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兰陵楼,郁金香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兰陵楼,郁金香

  李旦就是唐睿宗,也是唐玄宗李隆基的老子。

  现在李贤还是太子,无论李贤还是李旦,基本上都是一个闲散王爷的结局。所以他们各种玩闹都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不能继承家业的皇二代,基本上都是这样。也唯有这样才会让人安心。

  他们要是英明神武礼贤下士,到处刷名声刷脸,做好事不留名什么的。那才是真的要出事。

  所以李旦偷偷跑出来,呼朋唤友的到处玩耍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与相王不熟,就算了吧。”王霄一听是在平康坊里举行酒宴,立马就开始推辞。作为修道之士,哪怕是个假的修道之士也不能去那种地方。

  “一定要去呀。”李显苦口婆心的劝说“我与旦是设宴感谢先生医治父皇,给个面子。”

  “好,那就去。”王霄认真点头“你的面子我给了。”

  “......”

  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觉,不过李显很快回过神来,热情的招呼王霄上马车同去。

  大唐武功强盛,骑兵之精锐天下无双。

  正因为如此,文武百官皇亲国戚们都是喜欢骑马。哪怕是出了李承乾骑马摔断腿的事情,也依旧是没办法阻挡大家的热情。

  这与之后宋明等朝整天坐在轿子上摇摇晃晃比起来,这才是真正的男儿气概。

  李显这里就算是个另类,他的身体不好而且是易发胖体质。虽然也想骑马,可实在是骑不了。

  他们李家有心脑血管方面的遗传病史,表现的各种方式都不同。

  李治是眼疾,到了李显这里就是虚胖与气喘。

  “先生,你看我这病还有的治吗?”

  李显对于自己肥胖的身形很是不满,想从神医这里得到吃一颗就能拥有完美身形的神药。

  王霄打量着李显,伸手捏了捏他胳膊上的脂肪。

  “治肯定是可以治,这又不是什么绝症。安排妥当的话,一身完美到让女人尖叫的身形毫无问题。”

  听了王霄的话,李显呼吸急促,面色泛红。

  以他的身份来说,让女人尖叫不成问题。可谁让他矫情了,不想依靠身份只想依靠自己的本事。

  “先生快给我神药,让我像旦那样强壮。”

  王霄抬手捂脸,心头吐槽了一番这个时代的称呼方式。再抬头的时候,告诉李显说,想要摆脱身上的肥肉那就必须要有绝对的恒心。没有恒心毅力的话,这件事情就不用提了。

  比起别人来说,李显这只是营养过剩。一段时间的锻炼下来轻轻松松就能搞定。

  “先生放心。”深受困扰的李显大喜过望,连连拍着胸脯做保证说自己的恒心坚如铁石,什么样的药都敢喝。

  王霄也不知道该如何吐槽才好。真想说你老婆女儿来一句‘陛下,该喝药了。’看你怎么办。

  马车来到了大名鼎鼎的平康坊,不过却并不是直奔王霄熟悉的那些楼宇而去,反倒是去了位置不那么好的一家酒楼。

  “对,就该是这样。”面上难掩失望之色的王霄下了马车“聚会喝酒就得是在正规的酒楼。”

  李显一头的雾水,没搞明白王霄这是个什么意思。

  他们这些皇子出宫玩耍,只要没有人去上告就没问题。就算是被看到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若是真的进了那销金的楼宇,怕是立马就会被玉石状告入宫,跟着就是一顿来自父皇母后爱的教育,顺便再关上几个月禁足读书。

  所以他们请客吃饭,肯定是正规的酒楼。

  酒楼名为兰陵楼,典型的三层木质结构,最上面一层都是为达官贵人们准备的包厢。

  “这家酒楼的名酒郁金香很不错,不过可不多喝。”上楼的时候,王霄随口道来这家酒楼的特色。

  没什么原因,就是他曾经在另外一个时间流在数十年之前的大唐世界里,经常出入平康坊各处,对这边非常了解。

  这家兰陵楼自己酿造的郁金香酒很有名,因为这酒有很强的滋补功能,效果显著,喝过的人都说好。

  王霄从来没有喝过,他是听别人说的。真的没喝过,他也不需要喝。

  走进位于三层的包厢里,一群年轻人正在推杯换盏的好不热闹。

  “诸位。”李显笑呵呵的为王霄做着介绍“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王道长。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能测阴阳鬼神,能医世间百病...”

  一番足有三千字的吹嘘说下来,众人看向王霄的脸色都变了。

  这还是人吗,这是活神仙呐。

  王霄面色波澜不惊,李显说的都是实话,有什么好惊讶的。

  他在打量着李旦,虽然之前已经见过面,不过现在还是对这位唐玄宗的老子很感兴趣。

  没办法,虽让他是李隆基的老爹,而且有个孙媳妇叫做杨玉环呢。

  “王道长。”还不知道自己会有个史书留名的孙媳妇的李旦非常热情,跑出来拉着王霄坐在了主位上。

  “道长医术精湛绝伦,父皇眼疾多年,遍请名医无数都未曾治愈。全靠道长药到病除才能重见光明。小王感激不尽。”

  说完之后,李旦拉着李显一起给王霄敬酒。

  王霄坦然接受,一杯玉碗盛着的酒水下肚,当即就品了出来,的确是这里的招牌酒水郁金香。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二位殿下无须如此。”

  包厢里还有不少人,都是些勋贵重臣之后。不过都不是继承人的那种,下一代的继承人们都是跟着太子混。

  虽然都是年轻人,可各自的圈子却是早已经被确定下来。

  他们这些人虽然衣食无忧,可人生的命运却是不能自己掌握。无论是事业还是婚姻,都是由家中长辈所安排。

  这里没什么像样的娱乐项目,歌舞听乐与知心的大姐姐聊天什么的,这边也没有。

  对于这些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来说,喝酒就成了唯一的宣泄通道。

  窗户被推开,风灌进来吹的风帘不断摇摆。

  一群年轻人扯开衣服敞胸露怀,脚踩在椅子上大声叫嚷划拳,成坛的酒水端上来豪饮。

  为了做豪迈状,一个两个喝一坛能洒大半坛,洒的身上湿漉漉的还要大喊好爽。

  喝酒上了头,看到王霄在一旁坐着吃菜,就有人上前邀战。

  安国公执失思力的幼子执失奉节,拎着一坛酒水过来“道长,今日相见就是有缘,一同盛饮如何?”

  李显站起来想要劝说,毕竟执失奉节这家伙就是个酒鬼,喝酒上头就喜欢给人灌酒,不灌到醉死过去决不罢休。

  王霄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目光看着眼前的健壮少年“你真的想和我拼酒?”

  执失奉节打量一番王霄,自持千杯不醉“道长若是不能喝那就算了。”

  也不用再说废话了,王霄拎起酒坛咕嘟嘟的直接灌。

  执失奉节大喊一声痛快,跟着也是开始灌酒。四周众人纷纷大声叫好,现场气氛很是热烈。

  王霄面不改色的灌下两坛酒,那边执失奉节就快扛不住了。

  有心想要再多洒掉一些,可众目睽睽之下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只能是咬牙强撑。

  等到王霄拎起第三坛酒水的时候,执失奉节摆手捂嘴直接跑了。

  “道长海量。”李显竖起了大拇指。

  王霄来了兴致,楸着小年轻们一个接一个的喝。

  御史裴炎的儿子裴彦先,被王霄灌了一坛酒之后受不了了。直接拍桌子大喊“这么喝不行,咱们赋诗喝酒!”

  裴炎出身河东裴家,家学渊源。裴彦先从小酒接受严格教育,吟诗作赋不过等闲之事。

  他算是看出来了,王霄就是个大酒桶。真要是不管不顾的对着灌,那他非得被抬回去不可。

  为了避免出丑,只好用上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李旦笑骂着说“不能喝就别喝,直接说就是,无须如此。”

  裴彦先也是要脸的,当然不能表示自己喝不了丢面子“干喝酒有什么意思,咱们一人一首诗。写不出来的喝酒如何。”

  李世民时期的那些开国功臣们,或许还有野路子出身没文化的存在。

  可几十年过去,几代人下来。对于重视精英教育的勋贵重臣之家来说,无能的家中子弟根本就没有出门参与社交的机会。

  酒桌上的人,哪怕是跑掉去厕所还没回来的执失奉节,也都是接受过严格的教育。

  做诗什么的,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难度。

  每到盛世的时候,文化就会非常繁荣昌盛。

  强汉时期,歌赋当道。司马相如的大名谁都知道。

  盛唐的时候,诗词文化盛行,李白杜甫相映生辉。

  宋朝经济最发达的时候,苏轼横空出世。

  哪怕是在大明,经济发达武功强盛的正德年间,也有唐伯虎出彩。

  现在的大唐,正是贞观之治延续辉煌的时代。理所当然的,作诗写词就成了一种时尚与追求。

  再过些年,李白等人就将大规模登场,从而将诗词文化推动到巅峰。

  日常饮酒聚会,乃至宫廷宴饮的时候都会有作诗助兴。

  裴彦先的提议合情合理,虽然他的本意是为了避开自己被灌酒,可在这个时代来说已经是很正常的文化了。

  王霄对此不置可否,作为一个文化人,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小菜一碟。

  哪怕不把他徒弟文抄公喊出来,也是吊打在场诸位。

  不过有个问题还没解决,那就是大家都能写出来的话,那就没办法评判胜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