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在下就是吕小布

第三百四十三章 在下就是吕小布

  “先生,过些时日,大将军九原候就要班师。到时候寡人会在宫中开庆典为其庆功,先生也来参加吧。”

  大将军九原候就是蒙恬,前边的大将军是职务,后边的九原候是爵位。

  按照大秦的军功爵位制度来说,他已经是最顶尖的彻候位置。

  所谓封侯拜相,封侯指的就是封彻候,拜相指的就是封侯的同时拜领相印,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巅峰。

  正在翻看龙城修建进度的王霄想了想说“可。”

  毕竟是痛打匈奴,收复河南地的绝世名将。见一见也好,王霄来这边一趟也不容易。

  所谓河南地并非是指河南一带,这说的是大河以南,主要指的就是河套地区。

  从这里北上可以直接进入草原,南下可以快速靠近关中,威胁咸阳城。战略地位极为突出。

  而且这里可不是什么荒芜的不毛之地。

  水网纵横,土地肥沃,气候宜人。这里后世可是被称作塞上江南的。

  大秦送了大量移民去了河南地。兴修水利,建造工坊,开垦良田。很快就将这里变成了大秦的郡县。

  “善。”

  祖龙很是满意,招呼王霄一起参详修炼。

  他对修仙长生的追求算是历代帝王之中最为坚定与虔诚的了。

  据说除了本身舍不得人间权势之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曾经在海边看到过海市蜃楼。从此就对修仙之说深信不疑。

  王霄看了许多道家典藏,对于紫霞神功更是倒背如流。忽悠起什么都不懂的祖龙来说,简直就是得心应手。

  祖龙被蒙的一愣一愣的,不过心中却是认定王霄是他修仙道路上的明灯。

  “寡人深感先生厚赠,愿许封侯之位于先生。”

  依照大秦的军功名爵制度来说,封侯哪怕是关内侯也是最顶级的存在了。

  像是白起王翦他们,历经多少次的血战,出生入死劳碌奔波的才混到了侯爵的位置。

  现在祖龙因为修仙事,毫不犹豫的就拿出了最高等级的奖赏。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他对于修仙求长生已经是走火入魔了。

  王霄是一脸的云淡风轻“名利于我如浮尘,在下所求并非于此。”

  “是寡人孟浪了。”

  祖龙表示理解。

  因为在他看来王霄是和他自己一样的人,一心只想着求仙问道,对于尘世间的功名利禄自然不放在心上。

  王霄认为事态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凭借不同身份游走于各方之间。等到事情大成,就可以带着娇妻美眷们飘然而去,不留下一丝功与名。

  可现实却是教育了他,别看你盐吃的多,你还差得远呢。得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世事无常。

  几天之后,王霄蒙着面巾来到阿房宫参加大宴。

  有祖龙给他的凭证,一路上虽然人人侧目,可依旧是让他径直来到了大殿之内。

  “哈哈哈~~~”

  祖龙看到王霄,哈哈大笑着招手“先生来了,快来坐下饮酒。”

  高居正位上的是祖龙,他的左手边首位坐着的是李斯,而右手边的案几却是空着的。

  两侧几排大秦的勋贵重臣们都是目光疑惑的打量着王霄,不知道这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能得到祖龙的如此信任。

  王霄拱手行礼,上前来到空位上坐下。

  很快就有宫女捧着酒水菜肴上前摆放。

  “技术吸收的倒是挺快。”

  看着酒壶里的蒸馏酒,还有桌子上的菜肴都改成了炒菜。王霄觉得秦人并不死板,对于好东西的吸收利用那算是相当迅速了。

  看到不少人都在打量着王霄,祖龙就笑着为其作介绍。

  “这位先生乃寡人同门,得传广宁通玄妙极太古真君。与寡人一同修长生,求天道。”

  大秦贵胄们没听说过什么广宁通玄妙极太古真君,不过却是顿时感觉王霄身上有金光隐现,气宇不凡。纷纷向王霄行礼。

  这时候正是求仙问道最火爆的时代。

  有祖龙带头,大秦的勋贵们几乎人人都热衷于此。

  寻访仙山,赞助方士什么的大家都在做。只不过事情做了许多,可成果却是从未有人见到过。

  此刻听到祖龙的话,众人的目光逐渐怀疑起来。都下意识的认为王霄又是一个凭借不知道什么法术迷惑了祖龙,得以上位的方士。

  看到众人不以为然的神色,正因为学了广宁通玄妙极太古真君传下的仙法而沾沾自喜的祖龙就不乐意了。

  “先生可是懂得飞天之术,寡人这阿房宫也是来去自如。”

  众人闻言,顿时为之色变。

  在这个孔明灯都还没有发明的时代里,飞天遁地那就是妥妥的神仙之法。

  众人早就听闻这些时日以来,阿房宫这里有极为神奇之事发生。据守宫锐士说,经常有能飞天之人闯入宫中。只不过既不伤人也不窃物,只是留下字号甚是奇怪。

  殿中有人惊呼“你就是那青城山吕小布?”

  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想要过的好,就得用小号。

  “不错,在下正是吕小布。”

  王霄向着众人拱了拱手说“修仙求天道,非有大机缘者不可得。强行索取,只会坏了生脉招来天谴。诸位若是没有陛下这般天子之气,那就别想这些事了。”

  这话说的,谁敢说自己有天子之气,那岂不是高举着一块‘我要造反’的牌子在祖龙面前跳舞?

  原本那些动了心思想要从王霄这儿得到修仙之术的人,全都只能是暂时将所有念头都压在心底深处。

  祖龙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

  高到关东各国遗族豪杰们都不敢在他活着的时候炸刺,更别提是他们这些秦国人了。

  只要祖龙还活着,就没人敢于在明面上炸刺,顶多是来些博浪沙刺秦的勾当。

  哪怕此时大秦的国力已经被祖龙使用到了极限。可只要是他还没死,那就能勉强坚持下去。

  王霄想要为大秦续命,除了弄出各种科技树之外,向外面扩展补充养分也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祖龙满意大笑,拍手让歌姬们进来献舞,同时乐声四起,大殿内一片欢乐的气象。

  坐在李斯下手的人就是蒙恬,身形魁梧面容刚毅。看面相就是一员极为威武的大将。

  蒙恬好奇的打量着王霄。

  他本人对于修仙求长生什么的不感兴趣,可遇上这种事情自然是感觉好奇。

  王霄能感受到蒙恬的目光,不过他对换个马甲做蒙恬弟弟没兴趣,自然也就不在意。

  然后,事情就来了。

  秦人豪迈,酒喝多了那是什么也不怕。

  而且现在宫中饮酒都是李斯献上的蒸馏酒,度数高不说还上头。

  李斯的儿子李由喝醉了酒,也没顾虑着祖龙也在场,就这么色眯眯的打量着那些来往穿行,端菜上酒的宫女。

  然后他看上了一个身姿窈窕,容貌极美的宫女。

  嘿嘿笑着起身,拎着酒壶晃悠着过去直接拉住了宫女的手臂“美人儿,陪某家喝酒。”

  这要是在后世的皇宫之中,李由的这等做派少不得一个大不敬,当场打廷杖都是轻的。毕竟皇宫之中的女子,那都是属于皇帝的。

  可在这先秦时期却是不一样。

  秦汉之时风气开放,而且祖龙向来不在乎金帛女子。若是有欣赏的重臣看上了宫中美人,一向都是直接赏赐下去。

  所以李由非但不害怕被惩罚,反倒是兴致很高。

  他强拉着那不断挣扎的宫女手臂,举起酒壶就想要强行灌酒。

  然后他突然感觉眼前一花,整个人好似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随即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浑身骨头都像是断了似的剧痛难忍。

  听着四周的惊呼声响,李由挣扎着爬了起来。用力晃了晃脑袋,终于是看清楚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据说能飞天的吕小布居然来到了这边,怀中抱着那个被他看上了的美人,正用轻蔑的目光看着他。

  那美人之前面对李由的时候,各种不愿各种挣扎的。可此时却是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那吕小布的怀中,还仰着头目光之中满是倾佩的看着人家。

  李由身为李斯的儿子,典型的含着金汤匙出生。

  再加上今天喝了不少上头的酒水,此刻看到这一幕当即气不打一出来。

  李由怒吼一声,直接扬起手中的酒壶就砸向了那吕小布。

  王霄随手接下了酒壶拎在手中。看也未看李由,而是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你想让他生,还是让他死?”

  宫女是虞姬,她没听王霄的话去找玉漱。

  至于原因嘛,当然是女人之间的妒忌心了。

  今天被叫来服侍殿内的勋贵重臣们,没想到会被李由看上骚扰。

  之前李由的动作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王霄自然也是看到了。

  原本这种事情他是不想管的,可没想到那宫女居然虞姬。

  这就不能不管了,他像是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直接将李由摔了个四仰八叉。

  “魂淡!”

  从未被人如此轻视过的李由勃然大怒,没去理会他老子李斯的喊声,握着拳头就扑了过来。

  王霄让开了虞姬,伸手抓住李由的手腕脉门,发力一捏。顿时就让他浑身酸软无力,瘫倒在地。

  “你酒水喝多了,神志不清。”

  王霄冷笑着把李由拉了起来夹在肋下,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大殿“我来帮你醒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