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造纸

第三百三十三章 造纸

  “三万钱?你真的是丞相府的人?”

  面对李斯的仆人,王霄直接讥讽他“堂堂丞相买东西,只愿意出这么点钱。你这是在羞辱你家丞相?”

  “大胆,居然胆敢诋毁丞相。”仆人恼怒的拍了案几,想要恐吓王霄他们。

  只是王霄可不是被吓大的,这点气场在他面前不值一提。

  王霄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知不知道大秦律中,敲诈勒索是什么样的惩罚?我把事情宣扬出去,丞相自然是没事情。可你这个败坏了丞相名声的仆人,你觉得你还能活几天?”

  丞相府的仆人面色紧张起来。

  对付一家小小的酒肆当然没问题,可事情传扬出去了,对于李斯的名声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要知道哪怕是贵为丞相,李斯在朝堂上也是有敌人的。

  这要是被人抓住把柄攻许,那李斯或许没事,可他这个办砸了事情的仆人绝对就是生不如死。

  王霄笑着端起陶碗“最近上门想要买我家酿酒之术的贵人很多,各个开价都很高。我这准备着把大家都集中起来竞买,到时候谁开价最高我就卖给谁。”

  一旁的高要疑惑的挠着头发,心中暗想“什么时候有人来要买酿酒术的?”

  仆人更紧张了。

  他过来之前可是对李由公子拍了胸脯做保证,保证自己一定能拿下这烈酒之术的。

  这要是没能拿到手被别人得了去,那他回去可没法交差。

  “那你要多少?”仆人急了,只能是做退步。

  “三十金。”王霄竖起了三根手指“而且我的铺子里还可以继续发卖。”

  秦时的金指的是黄金,并非是赤金的铜与白金的白银。一斤万钱,也就是说足足三十万钱。

  三十万钱,哪怕是在咸阳城里也是一笔巨款了。一石粟米也不过才几十钱而已。

  “别嫌我开的价高。我拿着这个价出去,有的是贵人要买。愿意卖给你,那是看在丞相府的威名上。”

  看到仆人想要急眼,王霄直接摆手“堂堂丞相府,难道三十金这点小钱也要斤斤计较不成?”

  “你可要想清楚。谈妥了,你立功受赏。这点钱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能赚回来。若是不答应,我卖给别人。虽然扛不住丞相府的报复,可你和你的家人就得倒霉了。”

  王霄说的非常在理。

  虽然李斯如果真的要报复,那王霄肯定会先去解决他全家再走人。可对于这个主管外事的仆人来说,他面临的就是答应立功,拒绝倒霉的选择题。

  三十金对于普通人来说的确很多,可对于身为丞相的李斯来说,不足挂齿。

  “反正又不是你掏钱,你犹豫个屁啊。”王霄蛊惑着说“你报账的时候就说,我们开价三十五金。”

  之前一直犹豫不决的仆人,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善。”

  你看,有些时候解决事情就是这么简单。这种事情王霄在各处世界经历的多了,早就用的娴熟无比。

  要价三十五金,实际到手三十金。

  那些蒸馏酒水的工具,还有那些工匠们都被李斯府上的人打包带走。

  “三十金,这下造纸的前期投入全都有了。”

  王霄对此很是满意,造纸工坊的开销全都有了,甚至还有富余。

  接下来的日子了,王霄白天带着吕素去造纸工坊督促生产。晚上隔三差五的就去一趟阿房宫。

  遇上虞姬值夜就撩拨一番,然后去金匮石室翻阅各种书籍。

  他的记忆力惊人,阅读之后回去还能默写出来。每每都对这些凝聚了先人思想精华的著作惊叹不已。

  当然了,每次离去的时候都会在各处宫墙上刻下‘吕小布到此一游。’‘吕小布又来了。’‘没错,还是我吕小布。’等等字样。

  王霄的这个小号,算是已经响彻了整个大秦朝堂。

  上至丞相李斯武成候王翦,下到微末小吏都知道了青城山吕小布的大名。

  面上大家当然是痛斥,说抓到了此人要如何如何什么的。

  可私底下大家都把他当做是盖世无双的豪杰。毕竟能在戒备森严的阿房宫里来去自如,简直就是强悍到不可思议。

  甚至还有那些心怀大志的人在私底下想要找到王霄的下落,想要利用他那强大到骇人听闻的实力去做大事。

  祖龙身边的防御力量已经被增加到了极致。

  可哪怕如此,王霄依旧是给他留下了两块木板雕刻的地图作为礼物。

  上次的地球仪上,主要描述的是大秦的疆域。外面的世界只有草草两笔以及形状。

  这两块木板一块是草原的,详细标注了东胡,月氏乃至匈奴等部落的分布情况。

  至于另外一块,则是描述西域的。

  西域的地形,以及大大小小各个国家的方位什么的。

  在王霄看来,拓土狂人祖龙,必然会对这些地方大为感兴趣。

  实事也证明王霄的推断并没有错。

  这些时日以来,从咸阳各处武库仓廒发往北边的车马物资明显增多。通往北方的秦直道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向着长城方向奔驰的车架。

  在王霄的全力监督以及技术支持下,城外的造纸工坊里终于是产出了第一批可以用做书写的纸张。

  之前已经出了几批纸张了,不过不适合书写,全都被王霄拿走作为入厕的时候使用。

  自从笑傲江湖的世界里遭受折磨之后,王霄无论是到哪里都要优先解决这个大问题。

  到了这次的神话世界里,哪怕是在沛县最穷困的时候,也会从刘邦的兄弟们那边顺走钱财购买布帛解决个人卫生的问题。

  之前他一直使用布帛,还强迫吕家姐妹也要用。

  为此没少被吕雉数落不懂得持家有道。

  至于高要,王霄才不会去管他。

  可以书写的纸张出来后,王霄提笔写了一篇荀子的著作‘劝学’。

  然后他拿着这份礼物去了丞相府,送给了丞相李斯。

  至于为什么要用荀子的书做礼物,那是因为李斯是荀子的学生。

  荀子的学生不少,最出名的有法家代表性人物韩非子,刘邦的丞相张苍,以及大名鼎鼎的大秦丞相李斯。

  用其老师的著作作为礼物,那自然是厚礼了。

  “还真是丞相门前七品官。”花费了足足三金才买通了门子向内通报,王霄对此也是很想笑。

  以律法森严著称的大秦,已经逐渐出现了崩坏的信号。这还是在祖龙还活着的时候。可见历史上秦二世的时候是多么的混乱不堪。

  有钱能使磨推鬼,王霄的三金起到了作用。李斯同意接见他这个无名之辈。

  王霄不可能直接把纸张摆放在祖龙的案头,那就等于是明摆着告诉祖龙,他就是那个吕小布。

  以他此时商贾的身份想要献宝,根本就没机会见到祖龙的面。

  而且王霄这次世界之中,根本就没有出仕的打算。他弄这些东西出来,除了换取生活必需品的黄金之外,主要是为了给祖龙提供一些帮助,让他可以走的更远,更快。

  至于为什么选择李斯,那是因为在大秦的军功贵族之中,李斯算是比较讲究,比较在意面子的。是那种可以谈的人,而且分量足够重。

  而别的军功贵族,最大的可能就是看到白纸,了解其巨大的经济价值。立马就会双眼冒着金光想着干掉王霄,然后自己吞下去。

  “听说你有宝物要进献于我。”端坐在案几后面的李斯,打量着眼前的王霄“是什么宝物啊。”

  “丞相请看。”王霄拿出了用白纸书写的‘劝学’,递给了一旁的仆役“此物名为纸。可书写,可画画。”

  之前还是一副高高在上姿态的李斯,看到手中的劝学,手都抖了起来。

  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者,连自己的同门韩非子都能弄死的李斯。当然不可能是因为见到老师的大作而激动。

  他之所以如此激动,完全是因为看到了名垂青史的机会。

  纸张上的字迹清晰漂亮,而且一张纸上能写下百多个字。还非常轻薄,比起沉重却写不了多少字的竹简来说,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种名为纸的东西的出现,意味着先贤们的学问的保存与传播,将会出现质的飞跃。

  而如果这件事情是在他的手上办下来,那他李斯的大名必然名垂青史,在文化圈里更会成为人人敬仰的文明保护者。

  “此物作价几何?产量如何?”

  原本一脸威严之色的李斯,和颜悦色的让王霄落座。随即就开始询问最为关心的问题。

  “价格方面,至少也是等同于同等重量的黄金。产量的话,现在技术还在改进之中,扩充生产规模的话肯定会大幅度增加产量。”

  “好好好。”李斯非常高兴,觉得眼前的王霄怎么看怎么顺眼“你进献此宝,本相非常高兴。说吧,想要什么样的奖赏。”

  想要凭借弄出先进科技的东西来获得显赫的身份地位什么的,那还是洗洗睡吧。

  因为这个时代里的核心是军功授爵制度,在这个制度之下,想要上位的唯一硬性指标就是军功。

  有了军功,房子票子妹子土地爵位什么都有。没有军功,那就什么都不是。

  像是王霄这样的,顶多算是一个出色的匠人。而匠人在大秦的地位,也就是比商贾要高一些。

  王霄本就没打算出仕大秦,就算是想要出仕也得依靠军功,上战场上去砍首级,而不是靠酿酒造纸。

  所以他提出来的要求很简单。

  一曰钱,二曰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