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琴棋书画我就没输过

第三百五十八章 琴棋书画我就没输过

  “是你?”

  问询赶出来的圣姑看到王霄,下意识的打量四周“岳不群呢?”

  王霄面色一黑“怎么,我就这么人畜无害,没岳不群可怕?”

  “你用箭的时候倒是有些威胁。”

  圣姑看着王霄手中的竹子,不知怎么的居然笑了起来“现在嘛,在我眼中不见得比黄河三鬼强多少。”

  黄河三鬼是三兄弟,绰号听着很吓人,可实际上只不过是在黄河两岸剪径的强人。在江湖上撑死也就是个三流人物。

  “哼哼。”

  王霄举起手中的竹子“小妞,今天我要让你好好尝尝本大爷的厉害。”

  “你不是半个时辰前才逃走的吗?”戴着面纱的圣姑皱起眉头“怎么感觉你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圣姑,何须跟他废话。看小的拿下他交给圣姑处置。”

  一旁的绿竹翁早就按耐不住了。看到之前的弱鸡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跟圣姑套近乎,呼喝一声就扑了上去。

  然后他就跪了。

  是真的跪了,王霄用竹子挑飞了绿竹翁的兵刃,跟着拍在他的肩头直接把他拍跪在了地上。

  绿竹翁想要挣扎,可肩头上的竹子仿佛重若千钧,压的他直不起腰来。

  “怎么可能?!”

  圣姑看傻眼了,不过是半个时辰而已,怎么王霄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这份一招就能轻松制住绿竹翁的本事,哪怕是岳不群也做不到。

  “小妞,让你的人老实点。”看着四周的劲装汉子们想要扑上来,王霄手上加力压的绿竹翁嗷嗷叫。

  圣姑冷着脸说“别喊我小妞!”

  “好的,小妞。”王霄点头“怎么,不在乎忠心属下的性命?”

  圣姑面沉似水“不过是个奴仆罢了,你想杀就杀。”

  绿竹翁也是咬牙切齿的喊“能为圣姑去死,是小的荣幸。”

  ‘嘁。’王霄抬手撩了下头发“果然是魔教,黑都黑在了表面上。”

  四周的劲装汉子们,挥舞各式兵器呐喊上前,他们是真不在乎绿竹翁的性命。

  王霄手中的竹子化作万千光影,不过是呼吸之间就将这些人全都点翻在地。

  圣姑都看傻眼了“怎么可能?”

  在各处任务世界里,王霄除了勤练紫霞功之外,也没落下剑法。

  常年的苦练下来,早已经是宗师级的高手。

  一棍子敲晕了绿竹翁,王霄迈步向前走向圣姑“小妞,上次你打伤了我,这个仇我现在就来报。”

  任盈盈没说话,举起长短双剑直接迎了过来。

  只是,现在的王霄可不是半个时辰前的王霄。

  长短双剑被王霄轻易击飞,上前一步用竹子直接将圣姑的面巾挑飞。

  王霄吹了个口哨“果然是位美人。”

  心头惊惧的圣姑咬牙再上前,伸手就是一掌拍在了王霄的胸前。

  诧异于王霄居然没有躲避,回过神来的圣姑当即发劲想要震碎王霄的心脉。

  她打中的地方是气海穴,是内劲凝聚之处。

  内劲打过去就像是撞到了一堵墙,瞬间反击回来直接冲撞的她吐血。

  王霄欺身上前,抬手就将圣姑揽在了怀中。

  胸口里内劲翻涌,难受至极的圣姑强忍着抬腿就向上撞过去,却是被王霄直接夹住。

  两人靠的很近,看着也很是暧昧。

  圣姑从王霄的眼神之中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放开我。”

  “凭什么?你现在是我的战俘,我拥有处置权。”

  王霄直接抱起圣姑,向着不远处的院子里走去。

  看到抱着自己的男人径直走向房间,圣姑终于是变了颜色。

  “你疯了!圣教是不会放过你的!”

  王霄舔了下嘴角,表情邪恶犹如反派老大“圣教什么的我不管,现在我只想惩罚你。”

  回到自己闺房的圣姑扛不住了。

  “不要,我错了,放过我,啊~~~”

  半个时辰之后,狠狠惩罚了圣姑的王霄,心满意足的走出了绿竹巷。

  这份怨念他憋了许久了,现在总算是报仇雪恨了。

  至于说什么心怀愧疚的,那就是想多了。

  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可是直接出手想要他的命。之前那一掌同样是奔着要命的程度来的。

  王霄总不可能因为她是女人,就对想要杀自己的人高抬贵手吧。

  现在没直接取了她的小命,这种只能算是略释惩戒的小小惩罚,就已经足够仁慈了。

  回到客栈,岳大掌门早已经等候在了这里。

  王霄也不废话,直接说“岳掌门,你去西湖边的梅庄等我。咱们一起去拿绝世武功。放心,我这人说话一口唾沫一口钉,答应过你的事情绝对会做到。”

  岳不群神色复杂的看着王霄,他完全看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岳不群走了之后,王霄动身回了现代世界。

  现在他需要四处跑了,精神被极大的分散。好在笑傲江湖世界里拿到想要的东西,再看看东方教主究竟是男是女,那边就可以放弃。

  虽说用掉了一个世界锚,可收获总归是有的。

  各处世界不时露个面的王霄,终于是在几天之后抵达了西湖岸边的梅庄。

  汇合了岳不群,两人一起去梅庄登门拜访。

  从攻略上来说,他应该是先寻找到几位庄主的爱好之物来投其所好。可惜王霄哪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干脆的就是直接打上门去。

  梅庄四友的功夫不弱,岳不群也就是压制一个人,对上两个他就得跑了。

  “还不快来帮忙!”

  同时面对梅庄四友,岳掌门扛不住了,招呼一旁看热闹的王霄快点过来。

  “几位都是高手,居然以众欺寡,真不是好汉所为。在下路见不平,要拔刀相助了。”

  王霄先是义正言辞的将自己的格调拉起来,这才上前加入战团。

  至于最后的结果,自然是男子双打击败了男子团体。

  “几位庄主,我们可不是什么坏人。”

  看着被封住穴道坐在地上的梅庄四友,王霄伸手示意一旁的岳不群“这位是华山派岳掌门,人称君子剑。就凭岳掌门的名声,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梅庄四友闭着眼睛打坐疗伤,直接就是懒得搭理。

  王霄蹲下身子看着他们“我知道那个大魔头就被关在这里,你们带我们下去见他,见完了我们就走怎么样?”

  四个人跟城隍庙里的泥胎雕塑似的,完全就是当做没听见。

  叹了口气,王霄起身示意岳不群“岳掌门,该你上场了。什么分筋错骨手的都给他们招呼上。”

  岳不群面色一黑,怎么感觉自己好似成了王霄跟班似的。

  不过一想到绝世武功,他也没说什么废话直接上前动手。

  一番折腾下来,岳不群累的满头大汗,梅庄四友更是气若游丝,可依旧是没用。

  “杀了我们吧。”四友老大的黄钟公颤抖着说“是好汉的就杀了我们。”

  王霄深吸口气“几位,要不这样吧。我听说你们都是风雅之人,精通琴棋书画。那我们来比试一番琴棋书画如何?若是在下输了,那我与岳掌门立刻掉头就走绝不纠缠。若是赢了,就让我等见上那人一面如何。”

  能活着,谁又愿意去死呢。

  梅庄四友对视了一眼,黄钟公说“说话算数?”

  王霄伸手指着岳不群说“我用岳大掌门的名誉作保。”

  岳不群面色发黑,梅庄四友却是缓缓点头。

  现在岳不群的名声还没臭大街,华山掌门君子剑的名头还算是响亮。

  梅庄四友对自己在琴棋书画方面的造诣非常有信心,考虑一番也就同意下来。

  王霄就没想过自己会输。

  因为哪怕输了,他也会去找来大批工匠直接挖地三尺。

  至于不讲信用什么的,反正岳大掌门的名声以后会烂大街,不讲就不讲吧,王霄也不在乎。

  王霄曾经在祖龙的金匮石室里见过聂政刺韩王曲,也曾在三国世界里见过蔡邕所写的‘琴操’。

  而聂政刺韩王曲实际上就是广陵散,早在秦时就已出现,并非是嵇康所创,他只是非常擅长弹奏这首曲子。

  嵇康被司马昭所杀之前,毁掉了原曲谱。后来流传的都是后人自己跟着片面的信息重新修编的。

  第一场比试琴的时候,王霄上来就是这首广陵散,而且还是真正的原版。

  黄钟公都听傻了,一直追问王霄这是不是广陵散的原谱,就连比试都给抛诸脑后。

  第二场是下棋,这或许是王霄最不擅长的一项。

  不过与黑白子交流了几个眼神之后,王霄也赢了。

  至于原因,一点都不复杂。

  比起其他几人意图退出江湖来说,黑白子很有野心想要得到吸星大法。

  以往是没机会,而此时王霄的突然出现却是让他看到了火中取栗的机会。自然而然的就选择了放水。

  第三场是书法,王霄挥笔就是一篇兰亭集序,立马就震住了秃笔翁。

  最后一场是画画,这可是王霄最擅长的本事。

  画了一部分的清明上河图,丹青生这里就已经直接投笔认输。

  没办法,两边根本就不是在一个档次上。

  “现在怎么说。”王霄悄然给岳大掌门打了个眼色,暗示他若是几人反悔就直接动手“愿赌服输不?”

  黄钟公长叹一声,神色复杂的看着王霄“公子大才,我等佩服。罢了,既然公子想见,那就见吧。还请公子守诺,见一面就走。”

  王霄的笑容非常真诚“你就算是信不过我,总该信得过岳掌门吧。放心,我的信誉是值得信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