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狂风骤雨

第二百八十五章 狂风骤雨

  “魂淡!”

  修炼紫霞功有小成,养气功夫已经很是不错的赵煦勃然大怒。

  历代帝王最为无法忍受的就是巫蛊之术。这向来就是谁碰谁完蛋的禁忌。

  现代人并不相信这些,可在古代里,这却是极为犯忌讳的事情。

  “人犯怎么跑了的?”

  面对赵煦的怒火,王霄主动认罪“都是微臣的疏忽,微臣领罪。”

  曾布悄悄踢了下蔡京的脚,示意他这是个打击王霄的好机会。可蔡京却是有些浑浑噩噩,丝毫没有反应。

  作为一个老狐狸,蔡京有着极为敏锐的朝堂嗅觉。

  他能够感受到,这是一场恐怖的狂风骤雨。而现在,还仅仅只是在风起云涌的起步阶段。

  不知道怎么的,蔡京总感觉这次的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就算这事真的是童贯干的,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一个太监,去诅咒皇帝与太子,还阴私蓄养死士想要做大事,这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想不明白啊。”蔡京能够感觉到风暴即将来临,可心中却是完全捋不清楚头绪。

  赵煦当然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就真的去处罚王霄,他强压着怒火让王霄继续追查此事,无论是牵扯到谁都要拿下。

  至于一直懵懂的童贯,直到被抓起来严刑拷打,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巫蛊的地方是他家别院的地下,办事的死士也是他招募来的。

  这种事儿,那真的是说也说不清楚。

  下朝之后,赵煦喊上王霄去紫霄宫修炼。

  等到修炼结束,赵煦平静的说“你觉得,如果朕与太子都出事了,那谁会得利?”

  王霄想了想“按照祖制,当由向太后在诸王之中挑选一人继承大位。”

  “嗯。”赵煦闭上了眼睛“哪一个最有机会?”

  “端王。”

  王霄毫不犹豫的就把这段时间曾经一起踢过蹴鞠的端王赵佶给扔了出去。

  赵煦缓缓点头,自己的这位十一弟,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

  王霄想了想说“前些时日里,据开封府的衙役们说,童贯此人经常与端王一起玩蹴鞠,两人关系不错。”

  这段对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

  童贯是个太监,诅咒死了皇帝与太子对他来说没什么好处。

  真正有好处的,肯定是最有希望继承大位的。

  说话之间,有内侍前来禀报。说是从童贯的住处隐蔽地翻出了几封有问题的书信。

  赵煦接过书信一打开就变了脸色。

  不是书信的内容有多么夸张,而是因为书信上的字迹他认识。

  书信的内容都是一些互相问好,说些闲话的内容。

  只有隐晦的提及了几句事情进展的是否顺利,以及若是事情成了之后,不会亏待他云云。

  正常来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现在这个环境下来看,这就是妥妥的互相勾结。

  “官家。”看完信件的王霄出声解释“微臣听闻端王最近正在推动举办蹴鞠联赛之事,那童贯据说也在其中出力不小,他自己还组建了一支蹴鞠队。说不定这说的就是这个事儿。”

  “呵呵呵呵~~~”

  赵煦的笑声听着有些森然“蹴鞠?当朕是傻子呢!这是借着此事来掩盖他们的真实目的。”

  王霄撇了撇嘴“官家,微臣听闻端王府中有一心腹之人,名唤高俅。若是官家应允,微臣想要查查此人。”

  “准了。”赵煦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同意下来。

  高俅还在端王府里跟赵佶愉快的踢着蹴鞠的时候,开封府的衙役们就直接上门抄家,仔细搜查起来。

  毫无疑问的,从高俅家里的隐秘之地抄出了一堆的书信。

  这其中可不仅仅是跟童贯的来往,还涉及到了朝中不少大臣。

  甚至有一封信件上明明白白的说,现任官家打压太盛,偏信奸佞压制忠义之士。若是端王能上位,必将海河晏清,天下太平云云。

  赵煦看到这份书信,冷笑个不停。

  这书信上的字迹他实在是太熟悉了,经常在各种奏报上看到。那就是当朝宰相蔡京的字体。

  “不用等了,直接去查端王府。”

  赵煦阴恻恻的下达命令,他已经不准备给自己的这个弟弟留什么颜面了。

  这次王霄亲自带队,来到端王府大肆搜查。

  赵佶被吓的不轻,小心翼翼的询问“右相,这是何意?”

  “臣是奉旨行事,殿下勿怪。”

  王霄板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再没有了以往一起踢蹴鞠时候的欢快。

  搜查的结果自然是毫无疑问的有问题。

  从端王府的隐秘之地搜查出了大量的信件。除此之外还有伪造的玉玺,龙袍,各类旗帜仪仗等等。

  随行的内侍拿出了皇帝的圣旨,直接押解端王去宫里。

  “右相!右相救我啊~~~”

  被拖走的赵佶眼泪鼻涕一起流,向着王霄哀嚎求助“本王是冤枉的,救我啊。我们一起踢过球!”

  王霄面无表情的看着赵佶被带走,来到皇宫见到皇帝,他直接请罪。

  “官家,微臣也曾经与端王一起踢过蹴鞠,请陛下详查微臣。”

  “哼。”赵煦不在意的摆手“你若是跟此人有什么勾当,那这次的事情根本就不会送到朕的面前。这点分辨能力,朕还是有的。”

  轻松把自己摘了出去的王霄,行礼之后开始询问那些与赵佶有来往的大臣们该如何处置。

  赵煦起身,左右来回踱步。

  最终他下定了决心“先退了蔡京的宰相之位,再去查查他家里。”

  离开皇宫的王霄,抬手在额头上遮起看着天空“天晴了。”

  柔软的白云,如同姑娘的裙边一般被轻风拂动着,在天空中缓缓的流动着飘向东方。

  云朵是这么轻柔,以致于投在大地上的阴影都仿佛快要融化似的。

  盘踞在大宋身上的蛆虫,终于到了被清理干净的时候。

  早在几年之前,王霄就在做着相关方面的前期准备。

  等到他攻入燕云之地的时候,就已经不动声色的开始逐步实施。

  至于现在,不过是在收网罢了。

  真当他当初化身小号,行走江湖的时候就是只有行侠仗义呐。

  踩点,拿文书,规划路线什么的早就准备好了。

  有人说,人家还没做坏事呢,不能不教而诛。

  然后呢?然后等到他们真的做了坏事,造成巨大的伤害再去惩罚?

  那这个过程之中受到伤害的人,又该找谁去哭诉。

  这些人的斑斑劣迹,早已经被铭记在了历史书上。

  王霄不会给他们为恶的机会,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给。

  “可惜了。”王霄迈着步伐,悠然自得的在繁华热闹的汴梁城内行走“蔡京的字写的好,赵佶的画画的好。专业没对口啊。”

  蔡京的直觉是对的,这场风暴的确是将他卷入其中。而且从一开始就是冲着他来的。

  他的相位没了,然后大批的皇城司与开封府衙役涌入他的府中。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找到了众多的书信。

  书信的内容,都是他与端王赵佶商议共举大事的。

  蔡京敢以自己的先祖的名义起誓,他从来都没有写过,也没有看过这些书信。

  可这些书信上的字迹,毫无疑问是他的,是端王的。他能清楚的认出来。

  “王子厚,你够狠。”

  与旁人不同,经验丰富,嗅觉敏锐的蔡京精确的看到了那个隐藏在迷雾之中的身影。

  这件事情必然是王霄做的,哪怕没有证据他也是这么认为。

  因为除了王霄之外,没人能有这个能力办到这么多的事。

  唯一让蔡京不明白的是,如果王霄想要挤掉自己,真正做宰相的话,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把端王,把童贯什么的都给牵扯进去。

  以他的本事来说,想要挤掉自己并不需要如此麻烦。

  王子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蔡京永远都不会知道是为什么,王霄也不会去告诉他。

  虽然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表示自己是冤枉的,可铁证斑斑之下,喊冤是徒劳无功的。

  端王赵佶被废除了王爵,免掉了所有的本兼各职。关进了皇宫之中再也没了消息。

  谁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的结果,也没人敢去询问。

  童贯这位历史上以太监之身得封王爵,出任枢密使的著名太监。凄惨的被赐死在了皇宫的某个角落里。

  赵佶身边的心腹高俅,没能抗的过刑罚,挂在了大牢之中。

  至于他那个义子高衙内,则是被刺配沧州,半路上在野猪林里遇到了剪径的强人,死在了野猪林里。

  蔡京被贬去了琼州,半路过江的时候不慎失足落水,渺然无踪。

  其他史书留名的贼臣,都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凄惨下场。

  大宋的天晴了,再也不会有靖康的耻辱出现。

  至少在王霄还在的时候,绝对不会有。

  至于他离开之后会如何,他走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王霄叙功成了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成为大宋史上最年轻的宰相。

  赵煦对于王霄愈发信任。

  在他看来只要不给王霄军权,那他就是最合适的宰相。

  对比起王霄来说,他的那些兄弟叔伯们,才是他真正的威胁与对手。

  正式登上了文臣巅峰位置的王霄,终于拿出了自己修改完善了许久的心得。

  以张居正变法为蓝本,让大宋真正伟大的计划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