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我又来了

第三百三十一章 我又来了

  清晨时分,朝阳初升。

  巍峨的阿房宫沐浴在金色的光芒之中,显得异常壮丽。

  成群结队的内侍与宫女们纷纷起身洗漱,然后就按照各自的分工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祖龙御下极严,福报什么的那是想都别想。从早到晚才是这些宫人们的常态。

  一队负责给花草树木浇水的内侍来到一处墙边,然后就看到了宫墙上刻着的那行字。

  这里是阿房宫,是祖龙住的地方。谁敢在祖龙家里刻字,那是在找死啊。

  宫人吓蒙了,他们生怕会被连累。

  大秦锐士气疯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而当消息传到祖龙那里的时候,他反倒是没众人想象之中的那样暴怒。

  “有点意思。”

  “既然人家想玩游戏,那你们就陪他好好玩。”

  返回咸阳城的王霄去了趟木匠铺买东西。从木匠铺回来,就开始在竹简上记录自己从金匮石室里看到的那些书籍。

  一边看一边品味内里的内容。

  这个时代文字是匮乏的,因为缺少足够好的载体,所以著书立传都是尽可能的用词节俭。

  所以每个字,每个词都蕴含着著作人的心血。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了后世那些不肖子孙们为了几个字的不同解释而打破狗脑子,从而分成了许多不同的学派。

  就像是诸子百家都源于易经一样,哪怕是儒家也是分为许多许多的不同学派。

  大家看的都是同一本书,对里面内容的理解不一样,所以分歧就来了。

  互相都说服不了对方,那就各做各的。不同的学派就此诞生。

  大名鼎鼎的道德经,实际上只有五千个字。

  东方朔出仕的时候,在汉武面前吹牛说自己看过几万字的书,顿时就震住了汉武,认为他是个有大本事的人。

  所有的根源,就在于这年头写字太过麻烦。

  在竹简上写字不但麻烦而且贵,特别是文化还是被贵族们所垄断。所以书籍是真正堪称千金不换。

  这要是后世的扑街写手穿越过来,妥妥的能哭倒阿房宫,都不用项羽去烧了。

  好不容易写了几百个字的王霄,直接把笔一扔不干了。

  在竹简上写字,太麻烦了。

  “这是怎么了?”端着蜜水进来的吕素看到这一幕,还以为王霄是生气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做发明家了。白纸什么的,雕版印刷什么的也该面世了。”

  王霄接过蜜水喝光,然后笑嘻嘻的拉着吕素的手在榻上坐下“来,咱们来下棋。”

  别想歪了,是真的在下棋。

  王霄拿来两盒弈棋也就是围棋的棋子,在地上画出方格盘教吕素下五子棋。

  开始的时候自然是王霄战无不胜,变着法子赢。

  不过等到吕素熟悉了规则,那就开始互有胜负。

  王霄真的是,基本上什么都擅长,可唯有下棋是一直让他挠头的事情。

  等到吕素的胜率越来越高,王霄就开始耍赖玩赌棋。我赢不了你也不让你赢。

  吕素并没有生气,而是笑吟吟的跟王霄互相堵。两人从上午一直堵到了夕阳西下。

  “你怎么跟林妹妹一个样。”

  头疼的王霄直接把手里的棋子扔在了棋盘上。吕素下棋的方式与林黛玉如出一辙,都是非常非常有耐心。

  “林妹妹?”吕素忽闪着大眼睛“是哪家的细君?”

  王霄叹了口气,历经多个世界,最让他牵挂的还是林妹妹。

  这个时候,之前去店铺里帮忙的吕雉回来了。

  “我们在外面快忙死了,你们倒是挺悠闲的。”看到两人亲昵的坐在一起下棋,吕雉的眼睛就瞪了起来。

  王霄起身拉着她的手“要不你也在家里待着?”

  吕雉的掌控欲很强,她可不是整天待在家里服侍人的性格。在店里虽忙,可她却是很享受这种指挥他人,掌控生意的感觉。

  “别闹。”吕雉甩了两下手没甩开,也就由着王霄“店铺里已经准备妥当了,这两天就能开业。你不会开业也不过去吧?”

  “我去干什么?”王霄拉着吕雉坐下“做事的有高要,掌权收钱的有你。就让我做个米虫好了。”

  毫无疑问的,吕雉飞了白眼过来“你跟高要弄的那个什么蒸酒,花了那么多的钱,真的有用吗?”

  王霄与高要合资开设酒肆,出了高要做重操旧业做厨师之外,主打的东西实际上是蒸馏酒。

  也没想着弄的多复杂,什么酱香窖香什么的。就是收购了土酒过来,通过蒸馏的方式提纯就算是蒸馏酒了。

  虽然关中现在没有禁酒令,可哪怕是土酒也是粮食酿造,所以价格很是不菲。

  王霄让高要去收购大量土酒过来蒸馏,那巨额花费在吕雉看来是非常心疼。

  “这个绝对赚钱,那就等着数钱数到手抽筋好了。”

  王霄想了想说“开业之后就把那些大酒坛子直接摆放在店里,然后打开泥封打开门,让酒香飘出去就行。”

  吕雉是女人,对酒水没什么兴趣。自然不懂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含义。

  不过她对王霄挺有信心,因为王霄一直以来就给她一种非常可靠的感觉。

  “知道了,等开业的时候就把酒坛打开。”

  吕雉转头看向院子里,那些各种稀奇古怪的坛坛罐罐与不认识的工具,只能是寄希望于如此之大的投资能够换来足够的回报。

  这段时间里,王霄与高要在铁匠铺里花费了数万钱用来订购各种古怪的东西。再加上之前的各种开销,她们手中已经是余额不足了。

  “你买的木头呢?”吕雉的面色不是很好看。

  王霄上午的时候跑去木匠铺买了几块上好的木材与竹简。他是记账的,因为钱都是由吕雉来掌握,所以人家是去店铺里收钱。

  “这呢。”一旁的吕素急忙把案几上的木头拿过来给她姐姐看。

  “就这些木头要两千钱?”吕雉真是气的不行,王霄花钱完全没有节约的概念。买这种东西有个什么用啊。

  “真的有用。”王霄笑嘻嘻的安抚她“些许小钱,不要在意。我要是想赚钱,整个大秦的钱都能给他赚光。”

  掌钱的吕雉忧心忡忡的去忙事情,高要甚至干脆就住在了店铺里。

  王霄却是毫不在意,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些远超时代的东西一旦弄出来,将会带来何等可怕的财富回报。

  接下来的两天,王霄待在院子里雕刻木材。

  他在水浒传世界里可是跟金大坚学过雕刻手艺的。他要是去干刻章的生意,绝对是能把同行们都给干趴下。

  商铺那边正式开业了,主厨的高要与管账的吕雉忙的不可开交。

  新颖的炒菜与香气宜人的美酒,就像是王霄说的那样很快就吸引到了大量的顾客。

  原本因为钱包越来越瘪而忧心忡忡的吕雉,这下算是松了口气。

  她心里也对王霄愈发佩服起来,这男人真的是做什么都能做到最好。

  心中欢喜的吕雉晚上回来,先找借口把妹妹打发去休息。然后直接推倒了王霄热情的切磋牌技。

  吕雉性子就是喜欢争强好胜,哪怕是斗地主的时候也想要占据上风。

  只可惜她的对手实在是太强了,哪怕她非常努力,可以就是被王霄轻松压制。

  等到玩输了牌的吕雉沉沉睡去,歇了两天的王霄这才悄然换上衣服,将雕刻好的木制品包裹起来背着。一路潜行离开咸阳城,向着阿房宫奔去。

  王霄准备给祖龙送一份礼物过去,毕竟他还是很敬佩祖龙的。

  别的不说,祖龙改封建制度为郡县制度,这才是真正意义上从根本上完成了大一统。

  秦朝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那些贵族们期待着分封,而不是全都归皇帝的郡县。

  至于后世对祖龙的抹黑,只要想想祖龙焚书坑儒对付的是儒家,后世掌握笔杆子话语权的也是儒家就知道内里的原因所在。

  儒家一直鼓吹的是三代之治,认为只有三代之治才能让天下太平。

  可实际上三代之治是处在恐怖的奴隶时代,真要是回到那个时代,那才是真正的吓人。

  王霄并不想在这个世界里亲自出手站在前台去做什么,所以他选择了这种暗中帮助的方式。

  今天晚上虞姬再一次值夜。

  上次遇到王霄,可是把她给吓的不轻。

  不过第二天听说了宫墙留字的事情,反倒是感觉有些想笑。

  能在阿房宫里来去自如,却只是为了来看书,为了在墙上刻字。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刺客。

  “是叫吕小布吗?”坐在台阶上的虞姬好奇的念叨着这个名字。

  “这是我的小号。行走江湖得有小号才行。”耳畔传来的声音让她差点叫了起来。

  “是你?”

  “对,是我。”背着包裹的王霄走过来在一旁坐下“我又来了。”

  虞姬好奇的打量着王霄的包裹“你是来宫里偷东西的?”

  王霄面色一黑“我堂堂青城山吕小布,难道是偷鸡摸狗之辈不成?这是我给皇帝的礼物。”

  虞姬惊讶的捂着小嘴“送给陛下的礼物?”

  “我去看他的书,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从来就不懂不好意思是何物的王霄,干脆把包裹取下来,拿出一颗带着底座的圆球摆放在虞姬的面前。

  “作为补偿,我决定把这个送给他。”

  “这是何物?”

  “地球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