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呼朋唤友

第二百七十九章 呼朋唤友

  “鲁直兄,你终于回来了!”

  汴梁城外迎客亭,王霄等人上前迎接从马车上下来的黄庭坚。

  赵煦确定了以王霄牵制掌控朝野的新党的信念后,对于王霄上书请赦黄庭坚等人也就予以了同意。

  毕竟王霄只是一个人,想要对抗新党也得有帮手才行。

  曾经与王霄关系很好的苏门四学士,纷纷得到了返回汴梁城的机会。

  他们能够被赦免,除了王霄的提议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当时以苏轼为首的蜀党并非是旧党之中的顽固之徒。

  旧党之中的顽固之徒是砸缸的光,刘安世等人的朔党。还有程颢与程颐兄弟的洛党。

  砸缸的光就是写资治通鉴的那个。

  而程颢与程颐或许名声不显。可他们的再传弟子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就是彻底奠定了理学的朱熹,他们的学术是一脉相承的。

  那句著名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就是程颐说的。

  在旧党之中还有一个以苏轼兄弟为首的蜀党,这帮人简单来说就是墙头草。

  新党势大的时候就支持新党,旧党当朝他们就支持旧党。只能说是挂了个旧党的皮。

  赵煦对旧党之中的顽固之徒是非常憎恨的。因为他们曾经帮着高太后给赵煦带去过极大的羞辱。

  至于苏轼他们这样的墙头草,那份恨意就没有那么深重了。

  “子厚,多谢你的奔波相助,老夫感激不尽。”

  黄庭坚自然知道自己能重回汴梁城,完全是因为王霄的奔走。对于这个当年结识的很有才华的小兄弟,那是非常感谢。

  “若是子厚能请官家赦免东坡居士就更好了。”

  太过兴奋的黄庭坚来上这么一句,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秦观,张耒等人的尴尬之色。

  他们都曾在苏轼门下游学,被称为苏门学士。

  可现在却是因为王霄的帮助才重返汴梁城,而且之前陛见的时候,皇帝也隐晦的表示过让他们相助王霄对抗新党的意思。

  这个时候如果让东坡居士也回来,那谁来当老大?他们这些人又该帮着谁?

  王霄不动声色的扶着黄庭坚的手臂招呼“都会回来的,不用着急。来来来,我们已经备下了今天早上汴河里新捞上来的鲜鱼,还有西域送来的葡萄美酒。今日不醉无归。”

  “这位是李伯时,国画之技天下无双。”

  “这位是米元章,书画之技旷古烁今。”

  “这位是......”

  王霄为众人互相引荐,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

  吃鱼脍,喝美酒。这才是大宋士大夫的日常。

  闲聊之中,自然而然的就说到了众人之前合力完成的画作。

  黄庭坚爱好论书,鉴画,评诗。听到有这种盛举,当然不容错过。

  一群人喝着喝着就喝到了王霄的新宅邸里去。

  众人看着这里亭台楼阁,假山湖池都是艳羡不已。

  纷纷表示能在这个地段有这么一座大型的宅院,那就足以传家了。

  然后晁补之又顺着话题说到了王霄,说你年岁不小了,为何还不娶妻?

  王霄能说什么呢,只能是笑了。

  酒到酣处,那幅足有五米多长的清明上河图就被拿了出来,直接摆在了院子中拼凑在一块的案几上。

  “此画大赞。”黄庭坚评鉴一番,由衷的表示赞叹。

  秦观说“此画用笔兼工带写,设色淡雅,不同一般的界画,即所谓‘别成家数’。”

  张耒说“画面长而不冗,繁而不乱,严密紧凑,如一气呵成。”

  晁补之说“画技大手笔与精细的手笔相结合,错落有致,同时又具有情趣。实乃传世名作。”

  之后就是传统套路。众人纷纷上前在画作上签名用花押,明证自己评鉴过这幅画。

  王霄满意的将画作收起来。这可是真正的国宝,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拍卖场上的那种。

  估价什么的,那就别估了,根本就没有价格可言。

  漫长的休假结束之后,王霄终于开始上班。

  开封府的事情倒没什么,各曹负责自己的一块,这么多年下来早就形成了固定路数,没有什么大事都可以按部就班的做完。

  而户部那边,王霄上任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进行人口普查。

  唐宋之时户籍中并有主户,客户的区别。客户多指无地的佃客。

  普查之下主户丁口为三千万,客户丁口超过七千万。总的在籍人口数量超过一亿之多!

  这还没有包含那些不在籍的隐户,仆役,逃犯,山贼等等的数量。

  之所以人口如此之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大规模引入了占城稻,使得粮食产量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

  有了粮食就能养活更多的人口,而人口才是最重要的资源。

  人多力量大,绝对是名言。

  统计完户口,安排征收秋赋。在邸报上看了看吕惠卿因病告老还乡的消息。王霄开始为增强大宋国力忙碌。

  像是剪除规模庞大军队什么的,压缩那什么的,控制土地兼并什么的,这些事情王安石都没能做到,王霄自然现在也不会去碰。

  他心中也有一套自己的安排计划,参考蓝本就是张居正变法。

  不过在没有做到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之前,他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

  现在要做的,是想办法增加大宋的财政收入。

  还是那句话,办什么事情都得手中先有钱才行。

  历朝历代的主要收入都是土地,可土地在大宋的收入却是不到一半。真正的主要收入,还是在于商贸。

  扶桑的玳瑁铜矿,南洋的大米珊瑚,阿拉伯人的香料等等一船船的运送到各处口岸,然后换成茶叶丝绸瓷器再运走。

  这规模庞大的商贸之中,蕴含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利润。

  王霄决定先给大宋的商贸增加一个拳头商品。

  绍圣五年十一月,初雪刚落的时候,王霄请赵煦来到了城郊的蔬菜大棚地。

  “这...这都是琉璃?!”

  看着眼前这一排排由晶莹透亮玻璃构建而成的大棚,赵煦惊讶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琉璃是非常贵重的。

  之前赵煦赠送王霄的礼物里就有琉璃做成的杯子。而古时琉璃甚至被当作昂贵的陪葬品。

  可现在,这处皇庄内错落有致,足有上白座蔬菜大棚里全都用上了琉璃来采光。

  远远看去,简直就像是来到了水晶宫里一样。

  “官家,我更愿称其为玻璃。”

  王霄笑眯眯的引着赵煦往远处的库房走去“微臣去年申请集中天下最好的窑匠开大窑,这些都是从窑里烧制出来的。”

  事情当然不会这么简单。

  哪怕王霄的脑海之中有着相关的数据与资料,可想要像是小说之中那样一烧就出来,一吹就成型,一压就能平板没气泡。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单单是前期的烧制就花费了几个月的世间,不知道烧废了多少窑。

  终于掌握好了温度时间与材料比例后,才是真正的开始。

  好在作为这个时代最为繁华,科技程度最高的国家。大宋有着足够多,技艺非常出色的匠人。

  他们按照王霄的提示,在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吹废了数不清的残次品后,终于可以做出合格品了。

  至于平板玻璃去气泡什么的,一开始是加砒霜。

  加砒霜的确是有用,可消耗方面就太恐怖了。就算是把整个汴梁城的砒霜都集中起来也不够几窑的。

  后来一次次的实验,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终于是找到了经济合适的澄清剂,搅拌压制之下就出来了平板玻璃。

  从开始筹备到现在正式出产品,前后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以及大量的人力物力。

  这还是在大宋。

  要是换做其他边远之地,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看着库房里的大量存货,又去了窑场现场亲眼看着出窑。精神处于亢奋之中的赵煦问了一句话。

  “这么赚钱的生意,你为何不自己做?”

  王霄摊手“我也想独占,可是护不住啊。”

  在这个琉璃被当作宝贝的时代里,这样一窑一窑的近工业化产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如此恐怖而又庞大的生产力,代表的是富可敌国的财富。

  面对着这样一笔庞大到难以想象的财富,别说王霄只是个户部左侍郎,他就算是宰相也扛不住来自四面八方的手。

  就连皇帝都不够强势的话,估计都守不住。

  赵煦眼中的警惕之色淡去,换上了欢喜的目光“爱卿有大功于国,这份功劳朕是不会忘记的。”

  看着已经蓄起了小胡子的赵煦,王霄对他的话没有一丝的信任。

  皇帝说的话要是能靠得住,那猪都能上树。

  “陛下厚恩,微臣感激涕零。”王霄做感动状,目光真诚的行礼。

  “你现在就是户部尚书了。”回到仓库的赵煦看着那成排的玻璃制品,眼睛里面都在散发着妖异的光芒“此事交由爱卿全权负责,千万记得要保密。”

  近工业化生产的玻璃,可以高价卖给国内外的客户,换来海量的财富。

  而有了钱,就能做很多的事情。

  回到城内户部衙门的王霄,并没有急着去忙碌玻璃销售的事情。

  他又不是赵煦他老子,当然不可能为了赵家江山去做牛做马。

  看了眼时间,快到下班点了。

  王霄悠悠然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拉了个小马扎坐在门口,默默的看着天空之中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

  喝完茶水,王霄起身去了内间更换衣服。

  在户部众多人手的恭送声中,王霄离开衙门下班。上了马车直奔李府而去。

  今天是李迒的生辰,作为李家最重要的关系户,王霄这是必须得去的。

  人家全家都在等着他来开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