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零五章 今天我请客 (月票加更)

第三百零五章 今天我请客 (月票加更)

  之前那人被划伤的伤口,与战场上被利器所伤几乎一模一样。

  虽然还不知道效果如何,可看之前干脆利落的处理伤口,却是会莫名的给人以信心。

  王霄招呼过来之前的那个小年轻“这小子跟我学了几个月了,简单的伤口处理缝合什么的都没问题。”

  李二缓缓点头“倒是有些用处。只是你就这么一个徒弟,太少了。”

  王霄拍了拍小年轻的肩膀“你自己说说,你有多少个师兄弟。”

  “九十二个。”

  面对李二疑惑的目光,王霄解释说“附近村子家家户户都有好几个小子。他们又不想迁到远方的宽乡去,所以我就帮忙给他们一门手艺。”

  “你这门手艺,看着像是专门为军中准备的。”

  王霄拱手敷衍“陛下圣明,尧舜禹汤。”

  李世民离开的时候,感觉这座庄子就是一座金矿。每次过来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就像是今天,他感觉挖了一座金山回家。

  新式的肥料以及杀虫除害,能帮助大唐快速增加永远都不够吃的粮食。

  大规模的生产玻璃,能够换来大量的物资与财货。

  有了钱财物资,就可以打造兵器饲养马匹训练兵马。然后就是派出大军去为去年的渭水之盟报仇雪恨。

  李二从未说过他自己是一个好人。

  他是真真正正马上打天下的皇帝,信奉的是王道,做事用的是霸道。

  他不去打别人,那就已经是烧香拜佛了。突厥人居然都已经打到长安城边上了,这份仇恨无论如何都要报了。

  “别把人都带走啊,我这边直接就停工了魂淡。”

  王霄站在庄子外面,热情的向着李二挥手告别。

  李二走的时候,再一次把窑厂的工人都给带走了。用他的原话说就是,你一个窑厂生产太慢,看我的。

  还好他看那些学外科的小年轻年纪不够,否则的话他也想把这些小年轻们都给打包带走。

  第二天,吴旦就带着册封爵位的文书大印过来了。

  王霄得到了开国县侯的爵位,封地是在偏远贫瘠的长乐县。

  开国县侯是从三品,食邑千户。在贞观年间大力压缩爵位的大环境下,能拿到这么一个爵位就算是不错了。

  有了这个身份,王霄终于不再是受到歧视的商贾,而是可以骑马坐车的长乐侯。

  随着爵位送过来的,还有百多个一看就是从军中出来的汉子。

  这帮人不是来给王霄看家护院的,而是来跟着王霄学医术的。因为他们的身份都是军中的随军大夫。

  没错,别看这些人五大三粗的,可他们的的确确都是军中的大夫。

  至于这些人的医疗手段,王霄也是看了。

  都是除暴的撕裂衣服,然后直接把金疮药洒上去再包裹好就算是完事了。

  王霄上前拿起那些被军中大夫们当做宝贝一样的金疮药,仔细闻了闻之后,断定的说“是石灰粉。”

  这可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石灰粉明明是用来对付那些大侠少侠们的,怎么能用来作为伤药呢?

  而且这些人压根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清理伤口,甚至就连碎屑都不清理就直接上药包扎。仿佛只要不再流血就算是成功了。

  “难怪伤兵营的死亡率这么高。”

  王霄也懒得去亲自教授这些军中大夫们,全都交代给小年轻们去带着。

  反正只是简单的外科包扎清创技术,庄子上养的猪也都已经膘肥体壮,可以拿来练手。要不了多久就能学会。

  这都是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

  除了爵位之外,李二还送了王霄一套宅院,就在宜阳坊里。

  宜阳坊距离东市就隔了一条街,这对于王霄发展自己的商业贸易非常有帮助。

  不过如果说有那一点点不好的话,那就是宜阳坊的隔壁就是平康坊。两边就隔着一道坊墙,以王霄的身手来说绝对是来去自如。

  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大唐中后期的时候,土地兼并很厉害,导致大唐逐渐走向崩溃。

  可现在是贞观元年,至少在李二在位的这些年里,大规模获取土地成为大地主什么的,那是想都别想。

  王霄要农庄,为的是展示先进的农业技术,帮助大唐获得更多的粮食产量。同时也是为自己的酒肆增加一些需要的原材料。

  真想做个大地主,现在的环境他不允许啊。

  王霄计划在东市这里也开一家酒肆,而且还得是几层楼高的大型酒肆。钱他都准备好了。

  除了继续做餐饮生意,王霄也开始组建商队,以后主要酒肆走商业路线。

  平康坊,春风楼。

  “真是难得,王庄主也有请客的时候。”作为客人的长孙无忌狠狠的灌了一杯酒。

  以往都是他请王霄来这边消费,而且这家伙一向都是玩命的花钱。吃最好的,喝最好的,点最好的。就好像不用花钱似的。

  的确是不用他花钱,全都是请客的长孙无忌花钱。

  按理说,以长孙无忌的身份来说,在这里白吃白喝白那啥的谁也不敢吱声。可他要脸啊。

  既然是想要脸面,那就只能是掏钱买单。

  现在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一向抠门的王霄居然会主动请客。长孙无忌抓住机会恨不得一次把之前的花销都给吃喝回来。

  “当然是有事相求了。”王霄笑吟吟的给长孙无忌倒酒。

  王霄准备扩大自己的餐饮事业。

  西市那边的门面虽然小,可名气早早的就打出去了。

  那边主要业绩不是靠那店内的几张桌子,而是繁忙的外卖业务。

  别的酒肆也推出了外卖业务,他们也用酱油和豆油做炒菜。可哪怕王霄并不是亲自上阵,做餐饮依旧是没有哪家能赢得过他。

  至于原因,第一个自然是名气早早的就打了出去占据了先发的有利位置。

  而第二个,就是王霄的手中有着味精。

  这东西怎么做只有王霄知道,酒肆那边也只是每天定量送过去一些。

  曾经有伙计被重金收买,带着味精投靠他人。可结果那边人就算是拿到了味精也完全无法分析出来这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

  等到王霄报官,那伙计就被直接流放。收买他的酒肆也被勒令关门赔偿。

  西市那边的酒肆今后主要就是做外卖了。而王霄准备在东市这里开一间真正的门面旗舰店,很大的那种。

  可当他拿着钱想要买楼的时候,才发现东市这里的店铺都是有后台的。

  不是门阀世家的生意,就是皇亲国戚在背后支持。他拿着钱也买不到地方。

  至于他这个侯爵的身份,人家根本就不看在眼里。

  这里可是长安城,皇亲国戚满地走的长安城。最不缺的就是这个爵那个爵的。

  所以,王霄就找来了长孙无忌请他帮忙。

  贞观年间的第一名臣不是房玄龄,也不是杜如晦,更加不是魏征,而是眼前的这个小胖子。

  他是皇帝的小舅子,是皇后的亲哥哥,是太子的亲舅舅。二十四功臣排名第一。东市里弄间酒肆不过等闲之事。

  “我想在东市这里买上一间铺面,作为新的酒肆。”

  听完王霄的话,长孙无忌笑而不语。

  难得有王霄主动求人的时候,他当然是要好好享受一番这种感觉。

  看着长孙无忌那样子,王霄嘿嘿笑着说“长孙家的煤油生意越做越好了吧?我帮了这么大一个忙,难道还不值一间铺面?”

  长孙无忌那是什么人?面善心黑,能生生冤死李佫的狠人。煤油的好处都拿到手了,说啥都没用。

  看着这死胖子还是不说话的狂喝酒,王霄眼睛一转就有了注意。

  “你有没有在冬天里吃过新鲜的蔬果。”

  长孙无忌终于是说话了“当然,陛下会赐下温汤监的蔬果。”

  “冬天的时候我给你十车新鲜的蔬果,你帮我搞定店铺如何?”

  寻常日子里的蔬果,自然不值什么钱。

  可大冬天里的蔬果,那价格就不一样了。

  别说十倍价钱,二十倍价钱都有人会买。

  长孙无忌的眼睛亮了起来,态度也是瞬间转化为殷勤。

  他拉着胡凳凑到王霄身边,小声询问“你有办法在冬日里种出蔬果?”

  这次轮到王霄慢条斯理的喝着酒不说话了。

  要是换做别人说能在冬日里搞来十大车的新鲜蔬果,长孙无忌能能把酒壶砸他脑袋上。

  你当温汤监是你家开的啊。

  可王霄这么说,他是绝对相信的。因为王霄之前已经展露过了众多的奇迹。

  “你想要东市的商铺,我帮你弄来。把怎么在冬天种蔬果的本事告诉我。”

  长孙无忌毫不犹豫的就下注。比起冬日里蔬果的收入来说,东市的铺子也就不那么值钱了。

  王霄身手点了点面前桌子上的酒菜,目光随意的瞟向不远处台上表演剑舞的公孙十九娘。

  “今天晚上所有的开销,我请了。”

  对于长孙无忌来说,这点小钱根本不算个事。

  “好。”王霄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长孙无忌面色一愣,他没想到王霄居然会如此好说话,这事不对劲啊。

  蔬菜大棚的事儿早就告知了李二,等到玻璃大规模出产之后,要不了多久李二就会在长安城这边先行推广。

  到时候不需要王霄说什么,长孙无忌肯定也能拿到技术。

  至于长孙无忌恼羞成怒什么的,你情我愿的事情就算是告的金銮殿去也不怕。

  有便宜当然要占,不占的话晚上睡不着啊。

  王霄起身来到了台前“小娘子,看你剑舞跳的不错。你我二人配合一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