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降临之主 > 第4章、张富贵的野望

第4章、张富贵的野望

  如果饿得不行,就去采点野菜来吃。

  可他今天在家里躺了大半个下午,啥事都没做,因而野菜是没有的。

  不得已之下,方小悦只能用力的收了收腰带,又舀了一瓢冷水,咕咚咕咚的喝了下面,勉强浇灭了一点饥火。

  继续回屋睡吧,方小悦回屋倒在床上,拼命给自己催眠。

  这黑灯瞎火的时候,就算是采野菜也是没可能。

  硬挺着躺在床上,半睡半醒,忍受着饥饿折磨的方小悦当听到一声鸡叫时,内心深处不由得涌现出一股欣喜来。

  以前他很讨厌鸡叫,因为一鸡叫就得起床干活了。

  作为一个现年才15岁的少年来说,属于很正常的想法。

  可这个时候的方小悦完全忘记了张富贵记忆里那点对鸡叫的厌恶,反倒欣喜的起床,直奔大队长张大牛家而去。

  虽说大清早就跑到别人家蹭饭,让方小悦有些不太好意思,但他清楚知道这年头,真的会饿死人的!

  此时天色尚未大亮,朦胧胧的,投下的天光勉强让方小悦能够看清楚脚下的土路。

  不过村子里的人一个个都随着鸡叫声开始起床,忙活了起来。

  家家户户缓缓升起青色的炊烟。

  一些起来得比较早的农户家里更是飘来了谷物的香气。

  大队长张大牛家位于村中心处,方小悦的草屋则是在村子边缘处。

  等他走到张大牛家时,已经是气喘吁吁,饥饿带来的不仅仅是胃痛,更让他力气虚弱。

  吱嘎一声,张大牛家的院门打开了。

  “是富贵啊,快进来,婶婶今天煮了大玉米棒子的。”

  一个穿着补丁红棉袄的中年妇人开门就看到了方小悦,急忙一把就将他拉了进去。

  这是张大牛的妻子杨小红,由于与张富贵的母亲关系很好,因而见到张富贵很热情。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张大牛即便是大队长,家里的余粮也不多,老是叫张富贵过来吃饭的话,哪家的媳妇不会生气?

  相对于张富贵的草屋,大队长张大牛家自然是要好上很多。

  进门就是一个农家院子,有两只母鸡正在啄食,虽说看上去有些破旧了,但主屋与厢房都是砖混结构,比草屋强上百倍不止!

  在张大牛家蹭饭的经历不用过多描绘,就是玉米棒子去年的货,放得太干,以至于煮熟之后吃起来有一种干涩的怪味。

  但即便如此,方小悦也一口气干了三根!

  不是他胃口小,而是杨小红一共就煮了十根玉米棒子,张大牛,杨小红两口子各两根,六岁的儿子张卫东两根,三岁的闺女张小慧一根,剩下的三根都被他吃了。

  他已经是吃得最多了。

  谢过大队长两口子后,方小悦就回了草屋。

  回到草屋第一件事情就是抓起一把镰刀,朝着附近的大龙山走去。

  虽说已经吃了三根玉米棒子,方小悦还是有些饥饿。

  这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可不是说着玩的,更何况方小悦这身体长期处于饥饿状态,又没有油水,区区三根玉米棒子真心就是填一下牙缝了。

  这不,他就盘算着去山里找点吃的填饱肚子。

  还好,三根玉米棒子多少有点用处。

  至少他上山的时候不会感觉双腿发软,就连身上的力气也恢复了不少。

  虽说张富贵的身体很瘦弱,完全不像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最多十二岁不到,但随着方小悦自身与这具身体的不断融合,他原本的力量至少有五分之一带入到这具身体里。

  这让他的力气完全超过了十五岁男孩的极限。

  如果非要有一个对比的话,他现在的力气差不多与一个成年男人相提并美了。

  这样的力气让他上山的时候变得比较轻松,不至于走着走着就气喘吁吁,走一步歇三步了。

  张富贵的打猎技能完全就是饿得没法锤炼出来的,要说有多厉害不太可能。

  如果将打猎分成上中下三个等次,张富贵的打猎技能大概就是比下好一点。

  但下个套子,捕捉一些兔子,山鼠什么的还是可以。

  大龙山由于气候的关系显得有些干旱,山上很多植被都显得略微有点干黄,看上去完全没有春季的那种翠绿。

  在上山的过程里,方小悦就用路边的茅草搓制了一些草绳。

  之后,他一边走一边观察,找到了一些小动物喜欢经过的兽道,用草绳与石头制作了一些简单的捕捉陷阱。

  这些捕捉陷阱乃是张富贵打猎技能在临时赋予后所附带的。

  要说张富贵之前会做这些陷阱,但绝对没有方小悦这么精巧。

  布置了二十多个陷阱后,方小悦就将注意力放在了沿途所见的花草树木上。

  此时正值春耕之后,正是万物生长茂盛的季节。

  因而方小悦也没可能找到一些秋季才会出现的野果。

  但在深入山中一段距离之后,他看到了一棵高约二十来米的板栗树!

  最重要的是树上还残留着一些板栗。

  板栗可是一种极为香甜的食物,其富含淀粉,还含有单糖与双糖、胡罗卜素、硫胺素、核黄素等等营养物质。

  但由于这个时代的缘故,所有产出归集体所有,是不允许村民私自入山打猎采摘的。

  否则的话,方小悦怀疑,这树上的板栗压根就不可能保留下来。

  毕竟张富贵处于饥饿状态,连翘村乃至于其它村子里的村民也不会好过,人饿狠了,有的时候可不会顾忌很多事情的。

  不过方小悦并没有急着上树摘板栗,而是先采了一些略微干枯的藤条,用镰刀剖成粗细均匀的条,然后用这些条编制了一个背筐。

  编制背筐的记忆就在方小悦脑海里,再加上制造物品专长的加成,方小悦编制出来的背筐显得精致无比。

  如果放到二三十年后,在网上就可以被称为工艺品了。

  方小悦虽然惊讶于制造物品专长居然也能够加成到这背筐上,但已经饱受饥饿的他可没有更多时间去欣赏自己的杰作,而是吐了泡口沫在手上,然后蹬蹬蹬的爬上了树,将一丛丛板栗从树上采摘下来,放入背筐之中。

  但让他有些失望的是,树上的板栗并不算多,尽数采光,也就将背筐里装了不到五斤。

  这也正常,板栗这玩意果期8-10月,经过五个多月的风吹日晒,树上能保留这么多,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不过方小悦并不满足,又在树下寻找了一会,将一些尚未腐烂的板栗捡起,使得背筐里的板栗增加了不少,大约到了十斤的数量。

  满怀希望的背着背筐,方小悦继续在山里转悠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找到了野生的花椒树,茱萸,生姜等等调料植物。

  这些都是连翘村村民的常识。

  他们在这片大山的山脚居住了上千年,靠山吃山,知道这些并不奇怪。

  虽说方小悦现在的食物储备压根就用不上这些调料植物,但他还是采摘了不少。

  最次的打算就是将这些调料植物拿到县城里的黑市售卖,换一点钱也好。

  忙完这些,他便开始下山了。

  那些陷阱现在是不用去管的。

  山里的动物大多数都是夜间活动。

  下山的过程里,他顺手采了一些干柴,算是将背筐给装满了。

  如此一来,就算是有人看见他从山上下来,也不会有太多问题。

  大不了就说是去捡柴了。

  方小悦打算明天上午来一趟查看陷阱,顺便再找一些食物回去。

  小心翼翼,躲躲闪闪的回到草屋之后,他松了一口气。

  这个年代可不比后世,像方小悦这种行为要是被人看见举报的话,大队长张大牛都未必能够保住他。

  割小尾巴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轻则押着上街游行示众,重则送进去关几年都是有可能的。

  方小悦作为一个穿越者,暂时还没有挑战现状的勇气和傻气。

  找出两个木桶,去了几趟村里的井,将水缸装满,他又将那口缺了口子的铁锅洗刷了一边,放了一些水,将板栗尽数倒入。

  由于灶火旺盛,没多久,锅里就升腾起蒸汽。

  直到锅里的板栗尽数开裂之后,方小悦才熄了灶火,将板栗捞出。

  虽说这水煮板栗没有炒板栗那样香,但他着实找不到干净的沙子,至于用大米来炒制板栗就更不用想了。

  这年头,谁要是用大米来炒制板栗的话,估计立马以浪费粮食拉出去游街了。

  大伙吃饭都吃不饱,你玩这些东西那就是作死啊。

  不管怎么说,这水煮板栗入口之后所产生的甜味和饱食感是玉米棒子完全无法比拟的。

  由于之前吃了三根玉米棒子,方小悦吃了三斤板栗,肚子就略微有点饱了。

  当然,如果非要吃的话,将这些板栗吃掉一半都没问题。

  像方小悦这种从来没吃饱过的身体,吃五斤板栗太轻松了。

  不过,他是有计划的。

  将板栗留下大约三斤充当晚饭以及早饭之外,剩下的两斤板栗,方小悦就用草茎编制了一个小提篮装上,急匆匆的去了张大牛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