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扫把星 > 第269章 俯瞰蝼蚁

第269章 俯瞰蝼蚁

  肖博大清早起来就在嘟囔,“老夫总觉着眼皮子在跳,这是为何?”

  在家吃了几张饼,又喝了一碗羊汤,肖博对妻子说道:“晚间为夫若是归来的晚,记着看好二郎,让大郎盯着他的功课,但凡不好……”

  他的眼皮子跳的更厉害了,最后咬牙切齿的道:“打!让大郎狠抽他一顿。”

  他的妻子跟在后面嘀咕着,“你对大郎严苛,对二郎却这般怜爱,连动手打都舍不得,还得要托言让大郎下手……”

  百姓爱幺儿,肖博也不例外。

  到了位于务本坊的国子监,肖博先去蹲了坑,随后召集人手去巡视。

  国子学是国子监最重要的一个学校,肖博每日都要巡查一遍。

  国子监,国子学,从名字就能判断出重要性来。

  按照大唐的规矩,没有足够的出身,这等学校你想都别想。

  一句话,国子学就是高官子弟的摇篮和培训基地。

  他巡查了一圈,还亲切看望了在国子学的外藩学生。

  国子学的外藩学生也是一个尿性,什么遣唐使的子弟,抱歉,你的父祖不是高官,你就别想进来。

  几个倭国的留学生坐在一起,微笑看着肖博。

  其中一人叫做南源请,他的目光中却多了些轻浮。

  慰问完毕,肖博准备离去,临走前看了南源请一眼,眼神竟然有些莫名的晦暗。。

  这是什么意思?

  南源请微笑着,等下课后,和几个倭国学生出去散步。

  国子学的环境不错,春光中,南源请得意的道:“上次我打了那个唐人学生,可他们却不敢处置我,你们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同伴羡慕的道:“他们不敢得罪咱们吧?”

  “不,我觉着是唐人宽宏大量。”

  南源请的眼中多了些异彩,“宽宏大量最好,若是他们能给咱们更多的东西,那就完美了。”

  “唐人有许多好东西,他们的刀比咱们的更锋利,他们的战马真高大,还有,他们的军人看着很彪悍。”

  南源请不满的道:“我们的军队也很厉害,若非……说不清谁胜谁负呢!”

  另一人低声道:“国中一直想打新罗呢!若是打了,唐人怕是会赶走咱们!”

  南源请摇头,“你没看清唐人的秉性,就算是开打了,咱们依旧能在此读书。他们要的是天朝上国的荣耀,咱们来读书,那便是求学,如此他们就会得意洋洋。”

  有同伴兴奋的道:“明日休沐了,咱们去平康坊吧。”

  南源请点头,“好。”

  等放学后,这几个倭国学生聚在一起,随后去了平康坊。

  一进平康坊,这些倭国学生就移不开眼睛了。

  “真是繁华呀!”

  “唐人竟然能这般兴旺,这些是咱们的该有多好?”

  “……”

  前方几个男子相对走来,其中一个在看着南源请。

  这人的眼神不对啊!

  双方在靠近。

  在擦身而过时,南源请的肩膀撞到了对方。

  对方就像是被马车撞到了一样,径直倒地。

  “王伦,你好惨呐!”

  一个纨绔喊了一声,贾平安喝道:“有人动手了,打!”

  他第一个冲上去。

  南源请下意识的喊道:“打!”

  呯!

  贾平安一拳就封了他的左眼,随后合身而上。

  “啊!”

  南源请大喝一声,飞起一腿。

  贾平安接住了他的腿,双手抓紧,用力一拉。

  “嗷!”

  一字马的南源请惨嚎一声,贾平安一脚踹在他的面门上,顿时就没法看了。

  剩下的三个倭人怪叫一声,就冲了过来。

  “都别动!”

  贾平安拦住了李敬业等人,狞笑道:“今日耶耶要过过瘾。”

  一打三,贾平安毫不畏惧。

  这些倭人的个子真的一言难尽,大概就到贾平安的下巴那里,一拳打来,只能冲着贾平安的下巴。

  贾平安一拳打翻一个,一脚踹翻一个,最后一个他直接轻轻弹起来,膝盖就顶在了下巴那里。

  他拍拍手,只觉得胸中畅快,不禁就笑了起来。

  “打人了!”

  有人在喊,接着坊卒来了。

  “为何动手?”

  纨绔们挡在了贾平安的身前。

  “这几人撞到了咱们还出言不逊,他们先动的手。”

  “他们先动的手?”坊卒狐疑的道:“为何你等毫发无伤?”

  “因为咱们拳脚厉害!”

  “他们是倭人!”有人说道:“都是矮子,一看就知道是他们。”

  坊卒马上变脸,“该走的都走,留一人在此,记住了,就是一人打的,一打四,这些倭人不要脸,可却打不过大唐男儿。”

  娘的!

  几个纨绔目瞪口呆,坊卒纳闷,“怎地不妥?”

  王伦苦笑道:“本就是一人打的。”

  晚些,事情报了上去。

  平康坊属于万年县管辖,县令朱浩得了这个消息不禁狂喜,急匆匆的带着人去抓捕贾平安。

  “贾平安!”

  朱浩一脸正气的道:“看看你干的好事。”

  大伙儿看了一眼那四个倭国人,最惨的南源请脸上已经看不出人型了,连惨叫都变了腔调。

  贾平安很是淡然的道:“对方先动手,某只是自卫而已。”

  他看了朱浩一眼,心想此人可是老崔的对头,顺带让他在李治那里刷一个黑名单如何?

  “自卫?”朱浩怒了,“一打四,打的这般惨,这叫做自卫?”

  “不叫自卫叫什么?”贾平安有些不满的道:“难道某要任由他们动手?”

  说着他掉头就走。

  牛笔!

  当着万年县的县令的面走人。

  朱浩气得,不,是心中暗喜,说道:“拿下!”

  好机会!

  贾平安正准备翻脸,就听到了喊声,“闪开闪开!”

  围观的人闪开一条道,当先走来的是老崔。

  崔义玄看了一眼现场,觉得贾平安的眼神不对劲。

  这少年挤眉弄眼的是几个意思?

  怎地有些正气凛然呢?

  难道是老夫眼花了?

  贾平安干咳一声,“崔公,某冤枉啊!”

  老崔,闹起来。

  只要崔义玄和朱浩闹起来,两人的立场相反,李治绝壁会把朱浩记在黑名单上。

  但老崔要把握住核心啊!

  贾平安眼角往那几个倭人的身上瞥,暗示老崔这是事情的核心,你别为了我徇私啊!

  崔义玄有些不解,就皱眉道:“是何事?”

  老夫不懂你那暧昧的眼神,但老夫会试探啊!

  妙哉!

  贾平安说道:“崔公,某今日被这几个倭人围殴,你知道的,某身手了得,所以一打四打的他们满地找牙,可朱县令却说某这是伤人……”

  这是立场,老崔,站稳了,有好处。

  崔义玄看了他一眼,见少年的眼神又暧昧了起来,不禁头痛。

  现在的少年怎么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呢?

  朱浩冷笑道:“你先前可是带着数人,那些人……”

  人嘞?

  操蛋!

  全特娘的跑了。

  但朱浩不慌,“有证人在。”

  围观者中有人喊道:“咱们就看到有人围殴贾参军!”

  这是啥意思?

  集体为贾平安说谎?

  为何?

  朱浩不解。

  他不懂一个道理,圈子效应。

  哪怕平日里对贾平安无感的人,此刻在见到几个倭人后,都会不自觉地站在他这边。

  大唐男儿,帮亲不帮理!

  崔义玄见状马上就开火,“这是围殴,朱县令为何口口声声的说是贾平安殴打他们?”

  二人开始争执,朱浩站在贾平安不止一人的立场,定然是带着人围殴了倭人。而崔义玄就说贾平安一人怎么围殴……

  两边争执不下,朱浩怒了,“拿下贾平安!”

  “谁敢!”老崔站在贾平安的身前,须发贲张。

  别啊!老崔你赶紧闪开!贾平安趁机低声道:“没事,让他拿人。”

  崔义玄觉得贾平安的脑子抽了,兀自不肯让。

  贾平安干脆冲着朱浩骂道:“为外藩人说话,贱人!”

  擦!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上!”

  两边大打出手,长安县的不良人和小吏战斗力看着还不错,竟然渐渐占据了上风。

  妙啊!

  贾平安觉得这样的局面更好。

  “住手!”

  金吾卫来了,这案子也就移交了上去。

  “别担心。”贾平安低声对崔义玄说道:“是好事。”

  因为时间问题,贾平安被释放回家,但金吾卫的明确说了,他明早不能缺勤,必须准时到达百骑,等候处置。

  “好汉呐!”王伦和几个纨绔等着贾平安出来,簇拥着他去了青楼里喝酒。

  消息传到了宫中。

  “那贾平安一打四,把那四个倭人打的很惨,随后和一群纨绔去了青楼。”

  娘的!

  李治想骂人。

  他是暗示贾平安想个办法,可贾平安却采用了最粗暴的方式,一顿暴打,把这件事儿弄大了。

  “说清楚。”

  “说是那些倭人撞到了贾平安,随后围殴他……”

  无耻!

  李治怒了。

  王忠良看了他一眼,“那些倭人矮小……就到奴婢的下巴这里。”

  李治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巨人打四个矮子的画面,觉得很有喜感。

  “万年县县令朱权想抓贾平安回去,长安县县令崔义玄拦阻,双方争执……”

  老崔不错!

  李治微微点头,同时记住了朱浩这个名字。

  小名单上又多了个人。

  “后来两边打了起来,万年县不敌。”

  无能!

  连打架都打不过万年县。

  李治在朱浩的身上加了个无耻兼无能的标签。

  随后消息就到处散播。

  不少人在酝酿着。

  弹劾如期而至。

  “弹劾很猛。”邵鹏很纠结的道:“你怎地就喜欢作死呢?连宇文节和柳奭都在弹劾你,说你为了驱赶倭人,竟然使出了这等苦肉计,无耻!”

  这个谋划贾平安并不觉得能瞒住那些大佬,这本就是阳谋。

  “你啊你!”

  唐旭也来了,恨铁不成钢的道:“赶紧去请罪。”

  贾平安得了这个借口,一溜烟跑去了禁苑里,寻了苏荷去小基地烧烤。

  大家在等着李治的反应,他的反应来了。

  朝堂上,他朗声道:“为何大唐官员被围殴无人为之义愤,几个倭人……”,这里他明显的露出了些许不满之色,“为何要为之奔走?此事朕以为,打得好!”

  宰相们失态的看着他。

  从登基以来,李治就没展露过强硬的一面。此刻他坐在那里,目光中全是大家陌生的威严。

  从未有帝王天生软弱,唯有的软弱只是被形式逼迫。

  长孙无忌看着自己的外甥,心中微动。

  随后弹劾依旧。

  宰相们沉默,并不代表他们赞同皇帝的意思,只是皇帝从未有过的强硬,若是宰相反对,这将会是李治登基后的第一次政治危机。

  “这便是帝王手段。”贾平安吃着烧烤,随口说着:“所以你无需担心。宇文节和柳奭做了宰相,关陇的势力又一次膨胀了起来,陛下想借此来彰显自己的威严,若是宰相们敢阻拦,他就敢出手!”

  “出什么手?”苏荷随口问道。

  “那便是提前决战了。”

  但……作为一个稳重的人,贾师傅早就有了后备方案。

  晚些,国子监祭酒肖博上了奏疏。

  “那南源请原先在国子学打过大唐的学生,当时本想赶走他,可有人劝说,说毕竟是外藩人,好歹再给一次机会,于是就留了下来。今日得了消息,国子监上下义愤填膺,请求陛下处置了他们。”

  这是一次绝杀。

  就在李治和小圈子博弈的时候,国子监来了一个神助攻。

  顷刻间宇文节变色请罪,柳奭说自己糊涂了。

  李治坐在那里,觉得这次胜利来得有些太顺利了些。

  他原本的打算是借此机会来建立威信,一步步的让自己的威权积累起来。而最好的鸡就是宇文节和柳奭。

  他微笑着原谅了两位宰相,等他们走后,却很是不屑的道:“宇文节上来才没多久,就提拔了三人,全是自己的亲信。柳奭和宫中的王氏暗中通信,这是意欲何为?”

  王忠良只觉得脊梁骨在发寒。

  皇帝竟然早就准备好了杀手锏,只等事态发展下去,在恰当的时候引发出来,一举击溃对方。

  “不过留着也好,以后说不定能用上。”李治轻松的起身,说道:“肖博那边去问问。”

  王忠良去了,晚些回来说道:“陛下,上次南源请打人,贾平安正好在国子监和人讨论学问,说是给年轻人一次机会,否则一棍子打死,他回了倭国岂不是要被家族重惩?还说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要慈悲为怀。”

  李治的脸颊颤抖了一下,“朕觉着佛祖都想一巴掌拍死他!”

  王忠良不解。

  李治负手回去,坐下后吩咐道:“弄了饭菜来。”

  王忠良出去,半晌才想起皇帝的意思。

  以贾平安今日一打四的凶残,他岂会是慈悲心肠?当日他为何要为南源请说好话?多半是挖坑,就等着机会一举把对方埋了。

  也就是说,贾平安从一开始就对倭国人没好感。

  这个坑真是挖的够犀利啊!

  王忠良觉得自己迟早会笨死。

  ……

  贾平安才将到家,程处默就来了。

  他带着几辆大车,大车上全是礼物。

  “这不好吧!”贾平安看到了许多珍贵的东西,想想老程征伐多年,在那等乱世中不知道弄到了多少宝贝。

  看看那高大的珊瑚树,丢后世去起码也得换一个小院子。

  看看那随便堆放的字画,啧啧!就像是废品般的。

  程处默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真挚,心中不禁感动,“阿耶已经能下床了,说是本想亲来,可若是来了你家还得郑重准备,所以就让某来了。”

  礼物被送了进去,贾平安陪着程处默说了一会儿话,然后等他一走,杜贺就来了,眼睛放光的道:“郎君,全是好东西。”

  贾平安淡淡的道:“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那么多作甚?”

  郎君果然是雅量高致,杜贺心中暗赞,“先前某还担心家里没有传承,若是以后来往送礼不方便……郎君,有的人家你送值钱东西就是羞辱人,得送高雅的。”

  “某的诗算不算高雅?”贾平安淡淡的道。

  那自信扑面而来,杜贺说道:“当然算,不过那等名篇想来难作。”

  呵呵!

  贾平安到了百骑,事情已经偃旗息鼓了。

  几个纨绔被他一打四的豪迈和热血给激动的,径直来寻他喝酒。

  “还喝!”唐旭怒了,“也不看看你惹的事。”

  邵鹏却笑道:“赶紧去,别回来了。”

  唐旭怒了,贾平安赶紧开溜。

  “老邵,这般纵容他只会害了他!”唐旭很不满意。

  邵鹏叹息一声,“你以为小贾动手是无谋?”

  唐旭一怔,“难道他是蓄意的?”

  邵鹏点头,“陛下压住了此事,随后肖博上了奏疏,说了那倭国学生打人之事,这便是累犯。可咱听说当初小贾建言给那倭国学生一次机会。”

  “他竟然老早就想着坑了倭人?”唐旭苦笑道:“特娘的,和小贾相比……某比不了,那小子的手段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

  “所以陛下才让你睁只眼闭只眼,看着小贾折腾。”

  ……

  青楼里,大家举杯畅饮。

  李敬业喝的畅快,不经意看到了李必三人来了。

  “你等来作甚?”李敬业不喜欢这等朝三暮四之人。

  李老五笑道:“此次打了倭人,好处没看到,家里的责罚怕是少不了吧。”

  这些纨绔算是给家里带去了麻烦,此刻闻言都有些不自在。

  贾平安看了李必一眼,微微摇头。

  这等傻缺,不知李治要借势,而跟着贾平安一起去的王伦等人必然会受到夸赞,好壮大声势。

  对李必这等富贵闲人,他本就没心思敷衍,此刻更是如此。

  李必等人坐下,随后阴阳怪气的说话。

  “王伦可被家里呵斥了?”李必微笑问道。

  王伦有些憋闷,但却不好否认。

  李必不禁笑了。

  本来这个小团体他是大哥,贾平安冒个泡后,凭着指挥大家赢了马毬赛的高光表现抢了他的风头。

  所以他要借机把风头拉回来,重新聚拢这些纨绔。

  别小看纨绔,当他们的人数足够多时,能量超乎你想象。

  “小郎君!”

  一个仆役模样的男子进来,四处张望,看到王伦后就跑过来,欢喜的道:“小郎君快回家,宫中来人了。”

  什么?

  众人愕然,有人问道:“可知为何?”

  仆役眼中都是喜色,“说是小郎君在平康坊为大唐扬威,乃是年轻人中的典范,阿郎欢喜的不行,让某来寻小郎君回家庆贺。”

  王伦蹦起来,喜上眉梢,然后看了贾平安一眼,“可这是贾参军的功劳!”

  “去了都有功劳!”贾平安起身,“兄弟们喝着,某出去一趟。”

  他看了李必一眼,那眼神就像是俯瞰蝼蚁。

  身后,几个纨绔起身拱手,“多谢贾参军!”

  贾平安没回身的摆摆手,随后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