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从老婆重生开始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不喜欢人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不喜欢人

  第一百六十八章

  “走走走,去把那个神二代收了!”

  江沉搓着手,满脸兴奋。

  江沉对那些高高在上的天才,或者身份显赫的二代们,有着一些特殊的执念。

  大御武功府,只收天才,不收废物!

  所以,江沉被丢出去了十九次。

  从那之后,江沉听到天才二字就牙疼。遇到敢招惹自己的天才,干脆就想方设法的废掉他们。

  遇到那些高高在上,用鼻孔看人的天才们……更是绝不手软!

  恰好,无论是天外武者中的天才,还是来自神界的神二代,都符合这种人设。

  江沉不搞他们,那还是江沉吗。

  至于那些神二代和天外武者来神州的目的……江沉才懒得管,自己的喜好才是最重要的。

  “那个神二代在哪里?”

  江沉的脸上全是兴奋。

  “在枫叶岭,我带您去!”

  萧宝玑的眼睛微微的一亮。

  他还不知道江沉在武功府吊打神二代的事情……毕竟那会他正在云湖山里被神二代吊打。

  至于萧宝珀等人倒是知道且亲眼见证了,但是他们都懒得理会萧宝玑,狗腿子和随从还是有区别的。

  早已不是一路人了。

  这个时候,萧宝玑将发现神二代的踪迹告诉江沉,也未尝不是抱着借神二代之手脱离困境的想法。

  若是这个神二代不行的话,他就会想方设法把江沉带到诸神领域,借助那位无敌且英俊的沉大大,解决这个江沉!

  破罐子破摔是一回事,但能否脱困,重获自由又是另外一回事。

  秦天梭,叶斩星和萧宝珀,同样也抱着这样的心思。

  想方设法,把江沉带到诸神领域里去。

  反正他们的身上还有进入诸神领域的信物……神界对他们这些世家和王朝,是不限制进入其中的名额的。

  若是愿意,他们随时可以拉一支大军进去。

  当然,诸天万界第一王朝大乾王朝,便已经拉了一支大军进去了。

  结果被江沉统统放倒在里面。

  萧宝玑的脸上带着笑,他在前面引路,江沉若有所思的看着萧宝玑,对慕倾雪和司空明月道:“要不要我让他也跳一支舞?否则这小子总是不怀好意。”

  走在前面的萧宝玑猛的打了一个冷颤。

  “一路上也是闲的无聊,有他们这些个活宝,也能解闷。”

  司空明月不在意,江沉喜欢就好。

  “哎,也对。”

  江沉点了点头,“等解决了南宫情,咱们就去东海尽头,麒麟世家。”

  这一路上虽然是游山玩水,但江沉依旧没有忘了南宫情这个小尾巴……虽然熊霸天离去了,但是她留下的那道神力印记,却被司空明月接手。

  这一路上,就是追寻着南宫情的踪迹,来到了大御南方。

  “东海尽头……麒麟世家?江家?!”

  听到江沉说出麒麟世家这四个字,萧宝玑猛的尖叫起来。

  这一刻,他才醒悟过来,江沉的身份!

  竟然是麒麟世家的弟子!

  难怪,难怪!

  看似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却有着一些匪夷所思的手段,身边更是跟着一众奇女子。

  麒麟世家!

  江沉也懒得解释什么。

  “主子……那个神二代,和带走南宫情的那个神二代很像!”

  蓦地,萧宝玑赶忙做出补充。

  “很像,但不是吧?”

  江沉撇了撇嘴,“若是同一人,你觉得你还能回来通风报信?”

  萧宝玑苦笑。

  若是同一个人,大约他还得被吊起来打。

  客栈门口,三个狗腿子斜着眼看萧宝玑,脸上满是不屑。

  秦天梭和叶斩星两人站的比较近,萧宝珀又站在门的另外一面。

  三人手里都拿着灵满记的肉包子,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

  “主子。”

  萧宝珀率先迎了过来,点头哈腰。

  狗腿子的小团体中,他是被排斥在外的。而且与萧宝玑相比,萧宝珀有些里外不是人。

  他不受秦天梭和叶斩星待见,自己也不待见萧宝玑,不得已之下,萧宝珀也只能对江沉大献殷勤了。

  江沉没有限制他们的自由,但他们却都不敢逃……萧宝玑裤裆下面挂着一个能喷水的次神级大阵,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若是惹怒江沉,再在他们的裤裆下面也挂上那么一个,那乐子可就大了。

  更何况,自己跳的脱.衣舞,还在那个比狗腿子更像狗腿子的随从手里,这可是一个不定时的**。

  虽然萧宝玑私下里说,那个留影球是空白的……但是谁信?

  “带路 ,去找神二代。”

  江沉手一指。

  三个狗腿子加上一个随从,赶忙在前面带路。

  ……

  林枫城之外,三百里枫叶岭,枫叶正红。

  远远望去,如同一片火海。

  枫叶岭之前,正对着林枫城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干净的桌案。

  桌案之前,跪坐着一个白衣青年,他一手持着酒杯,远远朝着林枫城的方向望去。

  此时,正是赏枫的季节,又刚刚过了应龙节,这里本应该是人山人海,但此时却诡异的不见半个人影。

  隔着老远,江沉就看到了桌案前的那个白衣青年。

  “坐。”

  待到了近前,白衣青年指了指桌案另外一面的席子。

  并不是神州大地上常见的凳子或者椅子,而是竹草编织而成的席,席地跪坐,这是一种古礼。

  席子之上编织着精美的花纹,散发着幽幽的草香气,显然价值不菲。

  “神州不流行这个。”

  江沉从一边搬来一块大石头,压在席子上,然后就地坐在石头上。

  白衣青年那两条淡秀如女子一般的眉毛微微的皱了皱,显是有所不满。

  “我以为神州这等古老落后的愚昧之地,依旧还遵循着这些无用的古礼呢。”

  白衣青年的眉头舒展开来,强自笑道:“我这人喜欢与民同乐,却又不喜欢人,所以就命人将这里的人赶走了。”

  “那你也不喜欢你自己咯?”

  江沉一脸惊奇……不喜欢人?这货难道就不是人了?刚刚还自称是人的。

  神二代还是人,不是神。

  白衣青年的脸色一沉。

  “好说,好说。”

  江沉哈哈一笑,他端起摆在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好胆,我的酒也敢喝。”

  这个神二代似乎 有些喜怒无常,方才还一脸的不高兴,现在又放声大笑起来,“难怪你敢那般侮辱诸葛箫。”

  “诸葛箫?他真的就叫诸葛箫?”

  江沉呆了呆。

  “无锋剑宗,乃是神王传承,焕峰神王正是无锋剑宗的开山祖师复姓诸葛。”

  白衣青年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道:“只是神界整风,摒弃旧俗,宗门这种落后的东西就不该存在,所以焕峰神王只能忍痛抛弃了神州大地上的无锋剑宗了。”

  江沉:“……”

  “哦,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来自神界的神二代。”

  然后,这白衣青年又变了脸色,一本正经道:“现在,我正式自我介绍一下,大地神王嫡长子,隋景山。”

  “与诸葛箫那种废物弃子不同,我是大地神王名正言顺的嫡子。”

  然后,隋景山看向江沉,示意该他了。

  “你不是都知道我叫啥了吗?”

  江沉撇了撇嘴,道:“也知道我爹叫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