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你跟公主没缘分

第三百七十二章 你跟公主没缘分

  王霄的医术来源于‘杀人名医’平一指。

  他在医术上的起点很高,可却是并没有因此自满。

  有空闲的时候他会读医术,现场治病救人来提高自己的能力。

  俗话说的好,艺多不压身。

  对于行走于万千世界的王霄来说,这些本事自然是多多益善。

  比起那些大名鼎鼎的神医们,王霄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他出身于咨询爆炸的时代。

  只要想知道,基本上网路上什么都能找得到。

  王霄空闲的时候并非都是在忙着吃鸡,他空闲的时候也会忙着吸收知识,学习现代医疗技术什么的。

  凭借着无与伦比的咨询,以及他自己强大的智慧力量。区区阑尾炎根本不值一提。

  本想借用一旁医馆救人,可惜医馆爱惜羽毛怕人死在这里晦气根本不同意。

  抬起眼皮看了下病人的瞳孔,王霄干脆掀开了自己的摊子,将抬人的担架放在桌子与推车上。

  病人同伴去不远处的酒肆里求来了热水买来了酒,去布帛店里买来了白布。

  酒的度数不高,只能算是聊胜于无。

  安排好炭盆烧炭,加热热水顺道把白布扔进去煮一遍消毒。

  没有抗生素的时代里,王霄能做的不多。

  此时四周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们,一个个指指点点的在看西洋景。

  这里是西市,专门做普通百姓生意的地方。而吃瓜看热闹又是华夏百姓们最喜欢的事情之一,所以王霄蹲在炭盆边上给小刀消毒的时候,身边已经是里三圈外三圈的全都是人了。

  王霄对此非常满意,自己不做厨子了还可以做孙思邈嘛。

  想到这里,这次的手术就更不能失败了。

  他干脆伸出手在火堆旁,发动内力给炭盆火焰增温。

  这是王霄在食神世界里学来的。只要控制的好,内力外放做到这种程度不算什么事情。

  看到王霄一伸手,炭盆上的火苗瞬间高涨了一节,而且从橘黄色进化成了淡蓝色。围观群众们顿时齐齐后退,大声哗然。

  还好现在是大白天,王霄还特意穿着身道袍,要不然真得是有人把他当鬼怪看待了。

  借着机会给刀具缝衣针,给酒水,给布帛都消个毒加个温。王霄起身开始干活。

  用挖了个洞的白布遮住阑尾的位置。先用酒水消毒,跟着用小刀划开口子。

  王霄手里没有麻醉药,他用的办法是直接点穴。

  这种办法比起用麻醉药来说,也是丝毫不差。

  众目睽睽之下开膛破腹,哪怕口子不大也是吓的四周众人纷纷退步。

  好在王霄手稳下刀快,没用多大时间就将切掉。之后就是清洗处理伤口,缝合撒药再用白布仔细包裹起来。

  捏着鼻子给患者灌了半壶酒水,拍了拍他的脸“好了,命基本上是保住了。只要你不是运气差到伤口感染的程度,最多一个月就能下地干活。这段时间忌辛辣,绝对不能伤口沾水。带他回去吧。”

  王霄没给解开穴道,这个时候解开估计得疼的哭天喊地。过一两个时辰自动解开疼痛的症状就会缓解许多。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效果如何,不过看到同伴已经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哭喊的犹如鬼叫,抬病人的这些人都是向王霄连连感激,抬着人回去了。

  至于诊金什么的王霄也没要,看他们的衣着装扮也没什么钱,就当是做好事了。

  人抬走之后,不少人上前向王霄询问看病事宜。

  王霄也是来者不拒,谁来都给看还送几句面相手相什么的。

  最后他干脆就在医馆的旁边占了个位置,身兼数职开启了自己的扬名之旅。

  王霄的主业还是算卦,他精通各个版本的易经,尤其擅长看面相。所谓相由心生,看面相看眼神大致就能推测出性格。再闲谈套话,看看身上的穿戴说些云里雾绕的话语。钱就到手了。

  几天之后,那个接受了割除阑尾小手术的汉子就在其家人的掺扶下过来,带着鸡蛋咸肉还有几百文钱来感谢王霄的救命之恩。

  收下了鸡蛋咸肉,可开元通宝却是没收。

  虽然这几百文钱足够王霄去一趟平康坊了,可王霄是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绝对不会去。

  见到之前被认为必死之人成功活了下来,王霄的名声立马就响彻西市。

  来找他治病救命的人也是蜂拥而来。这让王霄很是郁闷,他的主业是算命啊。

  “你这是油腻的吃多了血压上升,回家多食清淡。我给你开个菜谱。”

  眼前肉多到眼睛都快看不见的胖子,是西市上有名的富豪。他感觉自己最近头晕眼花,坐下起身就会眼前发黑。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就到处找名医救治。

  大夫们都说没什么大碍开了方子,他又觉得不相信。最后辗转来到了新近冒起的西市神医这里。

  “这样真的行了?”额头上冒的汗看上去都像是泛着油光的富豪,满心疑惑的在仆人的搀扶下起来准备走人。

  “诊金呢,看病不给钱啊。”

  胖子转身打量着王霄“你给那些泥腿子们看病不是不收钱的吗?”

  “那你是泥腿子吗?”

  四周众人指指点点,胖子面上挂不住,冷笑一声掏了一枚铜板扔在王霄的面前“诊金给你。”

  仆役们哈哈大笑起来,为家主捧臭脚。

  “等一下。”王霄的声音让仆役们不由自主的摸起了棍子,只要家主一声令下立马就砸了这个摊子。

  遭受羞辱的王霄面带笑意“我这里还兼职算命,免费送你一卦如何。”

  胖子挤着脸说“你该不会是想说我今天有血光之灾吧。”

  王霄点点头“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看你印堂发黑,今天恐有血光之灾。”

  “哈哈哈哈哈~~~”

  胖子带着仆役们放声大笑起来,笑的他都在抹眼泪“你道士好生有趣。若是心怀不忿,尽可起来打杀,去长安县告官也可。尽逞这口舌之利又有何用。今天就是不给你诊金,你又能如何。”

  “不。”王霄摇头,拿起桌子上的铜钱“你给了。我接下来只要看你倒霉就行。”

  接连被人诅咒,脑袋大脖子粗的富商面色阴沉下来。只是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里是人来人往的西市,实在是不适合在这里下手。

  心里琢磨着回去就找城南一条龙,安排人手把这臭道士给灭了。胖子坐上自己的马车,高傲的昂着头离开。

  王霄转动着手中的铜钱,目光落在了拖拽马车的骏马pigu上面“祸从口出,病从口入。老祖宗们早就把哲学玩的通透。为什么总是不听呢,这才是真正的圣人之言呐。”

  原本安静拖拽马车的骏马,突然之间开始发狂。撂起橛子踹飞了马夫,拖着马车在西市的街道上横冲直撞。

  行人惊呼尖叫,纷纷大喊着马惊了闪身避让。

  至于马车上的胖子,左摇右晃的不断让脑袋磕在马车上,已经是完美的印证王霄之前说的话,还真是有血光之灾。

  马蹄声响起,几个骑马的壮汉飞奔而来,为首一人路过马车的时候翻身下马,抱着受惊的马脖子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来人的本事非常出色,没多大会的功夫惊马就被安抚下来。

  至于马车上的胖子,早已经被甩落马下气若游丝。

  仆役们赶过来试图抬走他,可这边刚刚抬起来,那边胖子就疼的大喊“别动!断了!叫大夫!”

  安抚惊马的人一头暗金色头发,穿着唐人的袍子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查看了一番马腿上的伤口,与躺在地上的胖子说了几句就告辞离开。是直接向着王霄这里走过来。

  “真的假的?”

  王霄很是惊讶。这也太牛叉了吧,怎么看出来是我干的?

  “在下阿莫诘利,见过大师。”

  金发少年浓眉大眼,有着阳光般的笑容,看着就给人一种亲切感。

  “什么事情?”

  “在下听闻大师问卦之术天下无双,特来向大师请教。”

  王霄端起茶杯喝了口浓郁的团茶“你们突厥人也信这个?”

  这个时候的突厥已经被大唐打服了才对,也不知道他一个兼任人质的留学生有什么好神气的。

  尤其是那张帅气的脸蛋,真是看着就让感觉不爽。

  “在下在长安游学多年,仰慕大唐文化。自然也是信的。”

  话题都扯上文化了,王霄也不得不接下来。

  “卦资一贯,先给钱。”

  突厥王子笑容和煦,身边随从上前将一缗铜钱放在了桌子上。

  “说吧,想算什么。”

  “请大师指教姻缘。”

  对于来算卦的男人,王霄从来都不会看手相,也不会摸骨的。

  他左看右看一番,点点头说“你跟公主没缘分。”

  阿莫诘利帅气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没了。

  太平公主这种祸水级别的女人,当然是越早嫁出去越好。可嫁给外国人那就不行了。

  汉唐虽强,和亲也是为了争取时间,可终究是让人不爽呐。

  阿莫诘利闭上眼睛,长叹出声。

  他想娶太平公主当然不是因为看上她了,而是因为他自己是二王子。

  想要争夺大汗的位置,来自大唐帝国的强有力支援必不可少。

  只可惜,梦想破灭。

  看到金发帅哥满脸的忧伤,王霄来了兴趣“跟我说说,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你是怎么知道我这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