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零一章 豪横

第三百零一章 豪横

  此刻坐在这桌上的这帮人,那都是战场上搏杀出来的猛人。

  就连房玄龄这样怕老婆的,也是上马拎剑就能砍人的主。

  与几百年后那些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脸上还得涂脂抹粉的所谓后辈们根本就不是一种类型的存在。

  狠人们都喜欢喝酒,尤其是在这个讲究豪迈的时代里更是如此。

  此时听了王霄如此挑衅的话,这哪还能忍。

  “老夫纵横沙场多年,横的愣的不要命的都见过。可像你这么狂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尉迟恭都有些愣了。

  敢在他面前如此豪横的,他这算是看了西洋景了。

  程知节直接拎了两坛酒摆桌子上“说那么多做什么,直接喝就是了。”

  别看此人一脸粗犷的形象,实际上小心眼多的很。

  几十年后那么多的功臣都倒在了武媚娘的手里,就他能得到善终。这可不是运气的事,这绝对是本事。

  王霄一巴掌拍开了泥封,单手拎起酒坛,做豪迈状直接仰头就灌。

  长孙无忌侧身对李二说“这是个滑头,顶多喝一半,剩下的都洒了。”

  目测身高一米九以上的尉迟恭也不含糊,学着王霄的样子单脚踩在凳子上,豪迈的灌酒。

  同样的,他也是洒的满身都是。谁都不傻。

  “好~~~”

  四周众人一块起哄架秧子,围观别人倒霉那都是喜闻乐见的娱乐项目。

  不大会的功夫,两坛酒下肚,两个同样狡猾的家伙半边衣服都湿了。

  李世民不满的敲着桌子“这不行,不能洒那么多。”

  “就是,就是。”众人今天心情大好,得到了水泥这种军国重器都想好好嗨一场欢庆一番。也都想要教训一下王霄这个嚣张的家伙。

  醉眼迷离的王霄摆着手“没洒多少,都喝了。”

  尉迟恭一看王霄这状态,当即哈哈大笑“小子,你差得远呢。看我的。”

  拿起一坛三斤装的酒坛咕嘟嘟的灌了下去,这次倒是真没洒出去多少。

  科学常识告诉我们,别说是酒了,哪怕是水喝下去这么多斤胃也受不了。

  尉迟恭现在真的是到了极限了,强压着已经到了喉咙的酒水死死瞪着王霄,就等着看他先表演。

  王霄古怪笑着,同样拿起了一坛酒没怎么洒的喝下去。

  再次拎起一坛摆在尉迟恭的面前,王霄的笑容很是亲切“吴国公,咱们再来。”

  尉迟恭的脾气,绝对是输人不输阵。

  此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能认怂。哪怕已经顶到嗓子眼了,也依旧是咬着牙拎着就灌。

  古文里喝酒有个误区,张嘴就是多少杯不醉。

  可实际上那是指的可以去净手,不断循环抵抗酒精的过程。

  而此时这样单纯的硬拼胃部的容量,能喝这么多已经是容量极限了。

  毕竟人的胃部容量有限,而且只有一个胃。这么多酒水快速下肚,实在是装不下。

  装不下的时候还要强行灌,那就只能是喷出来了。

  ‘噗~~~’

  尉迟恭这里刚刚灌了两口,身体就不受控制的进行现场表演。

  四周众人纷纷躲避,好好的酒宴被糟蹋的惨不忍睹。

  李世民他们都是黑着脸走的。那么好的饭菜都没吃上几口,真的是郁闷的不行。

  原本就是黑脸的尉迟恭,表演了之后反倒是清醒了许多。

  大声嚷嚷着这不算,这不是自己的真实实力还要再来一轮什么的。

  最终被李世民喝令强行带回了长安城。

  王霄站在路边,热情的挥手告别。

  “不结账也就算了,当作我请客。可拿了我的窑厂还带走了我的窑工,我的奖赏在哪儿啊魂淡!”

  大唐此时还是用的军功制度,有功必赏有过必惩。

  这是李唐统治的根基,是军方战斗力强悍的保障。

  王霄虽然没有军功在身,可他送上水泥这等军国利器,妥妥的大功一件。

  李二之所以没给他奖赏,那是他已经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封赏王霄。

  春耕结束之后,王霄也没有闲着。

  他招募了一批没钱吃饭的读书人,在庄子上开了学堂教授庄子上的孩子们识字。

  只识字,不读四书五经。

  王霄是要培养这些孩子们做技术工人,做厨师,做医生什么的。

  能识字就行了,真想要去做考科举做官的,王霄可不负责。

  “王庄主,求求你行行好,收下我们吧。”

  有学堂的消息传出去,附近村子里的人咬牙拿出各色礼物,拖着那些淌鼻涕的孩子们过来哀求王霄给他们家孩子一个机会。

  这时代的知识都是掌握在世家门阀的手中,上学对于农家孩子来说是可望而又不可及的事情。

  如果有了读书的机会,他们的父母愿意付出一切。

  与他们相比起来,后世的那些学生们,实在是太幸福了。

  “上学可以,不过事情我得先说明白了。”

  王霄为了避免日后扯皮,提前把话说明白“我这里只教授识字的。学成之后我会优先挑选去窑厂做工,或者进城做厨师,又或是跟着我学医。你们可得想清楚。”

  他的窑厂待遇很高的,一日三餐不说还有丰厚的工钱。更别提之前的窑工们集体转正去了将作监。

  厨师也好啊,能在城里有门手艺讨生活,对于这些质朴的农民来说都是往日里不敢想的事情。

  至于学医就更别提了,医生与铁匠一样,都是这个时代里的高富帅职业。

  “我等愿意。”

  这年头的大唐百姓,哪个家中不是好几个孩子的。

  长安城周边的田地早就分完了,想要分田就得迁到远处的‘宽乡’去。

  关中人极少有人愿意背井离乡的,以后孩子长大了没田分怎么办,当然是想办法另谋出路了。

  无论是做厨师还是做窑工,又或是医生这种高富帅的行业,这都是机会啊。

  “既然这样,那就来吧。”王霄对此表示欢迎。

  厨师不需要太多,这行业对国力的提升没太大的作用。

  而窑工就不一样了,他们能够大规模烧制工业化的产品。

  医生更不用多说,治病救人在哪个时代都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而且王霄想要培训的是一批懂得用鱼肠为线,用针缝合伤口。懂得清洗伤口处理感染,懂得野外行军净化水源辨别食物抵御疾病寄生虫的军医。

  大唐的中医讲究的入药,也就是内治。

  处理伤口自然也有办法,可绝对没有王霄来的经验丰富。

  王霄并不担心自己教不出来,真正麻烦的在于该如何将这些半大的小子们送入军中做军医,而不是炮灰。

  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话,王霄还是忙碌着农田里的事情。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就来到了夏季。

  这个时候田地里正是疯长的时候,需要大量的水资源。

  可贞观元年关中大旱,快一个月没下雨,田地里的土地都开始龟裂。

  庄子上的人拎着木桶一次次的来往于灞河,可相对于几千亩的田地来说完全不够用。

  “王庄主,某家来了。”

  一名胖乎乎的内侍笑吟吟的走过来与王霄打招呼“东西是否做好了?”

  “已经好了,公公拿去就是。”王霄的声音有些古怪,感觉像是在强行忍着笑意。

  至于原因,则是因为这名内侍的名字叫做吴旦。

  之前有个叫吴菊的,这个又叫吴旦。这名字取的真是绝了。

  “好好。”吴旦笑呵呵的说“那某家就先告辞了。”

  李世民虽然有段时间没来了,可他却是很喜欢吃王霄做的饭菜。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只有王霄这里会用味精。

  他隔三差五的就会派人过来指定要求一些菜肴,让王霄做好了带回去。

  王霄曾经隐晦的表示,城里也有他的酒肆可以做菜。他现在是庄主了,已经很少下厨了。

  傲娇的李世民对此嗤之以鼻,表示你以为谁做的菜都有资格让朕吃?这是在给你面子啊!

  面对如此厚颜无耻之徒,王霄除了一句MMP之外还能说些什么呢。

  菜肴装进专门的食盒里,由吴旦全程看管送入宫中。

  之后还要验毒,才能送到李二的面前。

  “公公稍等。”

  王霄叫住了准备离去吴旦。

  “王庄主,有何吩咐?”

  “是这样的。”王霄搓着手说“我这里弄了些好东西,对于缓解现在的旱情很有帮助。麻烦公公回去之后向陛下描述一二。”

  王霄习惯性的塞了一根小金条过去。

  “不敢不敢。王庄主莫要害我。”

  吴旦看着手中的金条,犹如摸到了滚烫的铁条一样直接扔在了地上。

  李世民可不是晚唐时期的那些被宦官们操纵的皇帝。他是真正的马上皇帝,御下极严。

  宫中太监胆敢收受外人的钱货,然后帮忙办事情。那是嫌弃自己死的不够快呐。

  这种事情只要是被知道了,无论是谁都只有一个下场。

  王霄也是习惯了,他在别的世界里托太监们办事,都是这个流程。

  “王庄主,有事情就请直说。这东西可不敢收。”

  吴旦义正言辞的拒绝着,只是眼睛却是一直钉在了那根金条上。

  “啊,东西掉了。”

  王霄捡起金条收了起来,示意吴旦跟自己走。

  一路来到灞河边上,王霄指着不远处一座巨大的水车“这东西对缓解旱情很有帮助。陛下若是感兴趣的话,可以过来看一看。”

  巨大的水车轰轰隆隆的转动着,铲斗在水流的作用下深入水中,舀起大量的河水转圈导入不远处的导流槽。

  看着滚滚河水沿着水泥修葺的引水渠流向远处的田地。

  吴旦用力点头“王庄主放心,某家一定把话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