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过三十 > 第170章 谁在报复

第170章 谁在报复

  谢江就蒙圈的说:“这救人要紧啊。怎么还要等明天啊。”

  主治医生说:“人家现在没有时间,能怎么办。”

  谢江就只好等了,不然,着急也没有办法啊。

  到了第二天上午,医生上班时,就马上来到病房叫道:“谢小慧的家属,送早餐进去。”

  “她昨晚已经醒了。”

  听到这个消息,谢江和钱晓曼就马上激动的点头答应。

  然后,问买什么早餐。

  医生吩咐,给孩子吃一些营养粥和肉包子、鸡蛋都行。

  谢江马上就下楼,去给女儿买早餐。

  刚下了楼时,正遇上了岳母,提着了保温盒。

  谢江忙打了招呼。

  吴秀玲拉着脸说:“你去哪里?”

  谢江忙说:“我去买早餐给小慧吃。”

  吴秀玲忙说:“小慧醒了。”

  谢江点了点头:“医生说醒了,要我买营养粥和鸡蛋包子给她吃。”

  吴秀玲还是拉着脸说:“我都带来了,别去买了。”

  “买的没有自己做的好。”

  谢江就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马上跟着岳母上了楼。

  然后,吴秀玲把两个保温盒打开。是冬菇廋肉粥和圆鸡蛋,肉包子。

  谢江马上用碗装好了,带着鸡蛋和肉包子送到重症室。让门口的保安送进去,让护士给孩子喂食。

  然后,谢江就再去问医生,女儿是什么原因造成病危的。

  结果,医生忙着查房,一时没有时间。

  谢江继续等,等到了医生查完了房。却因为病人多,忙得么有时间。然后,谢江继续在病房里等,钱晓曼问医生说了结果没有。

  谢江说:“医生现在很忙。”

  这时,同室的病人家属轻轻的说:“我昨天好像看到医生发现女儿病危时,看了一下那输液的药瓶,就马上取下来拿走了。显得有紧张。”

  谢江听了,当即就马上赶去找主治医生,问情况。

  主治医生说:“没有看到我在忙啊。”

  谢江就说:“你再忙,现在也必须抽时间告诉我,我女儿突然出现病危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治医生忙说:“结果还没有出来。”

  谢江忙问:“要多久。”

  “是不是你们拿错了药瓶,给我女儿输错了药了。出现了状况。”

  主治医生忙说:“我们的药物,都是经过几道工序的。不会拿错。”

  谢江马上说:“那最后一道工序会出错吗。”

  “你能保证不会出错吗。”

  主治医生忙说:“结果出来了,就会告诉你。”

  谢江忙说:“你们医生当时发现药瓶拿错了,就马上取下来拿走了。”

  “是你拿的,还是谁拿的?”

  主治医生马上紧张的说:“你听谁说的?”

  谢江忙说:“你自己清楚。”

  “问我干什么。”

  主治医生马上说:“你没有证据,不能乱说。”

  谢江忙说:“这时不是证据,是医德。”

  “有医德,不需要我来举证。”

  “没有医德,需要我举证,我就会马上报警。让警察来查明证据。”

  主治医生就扶扶眼镜说:“现在我们正在检查,会尽快的把情况告诉你的。”

  “最迟下午会有结果。”

  谢江听了主治医生这话,就说:“好,我下午要结果。”

  他之所以要这真相,不单是追究医生的医疗事故责任,主意是想,看着情况,是不是有那幕后的黑手在搞的动作。

  他相信,医务人员都会很细心,很难出现那种错误。那么这种情况,被幕后黑手下手的概率就是很大。而幕后黑手,很可能不会亲自下手,就是买通了这里的那个医务人员,以拿错了药为由,来帮助黑手下手。

  他现在就是要证实这个想法,是不是真的。

  但是,在结果没有出来前,谢江不会乱说。就是要等到结果出来,看医院会不会承认,是把药瓶拿错了。

  然鹅,到了下午三点钟,医院的结果出来了,告诉谢江,是小慧的病情出现恶化的现象,导致的病危出现。

  谢江马上提出了那药瓶的事。

  医院说,他们没有发现拿错药瓶。家属有证据,就请举证,他们马上认真调查。

  这话说得,真的是滴水不漏。医院没有不承认,但是也没有承认。

  他们只说没有发现那情况,没有咬定医院的医务人员没有拿错药瓶。谢江知道拿错药瓶了,就把证据摆出来,医院去调查。

  谢江就去跟那家属说。那家属忙摇头,不同意帮他作证。也劝谢江,只要小慧人没有事了,就不要去跟医院较真了。

  可是,谢江考虑的不是医院的这些责任的问题,是到底有没有幕后黑手在害他的女儿?

  现在,这病友的家属不愿意作证,谢江也不能强迫人家作证。明白人家是不敢作证,怕会遭到报复什么的。现在,人家还在医院治病呢,可不敢得罪了医生和医院。

  谢江就想到,那还是去问岳母,那可乐是哪里来的?而且,还得想一个好办法去问。别一见面就吵架呢,那就没办法问清楚了。现在是一定要让岳母主动的说出来。而且是越快越好。

  然后,在傍晚五点钟,谢江让钱晓曼去探视了女儿。等钱晓曼出来,问了情况,得罪女儿醒了,轻轻的叫着爸爸妈妈,说好想爸爸妈妈了。他才放心。知道,这样,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吧。

  然后,谢江就认真的跟钱晓曼说:“我有个不好的感觉,想跟你说。”

  这下,把钱晓曼给惊着了,忙蒙圈的看着谢江:“什么事?”

  谢江把钱晓曼拉到了走廊的顶端,看四周没有人,这才说:“我感觉到,这才女儿的病,是有人在报复我,对女儿下了黑手。”

  钱晓曼更是惊得蒙圈:“谁报复你啊?”

  “你得罪了什么人啊?”

  谢江忙说:“我也不知道。”

  “那些不管,现在我感觉到妈那些可乐,就是那黑手搞的名堂。”

  “我要弄清楚,骂是从哪里领的可乐。”

  “我要找到那个送可乐的人。”

  钱晓曼当即翻了白眼:“你神经了啊。”

  “那可乐有什么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