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八十章 等我回来,就迎娶师妹

第二百八十章 等我回来,就迎娶师妹

  时光如梭,匆匆而过。

  一转眼的功夫,时间就已经来到了元符四年三月。

  “终于,是长大了。”

  哪怕早已经来过无数次,可这次再来李府,王霄明显能够感觉到气氛的不同。

  原本的历史上,去年的时候赵煦就已经吐血病死了。

  之后他的弟弟赵佶登基继位,也就是日后败尽天下的宋徽宗。

  不过这次有了王霄的帮忙与救治,赵煦现在依旧是活蹦乱跳的身体倍棒。

  而且最夸赞的是,赵煦修炼了几年的紫霞功,居然小成了。

  王霄得知这事的时候,那真的是疯狂恰柠檬。

  酸的是嘴歪眼斜犹如战神归来,恨不得召集十万大军把赵煦的皇宫改造成狗窝。

  许愿系统可以作证,王霄辗转多个世界,勤学苦练很久的紫霞功才有了初步的成就。

  可赵煦这才练多少年,居然就能登堂入室了,怎能不让王霄吃一箩筐的柠檬。

  而且赵煦不但自己没事,他唯一的儿子赵茂,也因为有着王霄的看护,在重病的时候也得以转危为安。

  如果不是有王霄在,这妥妥的就是穿越转世的人生赢家。

  赵煦没事,那赵佶就只能是继续带着高俅他们踢蹴鞠,听说玩的挺不错。

  除了赵煦之外,王霄还出手拯救了原本这两年就要病逝的秦观等人。

  不敢说为他们延寿,但是养生续命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这几年里,王霄做了许多的事情。绝对是对得起朝廷发给他的那几份俸禄钱粮。

  大量的出产玻璃,将其当作拳头产品发售给国内外的客商们。甚至还取代了部分送给辽国的岁币。

  虽然因为产量的不断暴增而价格下跌,可以依旧是为大宋带来了巨额的财政收入。

  有了钱,许多事情就可以推动下去继续进行。

  其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练兵。

  北宋历代皇帝,包括著名败家子宋徽宗赵佶在内,其实都是有过想要强兵的心思的。

  他们并不傻,禁军不能战的危险性当然是知道的。

  只是练兵,尤其是大规模的练兵需要钱,大量的钱。

  大宋那么多的兵马,那么多的官吏需要支付俸禄钱粮。

  再加上每年赈灾维修河道等等开销,财政开支方面经常赤字。哪里来的巨款去编练强军。

  宋神宗想要通过王安石来弄钱,可结果他一死就全部玩完。

  之后赵煦甚至赵佶为何要支持新党,除了夺权之外就是因为新党能弄钱。

  这次有了王霄弄来的卖玻璃的钱,赵煦直接撇开贪得无厌的禁军将门,在河北一带编练了数万新军。

  玻璃卖给国外是当作奢侈品去卖。而卖给国内则是以消耗品来出售。

  将厚实不通风,大白天屋里都黑不溜秋的窗纸换成玻璃,那种明亮通透的感觉没人能拒绝的了。尤其是在价格公道的情况下。

  大宋多少户人家,多少栋的宅院。这些全都换成玻璃窗,那就是一笔让人难以置信的巨款。

  相比之下,冬季蔬菜大棚的消耗量那就小巫见大巫了。

  手里有了兵,口袋里有了钱,仓库里也有了大量的粮食。

  年轻气盛,前几年还灭了西夏的赵煦就有些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洪荒之力。

  正巧年初的时候,辽道宗耶律洪基挂了。

  没错,就是乔帮主的那位大哥。封乔帮主做南院大王的那个洪基。

  这位辽道宗也是个昏君,他非常崇奉佛门,以辽国的人口数量来说,最多的时候居然有好几十万的僧人。

  辽国在他的统治下国力大幅度衰退,而且这几年两边在西夏旧土上冲突不断。

  赵煦与新党众人就想着伸伸爪子,看看有没有可能收回燕云十六州。

  结果年初一场大战,宋军统帅自刎而死,数万兵马溃败。

  打胜了的辽国人在想要从宋人身上拿威望的耶律延禧的带领下,一路长驱直入河北诸路,还遣使来呵斥大宋不守信用云云。

  大宋的士大夫比起明末的东林党来说,也没好到哪里去。

  前方一打败仗,辽国人一恐吓,他们就被吓的缩了X。

  辽国人还没过来呢,自己这边倒是先打起来了。

  蔡卞被推出来当了替死鬼,免了宰相去提举洞霄宫,也就是退休养老去了。

  之后韩忠彦捡了便宜做了宰相,蔡京终于出头做了右相。

  曾布也是抓住机会,借着战败之事挤掉了之前的枢密使,自己上位做了枢密使。

  一帮人得了好处,可辽国人的威胁终究还是要去面对。

  这个时候,满脑子坏水的蔡京,主动出头说咱们有灭了西夏的英雄在啊。

  远离兵权数年的王霄,就这么再次获得了掌兵的机会。

  黄庭坚等人都劝说王霄,说这是蔡京他们想要坑你,不要接下这个事情。

  以王霄的能力和功勋,哪怕论资排辈,最多十年之内也能称一声相公。

  王霄感谢了他们的好意,然后接下了这次的差事。

  秦汉以降,历朝历代之中唯有宋一直被人嘲讽讥笑,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宋是不完整的。

  南边有大理,西域被西夏隔绝,最重要的是丢掉了燕云之地。

  能上正史的历朝历代,哪个是像宋这样憋屈的?

  更别提现在金人已经开始蓄力崛起,王霄说什么也要抓住这难得的掌军机会,解除那边的威胁。

  真要是等到辽人金人南下,那还谈什么大宋风华,直接就是任务失败。

  王霄在这方世界经营这些年,可不想狼狈的回去。

  最重要的是,他还没娶包子脸呢。

  “此去兵凶战危,一切当小心为上。”

  家宴上,李格非的神色很是凝重“你与小女之事,究竟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许久之前,王霄与李清照的事情就被所有人所认同。

  可王霄一直都在不断找理由拖延,就是不愿意给确切的答复。

  这拖来拖去的,李清照这都成大姑娘了。

  李格非这也是急眼了。

  若是王霄真的娶妻成亲也就算了,可他自己也没这方面的动静,就是一直说好好,可就是不办事。

  这要是再拖个两年,自己女儿都过二十了。

  虽说大宋的剩女不少,可很明显李格非没想过让自己女儿做剩女。

  王霄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现在终于是可以说了。

  “老师,我回去就请人来提亲下聘。”

  王霄也不想的,可没办法啊。之前他只能是等着,不等就得完蛋。

  “等我这次归来,就来迎娶师妹。”

  李夫人身边的李清照低着头红着脸,看似在羞涩。可实际上心里却是很生气。

  生生的拖了这么多年,自己在小姐妹的圈子里都快成笑柄了。

  现在这么说,莫不是在怜悯我?

  李清照的性子,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

  她好酒,王霄宅院里的那些葡萄酒几乎都是被她喝光的。

  她好玩牌,三天两头的就要呼朋唤友的玩叶子牌。

  她才华横溢,众人点评诗词歌赋的时候,对唐宋大家们都是说喷就喷。

  王霄推推拉拉的这么多年,整个汴梁城几乎都知道了。

  李清照的心里憋着一股气,说什么也要报复回去才行。

  你要说王霄不知道李清照的真实性格,那就太瞧不起人了。

  虽说李清照不是大家闺秀的性格,可王霄却是挺喜欢性格活泼的姑娘的。

  “过两日就是师妹的生辰。”王霄拿出了一份礼物来“明日我就要离京,没办法为师妹庆生。这份礼物,现在就送你。”

  木盒子有些沉重,雕工漆器也是精美漂亮。

  打开之后,映入众人眼帘的是成排玉石雕刻,大小一致,背面都是翠绿色,而正面却是雕刻着东西南北发财白皮中的字样。

  没错了,这就是麻将。

  “这叫麻将,是一种大众化的休闲玩具。”王霄将麻将倒在一旁的桌子上,招呼李家人过来教授他们如何来玩“两个为对,三张成顺,四张开杠。可以点炮,也可以自......”

  一番讲解之后,王霄,李格非,李清照还有李夫人坐下搓牌。

  李迒在一旁干看着着急,明月则是去为王霄倒茶。

  打了一圈上手,李清照的眼神都变了。

  这个礼物,实在是太符合她的心意了。

  “哼哼,看在麻将的份上,到时候就小小的惩戒一番就是。”

  拖了多年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李格非的心情大好。拉着王霄喝酒喝到了天黑。

  第二天,王霄果然是请人来李府提亲。之后李清照回赠了他一个香囊,里面装着她的一缕秀发。

  王霄带着几千挑选出来的禁军一路飞奔北上,来到大名府后收拢各地兵马,尤其是之前被辽军打散的那些新军。

  新编练出来的新军不是不能打,而是负责指挥的文官太烂了。

  耶律洪基刚死,辽国一片混乱的时候,他是踌躇不前不敢出兵。

  等到耶律延禧暂时稳定住局势,已经集结起来兵马的时候,他却是傻乎乎的打了过去。

  那个笨蛋完全不懂兵法,过河的时候被人半渡而击一片混乱。

  兵败的时候没想着去收拢兵马,却一心是贼来我死便是。自己拿剑割了自己的脖子,导致全军崩溃。

  王霄要做的,就是先把散落各地的兵马集中起来。

  “经略使,辽人耶律拓为使前来商议。”

  “不见,让他在外面等着。”

  王霄晾了辽国使者三天,三天之后王霄见到耶律拓,王霄没让他说话,开头就是一句“耶律延禧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