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来的桃花仙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师(二更)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师(二更)

  王府门前斜对面巷口,站着两个天师打扮的道人。年纪轻的从后头堵着年纪大的嘴,表情无奈又着急。

  一行十二个,没一个看他们的。连府门口的兵丁,和追出来的一群人,也没一个看他们的。

  有追着去的,有回头的,也有往另一个方向去的。

  二十年纪许的小天师将人拖入巷子,松开手,习惯的叹息:“师叔,你能不能让我省省心,你是来陪我历练的,不是我跟着你给你收拾烂摊子的。”

  心好累,明明是师叔牛皮糖一样缠上来,明明是自己的历练,师傅是怎么说的?

  “徒儿啊,你费心,你师叔就交给你了,千万别让他捅出大娄子?”

  他还只是个孩子!

  偏偏他师叔别的本事没有,捅娄子本事第一流。

  “他们明明是游魂——”

  “师叔你动动脑子吧。”小天师拉着他正对王府大门口:“那是哪儿?你觉着以此地的紫气、煞气以及正气,能是普通游魂进得来的?”

  “可他们明明是——”

  “所以你要动脑子啊。”小天师心更累,自己已经如此说,他怎么还不明白?

  “能进此地安然无恙,说明他们不是邪魔。再来,师叔你睁开你的天眼看看啊,人家身上也有一股难得的清正之气啊。”

  “人家不是普通的游魂。”

  “你不要总闹事行不行?”

  小天师觉得自己头发都要白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胡子拉碴看着有四十的老天师瞪眼:“上次,那个狐妖,我抓她有错?”

  小天师一脸沧桑:“人家有错?有恩必报,人家只是跟着恩人护其周全,都没在恩人面前露面,已经很守规矩。”

  “妖有妖道——”

  “可因果必偿!”小天师恼了:“师叔你不要这么死板好不好?不是你横插一脚,人家小狐妖从头到尾不用露面就把因果了结了,那人也不会知道这些事被惊吓到。好嘛,你非得不听非得不听,得,人家因果没了不说还被打成重伤,不是我好说歹说人家族里就跟咱结仇了!”

  老天师坚持:“她就不该入人间界!”

  小天师冷静:“那我送师叔回山门,反正这氿泉妖魔鬼怪都有,就不碍师叔的眼。”

  “你——哎呀你心性不行呀。”老天师甚是遗憾的模样连连摇头。

  小天师白眼一翻,你才心性不行,凭你见妖就杀见魔就降的死脑筋,得罪死人山门都被人砸了。

  “跟你说不通,我去跟正主说。”

  老天师身形一闪,小天师抓了个空,懊恼一声师叔,疾步追上去。

  老天师像一阵风,停在下马的玉临陌前:“你家有鬼。”

  玉临陌:“...”

  想死的小天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不停道着歉,指指他的脑子,摇摇头,再熟练无比的捂嘴拖走。

  体力不敌,老天师不甘的被拖走,大手伸向玉临陌的方向,好像他是他的一线生机似的。

  玉临陌看清了两人打扮,默默一句:“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至于老天师说的那句“你家有鬼”,呵,有云不飘在,有什么他都不奇怪。

  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小天师崩溃:“师叔,你就认清现实吧,你看那王爷紫气正浓,对你的话不意外不惧怕,说明这事人家心里清楚,那些个游魂,别有内情,你不要再妄加猜测一意孤行了行不行?”

  世事不是非黑即白的,为什么这样的人生哲理要他一个小辈来教给长辈?

  他好难。

  老天师不放弃:“定是被鬼物蒙蔽了心眼,待我上前一查究竟。”

  说着打出一张黄符,那黄符在空中飘啊飘,转了几圈后向着先生们离去的方向追踪而去。

  老天师神经兮兮的竖指跟在后头。

  小天师捶胸顿足无声发泄,只能跟上去。

  一跟跟到学院附近,有围墙,两人立足。

  “好重的鬼气。”老天师厉喝。

  小天师凝重了脸,这围墙内外,住了不少夜灵。

  怎么回事?夜灵老窝吗?

  两人且未进去,顺着围墙找起来,一找找到末来茶楼,观察半天,大大方方走了进去。

  孟维接待:“大堂还有空座,楼上也有包厢。”

  不安动了动,这怪怪的两人,目光像要把他扒层皮似的。

  老天师往楼上走,被小天师拽住,你有钱似的。

  “小哥,我们就在大堂,一壶茶一碟花生米。”

  孟维点点头,道了句随意坐,自己向后堂去。

  这几日生意能用门可罗雀来形容。

  自从相亲大会开始,一开始是众人都去那边凑热闹,分流一部分客人,然后云不飘的县主身份全面曝光,因为城北论坛的事立场不一样的又失去一部分客人,等到云不飘失踪,官府封城搜城,人人自危,彻底不来了。

  而吸引客流的招牌,会仙楼自然也是空空荡荡,仙人们全被抓去做义工,个个对云不飘满腹怨念呢,哪里乐意让她赚他们的钱。

  因此,末来茶楼的员工们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

  孟偿送回孟维后消失不见,孟婆婆去学院帮忙带孩子,扈叔早早做完茶楼的事情回家伺候怀孕的媳妇,琳琅和环珠被艾草拉去学院上课,哦先生们不在,但还有蔷先生啊。

  十一位先生几日未归,蔷浅浅知道他们在王府,懒得催人回,干脆自己挽袖子上阵。左右孩子们学的内容还浅显,她讲不了庙堂文章还教不了琴棋书画?

  因此此时茶楼里,只有孟维和问芳。

  问芳日常在二楼,听到动静从楼梯口张望了下,见两人的穿着,皱了皱眉,该不是冲着自家姑娘来的?想到孟维还没全猜出来,有心要嘱咐声,不该说的话不要说。

  但随即一想,若真是冲自家姑娘来的,不如趁这个机会让他们去找人,不定他们真能找到呢?

  遂不动声色坐了回去。

  老天师扯着小天师的衣角,使劲挣:“你看,那里,有仙气。”

  小天师拽出自己的袖子:“我看到了,这地方人来人往,那湖边的桥也没设个挡头,显然不禁止人出入。”说着心一动:“咱们过去看看?”

  孟维正端着一壶茶和一碟花生米过来,闻言笑道:“那是会仙楼,专门招待仙人的。只是仙人事忙多日不来,因此那边也没什么茶水点心招待。”

  小天师看他,呲牙一笑,两排洁白牙齿,原本模样整齐的人儿笑起来倒添了几分光彩。

  孟维回以一笑。

  “我们能去那边看看吗?”

  孟维迟疑,能还是不能呢?

  问芳声音从上头传来,百无聊赖:“他们想去就去,只是去那边没人招待啊。”停了停补充:“若只是看一看,不要钱。不用动里头东西就行。”

  蹬蹬蹬——

  孟维都没看见那年纪大的怎么动的,人就跑上了楼。

  小天师懊恼敲头,就该拿绳子拴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