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者无眠 > 389 世界真奇妙(盟主萉垟加更3)

389 世界真奇妙(盟主萉垟加更3)

  马修德有些苦恼。

  从前自己是干脏活的,原本以为来到新医院,可以摆脱从前的烦恼。可却没想到来到剑协医院后,竟然还是个干脏活的命。

  他坐在监控室里,心不在焉的看着监控画面。看了一会,几十个屏幕很快就让马修德头晕眼花。

  这都是什么事儿。

  监控室的人员是陶若派来的,他在一边调取录像后由吴冕进行剪辑,并且加密。

  而监控室的影像也由技术人员做了特殊的技术处理,确保万无一失。

  马修德拿着硬盘离开的时候,心里有些想不懂。就这么一块硬盘,里面拷着“片”,吴老师张嘴就要那么多钱?

  一根手指,能让吴老师竖起一根手指,怎么也得10万吧。什么样的“片”也不值十万不是,估计吴老师是逗他们玩呢。

  当医生真是没得说,可是怎么就有闲心开玩笑呢,你说说吴老师这人。

  不过马修德虽然这么想,吴老师交代的任务肯定要完成就是了。他很认真的收好硬盘,再三确认,这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因为有阿普杜勒·阿齐兹王储在,这几天医院不收患者,所以马修德也没什么事情做。

  不做事,光拿钱,就算是背点黑锅也认了。

  无论怎么说都要比医大二院当医务处长的时候强,那时候是光背锅不挣钱。

  手机响起,马修德看了一眼,竟然是医大二院的李海华李院长。

  他顿时精神起来,接通电话,笑着说道,“李院长,您好。”

  “小马啊,在五院还好么?”李院长问道。

  “托您的福,还不错。”马修德说道,“医院还没走上正轨,现在还不忙。”

  “听说你们开工资开的不少啊。”李院长悠闲的问道,“我就说不能放你走,你这一走医院麻烦事儿真多。”

  “嘿嘿。”马修德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茬。

  “薛院长走了,我这儿还空着一个常务副,你有没有兴趣啊。”李院长问道。

  马修德都能想到李院长说这话时候的表情,金鱼一样的眼泡肯定特别大,看上去没精打采的,其实一肚子的想法。

  自己从前就是个正处,就算是走一步也是副厅,距离二院的常务副院长还有很遥远的距离。李院长这是给自己画了一张大饼而已,绝对不能当真。

  “院长,您看您说的。”马修德笑道,“我在咱们医院成天也就是打打酱油,您这么一说,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李院长听马修德开始打太极,在电话里笑了笑。

  “小马,问你个事儿。”李院长悠然说道。

  马修德脸上的笑容敛去,知道戏肉终于来了。

  “院长,您说。”

  “听说你们今天给中东的一位王储做手术了?”李院长问道。

  “是。”马修德谨慎回答,多一个字都不肯说。

  谨言慎行这次个字被马修德诠释的淋漓尽致。

  “手术效果怎么样?”李院长漫不经心的问道。

  “院长,我不管业务。”马修德说道,“具体情况不清楚。”

  “小马啊,你这刚走怎么说话这么生分了呢。”李院长抱怨道。

  马修德知道,这是常规套路,不过都是千年的狐狸,哪有那么容易上当的。

  “院长,您看您说的,要不今儿我带瓶好酒去您家里?”马修德试探道。

  “今天有个饭局。”李院长说完,沉吟了几秒钟,随后问道,“有个朋友,托我问问情况。是保健组的,我不好回绝。”

  “嗯。”马修德应了一声。

  “他想要看看手术的录像。”李院长这句话说的极其含糊,要不是马修德早就“猜”到他要说什么,根本就听不清楚。

  随后,李院长似乎有了点精神,笑呵呵的问道,“你在哪啊,小马。”

  “机关楼二楼,左手第二个办公室。”马修德假装没听到李院长刚刚那句话,把自己办公室报给他。

  “行,那我和王老说,让他去找你。”李院长说完,急急忙忙的挂断电话。

  王老……马修德想起上午对薛院长颐指气使的人,心里一阵腻烦。

  怎么会是他呢?马修德眼珠子圆滚滚的,转了两圈,拿定主意。吴老师要十万,卖给这位,十万是不够的,至少一百起!

  吴老师对这位王老的态度,马修德是知道的。最后这个大锅落在自己身上,自己必须要挺的起来。

  静静的坐着,硬盘放在马修德面前桌子上,他觉得世界真是奇妙。

  仿佛就在昨天,自己还只是一个省级三甲医院的医务处长。自己觉得不错,在省城也能吃得开。虽然挣钱不多,但是有社会地位,带人看病也方便,积累了不少人脉。

  然而面对保健组的王老,面对国内心胸外科的大牛,根本兴不起对抗的念头。

  人家多看自己一眼,都算是给自己面子。

  可现在,自己竟然坐在这里盘算着怎么坑王青山。

  世界如此奇妙,想起来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似的。

  不过吴老师的想法有些多,就一个手术视频,他竟然想要10万,是自己太没见识了么?

  但想想也是,剑协医院手术做的不多,可是架不住分钱多啊,一切都是阳光下的,这钱挣的真舒服。

  马修德胡思乱想的时候,办公室的门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请进。”马修德嘴角闪过一丝笑,扬声说道。

  门推开,王青山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马院长,你好啊。”王青山大步走进来,脸上满是笑容,和上午看见他的时候相比,变了一个人似的。

  “王老,稀客稀客。”马修德话是这么说,可是他稳稳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王青山怔了一下,诧异的看着马修德。

  他只是一个临床的副院长,见到自己,竟然连站都不站,就这么坐着!

  真特么的见鬼了!王青山觉得这次来黑山省,真是诸事不顺。可能有吴冕的地儿,不管是哪,都不顺当。

  一个副院长,怎么这么没有礼貌?真拿自己当他手下的医生么?!

  要是往常,王青山转身就走,根本不带含糊的。

  可是今天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