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超次元邪恶组织大头目 > 08.严重的后果

08.严重的后果

  伊恩现在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独立宣言的身上,他并不知道烟斗其实是开启宝藏大门的钥匙,所以在他的心里,烟斗其实和独立宣言一样,是记载了线索的道具。

  等他们拿到了线索,道具其实就没有什么用了。

  因此,这给王宅拿到烟斗,增加了一定的几率。

  一群人开着车来到了距离此地九英里有伊努特村落。

  在这个村庄,伊恩联系上了飞机,飞行员驾驶着飞机抵达了这里,然后带着王宅一行人,离开了这个冰天雪地的鬼地方。

  一天之后,众人就回到了英国。

  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伊恩开始联系一些人,他需要他们将独立宣言偷出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

  晚上吃饭的时候,王宅就看到接了一个电话的伊恩大发雷霆,挂掉电话后扭头就走,连饭都不吃了。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话。

  伊恩走后,他的副手老萧命令大家赶紧吃饭,吃完饭就回到各自的岗位,该睡觉的睡觉,该换班的换班,该巡逻的巡逻,不要多事。

  众人一副你是老大,你说了算的样子。

  王宅吃过饭后,就带着约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两个人住在一个房间,关系还不错,但实际上维克多瞧不起约翰,因为约翰没什么脑子。

  否则他也不会想着独吞宝藏,不带约翰一起玩。

  但约翰却把维克多当成了朋友,从这一点就可以证明约翰确实没什么脑子,因为有些时候维多克摆明了瞧不起约翰,但约翰却没有在意。

  约翰问道:“维克多,你说老板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王宅当然知道为什么,“因为事情不顺利。”

  “你是说独立宣言。”

  “没错。”王宅点了点头说道:“独立宣言是美国的脸面,先不说难度,光是偷了它之后的后果,必然会激怒整个国家。”

  “到时候,这个国家会发疯一样的寻找偷走独立宣言的人,而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风声走漏,等他这群人的必然是牢狱之灾,甚至是性命之危。”

  “所以大家都很现实,不愿意去碰这个东西。”

  王宅现在算是看明白了,为什么伊恩等人比本盖茨早一步离开了北极,但等本盖茨都偷走了独立宣言,才姗姗来迟。

  主要是没有人敢接这一单生意。

  后果实在是太过于严重了。

  所以伊恩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亲自上阵,带领着自己的手下去偷独立宣言,结果却晚了一步,独立宣言已经被本盖茨得手。

  王宅不得不承认,本盖茨也算是一个能人,不但可以根据一个线索找到宝藏,还可以偷取独立宣言,戏耍伊恩,智商是毫无疑问的高。

  不过就算是对方的智慧再高,也不及自己,毕竟自己可是看过剧透的人。

  ……

  夜晚,当所有人都睡着了之后,王宅睁开了眼睛。

  他悄然坐了起来,扭头看了一眼约翰。

  约翰正躺在另外一张床上,打着呼噜,看样子睡的很香。

  于是王宅悄悄的溜下了床,穿着拖鞋,一步步的走出了卧室,闭上房门,生怕吵醒正在睡觉的约翰。

  但他显然多虑了,因为约翰的呼噜打的震天响,睡得很死。

  王宅来到走廊后,一路踩着轻巧的步伐,来到了伊恩的卧室。

  此时夜深人静,大家都已经睡着了,没有人发现王宅的不轨。

  王宅推开伊恩卧室的大门,走了进去,他看到伊恩躺在大床上,正在熟睡,而自己此行的目标,开启宝藏的钥匙烟斗,却放在了桌子上。

  如同王宅所想象的一样,伊恩并不在乎这只烟斗。

  在他看来,这只烟斗其实是记载了线索的道具,和独立宣言一样,找到线索就没有什么用了。

  因为是一个不错的收藏品,所以伊恩才会把它拿回来。

  王宅偷偷的来到桌子上,掏出手机,关闭拍照的声音,将这只烟斗从里到外拍摄了一遍,并且记录下了详细的数据。

  做好这一切后,王宅又把烟斗放回原来的位置。

  就在此时,伊恩忽然翻了一个身。

  吓的王宅赶紧蹲了下去,躲在桌子上的后面,不敢去看伊恩,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

  一旦被伊恩发现,就立即离开这个世界。

  宝藏再好,也不及自己的小命重要。

  幸运的是,伊恩只不过是翻了个身,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房间里多出了一个人。

  王宅等了一会,听到伊恩均匀的呼吸声,缓缓松了口气,蹑手蹑脚的站了起来,离开了卧室,将门关上。

  而后,王宅左右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左右没人,顿时一溜烟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王宅刚一进门,就听到了约翰的呼噜,鼾声如雷。

  显然,这家伙依旧睡的很香。

  王宅听到这个鼾声,心头越发放松,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没过多久,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

  “醒醒,醒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宅觉得有人在拍自己的脸,他一把将拍自己脸的手打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约翰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

  王宅顿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一拳打了过去。

  碰!

  约翰捂着自己的一只眼睛发出了一声惨叫,另外一只眼睛瞪着王宅,“法克,你在做什么,维克多。”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在做什么?”王宅反问。

  “我在叫你起床,你马上就要错过早饭的时间了,维克多,但你呢?”约翰放下手,左眼的眼窝有些红肿,“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法克。”

  王宅:……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好吧,我承认我刚才实在是太过于敏感了,约翰,我向你道歉,很对不起啊,约翰。不过你下一次叫我起床,最好不要距离我太近,因为这很容易受伤。”

  说实话,他刚才差一点以为自己昨天晚上做的事情东窗事发了。

  约翰则愤愤不平的说道:“下一次别想我叫你起床,维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