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小狐狸

第二百七十七章 小狐狸

  铁鹞子们是被逼投降的。

  因为王霄让人把刀架在梁太后与李乾顺的脖子上,逼迫他们喝令西夏军投降。

  作为西夏国主的侍卫,铁鹞子们要么是自尽,要么就是投降。

  天光微亮的时候,王霄就派出了使者,带着报捷的书信一路绕过延州去往汴梁城报喜。他可信不过吕惠卿这种小人。

  这次夜袭收拢了数万西夏战俘,至于那些跑掉的西夏溃兵,王霄也懒得去追捕他们。

  四周都是大宋的各处城寨,他们跑不掉的。

  王霄并没有就此满意,带着战俘返回延州。

  而是直接驱使战俘们快速出发,沿着西夏人来时的路线直奔兴庆府而去。

  他很清楚一旦错失良机,西夏人很快就会重立新主,而且辽国也会作出反应支援西夏。

  这样的话只能算是大捷,却是做不到灭国。

  不愿意让西夏继续拖着大宋的王霄,一路驱赶战俘们杀奔兴庆府。

  他一路上还以遣知鄜延路观察处置使的名义,派出使者带着李乾顺的玉玺,龙袍,旗帜依仗通告各处城寨,要求他们出兵加入自己。

  面对大宋百年未曾有过的辉煌大胜,包括折家,种家在内的众多城寨纷纷出兵出粮,追随着王霄一路狂奔冲向了兴庆府。

  至于路上的粮草问题,直接就地征集。而且路上谁掉队都不会等,直接扔下。

  所有的一切只为一个,那就是速度。

  等到大军一路狂奔杀到兴庆府城下的时候,兴庆府内还在为了立谁为新任国主而内斗不已。

  王霄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像是之前一路上攻城拔寨的时候一样,驱使那些西夏出战俘们去填城。

  两天之后,城防空虚的兴庆府告破。

  西夏的有生力量几乎都被带去了攻打延州,现在就是他们最虚弱的时候。

  城内的西夏皇族,文武百官几乎被王霄一网打尽。

  留下了折家种家等西军驻守兴庆府,王霄则是迅速收刮全城然后离开。

  他不要金银珠宝,只搜集各种档案卷宗,各种仪仗器皿,各种代表着身份的东西。

  驱赶着成千上万的西夏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宫中妃嫔,宫女内侍等等,绕路南下,向着汴梁城前行。

  西夏,就此亡了。

  之所以绕路,是为了避开后面哼哧哼哧追赶过来的吕惠卿所部。

  这次的功绩,王霄从来就没有打算跟任何人分享。

  等到进了河东路,王霄就不再急着赶路了。

  这里是大宋的地界,没谁会出兵来袭击他。

  至于吕惠卿,现在还苦憋的在兴庆府准备应对来自辽国的威胁。

  王霄可不是金兵,不会做出那些人神共愤的事情来。

  虽然没有什么礼遇有加,可至少这些俘虏们的安全保障还是有的。

  一路走走停停,接连不断的接待赵煦派来的使者。

  看着赵煦写来的书信,王霄能够感受到那种狂喜与殷切期待。

  年轻的赵煦或许是太过激动,太过兴奋了。他甚至在给王霄的书信里表示,要给王霄封王以酬其灭国之功。

  封王什么的,王霄是不相信的。

  他知道赵煦只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而且朝堂上的那些人,是不可能同意的。

  王霄立下了灭国之功,他们早已经是妒忌发狂。还要封王?做梦去吧!

  绍圣四年五月,出征一年有余的王霄,终于再次回到了汴梁城。

  皇帝亲自带着百官出城迎接,御前班直与禁军们衣甲明亮,昂首挺胸做威武状。

  自从大宋灭南唐之后,百多年未曾有过如此辉煌的时候了。

  这一刻,他们仿佛是感受到了先辈们的荣光。

  被组织起来的汴梁城百姓们载歌载舞,昂贵的布帛像是不要钱一样把道路两旁的大树都给包裹起来,整个汴梁城都是喜气洋洋。

  王霄从马背上下来,快步上前向赵煦行礼。

  “微臣王霄,奉命击灭叛逆。今擒西贼伪国主李氏乾顺,伪太后梁氏并众贼归来复命。”

  王霄的嗓门很大,四周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还有专门大嗓门的人复述他的话,一层层的传递让整个汴梁城都听到。

  赵煦兴奋的鼻头上的青春痘都泛红。

  他老子,他爷爷,他爷爷的爷爷都未曾有过如此辉煌的成就。

  自从太祖太宗之后,他们赵家就再没有能拿的出手的武功来。

  现在,他做到了。

  不但可以名留青史,还能昂着头走进祖庙里去。

  “爱卿,辛苦了。”

  赵煦的话很是轻柔,哪怕是面对刘贤妃的时候都未曾如此温柔过。

  去年王霄提出要出战的时候,赵煦还曾经犹豫过,甚至差点没答应。

  而现在,赵煦已经是将王霄当做了自己的陈庆之。

  王霄侧身,示意身后的一辆马车。

  “李氏乾顺,梁氏。下车拜见官家。”

  无数道目光都看向了这辆车。

  自从当年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南唐李煜,带着小周后来到汴梁城。这都已经一百年未曾见过生俘敌国国主的大瓜。

  等了一会,里面窸窸窣窣的响起声音。然后门帘被撩开,车门被推开。

  三十余岁的梁太后拥着低头攥拳的李乾顺走了下来。

  西夏的皇亲国戚们都穿着白色的素服,低着头不敢看向四周的宋人。

  “罪臣李氏乾顺,叩见陛下。”

  李乾顺算得上是一位雄主。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展现自己的能力,就被王霄一通乱拳彻底给打趴下了。

  现在哪怕心中再愤慨,可形势比人强啊。这个时候不得不低头。

  “嗯。”

  赵煦扬着下巴,做高傲状。

  “你们李氏,一向受我大宋优渥。可居然狼子野心,阴谋叛逆......”

  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段,宣扬了大宋的国威,贬低呵斥了叛逆的西夏。最后才是真正的主题。

  “朕念你年幼无知,授你左千牛卫上将军职,封悯候。以后就在这汴梁城内安度余生吧。”

  眼泪滚滚而落的李乾顺,哽咽着叩首行大礼“拜谢大皇帝厚恩!”

  一旁的梁氏,还有更多的西夏皇亲国戚们齐齐向着赵煦跪叩行大礼“拜谢大皇帝厚恩!”

  王霄带回来的那些西夏的文档卷宗,全都入藏书阁。

  那些违制的仪仗器皿什么的,全部送入宫中。

  宫女内侍,分发给各家王府。西夏文武百官,则是送往各州各府看押。

  西夏的皇亲国戚们都被集中看管居住,基本上这辈子就只能是夹着尾巴在汴梁城里低调做人。

  这还得看赵煦和他的继任者心情好不好,会不会给李乾顺他们来个暴病而亡什么的。

  赵煦下旨欢庆三天。

  开了府库,各种粮食布帛,酒水器皿大肆发放。妥妥的与民同乐。

  整个汴梁城都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皇宫里举行了盛大的欢庆宴会,赵煦亲自拉着王霄的手走入大殿。群臣百官,齐齐向王霄行礼道贺。

  这就是灭国之功,再大的功勋都没这个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赵煦挥手让歌姬们退下,乐班也停下了奏乐。他询问王霄“爱卿立下如此不世之功,想要何赏赐?”

  王霄放下酒杯,起身来到正中行礼“官家,微臣有要事禀报。”

  “哦?”赵煦有些惊讶,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要事“你说。”

  “微臣弹劾鄜延路经略使吕惠卿。微臣在金明寨死战之时,此人见死不救。微臣击破西贼的时候,此人大肆抢功。微臣攻破兴庆府,此人又一路赶来强行索要城池。微臣押解李氏一族来汴梁城时,此人面对辽军怯懦退缩,丢弃大片土地。微臣请官家治其罪过!”

  辽国的反应其实是很快的。

  王霄攻破兴庆府的时候,辽国的干涉军就已经出动。

  之后王霄带着战利品南下,将应对辽国的事情扔给了吕惠卿。

  面对辽军,吕惠卿没敢野战,依旧是选择了固守城池。这就使得辽军夺取了大片西夏的无主之地。

  至于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搞吕惠卿,那是因为王霄深知什么叫做功高震主。

  大宋对军权看管极为严格。

  看看杯酒释兵权,还有岳飞的十二道金牌就知道。

  王霄必须给自己找强有力的对手,这样才能让赵煦,让所有人安心。

  毫无疑问的,新党就是最为适合这个位置的角色。

  新党的人很多,吕惠卿身为曾经的新党二号大佬非常合适开刀。

  此人人品极差,为了往上爬陷害过恩师王安石,名声可谓是臭大街。

  拿他下手,新党不但不会反弹,反倒是会主动帮忙。

  “陛下。”宰相蔡卞站了出来“微臣附议。”

  至于蔡卞为什么会支持王霄,那是因为他老婆就是王安石的女儿。

  作为王安石的女婿,蔡卞早就想对吕惠卿这个二五仔下手了。

  现在王霄开了艘船过来,他毫不犹豫的就跳了上去。

  蔡卞也是有很多小弟的。

  他一出头,后面一大群人都出来表示附议。纷纷唾弃吕惠卿是个废物,打下来的土地都守不住。

  赵煦点头,他对吕惠卿也是不满的。毕竟被辽人抢走了那么一大片的地盘。

  被王霄从头坑到尾的吕惠卿,甚至就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安排好了命运与下场。

  说完吕惠卿的事,王霄也正式跟新党对上了矛头。

  接下来,事情又回到了原点。

  “爱卿。”

  赵煦斟酌了片刻,终于还是说了出来“朕为酬你之功,愿封你为郡王。你意下如何?”

  真想封我为王,那还问什么意下如何。谁特么的会拒绝啊。

  王霄拱手行礼“臣谢官家厚爱,此事臣不能受。”

  四周响起了一片松口气的声响。

  唯有蔡京面露失望之色,微不可察的啐了一口。

  “小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