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自挂东南枝 (为书友听雪封尘加更)

第二百七十二章 自挂东南枝 (为书友听雪封尘加更)

  一位拥有改变世界能力的人离开了,走的默默无闻。

  不得不说,儒家的时代里,并不适合这样伟大的存在。

  因为儒家的这片土壤,要的就是压制科学这种散发性的思维,将人牢牢锁在先贤们安排好的条条框框里生活。

  科学,意味着变化与创新,意味着打破旧日里的规矩。

  这一切,都是儒家的大敌。

  王霄去不了润州,只好在沈括的旧宅前祭奠一番。

  大宋明明是有过能强大起来机会的,可惜没人能抓得住。

  玉面飞龙的事情,最后还是由那位常年不来开封府的判官抗了下来。听说是被送去了遥远的琼州岛上做教谕。

  也不知道这位常年在三瓦两舍里面体验生活的前任判官,能教授学生们什么有用的东西。

  赵煦说是要让王霄接任判官,可章惇那边却是拼命的反对。

  虽然最终还是会下达任命,可新党这边是能拖多久拖多久。

  玉面飞龙并没有影响到普通百姓们的生活,各种日常的小偷小摸,邻里纠纷依旧是主流。

  王霄对于这些小案子也没有丝毫的不满与不屑,无论是谁来都是认认真真的安排妥当。

  “或许在你们看来,丢了只猪羊不过小事儿,可对于百姓们来说,那却是家中值钱的家财。是女儿的新衣服,是儿子拜师的束脩。”

  “邻里纠纷的确是小事,可若是不能妥善解决,小事就会变成大事。甚至变成惨事。”

  “既然坐在了这里,那就要解决这些事情。否则的话,对不起朝廷发的这份钱粮。也对不起上缴这些钱粮的百姓们。”

  王霄的这些话通过各种渠道传播了出去,主要渠道还是他花钱雇佣的说书人帮忙宣传。

  百姓们得知之后,纷纷夸赞王霄为民做主,是包龙图一样的青天。

  赵煦得知后,再次要求任命他为开封府判官。这次门下省没再反驳回去。

  门下省的确是有反驳皇帝圣旨的资格,可真要是惹怒了皇帝,那是可以直接更换宰相的。

  后来蔡京能长期坐住宰相的位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能顺着赵佶的意思,帮忙将皇权扩充到北宋的巅峰。

  王霄成了开封府的判官,可他推官的职务并没有被收回,依旧是兼任着。

  至于原因,当然是因为赵煦很是看不惯自己找王霄来修道的时候,他那一杯茶,一本书就能混上一天,而且还必须吃两顿饭才走的劲头。

  而且王霄休沐的时候从来不会过来,每次都是当值的日子过来混一天。

  “朕的俸禄可不是那么好拿的。”赵煦摆明了是想要压榨王霄。

  对于一个新入朝堂没两年的人来说,这些事情的确是满满的麻烦,通常都会是在手足无措之中慢慢的收获经验。

  可王霄跟别人不一样,他的经验太丰富了。

  不说历次世界里的经历,哪怕是在现代世界之中玩手机,也是见多识广没什么不知道的。

  开封府衙门里的各项事务,王霄全都能处理的干净利落。

  从安排人手维护河道,整顿货运码头的混乱治安。到梳理每天从城外送入城内的成千上万头猪羊与无数的蔬果,征收税款安排教谕。

  从治理治安判决案件,到登记上户修缮义庄。

  所有那些看似千头万绪般的事务,在王霄的手里却好像吃饭喝水一样就能轻松快速的安排妥当。

  哪怕是章惇,也不得不说一声王霄的确是有大才。

  “正是因为其有大才,所以才要更加严厉的打击才是。”

  能成为章惇的主要帮手,蔡京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此人据说与旧党中人来往过密,若是让其得势,绝非善事。”

  旧党当权的时候,章惇是很惨的。接连不断的遭受打击,被不停的贬官。甚至就连老父病死守丧的时候依旧没有被放过。

  可以说,如果不是高太后死了,章惇极有可能被活活逼死。

  如此足以倾尽五湖四海之水的仇恨,章惇对于旧党那是真的恨到了骨子里。

  “如何才能打击他?”章惇询问自己的得力助手“这小子名望很高,能力也不俗。而且家中豪富,几乎找不到可以攻击的地方。”

  徽宗朝的时候,打击政敌甚至都不需要什么证据,一块石碑就足够了。

  可这个时候,打击对手还是需要找证据的。毕竟这个时候的士大夫们还是要点脸面的。

  蔡京胸有成竹的笑着“此人的师傅李格非,最近写了十卷洛阳名园记。名义上是写园子,实际上却是暗指达官贵人日益堕落,到处营造园圃台谢供自己享乐的事情。”

  能做到宰相的人,那得是多么聪明。蔡京这边说完,那边章惇就明白过来“胡言乱语,擅议朝政。虽然不算什么大事,不过依旧是可以作为刀子来用。不错,此事你来安排。”

  大宋讲究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虽然这一条几乎没人会去遵守。可作为借口来用却是可以的。

  李格非是修书的,并不是御史。他指责众多官吏,得罪人不说,还给了章惇他们一个下手的机会。

  没几天,就有御史上书弹劾李格非,开始带节奏,拉声势。

  等到声势到了一定程度,要么李格非自己请辞,要么皇帝给他贬出汴梁城。

  作为其弟子的王霄,必然也是要受到牵连。这一点毫无疑问。

  王霄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是冲着自己来的。

  “朝堂上没有自己的力量,说话声音都不响。”

  王霄在朝堂上能说得上话的,只有他与他师傅两个人而已。

  面对新党的攻击,他想要通过正常的套路来应对,根本就不可能。

  “既然不能走寻常路,那就只能走旁门左道了。”

  夜半时分,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出动的玉面飞龙再次登场。

  一路潜行来到了上本弹劾李格非的御史家里,避开仆役进入那御史的书房。

  ‘什么...’

  正在埋头写书的御史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刚说两个字,后面的话就被强行咽了回去。

  用手指戳在两侧肋下,瞬间就让其动弹不得,话也说不出来。

  他跟岳大掌门学过穴道,虽然还没到可以点穴封人的地步,可找准了位置依旧可以做到让人短时间内失去行动能力。而且不会留下任何外表伤痕。

  王霄之前就调查过这位吴御史,他在好几家钱引铺子里都有份子,各种坏事可没少做。对付他毫无心理负担可言。

  在吴御史惊恐的目光下,王霄解开他的腰带悬挂在横梁上。

  拉张椅子过来,扶着吴御史站在椅子上挂好,一根手指戳在了他的小腿肚上。

  吴御史的腿一抖,直接踢翻了椅子。

  王霄来到书桌前,拿起纸笔开始帮吴御史写遗折。

  水浒传世界里,王霄曾经跟圣手书生萧让学习过模仿别人的字体。不敢说完全一样,可八九不离十还是没问题的。

  写好了遗折,整理收拾好现场确定没什么遗漏。他这才悄然离去。

  第二天一早,王霄来到开封府上班,一群人就堵在门口对着他大喊大叫。

  “停!”

  王霄伸出双手“都别吵,一个一个说。”

  “大人,吴御史死了!”

  “什么?”王霄大惊失色,急忙询问“他是得了什么病症?”

  “不是的,吴御史是自尽了。”

  匆匆忙忙来到吴御史家里,他家的妻妾都在哭哭啼啼的哀嚎。嚷嚷着昨天还好好的,怎么晚上就自挂东南枝了。

  仵作与经验丰富的捕头仔细勘察了现场,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自己挂的自己。

  “这是什么?”

  王霄拿起了书桌上的信件,翻看之后顿时面色一变“这是吴御史的遗折,快点封起来送宫里去。”

  在这个刑不上士大夫的时代里,官吏以死上书绝对是了不得的大事。

  消息一出,整个汴梁城都是一片轩然大波。

  遗折里写了什么,暂时除了皇帝谁也不知道。

  回到开封府里,王霄这边召集了众人商讨吴御史之事。

  “吴御史并无中毒迹象,也没有别胁迫的痕迹。询问其家中仆役口供,也未曾见到过有谁进入过其书房。地面上桌椅上也没有他人痕迹。”

  众人发言之后,王霄缓缓点头“也就是说,吴御史的确是自己挂了自己的?”

  经验丰富的快班总捕头有些疑虑,最终还是上前开口说“大人,吴御史用的那根腰带并不长。估测他的身高与腰带的长度...”

  “没什么好估测的。”

  王霄摆摆手“逝者已逝,就让他好生安息吧。此事到此为止,就这么了结。现在有些别的事情交代你们去做。”

  作为开封府的判官与推官,在没有开封府尹的时候王霄就是老大。

  他说就这么结案,没人会死硬着和他硬抗。吴御史又不是他们的爹。

  回家的路上,王霄坐在马车里仔细想了想“这的确是个漏洞,以后得注意。”

  又过了几天,是大朝会的日子。

  这天在京六品以上的都要参加大朝会。

  不过大宋的皇宫很小的,别说六品了,就算是五品的都进不了殿。

  以往这个时候王霄都会休沐或者请病假。不过今天他却是来了,因为吴御史自挂东南枝的事情。

  王霄以开封府推官的身份进入大殿,主要是讲解吴御史的事情。

  众目睽睽之下,赵煦拿出了吴御史的遗折。

  起身来到章惇的身边,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赵煦将手里的遗折摔在了章惇的脸上。

  “你干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