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 第042章 江南枝:嘤,白妹妹是小天使

第042章 江南枝:嘤,白妹妹是小天使

  易拉罐被肉眼可见地捏扁。

  沙发上,白术小口喝着可乐,波澜不惊地转移话题,“把《犬牙》发网上吧。”

  “嗯?”

  顾野暂且将那抹不爽情绪剔除。

  侧首看他,白术思忖片刻,说:“漫画就是给人看的。”

  手掌覆上她柔软的发丝,顾野揉了一把,在白术不爽的注视下扬眉,笑了一下,他颇有深意地说:“也可以是你私有的。”

  他是为了白术才画的《犬牙》结局。

  至于旁人,并不重要。

  “我想让更多人知道。”白术安静地瞧着他,不紧不慢地说,“漫画圈有一个作者叫Ego,有一部作品叫《犬牙》。”

  我想。

  简简单单两个字,无需多充分的理由。

  她表达意愿时,眼神总是坚定的,像有火焰在燃烧,不自觉被吸引。此刻,那双淡琥珀的眼睛似撞碎一盏琉璃灯,散了满地的火星,流光溢彩。

  嗓子忽地有些发痒,顾野听到自己毫无底线的纵容回复,“好。”

  “那等轻一杯结束后就发。”

  “为什么?”

  认真想了想,白术道:“现在轻一杯热度比较高,避避风头。”

  “……”

  你还挺会搞营销。

  *

  一整天都有课,白术中午懒得来回,午休时回了一趟宿舍。

  江南枝正在吃外卖。

  “白妹妹!”

  每每见到白术,江南枝皆是喜笑颜开的。好好一艳压群芳的大美女,笑得像个没心没肺的傻白甜。

  视线在宿舍里巡睃一圈,白术将棒球帽摘下来,随口问:“就你一个?”

  “嗯。最近一般就我和梨花在,另一个室友跟男朋友住外面。”

  “哦。”

  白术这才想起来,一直没见到过另一个室友。

  “你是过来午休的吗?”

  “嗯。”

  将一次性筷子拿出来,江南枝大喇喇的,用嘴咬着一根筷子,手指用力掰开,然后问:“下午有课吧,是法律的还是漫画的?”

  “漫画。”

  “哦。”江南枝手肘搭在椅背上,跟白术八卦,“你们的老师跟我们一样吧,听说前段时间教分镜的苏老师要选两个学生参加综艺,一个是纪依凡,一个是你们第二专业的……你知道是谁吗?”

  “知道。”

  “谁啊?”江南枝眼睛一亮,“听说她是第一名!还拿了苏老师手下史无前例的一百分。”

  前段时间江南枝一直在弄轻一杯的画稿,连课都没怎么去上,更不用说吃瓜了。也就这两天空闲了,江南枝才听了一些传闻。

  “我。”

  白术脱下鞋袜,换上拖鞋。

  江南枝怔了片刻,没反应过来,怀疑自己听错了,“谁?”

  白术看了她一眼,“我。”

  “……”

  江南枝哑了。

  在她心里,白术就是个喜欢漫画、品味独特、人畜无害的小姑娘,结果……原来是个低调的漫画专业大佬?

  “呵。”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冷笑。

  梨花走进来,不屑地看向白术,“是不是靠实力拿到手的还难说呢,现在还嘚瑟起来了。”

  “你什么意思?!”

  白术还没来得及说话,江南枝表情已经冷下来。

  “我有说错吗?”梨花一点都没收敛,“白术和苏老师的龌龊事,在漫画专业早就传开了。用下三滥的手段拿名额就算了,还非要拿个100分,这不是存心让人看笑话吗?要廉耻没廉耻,要脑子没脑子。”

  白术觉得她讥诮的神情有点碍眼。

  “喂。”

  拽拽地出声,白术叫住梨花。

  梨花看过去。

  “我有本事,所以拿了第一。”侧眸看着梨花,白术眉梢往上一吊,说话的调子缓慢又闲散,“像你这种没本事的,是不是只会打嘴炮?”

  梨花:“……”

  江南枝:“……”

  白妹妹这张嘴,果然被顾野那禽兽带歪了。

  嘤。

  还她乖巧可爱的白妹妹!

  梨花吸了口气,怒声道:“现在你尽管得意,小心上节目后被纪学妹吊打!”

  撂下狠话,她手机振动,不甘地剜了白术一眼,就去接电话了。

  白术耸肩。

  去阳台洗漱完,白术回到宿舍,想爬上床。这时,饭吃到一半的江南枝跟她勾了勾手指。

  她靠过去一些。

  “白妹妹,你知道梨花在干嘛吗?”江南枝小声问。

  “嗯?”

  “她参加了一个‘轻一杯’的地下赌局,把三个月的生活费都压给简以楠,笃定简以楠的学生会拿第一、第二。”

  “……”

  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江南枝余光瞄向还在通电话的梨花,低声说:“你说我要不要举报啊?就当为你出口气。”

  “不用。”

  犹豫一瞬,江南枝劝她:“妹妹你脾气不要这么好,会吃亏的……”

  “不会。”

  “……”

  嘤。

  虽然白妹妹这嘴被顾野带歪了,但内心还是个小天使。

  她要好好保护白妹妹。

  *

  江南枝下午没课,午睡一直没醒。

  白术轻手轻脚地离开宿舍。

  下楼时,背后传来脚步声,随后梨花叫住了她——

  “白术!”

  步伐顿住,白术回首抬眸,看想踩在两个台阶上、居高临下俯视她的梨花。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梨花盛气凌人,“我说了,你两年不住校的理由,我已经知道了。”

  白术神色淡然,“然后?”

  “我劝你以后对我客气一点。”

  缓步走下台阶,梨花来到白术身侧,唇角扬着得意的笑。

  她一字一顿地警告:“不然,我把你做的事公开出去。事情闹大了,别说学校,就连天王老子都护不住你。”

  ------题外话------

  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