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你们准备好了吗

第二百七十六章 你们准备好了吗

  西夏人并非是游牧部落,因为以他们的人口数量与面积来说,搞游牧的话拉不起这么庞大的兵马。

  他们也是搞农耕的,而且还有不少前唐时期散落在这里的汉人。所以攻城的时候各种器械还是有模有样。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百多台盾车,这是用来为数千弓弩手提供保护,送他们靠近城头与守军对射的。

  盾车之后是云梯,几千甲兵举盾环绕在众多云梯四周,准备攀登城墙。

  除此之外还有一台庞大的,覆盖着铁板与熟牛皮的冲车,这是用来撞击城寨大门的。

  至于别的,除了上万杂兵背负着装满砂石泥土的麻袋准备填护城河之外,也没什么了。

  西夏人很是自信。

  虽然感觉比起之前来说金明寨好像大了许多,防御设施也多了许多。

  可面对几十万大军,依旧是弹指间就可灰飞烟灭的小地方。

  盾车跑的快,进入射程之后就停下聚拢起来形成屏障,后排的弓弩手们列队张弓,开始压制城头。

  随后上万杂兵们呐喊着冲上前,准备填埋护城河。

  城头上的众将都将目光看向了王霄。

  王霄缓缓点头。

  城内的鼓声响起,之前被压制的城头上突然涌出大量的弓弩手,成排的箭雨从天而降,大量杀伤下方负责掩护的西夏弓弩手。

  居高临下的守军明显更占优势,而且他们多用弓力强劲的神臂弓。惨烈的对射之下,西夏人的弓弩手损失极大。

  射垮了弓弩手,守军调转目标开始对付填河杂兵。

  这些连甲胄都没有的杂兵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成片成片的被射趴在地上。

  西夏人那边很快就做出调整,更多的弓弩手被调集起来,直接前冲到盾车阵后面强行压制。

  看到这一幕,王霄抬起手向前一挥。

  守军揭开覆盖在八牛弩上的布帛,对着那些盾车就是一通密集攒射。

  八牛弩的弩矢比人的大腿还长,比手臂还要粗。在强大的驱动力下,威力惊人。

  哪怕是坚固的盾车,在八牛弩的射击下也是被射碎的下场。

  之前没用八牛弩,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西夏人的弓弩手过来送死。

  失去了盾车的保护,众多只穿着轻甲与皮甲的西夏弓弩手们,直接就暴露在了守军的眼中。

  双方弓弩手的对射,真的是箭矢满天飞舞。

  守军有城墙与举盾甲兵的保护,损失比起外面来说少的多。

  这边西夏人的杂兵们,在付出了巨大的损失之后,终于是填埋了一段护城河。

  随后冲车跟云梯靠了过来,开始了最为惨烈的攻城战。

  滚木擂石从天而降,金汁火油成锅的往下倾倒。几千甲士聚集在城下,那真的是一倒就是一大片。

  后方没有鸣金,那就只能是继续打下去。

  西夏甲士承受着巨大的伤亡,沿着云梯向上攀登。

  一个口中咬着横刀,一手攀爬一手举盾的甲士刚刚在城头上露出个脑袋,就被守军一枪刺穿了眼窝,惨叫着摔了下去。

  后面跟上再来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一直到第十一个的时候,这个身披厚甲的西夏武士才用盾牌荡开了几柄长枪,怒喝一声跳上了城头。

  远方观战的西夏军中顿时一片欢呼声响。

  这就是论功最高的先登之功。

  西夏武士怒吼一声,扬起横刀就准备护住这处缺口。可远处却是传来了‘嘣’的一声响。

  一支利箭呼啸而来,直接射穿了他那大张的嘴巴。

  强劲的动力带着西夏武士向后倒下去,直接从城头摔落。

  远方的西夏人欢呼声顿时嘎然而止。

  王霄落弓,目光放在了远处西夏人代表着皇帝身份的阵营上。

  在那边,有一群数以千计的铁甲重骑兵,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铁鹞子。

  “铁鹞子,正面对战打不过。只能是不给他们穿甲上马的机会了。”

  当城下的尸骸堆积如山的时候,远处西夏人的本阵中终于是响起了鸣金声响。

  回去之后西夏人一计算,加上杂兵的话居然损失了数千上万之众!

  一座小小的金明寨,居然强悍如斯!

  西夏人的士气明显受到了打击,接下来的两天都没有发动攻击。

  不过等到第三天,当西夏人气势汹汹四面围攻的时候,王霄当即判断出这是总攻。

  这一天的战斗极为惨烈。四面城墙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突破,最紧急的时候,就连那些民夫们都上了城头。而城外的各处支堡则是全部被攻破。

  站在城头向外看去,入目所见,全部都是一片血红之色。

  “明天若是再来这么一次,估计就守不住了。”

  吊着胳膊的张俞来到王霄身边,忧心忡忡的表达自己的看法。

  “再来一次?”王霄笑了起来“你以为西夏能有多少壮丁可以这样不计损失的扑城。今天他们至少折损了接近两万之众。明天再来的话,他们就得让铁鹞子下马了。”

  王霄站在城头看着远方的西夏人大营,深吸口气感受着战场的气息。

  片刻之后,他转头看着一旁的张俞,认真的说“西夏人要走了。”

  “啊?”

  王霄的战场直觉非常敏锐,西夏人的确是准备撤兵了。

  就像是王霄说的那样,西夏有多少人口,有多少壮丁,有多少能够扑城的甲士。

  把青壮男人们都葬送在这小小的城寨下,那西夏也就亡了。

  损失如此惨烈,西夏人的士气极为低落。为了维持士气,不得不下发大量的酒水让军士们买醉。

  因为木材全都被用在了打造攻城器械上,所以西夏人的营地几乎没有栅栏拒马什么的。

  他们从未想过城内的守军会杀出来,重点的监控都放在了对外,防备四周的城寨援军上。

  所以,等到王霄带着人马趁着夜幕掩护杀过来的时候,西夏人的大营毫无防备可言,而且因为要撤兵,营地内很是混乱。

  之前打的最为惨烈的时候,王霄也没有动用城中的一千人的预备队。

  作为一个常年在战场上厮杀的老手,他很清楚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在手中留有一支预备队。

  拿破仑在滑铁卢的时候,就是因为派出了最后的预备队也没能攻破联军阵地。等到联军反击的时候他连最后的抵抗力量都没有,最终导致全军崩溃。

  而现在,王霄用上了这支预备队。

  王霄亲自率领这一千人作为前锋袭营,张俞等人带着大队人马在后面看情况接应。

  除了伤兵之外,全员出动。这次甚至把那些民夫们都给动员了起来。

  王霄的第一目标就是铁鹞子。这是西夏人此时手中唯一立刻就能用的强军。

  为了迷惑敌军,他甚至让手下军士们套上从战场上扒下来的衣甲,举着西夏人的旗帜大摇大摆的穿过营地。

  陷入混乱与沮丧之中的西夏人,居然真的没察觉出不对劲来。

  “他们不对劲!”

  靠近铁鹞子营地的时候,终于是有人察觉出这支兵马不是自己人。

  王霄当即伸手扯下身上染血的西夏衣甲,单手握刀就当先冲了出去“放火烧马厩!”

  铁鹞子的本事一大半都在马背上。没了马匹,他们的威胁就会大为降低。

  宋军跟着王霄冲入铁鹞子的营地,对于其他地方惊慌失措的西夏人视而不见。

  火折子点燃火把,火把点燃草料与帐篷。

  黑夜之中,翻腾的火光极为耀眼。

  “杀呀!”远处看到火光的张俞怒吼着冲了出去,他身后跟着密密麻麻的守军。

  铁鹞子的营地实际上就是西夏国主的营地,因为铁鹞子的本职工作就是西夏国主的护卫队与仪仗队。

  王霄大喊着“放火放火,别管这些人,去寻西夏国主!”

  李乾顺的大帐极为显眼。不但是最大的,而且还是最华丽的。就在铁鹞子营地的最中心位置。

  一手举着横刀,一手举着火把的王霄一马当先。刀光翻飞之间砍翻所有挡在他面前的人,他的眼睛只盯着那座大帐,别的什么都看不到。

  ‘呲啦~~~’

  浑身浴血的王霄一刀劈开厚实的门帘,侧身避让一把斩过来的利刃,脚步一收一冲就撞了进去。

  大帐内的人很多。

  当中是一个身穿华丽宫装,三十余岁的年轻妇人。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子。

  四周聚集着不少人手,有文官,有内侍,有宫女等等。

  还有两个身披铁甲的武将,被王霄给撞翻在地。

  王霄举刀上前,直接了解了那两个想要挣扎起身的武将。顿时引的帐内尖叫连连。

  此时跟着他冲杀的宋军也跑了进来,一个个浑身浴血,凶神恶煞的样子。吓的不少内侍宫女都晕厥过去。

  张俞他们的大队兵马已经杀入营中,同样是到处点火,到处激战。

  西夏军的营地几乎毫无防备,而且士气低落,不少人还喝了酒。

  面对突如其来的夜袭,整个营地都陷入了巨大的慌乱与崩溃之中。

  听着外面传来的各种声响,王霄单手拎着滴血的横刀,向着那母子俩走去。

  “大胆!”

  一个文官跳了出来“你敢...”

  刀光闪过,文官直接身首异处。

  又是一批内侍与宫女们被吓晕过去。

  这下没人敢上前阻拦,展现自己的风骨了。

  骨头再硬,它也硬不过钢刀啊。

  王霄走到这对瑟瑟发抖的母子面前,抬手抹了把脸上的血渍,露出一个吓人的笑容来。

  “梁太后,李国主。我家官家对二位仰慕已久,早已经在汴梁城内备下酒水菜肴,安排好了华宅花园。你们,准备好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