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玉令 > 第145章 见识(一)

第145章 见识(一)

  一百多人打五千人怎么打,白马扶舟长了见识。

  青山镇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暗夜里的风吹过来,似乎都带着血腥味儿。

  赵胤率一群锦衣将士背靠大青山,占据了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狭险之地,永宁卫五千军队合围居然杀不散他的阵形,攻不进去,直到白马扶舟带人来接应。

  白马扶舟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惨烈的战事。

  青山如铁,秋风萧索,地上的鲜血淌成了小溪。

  赵胤一马当先挡在前面,脸上沾染了鲜血,眉目是凛冽杀气,一身黑青色的披风在冷风肆虐的谷口猎猎翻飞。他就像一堵防风御寒的墙,面孔冻结成冰,一声不吭如恶魔临世,将狭隘谷口变成了鬼门关,令人不寒而栗。

  白马扶舟声音低低,眉间带笑。

  “扶舟幸不辱命,来得及时。”

  赵胤冷哼:“及时?厂公是来收尸的吧?”

  白马扶舟似笑非笑:“来得早了,看不到大都督神勇。来得再晚一些,怕是人都被大都督杀光了。所以,刚刚好。”

  二人面对面站着,头顶的夜空上繁星点点,有夜鹰在凄厉的哀啼。

  白马扶舟半是玩笑半认真,赵胤看着他,眼里是戾气,也是刚杀过人饮过血才有的杀气。

  “他们如何?”

  他们?

  白马扶舟知他指的是谁。

  轻笑,唇角弯起,狭长的眼角似有一抹促狭。

  “太子一行,此时应当已经到达蓟州镇。”

  赵胤:“那就好。”

  白马扶舟继续道:“怀宁公主已回宫,自言是从野兽嘴里侥幸逃脱……眼下,公主是不必再找了,兀良汗使者被杀一案,也随着青山镇被踏平,有了交代。大都督可以回京交差了。”

  邪君不除,怎算是有了交代?

  赵胤眯起眼,望着大青山。

  “厂公倒是为我想得周倒。”

  “同为大晏臣公,自是应当。”

  白马扶舟声音轻缓,说罢顿了顿,望向那遍地的尸体,眼角噙了笑意。

  “大都督接下去有什么打算?”

  声音刚落,远处,有马蹄声传来。

  不过片刻工夫,一只四脚踏花的骏马冲入兵阵,停在赵胤前面一丈处。

  “大人!”

  马声嘶吼,一个人从马上滚落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谢放冲过去想要扶他,却不知从哪儿下手。

  这人浑身是伤,衣裳破褴,背心插着一只箭矢,一张开嘴,鲜血就从嘴角溢出来。

  “快……禀报大都督,兀良汗王巴,巴图……领兵,夜袭松亭关,占领宽城……直逼永平府而来。”

  ————

  奔波一夜,时雍等人到达蓟州镇时,天已经亮开了。

  一行人衣衫不整,脸上挂着油彩去叫客栈的门,很是骇人。小二犹豫好久不敢领他们进屋,差点要报官。他们再三解释是戏班的人,在路上遭遇山匪抢劫,好不容易才说服小二,要了客房洗漱吃饭。

  时雍这样的人,上辈子,上上辈子都没少遇上奇事怪事,可细思一下,昨夜的遭遇最为恐惧。

  以前的对手不管多么厉害,到底是人,昨夜那些人,不像人。

  她不知道青山镇的情形如何,只能顾得眼前。

  见官是万万不敢见官的,带着一个小太子,就像带了一颗炸弹。钱名贵、石洪兴这些人的背叛,让时雍不敢再相信任何人,进了房门,又再三叮嘱赵云圳,不可暴露身份。

  赵云圳很反常。

  比任何时候都要听话,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那一身骄横的嚣扬棱角仿佛都被磨平了,往椅子上端端正正一坐,看得时雍害怕。

  这规矩板正的样子,倒是学得了赵胤七八分像。

  娴衣不在身边,时雍不得不亲自照顾赵云圳。

  “累了吧?”

  赵云圳吸了吸鼻子,“不累。”

  孩子面色苍白,嘴巴紧抿着,脸色很是糟糕。

  “怎么了?”时雍弓下腰,眼神与他平视,摸他的肩膀和腰,“可是哪里伤到了,疼痛?”

  赵云圳再次摇摇头,“不疼。你别碰我。”

  时雍歪头,“那你是怎么了?”

  赵云圳眼圈红,看她一眼,也不知想了些什么,突然抬起双手,“你抱抱我吧。”

  时雍一愣,没有说话,将小小的孩子轻轻揽在怀里,又拿自己的额头贴了贴他的,没感觉到发烧,稍稍放松一点,试探地问:“你吓到了吗?”

  “才没有。”

  嘴硬,逞强。

  时雍挑了挑眉梢,“那是看到有人为了保护你而死,难过了?”

  “才不会。”

  赵云圳依旧嘴犟,可是脑袋却垂了下去,嘴巴撇了起来。

  小孩子的心思单纯直接,有时候却难以琢磨。

  时雍挑了挑眉,坐下揽住他的肩膀,把他拧巴的身子扳过来,认真看着他的眼睛道:“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

  赵云圳哭够了,红着眼好半晌,才问:“阿拾你说,什么样的大晏,才是最好的大晏,什么样的皇帝,才是最好的皇帝?”

  时雍一愣,笑了。

  “殿下,这是杀头的问题。”

  “本宫恕你无罪。”

  时雍想了一下,“百姓有家可归,有衣御寒,有米吃饭、老有所依,幼有所养、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就是最好的大晏。能做到上面这些事情的皇帝,就是好皇帝。”

  赵云圳抬起头,眼巴巴看着她问:

  “那青山镇的百姓是无家可归,无衣御寒,无米吃饭,这才变成那样的吗?我的父皇,不是一个好皇帝吗?”

  时雍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刺中了孩子的心,脑子里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却又难以用言语去劝教。

  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为太子传道授业解惑的太子太傅肩膀上的担子有多么重大了。

  时雍觉得脖子很凉,“老亭长不是说了吗?青山镇没有百姓。那些都不是百姓。你父皇当然是好皇帝。天灾人祸,纵是盛世也不可避免。”

  赵云圳双手攥成小拳头,坚定地看着他。

  “我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杀了那个邪君,为民除害。”

  时雍斜他一眼,抬手敲在他的额头上,“早些歇息,就是你眼下要做的头等大事。”

  赵云圳愣住,随即小脸涨红,怒视着她,隐隐的羞涩,隐隐的笑,看上去可爱又粉嫩。

  “死女人,本宫的头岂是能随便敲的?若是被人瞧见,你十颗脑袋都不够砍!”

  总有人说她十颗脑袋不够砍,可她还活得好好的。

  时雍淡淡道:“我大概有二十颗脑袋吧。”

  赵云圳一口气卡在喉咙里,翻个白眼,“等我回京,第一个要了你的命。”

  听他发着狠话,时雍心里绷着的那根弦反倒是松开了。

  “好孩子。总算是正常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