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七十章 玉面飞龙重出江湖

第二百七十章 玉面飞龙重出江湖

  “真不是我找人传出去的。”

  酒肆二楼靠窗的位置,就和动漫里学校教师后排靠窗的位置一样,都是主角专用的。

  坐在椅子上的王霄放下酒杯,向一旁的李迒做着解释“我安排的人还没开始宣传,名声就已经自己出来了。”

  李迒年纪还小,所以不能喝酒只能喝水“姐夫找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姐姐的事情我前两天已经告诉你了啊。”

  “没什么,就是心头有些烦闷。”王霄抬手指了指心口的位置“心情不好,就想坐下来喝两杯。”

  李迒搬着板凳靠了过来,脸上满是好奇“什么事能让青天大人都感觉烦闷的?”

  目光扫过来,王霄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年纪小,大人的事情别参和。”

  愤愤不已的李迒很生气,他这个年纪正是最反感别人说自己小的时候。

  心头想着以后再也不把自己姐姐消息告知姐夫的李迒,突然看到眼前多了一摞交子。

  “我听说你已经上了学堂?你这个年纪应该也是有朋友了。交朋友的时候大方点,朋友有困难的时候主动出手帮忙,出去玩耍的时候主动花钱。这样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老大。”

  之前还气鼓鼓的李迒瞬间转换成了笑脸“谢谢姐夫,我姐姐能遇上你真是太走运了。”

  哪怕年纪不大,李迒却是已经非常清楚钱的好处。

  没办法,谁让这汴梁城内干什么都要花钱呢。

  一群小兄弟难得有时间一起出去玩。吃个糖,喝个蜜水。买点面具泥人,书坊里买点新书话本小说。吃饭的时候在酒肆里吃个鱼脍什么的。哪个不要花钱?

  通常情况下都是李迒来掏钱。

  每当看到小兄弟们那艳羡的目光,李迒就感觉自己仿佛的到达了人生的巅峰。

  至于出卖姐姐的情报从王霄那里换钱什么的,在李迒看来压根就不算个事。

  王霄以后肯定会当他姐夫的,提前把姐姐的消息告知他,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约了小兄弟们一块去踏青的李迒,兴高采烈的拿着交子走了。

  靠在窗边的王霄,默默的喝酒吃菜。

  一直到夕阳西下,天色逐渐暗淡下来,他才会账离开。

  王霄今天休沐,而且出门也没带仆人。

  一轮下弦月挂在夜空中的时候,王霄看看左右无人,侧身闪入了一条无人的小巷之中。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换上了一身的夜行衣。

  一对明晃晃的分水刺,就悬挂在他的腰间。

  王霄之前说心情不好是真的,因为他审案的时候审到了一个拍花子的。

  大宋律对拍花子定罪还是重的,可问题在于大宋讲究仁,十个定死罪的撑死也就一两个执行。

  之前与新党合作坑人,那是两边都有相同的目标。

  现在的话,新党可不会再给王霄背书。

  王霄就算是把他们所有人都给挖出来,最多也就是徒个几千里地。

  相比起他们做的恶来说,这点惩罚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所以王霄在询问出其他人的下落后,就把这件事情按了下去。

  他把事情按下去,不是说不管了,而是准备换个身份来处理。

  王霄作为开封府推官的时候,没办法处置他们。

  可当王霄化身为玉面飞龙至尊宝的时候,那就是百无禁忌!

  第二天早上,当王霄坐着马车来到开封府衙上班的时候,快班的几个捕头已经是急的团团转的在等他。

  “大人,出大事了!”

  “何事如此慌张?”王霄从马车上下来,手里还拿着从朱雀门外买来的早点‘灌肺’。

  “昨夜南熏门内长林巷,一家老宅内发生了凶案!”

  王霄吃着早点,换换点头“有什么不同之处?”

  “十二个壮汉,足足十二个壮汉都被杀了。而且凶手还在墙上留下了字号,是那玉面飞龙至尊宝又回来了。”

  “居然有这种事情?”王霄大惊失色,手里的早点都扔了“快去看看。”

  一行人来到老宅这边,这里早已有衙役封锁现场。四周不少的百姓们都在指指点点。

  “大人请看。”

  快班总捕头亲自为王霄做介绍。他指着大门边的门房“根据仵作的报告,还有我等的分析。那玉面飞龙大致是在子时左右来到这里。先是潜入门房,将这三个看守大门,正在喝酒的壮汉一击解决。”

  王霄看着凌乱的门房,出声询问“三个人都没发出声响?”

  “应该是没有。”总捕头摇了摇头“那至尊宝武功极为高强,简直骇人听闻。一击出手直接放倒三人,就连呼喊的机会都没有。”

  两侧厢房里睡着八个壮汉,都是在睡梦之中被解决。

  “属下查验过尸首,感觉这八个不是睡着了被杀的。”

  总捕头小声的向王霄说着自己的观察结果“他们的脸上都有被拍打的痕迹。总不可能灭了人之后再打脸吧,又不是biantai。属下推测,应该是被拍醒了之后再下的手。”

  王霄缓缓点头“言之有理。还有一个人呢?”

  来到正房,总捕头指着房门说“那至尊宝到了这里就没再隐藏身形。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他的力量极大,厚实的门栓都被直接踹断。”

  王霄打量着房门的时候,总捕头继续说“正房的人是这伙人的头目,床头就放着利刃。从脚步上看,他起床举刃想要冲上前搏杀,说不定还曾大声呼喊招呼外面的同伙。”

  说到这里,王霄突然笑了一声。随即摆手“没事,就是想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你继续说。”

  “那头目很惨,虽然手中拿着利刃,可却是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他身上挨了二十一刺,直接死于失血过多。”

  总捕头神色凝重的向着王霄禀报“大人,这个至尊宝下手狠辣,武艺更是强的可怕。还请大人立刻下令缉凶。”

  “你说的对。”王霄正色回应“命人画图,张贴全城捉拿凶手。对了,这十二个壮汉聚集于此,感觉不像是什么好人。他们是做什么的?”

  “属下找人查验过,他们是一伙拍花子的。那至尊宝前两年行凶的时候,也是对另外一伙拍花子的人下手。”

  王霄面色微冷“原来是一群该死之人。死了也是活该!”

  离开宅院,来到外面。

  看着外面众多的围观百姓,王霄大声高呼“诸位乡亲不用担忧。这里死的都是拍花子的恶徒,并非是针对平民。诸位若是有谁知道那玉面飞龙至尊宝的消息,可以来衙门内告知获取赏钱。”

  想了想,王霄开出了给自己的赏格“二百贯!”

  玉面飞龙至尊宝,时隔两年之后再次重出江湖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汴梁城。

  拍花子的都是心惊胆颤,惶惶不可终日。而百姓们则是多了许多茶余饭后的谈资。

  接下来的日子里,玉面飞龙至尊宝非常活跃。

  不仅仅是拍花子的,而是整个汴梁城内的城狐社鼠们都受到了袭扰。

  传说此人下手极狠,只要是被盯上了,通常都是不留活口。

  而且无论目标人数多寡,实力是否强劲,结果都是一样。

  倍感惊恐的城狐社鼠们甚至求助到了开封府,还主动掏出巨资将玉面飞龙的悬赏提高到了万贯之多。

  “大人,我等设下了一个圈套,准备缉拿玉面飞龙。”

  快班总捕头拿着自己的计划书找到了王霄。

  王霄对此明显很感兴趣“哦?好好说说。”

  “大人,属下等人分析得知,那玉面飞龙每次出手,都是按照东南西北的方位,找不同地方的城狐社鼠们下手。根据时间推断,最近两日他会去往南城。”

  王霄想了想,的确是如此。正好明天他休沐“然后呢。”

  “属下准备将南城几个大点的城狐社鼠们都集中起来,然后暗中埋伏人手。等到那玉面飞龙过来的时候,封锁区域直接围捕。”

  王霄拿起了计划书,仔细翻看起来。

  “很好。”记下了全套的行动方案,王霄缓缓点头“就按这个去做吧。明天我休沐,若是有好消息,后天一早就告诉我。”

  “是,多谢大人。”

  总捕头告辞离开,走到半路上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好像那玉面飞龙每次动手的时候,大人都是在休沐?”

  总捕头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胡思乱想什么呢,怎么可能。”

  夜半时分,王霄看了眼熟睡之中的明月,起身收拾妥当。

  拿出了一大把的胡子给自己贴上。立刻就从丰神俊朗转变成了满脸络腮胡子的江湖好汉。

  他这次准备的武器,是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

  洞悉全套计划的王霄,轻轻松松就避开了外围埋伏的衙役们。飞身一跃就进了一座大宅院。

  南城几个大的帮会此刻都聚集于此,百多号人聚集在这里吹牛打屁,喝酒喝的飞起。

  在他们看来这么多人守在这里,外面还有大批捕快埋伏。那玉面飞龙只要敢来,必然是死无葬身之地。

  一想到那搅合的整个汴梁城阴暗势力夜不能寐的魂淡就要被干掉,这帮城狐社鼠们就高兴的想喝酒。

  “兄弟。”

  醉醺醺的王霄揽着一个壮汉的肩膀“没酒了,到哪儿拿酒啊?”

  “跟我来,这里美酒多的是。”

  来到存放有数百坛酒水的地窖里,那人美滋滋的吹嘘“咱们大哥今天要为各路好汉们接风洗尘,还要送那玉面飞龙上路。特意准备了这些...”

  一道冷光闪过,王霄拖着这家伙到了阴暗处藏好。

  过来处理完地面的血渍,他拿出了一个瓷瓶开始给这些酒水加料。

  “一群笨蛋,我可不是只会打打杀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