些奇想,如果能够将这个位面里的一些东西收入骰子里,岂不是大有用处。

  可等他尝试失败的时候才明白,现实里的东西没法放入骰子里,只有从骰子里抽出的东西,才能够放入。

  如此一来,着实让他有些失望。

  骰子空间不能放入现实东西的话,其功用就减少了很多。

  当然,即便是如此,骰子空间还是很好用的。

  土豆还好说,那劣质工具箱如果带在身边被人看见的话,会很麻烦的。

  次日清晨,他早早起来,将最后那点板栗吃光之后就拿上镰刀再度上山。

  对于他来说,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他真心过得有些难受。

  如果上山找不到吃的,就意味着他会挨饿。

  夜里下了一场小雨,走在山路上有些湿滑,但扑面而来的植物清香让他不由得精神抖擞了不少。

  上了山,方小悦就径直朝着最近的陷阱赶去。

  要说昨晚下了雨,那陷阱能否起到作用,能否捕捉到猎物,他心里还真有些打鼓。

  绕过两棵榕树蔓延出来的气根,方小悦就看到自己布置在某条兽道上的石头陷阱已经变成了一堆破烂。

  作为陷阱的杀伤性武器,那块石头已经掉落地面,茅草编制的草绳变得七零八落,陷阱附近还有不少挣扎的痕迹。

  很显然,这个陷阱是抓住了猎物。

  可由于下了一场小雨,草绳被雨水浸湿,变得松散,石头提前掉落,最终让猎物逃脱了出去。

  挨着找了一圈,八个陷阱里有五个由于雨水自行解体,有三个抓住了猎物,但猎物跑掉了。

  倒是他去另一个方向之后,有了惊喜,他的警觉特长发挥了作用,远远就听到了某个陷阱里传来的叫声。

  按照张富贵的记忆,这应该是一只山鼠!

  这里所指的山鼠并不是简单的田鼠,而是大龙山里特有的一种鼠类,其体型较之家鼠要大上一圈,喜好食用草籽,野果,习性爱好干净,因而其肉质鲜美,自带果香。

  据说在数百年前,这种山鼠被称为小山豚,作为贡品送往皇宫大内,供给皇帝食用。

  但让以往那些猎人徒劳无功的则是,这种山鼠极为机敏,听觉发达,当有人靠近时,往往会迅速钻入洞穴或者树冠之中。

  在这样的情况,那些猎人即便带着猎犬,收获也是寥寥无几。

  由于担心陷阱因为山鼠的挣扎而崩解,方小悦大踏步就冲了过去。

  正好那山鼠快要脱困,被他一把就抓在了手里。

  也不知道这山鼠吃了多少好东西,竟然比寻常的山鼠大上了两圈不止,浑身肥滚滚的,几乎与成年的橘猫体型相等了。

  方小悦抓住山鼠之后第一时间就将其击杀。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这山鼠太灵活了,加上皮毛细软,他两只手几乎都抓不住。

  用手掂量了一下,方小悦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山鼠不愧有小山豚之名,这么一只至少就有七八斤重。

  除掉皮毛骨骼内脏,应该还能剩下三四斤肉!

  对于一个长期处于饥饿之中的少年来说,这无疑就是一个大收获!

  想想看吧,就算是城里的工人,一个人一个月也就二两肉票!

  方小悦在三国小位面里没吃啥好的,那里的烹饪方式就只有两种,其一是烧烤,撒一点盐的烧烤方式,其二就是煮,煮出来的白水肉同样撒一点盐。

  对于那些三国武将来说,这样的肉已经是美食了。

  但对来自于现代富饶社会的方小悦而言,白腻腻的肉放在面前就是一股腥味冲鼻,那吃下去的滋味,谁吃谁知道。

  由于刚下过小雨,方小悦在树林里转了几圈,又找到几丛刚刚暴长出来的牛肝菌。

  牛肝菌放到后世都是难得的山珍美味。

  将山鼠,牛肝菌放入背筐,又采了一些用来编制用的茅草盖上,提着两捆有些湿润的干柴,方小悦方才打道回府。

  他的掩饰是有效果的。

  在回去的路上,正巧遇上给村里放牛的刘三亩。

  这刘三亩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嘴巴,比那些三姑六婆更喜欢传八卦,并且喜欢占小便宜,听说他经常偷水牛的玉米饲料回去,只不过没有被人抓住罢了。

  “富贵?怎么上山去了?找到什么好东西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