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请你看清楚,什么才叫反杀

第二百七十三章 请你看清楚,什么才叫反杀

  在尊重士大夫的大宋来说,赵煦的这种直接羞辱宰相的举动,简直就是让人难以想象。

  之所以如此,只能说是他愤怒到了极致。

  不远处队列里的王霄撇嘴笑了。

  遗折上写的事情大部分都是真的,至于少部分编撰的那些事情也是似似而非,反正都是让皇帝看了就会上火想砍人的那种。

  对于曾经做过皇帝的王霄来说,再没谁能比他更清楚这些。

  而这其中最激怒赵煦的就是,章惇想追废宣仁后,同时阴谋攀咬孟皇后,假托邪门旁道,在hougong兴起狱案试图废掉孟皇后。最后起同文狱,试图诛杀全部的元祐大臣们。

  这一段都是事实,只不过还在前期准备之中。

  而后面还有就是内结宦官郝随,并与刘贤妃结盟。阴谋以道家的符水入宫医治生病的福庆公主,害死公主然后攀咬公主的生母孟皇后,从而达到废后的目的。

  这一段之中大部分都是真的,少部分则是王霄根据推测自己加上去的。

  历史上章惇的确是勾结郝随,以道家符水事情推落下了孟皇后,推刘贤妃上位。而且福庆公主也的确是病死了。

  这些都是未来几个月内发生的事情。王霄只是提前将事情告知了被蒙在鼓里的赵煦。

  身为皇帝,最为忌讳的就是权臣内结宦官,插手皇家废立之事。

  前朝这样的事情就不多说了,单单提一下明朝的万历皇帝与张居正就能明白。

  那个时候的万历皇帝有多么愤怒,张居正死了之后他们家就有多惨。

  而现在的赵煦就处在这种情绪之中。

  与万历皇帝比起来,赵煦的行动能力明显更加强大。

  这几天他暗中让皇城司与王霄进行调查,早已经是坐实了遗折之中的大部分事情。

  剩下的那些,也已经有了指向性的证据。

  对于皇帝来说,这些就足够了。

  吴御史遗折里表示,自己是章相公的心腹之人,深度参与了这些事情。可他的良心不允许他做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所以最后只能是一死来谢罪。

  赵煦相信了,哪怕只有部分真实的他也会相信。

  皇帝,是疑心病最重的一个职业。

  正因如此,这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微臣不知有何罪。”章惇捡起了吴御史的遗折,不过并没有打开看,而是直接向皇帝发难“本朝自太祖太宗皇帝起,优渥士人。官家...”

  “你闭嘴!”

  赵煦非常没有皇帝气度的喝断章惇的话,伸手抢走了他手中的遗折“你这个奸臣。内结阉宦,外拢朝权。私蓄力量,威逼大臣。你还有狗胆阴私宫中之事。太祖朝以降,数你最为奸诈无耻!”

  皇帝的这番话让大殿内的众人全都惊掉了下巴。

  在尊重士大夫的大宋来说,皇帝如此痛骂宰辅,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官家。”

  王霄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请官家收拢仪态。”

  他兼着的职务之中有右文殿修撰,这是类似秘书给皇帝提意见的。

  这个时候站出来提醒皇帝要注意仪表不能失态,也勉强说的过去。

  王霄当然不可能是在帮章惇,他这是在提醒皇帝要注意重点。先把章惇的罪责坐实了再说别的。

  赵煦重重的舒了口气,将手中的遗折扔给了王霄“念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畜生都干了些什么!”

  这倒是王霄的本职工作,没什么好说的,直接上前展开遗折开始大声念了出来。

  仅仅是念了开头一段,章惇就已经失魂落魄的快要站不稳了。

  王霄念完,跟着问了一句“官家,不知这遗折之中所言是否是真的?”

  这是在提醒赵煦,该拿证据出来了,要把事情坐实才好。

  赵煦冷哼一声“把郝随那狗贼带上来!”

  郝随是内监,在皇宫之中也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不过现在,却是被拖死狗一样被拖了上来。看他那样子,明显是有过受刑的痕迹。

  “说,你是怎么内外勾结的。”

  有了郝随这样一个身份显赫的内侍做人证,事情基本上就算是敲定了。

  大殿之中的众人神色各异。

  他们并非是怀疑章惇内外勾结的事情,而是惊叹他的运气如此之差。

  居然会信任吴御史这种笨蛋,被人家一击就全都给曝光出来。

  赵煦本身对孟皇后的确是不满,可再不满也是他自己的事情。轮不到外臣来指手画脚,插手宫中事务。

  更别说还阴谋想要害死福庆公主,以此来攀咬皇后从而掀起大狱。

  对于这种行事狠辣的权臣,所有的皇帝都只有一个看法。

  那就是该死!

  蔡京目光闪烁,片刻之后下定决心。伸出腿踢了一下自己的弟弟蔡卞。

  “官家。”蔡京出列行礼“尚书左仆射门下侍郎居心叵测,狼子野心。臣请官家治其大不敬之罪!”

  蔡卞跟上出来行礼“官家,臣请治尚书左仆射门下侍郎之罪!”

  谁都知道蔡京兄弟是章惇的左膀右臂,现在他们两个跳出来落井下石,很明显是在摆脱牵连。

  脑袋活泛的人醒悟过来,纷纷跳出来指责章惇。

  脑袋不太灵活的,这大殿内基本上是没有的。脑袋不好使的也到不了这儿来。

  这些人的动作含义很简单,就是撇清嫌疑。同时也是再给章惇施加压力,希望他能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章惇惨然一笑,颤颤巍巍的抬手取下自己的长翅帽,放下了手中的笏板。

  重重的跪在了地上,面向赵煦额头触地“罪臣无话可说,恳请官家能给罪臣一个体面。”

  他这里说的体面,当然不可能是饶恕他。

  这么大的事情没被揭穿什么都好说。可一旦被揭穿了就是无可赦免之罪。

  而且他必须得自己扛下来,否则的话还会牵连到整个新党,毕竟他是新党的党魁。

  蔡京他们这些新党的骨干们,已经用实际行动把章惇逼上了绝路。

  章惇说的体面,是请皇帝给他一个自裁谢罪的机会。

  自裁的话,这件事情就算是到此为止,不会再扩大牵连,不至于连累到新党众人。而且也算是勉强为他自己保留了一点名声。

  赵煦有些犹豫不决。

  他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可能只有章惇一个人在推动。后面肯定是整个新党一起上。

  只是,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借着机会狠狠打击新党。

  从本心来说,自然是想要惩处这些无法无天的混蛋们。

  可现实状况却是,之前才清理了旧党,现在转身就打击新党。这会造成朝局动荡不安。

  下不了决心的赵煦看向了王霄。

  而王霄则是缓缓点头。

  看到这一幕的蔡京,眯起了眼睛。

  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是以章惇抱病而亡宣告结束。并未再牵连朝中其他人等。

  至于郝随等内宫众人,则是皇帝自行处置。

  之后赵煦任命蔡京的胞弟蔡卞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掌管天下政务,成为信任的宰相。

  据说蔡京对于自己的弟弟能越过自己成为宰相之事非常不满。

  虽然他们兄弟俩是同一期考中的进士,资历方面一模一样。可他毕竟是哥哥,这样是很丢脸的。

  除了换相之外,还有一个人事变动让人惊叹不已。

  那就是年纪轻轻的王霄被赵煦任命为了尚书左司郎中。

  尚书左司郎中的品级不高,只有区区的正六品。

  可这个职务的实权却是很重,因为这是尚书左仆射的副贰官。

  协掌尚书都省事务,监管吏,户,礼部诸司政务。举稽违,署符目,知直宿,位在诸司郎中上。

  这是典型的位卑而权重。

  有个有趣的事情就是,与尚书左司郎中对称的尚书右司郎中,职责却是掌管起居注修撰的。

  两边品级相同,职务相近。可手中的权势却是大相径庭。

  正常情况下这个任命是不会被宰相接受的。

  因为这个重要的位置,还是有权封驳圣旨,有权在公文上署名的位置都是留给宰相心腹之人的。

  可赵煦已经决心要限制无法无天的新党,专门挑在了任命蔡卞为宰相之前安排妥当。这就成了事实,没办法改变。

  王霄身上兼任的职务,现在已经达到四个了。

  每个月都能领取四份俸禄,简直就是美滋滋。

  而且以他现在的年纪和资历来说,能做到如此重要的位置上,简直就是坐了火箭一样。

  与王霄同期的状元郎,还在地方上做着通判呢。

  “王卿,福庆的病症如何?”

  皇宫之中,赵煦有些急切的询问给福庆公主看病的王霄。

  福庆公主是赵煦与孟皇后的女儿,现在还不到三岁。

  她之前病重,虽然多方医治可各地名医都说是药石无灵,真的是急坏了赵煦。

  想起之前王霄为自己看病的情景,赵煦抱着希望请来了王霄。

  “是肺病,很严重。不过还可以救。”

  王霄的话让一旁的孟皇后直接落下了眼泪。这是第一个跟她说公主能救的人。

  对于不受皇帝待见的孟皇后来说,福庆公主就是他生命的寄托。

  王霄开了一张药方,嘱咐一定要按时用药,而且要有心腹之人全程跟着,当心被人下黑手。

  自从之前郝随的事件之后,赵煦就曾经狠狠清理过宫中。只不过刘贤妃那边,他没能忍心下得去手。

  而这位刘贤妃,就是历史上害死福庆公主的黑手。

  告别千恩万谢的孟皇后,王霄与赵煦在皇宫之中漫步。

  没等赵煦开口说什么,王霄就来了一句“前两日微臣用了一次推衍之术。”

  然后他跟着又来上了一句让赵煦颤抖的话。

  “下个月,剑南东川会有地龙翻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