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者无眠 > 390 光明正大的要钱(求订阅)

390 光明正大的要钱(求订阅)

  /

  见王青山脸色不善,马修德心里略有点虚。但是一想到吴老师,他把腰挺直,觉得心里好了一些。

  直面王青山这十几年后可能会成为泰斗级别的人物,心虚是正常的。不过马修德知道自己只是一名曾经的医务处长,现在靠着吴老师吃饭,天然要和吴老师站在一边。

  不光要站,还要站的稳。

  所以马修德压根没想站起来,他把王青山看成是从前医务处的小科员,虽然面带微笑,但却只是一张假面。

  “王老,您有什么指示?”马修德坐在椅子上,看着王青山问道。

  说话依旧很客气,

  行为依旧很操蛋。

  刚刚进来不到1分钟,王青山就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愤怒起来。

  但是他强行忍住,皱眉看着马修德,问道,“接到李院长的电话了?”

  “嗯。”马修德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一言不发,神游物外。

  麻痹!王青山看着马修德那副德行,一下子麻了爪。

  他平时遇到的要么是医护人员,要么是患者、患者家属。所有人对他都恭敬有加,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像马修德一样把自己当成空气。

  王青山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马修德此时的做法,他明明接到李院长的电话,难道不应该马上把监控视频的影像资料交给自己么?

  然后说上一堆客气、恭维的话,再弯着腰,像是一条狗似的把自己送走?

  自己心情好,留个联系方式,以后他有事儿求到自己,看心情做点什么,就当是还了今天的人情。

  然而!

  可是!

  马修德矮胖的身材坐在椅子上,估计脚都碰不到地面。他的目光有些散,王青山知道这货绝对没有站起来和自己握手、寒暄的想法。

  心中的火气要迸发出来,但又被王青山给按下去。

  这是杰克·琼斯先生的嘱托,自己不能意气用事,要以大局为重,王青山不断的告诫自己。

  只是这时候……不管王青山说什么都觉得好尴尬。他咳嗽了一声,努力化解着尴尬的气氛,随后硬着头皮问道,“马院长,手术资料你拿到了么。”

  等待王青山的是沉默,马修德像是得了老年痴呆症一样,目光游离,根本就不聚焦。

  这种沉默的尴尬一直持续了3秒钟,马修德才缓过神,看着王青山说道“王老。”

  “啊?”王青山怔了一下。

  “我们医院现在并不是医大五院。”马修德脸上浮现出市侩而亲切的笑容,“邓区长正在准备盖真正的五院,现在这栋大楼所隶属的医院叫做剑协医院,这是简称,全名是剑桥海外部以及协和医院东北分院。”

  “……”王青山盯着马修德在看,他搞不懂这货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吴老师的意思呢,我们怎么说都是剑桥大学的海外分部,在解决国际友人的疾病困扰同时,也要做好教学、科研的工作。虽然刚刚建院,但医院的总体规划已经确定。”

  王青山的眉毛皱的越来越紧,连在一起似的,脸色阴沉,仿佛下一面就要暴雨倾盆。

  但他旋即想到教学医院,那么这份影像资料就能以教学为理由,自己大摇大摆的把它拿走!

  想到这儿,王青山心中大喜。

  眼前这个小矮胖子心里想的原来是这个!

  原本很讨厌的做派现在看起来也没那么讨厌了,反而有些老谋深算的感觉。

  “呵呵,马院长考虑的周全。”王青山眉头展开,笑容爬上了他的脸,“要是世界顶级的医学院校的分院,肯定要做教学工作。肯定的,为推动世界医学进步尽一份力。”

  唱高调,马修德也颇为擅长。

  不过现在他没什么心思,见王青山顺着自己的话说下去,马修德笑了笑,“王老,您知道就好。”

  “……”王青山觉得话头不对,什么叫自己知道就好?

  “啪啪啪~”几声轻响,马修德拍了拍自己面前的硬盘,“李院长的电话我接了,说实话,李院长和您想的有点多。”

  “怎么?”

  “吴老师已经说了,手术签署了保密协议,这一点您应该知道。但是保密协议里有一条——手术过程可以用于教学、科研工作。因为这点,吴老师还和中东的客人商量了很久,这才取得他们的同意。”

  王青山感觉自己已经掉进了一个大坑里。

  “王老,您要是想看看手术怎么做的,直接来找我就行,没必要经过李院长那面。真要是涉及到保密的信息,吴老师不会让我看,我当然也不会看。”

  “那样的话自己会很为难,您说呢?”

  王青山的眉头又皱起来,他看着马修德,眼前的小矮胖子愈发神秘,似乎笼罩在一层烟雾之中,根本看不清楚他真实的脸庞。

  “那我先说声谢谢。”王青山冷冷说道,随即伸手,要拿马修德面前的硬盘。

  但下一秒马修德却把硬盘拿在手里,锁进身边的一个抽屉。

  “王老,您这么做有点不合适吧。”马修德脸上的笑容从来都没有变过,市侩而又亲切。

  “嗯?”

  “我们是教学医院,对了,您知道现在一名本科生的学费是多少么!”马修德说道。

  我去!

  王青山听马修德这么说,一下子愣在原地。

  这是张嘴管自己要钱么?

  在医院里,谈钱也谈的这么光明磊落?

  王青山早已经习惯了国内做事情的风格,偷偷摸摸的挣钱,都是不上税的那种。在医院里,还从来没见过像马修德这种张嘴谈钱的事情。

  “不管谁想要,必要的法律文件是需要签署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价钱么……可能有点高。”

  马修德看着王青山,微笑说道。

  “多少钱?”

  “不管多少钱,我估计您拿不出来。”马修德笑道,“我不是认为您真的拿不出来,但一个巨额财产来历不明,怕您不好解释。还是找让您来的人谈吧,我现在……”

  说着,马修德看了一眼时间。

  “还有3个小时下班,今儿要是谈不上,就只能明天了。”

  “……”王青山嗓子一甜,一口大姨妈差点没喷到马修德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