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找人背锅

第二百九十八章 找人背锅

  “别整了,这一窑废了。”

  庄子里的一座大窑旁,王霄用手感受了一下温度,就知道这一窑绝对是又烧废了。

  作为机器时代到来之前,最为牛叉的大规模工业生产的设备,火窑是整个世界的技术巅峰。

  华夏烧窑烧制各种东西的时候,欧洲人还不知道窑是个啥东西。

  要一直到十三世纪的时候,那边才会第一次出现烧窑。

  在各个世界里大都有过烧窑经验的王霄,拿到庄园之后就从附近的几个村子里招来了众多的劳力,在这边修建了一座大窑厂。

  长安城附近不少地方都有粘土等矿产,这就具备了烧窑的条件。

  对于经验丰富的王霄来说,哪怕没有温度计,他也可以单纯拼接自己的手感受温度对不对。

  他要烧制水泥,烧制玻璃。这些都是很有实用价值的工业产品。

  烧制这些东西,温度是极为重要的。

  温度高了,低了都不行。

  这年头没有温度计,王霄也不可能天天待在这里看着。那就只能是一窑接一窑的烧制,培养熟练工人。

  “东主。”

  庄园里的仆役急匆匆的跑过来“庄子上来客人了。”

  王霄洗着手上的灰“谁啊。”

  “没通报姓名,只说是东主的故交。带了好多人进来,各个凶神恶煞的在庄子里乱转。”

  王霄心里大致有了数,招呼窑厂的人“这一窑开了就清理干净,然后大家伙就去吃饭休息。下一窑等下午再说。”

  众人都是欢呼起来。

  春耕还没开始,整天待在家里吃粮食吃的心疼。

  现在来这里上工,不但能领粮食布帛与铜钱,还能一天在窑厂吃上三顿饭。这种好活计那真的是抢着来。

  王霄洗干净手,换下脏衣服回到了庄子里。

  没进庄子就看到有大批劲装的汉子在四处游荡。庄子里的人都躲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出。

  走进院子,看到换了身黑服的李世民整在打量装满酱油的大缸。

  “你这人倒是有些本事。”

  李世民背着双手看向王霄“你说长孙此去办事,人不到事情就已经结束。话倒是没有说错。你说你会相面,与我看看如何?”

  王霄拱手行礼“贵不可言。”

  “哈哈哈~~~”李世民摆摆手“这不算数,有点眼力劲的人都能看出来。你说说最近可有大事发生?”

  王霄掐指一算“最近几日将会有天狗食日。”

  李世民闻言,顿时为之色变。

  天狗食日就是日食,是月亮运行到了地球与太阳中间遮挡了光的现象。

  对于现代人来说,这就是个天文景象。可对于完全不懂原因的古人来说,这是妥妥的凶兆。会引起巨大的恐慌。

  遇上这种事情,就要采取救日的行动。最主要的就是由天子向上天忏悔罪过。甚至就连宰相都要跟着倒霉的那种。

  李世民刚刚来了一场玄武门之变,又逼迫李渊退位。

  要是突然来上这么一次日食,对他的威望以及登基的合法性,绝对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李世民气势为之一变“你说什么?”

  四周的卫士们迅速围拢过来,看那架势一言不合就要乱刀斩杀。

  王霄恍若未觉,拱手行礼“天象出,天下惊。天狗食日,乃苍天降下警示,必须要有人对此负责,才可让苍天息怒。”

  李世民的脸都气的肿了起来,看那架势马上就要下令动手。

  “当朝宰相裴寂,文不修,武不德。”王霄话语一转,把黑锅盖在了裴寂的后背上“性格暴虐,德不配位。这是苍天对他的警告。”

  李世民的面色很精彩,一时之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裴寂是李渊的人,而且之前支持李建成,早年间更是曾经陷害过李世民的心腹刘文静。

  裴家势大,李世民刚刚登基立足未稳就采用了容忍的策略。

  现在王霄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利用天文现象逼迫裴寂退位,甚至逼迫他去死的机会。

  这种事情得提前安排,要是等到日食发生之后再行动就没了意义。

  王霄提前了几天说出来,如果李世民操作顺利,的确是可以搞定裴寂。

  沉默了片刻之后,李世民转身“乡野草民,也敢议论朝政。”

  以这个时代的规矩律法来说,王霄此时的身份议论这种事情,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他的这番话却是说进了李世民的心里。

  如果这次机会是真的,那李世民就可以顺利运作成功拿下这个该死的裴寂。

  这个混蛋仗着裴家的势,处处跟自己对着干。早就想搞他了。

  “到饭点了,给我弄些上次吃的羊肉来。”

  王霄搓了搓手,亲自下厨做菜。

  吃饭的时候王霄给李世民做了一顿全羊宴。

  葱爆羊肉,孜然羊肉,手抓羊肉,红烧羊腿,羊汤还有肉夹馍。

  许多西域与中东地区的商人,沿着丝绸之路与海路,将大量的香料运送到了大唐这里贩卖。

  这其中就有安息茴香,也就是孜然。

  这些炒菜添加了酱油与大量的油脂,非常对李世民的胃口。

  “味道不错,真想让你去尚食局。”

  吃饱喝足的李世民扔掉手里的羊骨头,接过麻布擦干净手“你说的事若是没成,我就送你去边疆为军卒们做饭。”

  王霄笑着招呼人手去取了一坛酱油过来“李兄,些许小礼不成敬意。”

  李世民打量了一眼“据说你在城内一斤酱油卖三十文钱,这一坛有十来斤吧?三四百文钱,你倒是挺舍得下本钱的。”

  他的确是生气了。

  上次王霄送给长孙无忌十坛酱油,虽说长孙无忌转手就将九坛送给了李世民,可那的确是王霄送出了十坛。

  现在王霄已经猜出他的身份了,可却只送了一坛。瞧不起我啊?

  “长孙家是做冶铁生意的,说不定日后会有什么生意上的交集。”

  王霄的意思是,长孙家的生意我以后有可能用到。至于你,如果不是你的身份,一斤都别想有。

  面对王霄赤果果的现实主义,才刚刚吃了人家一顿的李世民冷笑着说“你这庄子的租庸调得比别家多交一些才是。”

  所谓租,是国家分配每丁百亩地。然后每丁每年要缴纳两石粮食。

  长安城人多地少不够分,所以身份是工与商的一般都是减半,甚至干脆不给分。以往王霄只需要缴市税就行。

  不过现在王霄有了这片两千亩地的庄园,那他就要承担二十份的租,也就是每年上缴四十石粮食。

  庸就是劳役,每年免费自带干粮为朝廷干二十天的活。

  比起汉时的三十天来说,唐朝这个规定算是很不错了,起码减少了三分之一的白干活的时间。

  劳役什么的,对于现代人来说简直难以想象。哪里会有白干活不给钱的呢,可对于古人来说,这就是谁也逃不了的命运。

  想要不服徭役也可以,拿钱粮布帛来交换赎买就行。

  同样的,王霄这里也是二十份的徭役。想要免役的话,也是二十份的钱粮布帛。

  最后的调,就是缴纳绢帛。

  规定是绢二丈,绵三两或布二丈五尺,麻三斤。不管怎么搭配,每年满足这个份额就行。

  当然了,对于现在的王霄来说,这些绢帛也是二十份。

  这些租庸调在灾荒年间的时候,会获得减免,甚至全部免除。

  增加的话则是不会增加,上边那些就是顶层天花板。

  可所谓的天花板在已经坐上皇位的李世民面前,那就成了随时可以打破的界限。

  “牛二。”

  王霄举手招呼仆役“取二十坛酱油过来,送给李大官人带回去享用。”

  李世民满意的哼哼了两声。

  王霄的酱油卖的不算贵,可问题在于他卖的少。

  虽说庄子里又开了一百多缸,可这些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派上用场。

  现在王霄出售的是之前在西市酒肆后院安排的那二十多缸。因为数量少,自己还要大量的用,能卖出去的自然不会多。

  之所以要出售,当然是为了之后大规模卖酱油打广告了。

  一天就卖两坛二十斤,先到先得。

  数量少了吸引起来好奇心,反倒是引来众多酒肆与大家族的仆役们来排队抢购。

  那阵式,看上去与老年乐们争抢超市免费商品的时候有的一拼。

  下个月王霄会再酿一批酱油,一百多缸的样子。

  之后没意外的话,他每个月多会酿一个批次。差不多就能满足长安城以及周边地区的需要。

  毕竟虽然长安城是此时世界上最为庞大的城市,愿意花钱买酱油的有钱人家大致消费能力也就是这么多了。

  不知不觉之间,王霄已经引领了大唐的饮食变化。

  长安城内的所有大小酒肆都已经改换成了铁锅炒菜。

  酱油与大量的豆油已经成为新的饮食标准的标配。油汪汪,上色上味的菜肴比起以往来说大受欢迎。

  炒菜提前数百年走进了长安城的灶台,并且向着四面八方传递。

  不过这种饮食方面的变化,对于王霄来说意义不大。

  他的任务是让大唐提前强大起来,饮食方面的变化只能算是点缀。

  无论是任何时代里,想要强大首先就要有着充足的人手。

  而想要养活更多人,那就需要更多的粮食。

  李世民离开之后,王霄转身就投入到了至关重要的春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