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没这玩意,你喝多了 (为书友旭风77加更)

第二百九十六章 没这玩意,你喝多了 (为书友旭风77加更)

  “好啊!”

  一位白须老吏抹了眼泪“老夫这一辈子,从未吃过如此美味。”

  这位绝对不是王霄花钱请来的托。

  人家是真的没吃过炒菜,没吃过酱油,没吃过舍得放油放各种调料,厨艺又是如此出色的美味。

  大唐的餐饮,不是蒸就是煮,要么就是烤。

  你要说好吃与否,肯定是比不上炒菜。更别说还有王霄这么一个技术精湛的厨神操刀。

  炒菜配上酱油,上色上味。

  再加上王霄毫不吝啬的使用豆油,那真的是吃的满嘴流油,齿颊留香。

  在这个没有什么美食可言的时代里,王霄的这家小小的路边摊很快就红了起来。

  能花费几十文吃个菜的,至少也是西市里的行商。

  这些人走到各处,自然是将珍馐轩有美味的消息传递到了各处。

  无论是哪个时代,名气起来了生意就好做了。

  王霄这里不但日常就是人满为患,而且还有来自各坊的达官贵人们来订餐。

  不用多说,自然是王霄将宋朝才出现的外卖业务提前整出来了。

  生意好了,王霄自己就忙不过来了。

  他招了几个长工,负责刷碗上菜打扫卫生。当然还有专门的外卖小哥,跟着各家达官贵人的仆役们拎着食盒送货上门。

  时光飞逝,转眼间就来到了贞观元年的正月。

  年节假日之后,王霄这里再次开张。

  “这儿就是珍馐轩?”

  穿着一身白衣,披着皮袍,满脸络腮胡子,双手虎口处一层摞一层老茧的年轻汉子,走了进来四下里打量“倒是挺暖和的。”

  “兄,这里也太小了些。”跟着进来的肤白长须的小胖子,第一眼就不怎么满意。

  店里很快挤进来十几个人,把店里的桌子都给占了。

  这些人气度不凡,负责招呼的长工急忙去了后面叫王霄。

  “此去幽州,当以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王霄耳聪目明,还没到前堂就听见了那边的话语。

  他人刚出来,就有两个壮汉一左一右的站在了他的身边。

  除了坐在桌子旁说话的两个年轻人之外,其他人都在用警惕的目光盯着王霄。

  而且王霄还能感觉到,在外面的大街上有着沉重的脚步声响。

  有人准备越过王霄去往后院的时候,那络腮胡子的年轻人终于抬头说话了“不得为难店家。”

  王霄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这自然不是因为年轻人带着身份证。

  店内这么多的护卫,各个都是带着杀气,明显是上过战场的。

  再加上那年轻人的气度仪态,身上的皮子,腰间的玉佩什么的......

  好吧,这些都是胡扯。真正确定身份的,是年轻人的脚上穿着一双杏黄色的靴子。

  所谓龙袍并非都是黄色,一开始的祖龙就是穿的黑色袍服。

  西汉的时候以水德居之,服黑色。

  一直到汉文帝的时候,才弃黑转红。到了晋时也是大红色。

  黄袍起源于隋文帝,不过那个时候并不禁止民间穿黄色的服饰。

  而到了李渊这里,却是下诏‘禁士庶不得以赤黄为衣服。’是真正的在民间禁用了黄色。

  年轻人脚上穿着一双杏黄色的靴子,除了李渊之外就只能是李世民了。

  哪怕不提年纪什么的,李渊也不可能有离开皇宫的机会。

  所以说,这个络腮胡子的年轻人只能是李世民。

  “这位兄台。”人家白龙鱼服,王霄也不会主动的靠上去做舔狗,他可不是那种人“小店节后新开,你们是第一批上门的客人。今天这一桌,我请了。”

  “哦?”李世民稍稍起了些兴趣“倒是有些气魄,可有酒水饮用?”

  王霄心中冷笑,现在关中禁酒,你想坑我?

  “我这里倒是还有几坛前些年存下来的酒水,诸位若是不嫌弃就拿去喝了就是。”

  “店家倒是敞亮。”李世民笑着点头“听闻你这珍馐轩菜肴美味,乃长安城一绝。今日正好得空送友人出城,特意来你这里尝尝鲜。”

  王霄的目光,落在了胖子的身上。

  长安城内的胖子很多,可能出现在李世民的身边还能坐一块的,自然就只有他的小舅子长孙无忌了。

  “绝非本人自夸。本店美食,色香味意形都是顶级。二位一尝便知。”

  “既然如此。”长孙无忌摆了摆手“那店家就去准备吧。”

  王霄回到灶台这里开始做菜,几个壮汉跟着进来四下里查看,同时把他盯的紧紧的。

  对于这些,王霄直接当作没看到。

  厨刀与铲子共舞蹈,酱油与豆油一起畅游。

  专门做的风箱被拉的呼呼作响,大火大油之下火光腾腾,滋滋作响。

  冬日里是没有什么蔬菜的。

  顶多就是自己发的蒜苗黄豆芽,在有些老了的葱韭菜什么的。不过肉食却是不缺。

  茱萸为辣,花椒为麻。

  再加上从胡商手中买来的香料,配合酱油盐,以及大勺舀的豆油猛火来炒,那真的是香味四溢。

  抹了把汗珠,正准备下一个菜的王霄若有所察。转身看向身后,李世民与长孙无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

  “这味道,太香了。”

  皇家的美食也不见得比民间的强到哪里去,材料与处理方式都差不多。而且皇家怕人下毒,基本上都是吃凉的。

  所以现在李世民一副要落口水的样子,看着锅里香气四溢的葱爆羊肉并不值得稀奇。

  王霄嘿嘿笑着,转身去一旁的橱柜里拿出了一大盘的酱牛肉出来。

  落刀如飞,在案板上切成片。再撒上葱花与茱萸做的辣油,配上一碟酱油直接递给了李世民他们。

  “前两日城外有庄户家摔死了牛,我就去买了些牛肉回来做了酱牛肉。你们先尝尝。”

  大唐禁止杀牛,因为牛的最重要的耕种大牲口。

  想吃牛肉,那就只能是上报衙门说牛病死了,摔死了什么的。还得画上一笔钱才行。

  有侍卫上前想试吃,却是被李世民推开。

  他用筷子夹住一片牛肉,沾了些酱油塞进嘴里。一阵咀嚼之后,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李世民睁开眼睛舔了舔嘴,然后夹起了第二片,第三片...

  “兄,让我也尝尝。”

  长孙无忌有些急了,自己找了双筷子直接动手。

  俩人你来我往吃的高兴,不大会的功夫就将一大块切好的酱牛肉吃了个干净。

  然后,王霄放下了铲子“这边好了,可以吃了。”

  八个菜一碗汤被摆放在了桌子上,热气腾腾,香味四溢。

  李世民与长孙无忌也不用人试菜了,拿着筷子直接开整。

  比起韭菜炒鸡蛋,烧豆腐什么的来说。李世民最喜欢吃葱爆羊肉。

  麻辣鲜香,还有浓郁的酱香味道与满嘴的油脂味道,让他吃的是如痴如醉。

  “这样的本事,应该进尚食局才是。”

  李世民对王霄的手艺非常满意,觉得应该让他去做个御厨。

  长孙无忌的关注点不一样,酒足饭饱之后,他放下筷子伸手指着有着厚厚一层油脂的盘子“店家,你家用油不要钱啊?而且我怎么尝着味道与荤油不一样?”

  王霄也不在乎的过来在一旁坐下“我用的不是荤油,是用大豆榨出来的菜油。豆子量大,榨出来的油水也不少。比起荤油来说便宜的多,当然是舍得用了。”

  李世民放下了筷子,惊异的看着他“大豆可榨油?出多少油水?”

  “一石八九斤的样子。豆油有些发腥,不过处理一下就没问题。榨油之后的豆渣可以做豆腐等豆制品,也可以做成豆饼用来喂马喂牛。”

  李世民与长孙无忌面面相觑,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异之色。

  大豆的产量很高的,春秋战国,乃至汉时都是主粮。

  现在的种植量也不算少,如果出油量整的那么高,豆渣还可以食用喂牛马的话,那绝对是大宝贝啊。

  李世民下意识的问“你这榨油之术...”

  长孙无忌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来。

  毕竟这种能赚大钱的本事,那足够兴旺一个家族的了。这种事情当然是人家的重中之重,怎么可能轻易告诉别人。

  “榨油之术只是小意思,我一直想着能送给朝廷换来奖赏。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

  王霄的话让长孙无忌黑了脸。这家伙难道不懂这里面的价值?

  李世民来了兴趣“你想要什么样的奖赏?”

  “我这独门独户的,朝廷也没给我分田。我就想着看能不能凭榨油之术换座庄园来。”

  初唐因为人口损失大,所以采用了均田制。家家户户都可以分到田地。

  不过长安城这里属于狭乡,而王霄的身份又是必须减半分配的工商,他还是独门独户。最终的结果就是没给他分地,换成了别的补偿。

  王霄想要有座自己的庄园,他能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这个时候,长孙无忌阴恻恻的说“榨油之术属司农寺辖。依我看来,你弄的这榨油之术当赐羊两头,钱一万五千。”

  嗯,献上榨油的技术给司农寺的话,也就是奖励十五贯钱与两头羊。

  至于庄园什么的,那就是呵呵了。

  王霄抬手抹了把脸,瞬间变了脸色。

  “这位兄台你说什么?什么榨油之术?没这玩意,你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