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零八章 抓颉利 (月票加更)

第三百零八章 抓颉利 (月票加更)

  “你知道颉利在哪?”

  李靖先是愣了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不用你去找,我也知道颉利在定襄。”

  颉利可汗是东突厥的大汗,又不是田伯光这样的采花贼。

  作为大汗,颉利走到哪里都会带着上万的人手。这还不包括老弱妇孺与牛羊马匹。

  这么大规模的王庭,唐军又不是傻子瞎子,他们当然会知道颉利的位置。

  “你也是勋贵,想为国效力的心思我懂。”

  看着年轻的王霄,李靖的心情还算是不错。至少因为王霄送了大批军资过来。

  “想要打败颉利,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本将会做到的,你且休息几日就可以回去了。”

  在李靖看来,王霄就是个幻想要博取军功的无知小年轻。

  他这次能送如此之多的军资过来就算是大功一件了,没必要再继续去拿命博军功。

  “战场,不是你这些年轻人该待的地方。”

  王霄抬手揉着鼻梁“将军,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我能帮你抓住颉利。”

  李靖的眉头皱了起来“你是没听懂我说的话?你把军资送了过来,任务与军资都不会少了你的。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看来将军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性子。”

  王霄并没有生气“既然如此,那我得先证明一下我的实力。”

  离开了李靖的大帐,王霄返回商队让所有人都安心的休息等待。而他自己,则是骑上一匹快马,牵着一匹托马施施然的离开了马邑。

  定襄距离马邑挺远的,王霄跑了两三天才来到这里。

  看着远处的东突厥王庭,王霄随手将手中的哨探仍在了地上。把马匹栓在一片小树林里,王霄换上牧民的衣服直接走了过去。

  王霄去过很多次草原,甚至还打破过突厥人的王庭。他对于这些草原上的游牧人很了解。

  再加上他那强大的实力,潜入王庭非常轻松。

  想要找到颉利非常简单,只要去营地之中最大的那个帐篷就是。

  不过王霄这次过来的目的不是颉利,抓走或者干掉他都会引起突厥人王庭的混乱。他们极有可能会直接逃走。

  王霄要的是彻底打掉东突厥的王庭,只有这样才能算作真正的打垮东突厥,而不是让他们逃亡之后再选个大汗出来。

  虽然王霄的实力足够,可打掉突厥人王庭这种事情只能是大唐的军队才能做到。

  他这次过来要做的,是找个证据向李靖证明自己能做到超出想象的事情。

  只有李靖相信了,他才能引领大唐军队过来灭了这里。

  几名颉利的金刀武士守在一座华丽帐篷的外面闲聊,其中一人疑惑的抬起头看向天空左看右看。

  “怎么了?”边上的同伴疑惑询问。

  “刚才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头上过去了。”那武士疑惑的挠着自己的辫子“就像是金雕飞过去,带起凉风让头皮发麻。”

  “几壶酒啊,把你喝成这样?”同伴哈哈大笑,都认为他是喝多了。

  “好像真的有东西啊。”

  “行了,别扯了。好好看守,说不定大汗什么时候就会过来。”

  这里是颉利一个宠妾的帐篷,距离颉利的大帐并不算远。

  王霄蹲在帐篷的顶端,手中握着一把锐利的匕首,缓缓划开了帐篷顶端。

  俯身向内张望,就看到了帐内铺着厚实的地毯,摆放着诸多来自中原的华丽家具。各式精美的珠宝首饰与漂亮的绫罗绸缎到处都是。

  一个漂亮的女人坐在凳子上,手中拿着一面铜镜左看右看的欣赏着自己的美丽。

  “乌卡,去大帐看看,今天大汗来不来我这里。”

  女人吩咐身边的侍女去大帐打听消息。对于她们这样的人来说,所有的一切生死富贵都凝聚在大汗的身上。如何争宠就是她们的日常生活。

  她们说的是突厥语,王霄在楚乔世界里待了很久,学过这种语言也能听得懂。

  等到那叫乌卡的侍女离开,王霄撕开裂缝直接跳了下去。

  落在厚实的地毯,没等那女人做出什么反应,王霄就一记手刀砍晕了她。

  等到侍女回来,帐篷里已经是空无一人。

  丢了一个宠妾,这让颉利非常生气。在整个王庭里到处寻找。

  不过三天之后颉利就忘记了这个宠妾。毕竟他身边的漂亮女人实在是太多了,压根就照顾不过来。

  至于宠妾,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贵人给偷走了。这种事情在突厥人这里太正常了。大不了以后找到人了再要求赔偿。

  这个时候,王霄已经带着这个宠妾来到了马邑李靖的中军大帐之中。

  “你说你去了颉利的王庭,然后抢了这个女人再回来?”

  李靖看着王霄身边那些因为连续赶路而神色憔悴的女人,感觉自己的思维已经跟不上王霄的脑回路了。

  王霄踢了女人一脚,用突厥语跟她说了几句。

  那女人怯生生的回应了几句。

  李靖麾下懂突厥语的不少,甚至还有一些干脆就是突厥人。

  他们听懂了女人的话,是在说明自己的身份。

  有那投靠大唐的突厥人上前仔细询问了一些有关颉利王庭的消息。

  问完之后,那人向李靖行礼“将军,此人的确是颉利的宠妾。”

  确认了身份,李靖再看向王霄的目光就不一样了。

  “你是怎么想的?”

  王霄上前一步说“将军挑选精骑随我一同去往定襄。我先进王庭之中把颉利抓出来,等他们群龙无首的时候,将军率部杀进去灭了王庭如何。”

  李靖有些犹豫“你真能做到?”

  王霄伸手指着突厥女人“如果不是担心打草惊蛇,现在颉利就已经在这里了。”

  李靖在帐中不停的转圈,许久之后终于蹲在脚步,下定了决心。

  “好!”

  几天之后,定襄这里下起了白毛雪。一支骑兵缓缓靠向远处的突厥王庭。

  穿着突厥服饰的王霄向着李靖拱了拱手,策马上前直奔王庭而去。

  颉利的金帐比起宠妾的帐篷来说要大的多,而且守卫森严。

  王霄掠上帐篷顶端,切开口子张望。

  大帐内有乐师在奏乐,有舞姬在歌舞,有贵人头人们在饮酒作乐,还有许多亲卫护卫其中。

  里面的人很多,想要悄悄潜入根本不可能。

  王霄这里还在考虑行动计划的时候,帐篷里已经有人大吼大叫的拔出了刀。

  他能听得懂,那人喊的是帐篷上面有人。

  此时已经是十一月间,定襄这里都下雪了。

  金帐内因为足够厚实还有暖炉,所以温度与外面不同。

  王霄切开了帐篷有寒风灌入,很快就被人察觉到了不对劲。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只好强袭了。

  锐利的匕首再次划开厚实的牛皮帐篷,王霄直接从天而降。

  金刀武士们怒吼着拔刀上前,四周舞姬与乐师尖叫四散。金帐内顿时就是一片混乱。

  脚下一滑,侧身避开一把劈砍而来的长刀。手中匕首削过握刀手腕顿时献血四溅。

  抓住长刀收起匕首,一脚踹飞断手之人。

  两名金刀武士同时抢攻上前,王霄手中刀光一闪就切断了他们的喉咙。

  再次抢到一把长刀在手,源于扈三娘的双刀刀法泼风般的放倒了所有试图靠近他的人。

  外面的金刀武士们潮水般涌了进来,王霄飞起一脚向着大帐门口踹飞过去一个金刀武士,顿时就撞到了一片人。

  没有恋战的意思,王霄直接扑向颉利。

  甩手扔出一把刀将其身边的护卫刺穿,跟上冲过去掐住颉利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

  来到帐篷边上,手中长刀落下直接劈开了牛皮帐篷。

  一手拎刀一手拎着颉利,王霄冲出帐篷来到外面,抢了匹马向着王庭外疾驰而去。

  大批金刀武士与牧民,骑着马在后面紧追不舍。

  理论上来说,王霄一匹马载着两个人。要不了太久马匹就会因为脱力而被后面的人追上。

  金刀武士们心急如焚的紧追不舍,他们发誓抓到那人之后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飘落雪花的天地之间,出现了一支缓缓靠过来的兵马。

  天冷的时候打仗,穿着铁甲会导致甲胄冻在身上。哪怕内里穿着绸缎布帛隔衬也不行。

  所以这次过来的大唐骑兵们都是穿的皮甲。

  皮甲虽然没有铁甲的防御力高,可现在的话已经不重要了。

  王霄策马直入阵中,追赶他的突厥人纷纷大喊大叫的调转马头向着王庭跑去。

  “将军,幸不辱命。”

  来到李靖身旁,王霄将颉利仍在了马前。

  一员偏将下马抓着颉利的头发将他拎起来,仔细打量后大喊“将军,的确是颉利。”

  “好。”李靖大喜过望,当即吩咐“刘波,你把颉利看管好了。其他人,随我来。”

  数千唐军骑兵,浩浩荡荡的杀奔已经乱作一团的突厥王庭。这场雪夜之战已经没有了悬念。

  “侯爷,你可真厉害。”负责看管颉利的偏将刘波,上前向王霄行礼“孤身入敌营,擒拿敌酋于万军之中。末将佩服,佩服。”

  王霄看着被刘波拎在手中,神色萎靡的颉利笑了起来“易如反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