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应是绿肥红瘦

第二百八十三章 应是绿肥红瘦

  敲锣打鼓,喜气洋洋的迎亲队伍来到了李府外的大街上。

  再往前就走不动了,因为满大街都摆满了酒席。

  李家招待街坊邻居,亲朋好友们。家里摆不下了直接连外面的大街都给占了。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来庆贺,自然是因为他家女儿嫁的是当朝右相,还是国公。

  有了这个前缀,许多压根就不认识的亲戚朋友们,自然就出现了。

  “多谢,多谢。”

  身穿喜服,脸上抹粉,耳鬓上还戴了朵大红花的王霄,面色有些僵硬的对围上来恭贺的众人回礼。

  天可怜见,迎亲这种事儿王霄不是第一次做了。

  可问题是,涂脂抹粉还戴花这种事,真真正正是头一回。

  就算是赵煦逼他这么干,王霄都会拒绝。可这是李清照提出的要求,这就让王霄实在是难以抗拒。

  毕竟是拖了人家这么多年,生生的给拖成了个剩女。心中有怨气想要宣泄,那就忍让些好了。反正也就是这一天。

  好不容易突出重围,来到了李府的大门口。

  米芾,李公麟他们上前拍门。吟了几首迎亲诗,塞了一大摞的交子进去,大门这才被打开。

  王霄带来了一个非常豪华的迎亲天团。

  除了身体不太好的苏轼几个留在李府喝酒,其他的像是黄庭坚等人都来了。

  虽说以他们的年纪来看不该做这小年轻的事儿,可王霄现在的身份太高,还没什么亲族。

  大家平辈论交来帮忙,那就不用再说什么序齿的事情了。

  先到正堂给李格非与李夫人行礼,说了一箩筐的好话走完程序,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迎亲。

  守在李清照闺楼前的是李迒,现在也已经长大成小伙子了。

  作为已经踏入科场的后生晚辈,看到一大群的朝中大佬与科场前辈们气势汹汹的围过来,非常没有义气的直接侧身让开了位置。

  他是真的惹不起。这里不但有他的恩师,座师,甚至还有参加科举时候的监考官与阅卷官。李迒实在是不敢阻拦。

  “拿去请你的小兄弟们玩耍。”

  王霄将厚厚一大摞的交子塞进了李迒的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眼力劲不错。”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王霄站在闺楼前清了清嗓子念起了迎亲诗。

  “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

  这首苏轼的绝对是迎亲诗的巅峰之作,谁能没听过那句一刻值千金呐。

  从流程上来说,念了迎亲诗就该请新娘子下楼上马车了。

  可王霄他们乐呵呵的准备等人下来的时候,楼上却是传来了伴娘们娇滴滴的呼喊声。

  “新娘子要听新词。大官人文采风华,名满东京。要念新词。”

  众人纷纷侧目看向王霄。

  灭西夏,平燕云,乱辽国。

  王霄的赫赫武功几乎让众人都忘记了他还是一个极为出色的文学大家。

  虽然已经多年未曾吟诗作赋,可当年的名声并未就此褪色。

  站在院中的王霄抬起头看向二楼,几乎没有停歇的就直接开口。

  “色不迷人人自迷,情人眼里出西施。”

  “有缘千里来相会,三笑徒然当一痴。”

  “好!”黄庭坚他们轰然叫好。这首诗的水平,绝对超出水准线。

  “不愧是王子厚,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佳作啊。”

  楼上李清照的小姐妹们叽叽喳喳的兴奋不已。

  能和李清照做闺蜜的,那都是诗书人家,官宦子弟。哪怕是女子,文学素养也是不低。

  这首诗的水准,绝对是没的说。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李清照,等着她给出答案。

  李清照悄然翘了翘嘴角,心头的不满与委屈消退了一分。

  多年之前整个汴梁城就都知道了她们的事情。可王霄却是拖拖拉拉的这么多年,生生给她拖到剩女的年纪。

  你若是换做别人,或许还能忍下这口气。毕竟最终还是成功的嫁了。

  而且王霄现在的身份地位如此之高,绝对是一件大为欢喜的事情。

  可李清照不同,她的性子挺高傲的。心中有气就一定要宣泄出来才行。

  “还不够。”

  这些早已经嫁人的小姐妹们顿时都眼睛发亮。

  这年头名人名作就犹如后世让小女生尖叫的流行天王的新歌一样,谁都想听现场。苏轼那样的,就是天皇巨星。

  一群女人齐齐喊“还不够。”

  黄庭坚等人不满起来,这就有些刻意为难人了。

  王霄神色古怪的一笑,直接朗朗开口。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可是李清照自己的作品,你不是想听新的嘛,那就给你新的。

  大家都是呆了。居然真的又来了一首质量极高的新词,这份本事,真的是一个大写的服字。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清照默默念着,俏脸上逐渐红润起来,心头的委屈又减少一分。

  “还要。”

  一群小姐妹们兴奋的拍手大喊“大官人,我还要!”

  王霄的腿抖了一下。

  上面的小娘子们实在是太多了,这些可都是李清照的牌友。

  这两年李清照也没闲着,她把王霄送给她的麻将发扬光大。专门找了工坊雕刻发卖,不但自己赚了牌资,还让这一休闲娱乐的项目风靡了整个汴梁城。

  这么多的小娘子们一起喊还要,哪怕是王霄也扛不住。

  深吸口气,王霄再次来上一首文抄公送上的诗词。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可以了吧。”王霄抬起双手在嘴边呈喇叭状。

  没办法,能流传于世的描述情字的诗词,大都已经被前辈们写出来了。

  还没写出来的那些,也大都是含有凄凉风格,就像何事秋风悲画扇那样,他不应景啊。

  穿着嫁衣的李清照起身来到窗边,对着外面喊“最后一首!”

  王霄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是把忍了许久的那首词给用上。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红肥绿瘦。”

  没错了,就是李清照她自己的成名作,如梦令。

  “不对吧。”这两年沉迷于麻将桌上的李清照下意识的喊出了声“应是绿肥红瘦。”

  王霄哈哈大笑起来,掩饰着心中的尴尬“没错,就是绿肥红瘦。”

  众人今天接连听了几首远超水准线的诗词,情绪早就被调动起来。

  此刻纷纷起哄架秧子,高呼新娘子下来。

  终于心满意足了的李清照,在自己小姐妹们那满是眼线的目光下,缓缓走下了闺楼。

  接了新娘子,一路敲锣打鼓的回到府邸。

  这边早已经是高朋满座,流水席都开到了外面的街道上。

  无论是谁,只要过来说几句好话就能上席吃喝,走的时候还能拎着食盒离开。

  至于府内的宴席,那就都是有身份的人来。

  尚书省,中书省,开封府里。只要是有些身份的全都来了。

  至于朝中大臣们,能来的都来,不能来的也送来了贺礼。就连蔡京都派了他儿子过来送礼。

  还是那句话,大宋的士大夫们不管私底下斗的多么惨烈,可明面上还是要点脸的。

  新娘子被送去了洞房,有明月在那里陪着她。

  而作为主人的王霄,自然是毫无疑问的留下来陪客呸!是陪酒!

  几个仆人人手端着一坛掺了酒的水坛,跟在王霄的身后一桌一桌的去敬酒。

  “端王殿下。”

  看着眼前二十出头,原本应该接替没有儿子的哥哥做皇帝的赵佶,王霄非常热情的上前敬酒。

  赵佶是代表皇帝来祝贺的,大宋亲王的级别在宰相之下,所以他得先行礼。

  “端王殿下无需如此。”

  等到赵佶行礼之后,王霄这才上前劝阻“你我年岁相近,日后还要多多亲近才是。”

  因为赵煦的儿子活了下来,赵佶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不过能跟朝中右相更加亲近总归是好事情。至少能多兼个虚职,多收上几份俸禄。

  宋朝的王爷爵位是递减的,赵佶又是个好享乐的。他虽然虚挂了不少的职务白拿俸禄钱粮,可总是不够用。

  现在位高权重,还主管户部的王霄主动示好。赵佶当即大喜亲近起来。

  如果他知道其他世界之中那些被王霄主动亲近的人,都是个什么样的下场,那他赵佶肯定得把酒泼到王霄的脸上去。

  酒到酣处人自醉,王霄今天待客用的全都是买来的高度数酒水,一直喝到月上中天,总算是把客人们都给喝走了。

  一路上搓着手来到洞房,明月这个时候已经离去回到自己的院子。

  今天王霄是属于李清照的。

  王霄推了下房门,没推开。房门居然从里面栓住了。

  “这是何意?”

  “想要进来,必须得吟一首让我满意的”

  ‘咔!’

  门栓直接被王霄推断。

  李清照满脸都是惊异的看着走进来的王霄。

  “进了我家的门,那就我说了算。”

  看着眼前熟悉的包子脸,王霄搓着手,嘿嘿笑着上前“小娘子,让你久等了,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