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想自力更生 > 18、迟早有好果子吃

18、迟早有好果子吃

  赵德柱就很有分寸。

  只拿手里球杆敲打女生部位:“手啦,翘起来点,放松点!不是你这样的……”

  张教练刚要出言,又被陈金龙示意拉住了。

  两人抱着手臂站在旁边看赵德柱巡游花丛中。

  都是十八九岁的花季男女。

  还特别都是冬梅秋菊各有所美的漂亮女生。

  却看不到他有什么色迷心窍的猥琐占便宜,更多是漫不经心的催促。

  那架势,其实更像是饲养员拿着刷把在挨个敲打什么。

  女生们却嘻嘻哈哈的按照他说的修正调整动作,竟然有几个似模似样的能击球了。

  然后始终练不好的,就叫到后面,叫她们做操一样环住双臂摇摆,找那种左手始终跟左肩固定一起动的感觉。

  结果前排打球练习的女生,逐渐变成基本上能击球的一队先进分子。

  有点因材施教的那种味道了。

  班主任也看,但她偷偷拿了根球杆,躲在边上支着耳朵听这边教导的言语,然后自个儿揣摩练习,也躲在最边上自己打。

  没多难嘛。

  赵德柱远远看见了,忍俊不禁却没过去。

  好老师就值得尊重。

  这一上午吵吵嚷嚷过去了。

  女生们真是精疲力竭的一个个揉着手臂和腰喊酸疼。

  但沈佳凝却瞥见了班主任皱眉捂腰:“呀!龙老师,你怎么了?”

  正准备遁走去买蚊帐的赵德柱,立刻,嗯?

  姓龙的好少见?

  他肯定有这个敏感。

  马上满脸谄媚的靠过去:“龙老师吗?”

  立刻把手放下来的龙芷羽满脸警惕:“怎么?”

  赵德柱单刀直入:“您跟龙校长是亲戚吗?”

  龙芷羽马上表情似笑非笑:“怎么,想来巴结我么?我已经认清你的真面目了,赵德柱同学。”

  赵德柱只是要确认:“真的是你亲戚吗?他是你大哥?”

  龙芷羽马上柳眉倒竖:“你说什么?!”

  赵德柱跳到另一个极端:“那就是你爷爷,您这么年轻漂亮。”

  龙芷羽真是对这个惫懒家伙无语:“不要胡言乱语了,这些事情和学业无关,好好学习……”

  赵德柱嘿嘿嘿笑着,忍住那句天天想上,跑了。

  反倒是商量了几句才出来的陈金龙找不到人:“刚才那个班长呢?你要安排有人保管器材啊……”

  龙芷羽环顾四周,发现还真是找不到比赵德柱更靠谱的人协助工作,可能之前没觉得,今天上午有了赵德柱,确实非常顺利轻松。

  只好无奈点了几个女生:“你们协助下教练,把器材收拾下。”

  陈金龙看出来:“腰拧到了?你这最好得做下推拿放松,其实那个小伙子真不错,我看他指导的女生都没有出现腰部肩部损伤的。”

  沈佳凝马上快嘴:“热身,他教我们热身了,肩部像扇翅膀一样,腰部左右转,龙老师……你好像站在那没做哦。”

  龙芷羽好想打这个女生的嘴,那会儿她不是正发火吗。

  怎么可能按照赵德柱教的办法热身,甚至连她自己本来的热身舞都没跳。

  还是怪那个王八蛋!

  龙芷羽恨得咬牙,可腰间也疼的咬牙,她本来就有腰间损伤,这下肯定是复发了。

  饭都不吃,安排学生带教练去吃饭休息,自己回校长办公室霸占了寝室好好歇息下。

  没人的时候才一连串的骂那家伙:“赵德柱你个遭得住!迟早有你好果子吃,哎哟……哎哟……”

  赵德柱也不知道耳朵有没有红,三蹦两跳出了校门。

  回到院子大吃一惊,整辆车简直焕然一新!

  他请房东老头帮他把宝马车擦洗下,没想到是这种精洗的程度,连车轮都仔细的用毛巾把每个纹路给擦拭干净。

  更别说那黑色的布篷。

  房东老头呵呵笑着也很满意:“毛巾咧,我用了好几条毛巾先用湿的擦然后干的抹,车漆绝对没有碰伤咧……”

  赵德柱有了新主意,点点头再摸五十块给老头:“你这太干净,我不出去兜一圈都可惜。”

  为了不让学校同学发现,他朝着后面绕了一圈,才登上高速公路直奔市区二手车交易市场。

  没错,既然把车收拾得这么漂亮,那就索性趁着有卖相拿去卖了。

  路上还给那几家车行打了电话约定。

  因为没有习惯的导航设备,很花了点时间才找到地方。

  赵德柱非常清晰的记得,要到2006年左右多普达才会出一款带有导航功能的手机,然后自己习惯的苹果手机更是要到09年才会出现。

  现在只有购买独立的导航仪,不过自己没了这车以后,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上吧。

  他现在只想赶紧卖掉这车,开始自己的生意。

  没有开到二手车市场里,光是这么一路过来就吸引目光无数,所以约定在交易市场外靠近高速路口的地方,也方便赵德柱抓紧时间回去。

  最终来了三家车商,相互还有点吃惊他同时通知竞争对手。

  赵德柱也不讳言:“七十万落地原装进口正规手续,行驶证、牌照各种手续都在这里你们可以查看,谁最快最高把这车卖出去,该给的佣金不会少,但是想狠宰一笔就算了,买了不到四个月,一共才两千公里,其中半数都是从粤东开过来的里程,我还在读书,没什么用就卖了换零花钱。”

  这下彻底封住车商贪婪的口吻,因为其中有个居然敢开口三十万现款买走。

  是不差钱,也不会当傻子吧。

  很明显超过五十万,这几位车商就不愿现款买过来怕砸在手里:“主要就是这个布篷,我们江州几乎看不到这种,谁都会觉得一刀划烂了怎么办?”

  赵德柱无语,能买敞篷跑车的人,都是不在乎停车库的主儿,跟穷人谈什么跑车呢。

  更拒绝了对方要求把车放在展厅寄卖的方式:“您关门闭店我也没地方找,再说没事儿开着我的车去泡妞我不是当冤大头了?”

  车商还想忽悠他:“不是有里程表可以查吗。”

  赵德柱门儿清:“呵呵,拔了里程表连接线,美女也看不出来吧,就这样,随便你们拍照,有买主了给我打电话,等你们一周的时间,卖不出去我让人拖回粤东去卖。”

  车商也是有备而来,立刻拿出数码相机拍照,赵德柱还关注了下这年头比较少见的相机型号,决定回头也去买个。

  不为别的,最近周围美女密度有点大,不撩,拍下来作纪念也不错啊。

  青春还是挺好看的。

  所以两点左右不顾车商邀请喝茶吃饭之类的客套,赵德柱驾车返回学校,二十多公里也算不上很远,顺路还在最近的街道集市上买了蚊帐和运动鞋。

  纯属买的时候想起,寝室自己一个人用也不义气,那就顺便买个十来顶,连黄盼盼她们都买上吧。

  刚才冯晓婷还打电话问怎么没有一起吃饭呢。

  他压根儿没想过,自己回校门口去开个货品齐全的超市这些思路。

  根本瞧不起这种小本生意,特别是未来自己毕业以后就没用,或者能赚多少钱有上限的生意,怎么能跟独霸江州地区夜场酒水的生意比呢。

  顺便还观察到其实距离学校不过一公里多的这个高速路口,因为聚集了大量的长途货运车场货运公司,五颜六色的中低档娱乐场所还蛮热闹的。

  他当然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但也没想过自己去消费,只是觉得自己这帮朋友,有空可以来这里唱歌吃饭。

  校门外总是只有小火锅,那也太单调了。

  于是这么一折腾,等他把车开回院子停好,老头心疼的过来看沾满薄薄一层灰,又抱出毛巾来,赵德柱笑骂:“你这是要把我洗穷啊!”

  老头赶紧摆手:“你不管,你不管,拿了那么多钱咧,我晓得我晓得……”

  赵德柱笑着抱上一大堆蚊帐回学校去了。

  结果寝室不是在最高处么,要不是太高调,赵德柱简直后悔该开车把蚊帐送过来。

  十顶蚊帐还是很有点份量的。

  刚走过教学楼就看见班主任捂着腰艰难的从办公楼出来,一眼之下还有点慌乱:“干嘛,你在干嘛?”

  赵德柱心想我还问你呢,这动作也太让人遐想了吧。

  台阶上就一窝蜂的学生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