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

  这话说的身边几个同行就不高兴了,几人齐齐对着王霄怒目而视。

  “我看几位面相,今日恐有血光之灾。还是速速离去的为好。”王霄说话的声音不大,可却是满满的威胁劲。

  除了某个被迷的晕头转向,玩散手的天下第一高手主动做舔狗之外。道家中人与佛门向来都是互相看不顺眼。

  毕竟业务上存在竞争关系,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那边捉妖,那我这里就驱魔。

  你开水陆法会,我就搞罗天大醮。

  你收信徒,我就搞开光。

  反正就是互相竞争。

  原本王霄的这几个同行也是不愿意来感业寺的,这毕竟是佛门的地盘,进来了那就是好说不好听。

  可谁让找他们的是公主呢。

  一想到之前那两位名利双收的前辈,这个时候如此大好的机会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听了王霄的话,几人冷笑连连,正准备反驳回去说上一句我们看你今天也是恐有血光之灾。然后就看到一巴掌拍在了身边的石桌上。

  ‘咔擦!’

  ‘哗啦!’

  石板做的桌子顿时裂成两半,摔落在地上看的中人眼皮狂跳。

  都是玩障眼法的高手,他们可以向道祖起誓,这绝对不是什么障眼法。

  “道友所言极是,今日出门没看黄历。贫道就先告退了。”

  “道友学究天人,已臻化境。佩服佩服,告辞。”

  “无量天尊,今日早课还没做。在下回去做早课去。”

  “哈哈哈~~~今天出门之前给自己算了一卦,说是会遇大贤,果然没算错。道友留步,贫道回去再算一卦去。”

  同行们强撑着把脸面话说完,然后一个个犹如被申公豹追赶,转身就跑了。

  能跟公主搭上关系的确是很有吸引力,可问题在于小命更重要。

  这一巴掌要是拍在自己身上,护符什么的屁用没有。

  太平公主跑过来蹲在地上看石桌,摆弄了一会抬头看向王霄“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霄抹了把自己的脸。

  没道理啊,太平公主明明是个颜控,看到帅哥就尖叫的那种。为什么见了颜值吊打潘安宋玉的自己都几次了,却是依旧没有这方面的表现。难道是在矜持?

  不用脑子想也知道,矜持这种事情跟太平公主无关。

  难道...王霄想到了一种他不愿意承认的可能性。

  太平公主遗传了她们家族的高血压,眼睛也有问题?

  “障眼法而已。”

  王霄走过来蹲下“公主找在下来有何事。”

  “算命。算姻缘。”

  太平公主的话很简单,不过想想现在外面春暖花开,春光明媚,春意盎然,春色满园的也就可以理解。

  “这个...”王霄环顾四周的环境“在这儿说这些不太好吧。”

  这里是感业寺,四周都是清修的尼姑们。在这里聊姻缘什么的,估计佛祖观音大士们会来找他的麻烦。

  “她们不让我出去,那能怎么办。就在这里给我算算。”

  “这可不行。”王霄撩了下身上的道袍“我是道家,这里是佛门之地,我在这算不准。”

  太平公主气的跺脚,最后干脆拎着裙子跑了。

  王霄出现在感业寺,当然不是为了太平公主而来。听这名字就不是他喜欢的那一类型。

  他来这里是在等武媚娘,然后接替明清远的活计。

  反正装神弄鬼什么的,王霄这里绝对是专家级别的存在。

  得到武媚娘的信任,就能有机会接触李治,后面的事情就好操作了。

  现在来见太平公主,是让她别忘了之前的大喇叭宣传,在她老妈面前记得提起自己。

  “你这狂徒,竟然胆敢假冒三清弟子,就不怕被降罪吗?”

  感业寺的师太走过来,表示自己一眼就看穿了王霄是个假道士。

  “师太,东西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说。你是佛门弟子,怎么管到道家头上来了。莫不是师太曾经与哪位观主一起秉烛探讨过道家典籍?”

  感业寺的庵主被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快走快走,本寺不欢迎你。”

  王霄甩了下道袍,转身向着大门走去“谁稀罕来你这里。师太,别跟贫道抢公主。”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霄就在感业寺外驻扎摆摊。与被禁足不准出寺的太平公主隔着墙说话。

  王霄是在套话,想了解她们家里的情况。

  而太平公主则是一心想要了解皇宫那口水井外的世界。追着王霄问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

  她这是算找对人了,这世界上在没有谁能比王霄的阅历更加丰富。

  王霄舌灿莲花,口若悬河的忽悠着没见过世面的太平公主。各个世界的风土人情再加上自己的加工,故事说的既麻溜又精彩。

  每天从早到晚的聊天讲故事,挠的太平公主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翻过墙头去见识世间繁华。

  就这么一天天的,武媚娘终于是来了。

  在庙里上过香,与太平公主说了一会话。离开之前武媚娘到了王霄的摊位上。

  “听说你能言善辩,精通推演之法。”

  武媚娘坐在了桌子边,一双不怒自威的凤目直视王霄“给本宫算算。”

  整条街道都被清场,四周站满了千牛卫。看那架势一言不合就能把王霄给斩成十七八块。

  太平公主是武媚娘最宠爱的女儿,或者说是她原本就没有多少的亲情都灌诸的女儿。

  哪怕是在感业寺里,一举一动也是被看的清清楚楚。

  这些时日里整天风雨无阻的跟王霄聊天讲故事,武媚娘都知道。

  面对着武媚娘的眼神,太子皇子大臣们,被盯着都会不由自主的害怕。可这个惜对王霄没用,祖龙的眼神他都不在乎。

  看着眼前的未来女帝,在史书上占有极为重要地位的女人。王霄微微一笑“皇后想算什么。”

  “算命格。”

  “皇后的命格贵不可言。”

  “呵呵~~~”武媚娘目露不屑之色。这种话谁见到她的时候都会说。毕竟已经是皇后,天下间女人的巅峰所在,当然是贵不可言。

  “听说你还是个神医?”

  “不敢当神医二字,不过是个江湖郎中。”

  武媚娘目光微冷“你知不知道,若不是太平与显都为你说过好话,现在就能处置了你。”

  王霄挠了挠头发“这个真不知道。”

  “显说你有大本事,能医治陛下的目疾。太平说你算卦之术天下无双,什么都能算出来。那你可曾算过,今日你会被砍掉脑袋,再用你的医术接回去?”

  “皇后,脑袋掉了再接回去,我现在可没这个本事。而且我今天也不会被砍掉脑袋。”

  武媚娘就喜欢这种头铁的人,当即就想叫千牛卫过来拿人的时候,王霄却是取出了一摞符咒。

  “之前说了皇后的命格贵不可言,这可不是胡扯。询问天机就知道。”

  念念有词的说了段易经上的话,手一挥就将八张咒符扔向空中。

  没见到有任何明火,咒符自己就燃烧起来。

  夸张的是,那火焰居然是带着各种不同的色彩。

  王霄双手做太极状,牵引着燃烧的咒符在手畔翻飞。最后双手一合,咒符直接燃尽,纷纷扬扬的灰烬落在了桌子上。

  这一手的确是震住了武媚娘,她不再是之前的那种瞧不起,安静的坐在桌子旁看接下来的举动。

  王霄没说话,端起了旁边的茶杯喝起了茶。

  武媚娘疑惑不解的时候,却是看到成排的蚂蚁沿着桌子爬上来。在那片符咒燃尽的灰烬上组成了一个字。

  “这是何字?”武媚娘被这神奇的一幕所吸引,仔细观看却是不认识。

  王霄拿出纸笔,唰唰唰的写了出来。

  “皇后,这是曌字。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唯有有德之君方可受之。这就是皇后的命格,全在这个字上了。”

  武媚娘的神色不断变幻。惊讶,窃喜,阴沉,疑惑,不信,恍然,自得等等神态连续转换。

  最终,武媚娘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胡言论语。”

  留下了这么个词,武媚娘的队列浩浩荡荡的会大明宫去了。

  王霄笑呵呵的喝茶,妥妥的世外高人风范。

  等到人都远远离开了,他这才不着痕迹的挥舞衣袖将那些蚂蚁们都给清理掉。

  神迹什么的,王霄召唤不出来。不过人工制造的神迹,却算不得什么。

  符咒之前用调配的药水浸泡过,燃烧的时候会变幻色彩。

  上面还压上了一层磷粉,内功催动立马就能燃烧。

  至于蚂蚁拼字就更简单了,桌子上提前抹了吸引蚂蚁的药水,甚至就连蚂蚁都是王霄早早安排好的。

  他倒是没用蜂蜜糖水,因为有味道有痕迹。

  这就是会功夫,会医术的好处了。装神弄鬼的时候很有用处。

  这种把戏在现代世界之中用处不大,因为大家都是咨询爆炸时代的人,顶多就当是看个热闹。

  不过在这里的话,那就是能忽悠的人头晕眼花的高科技。

  愚昧的人容易相信这些,而什么都不缺的皇家之人同样也相信这些。

  因为她们心中有所求,而这些忽悠用的东西就填补了她们的愿望需求,自然就会被强行降智愿意去相信。

  武媚娘哪怕是一把年纪了,可心中依旧是有着强烈的君临天下的愿望。

  王霄送给她的这个曌,完美的契合了她心中所想。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霄依旧是不急不躁的继续在这边摆摊算卦。他知道,武媚娘会主动做好安排。

  然后,他就看到了喜滋滋从马车上下来的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