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新官到任 (为盟主一明扉一加更)

第二百六十三章 新官到任 (为盟主一明扉一加更)

  王霄的日子变的简单起来。

  教授完赵煦紫霞功的入门篇,剩下的就是他自己去修炼。

  空闲下来的王霄要么就是在皇家书阁里翻看各类典籍,要么就是请假休沐去李格非的家里。

  教授赵煦紫霞功,那是为了能更好的展开工作。

  而自己人也不能落下,所以李迒这边也是在教授他紫霞功。

  至于不能外传什么的,这可是未来的小舅子,当然是要好生对待。

  王霄又不是华山派的人,把紫霞功发扬光大,算不得什么大事。有本事你们跨越时空来找我呀。

  赵煦的身体逐渐好转,对于旧党的打击力度也在不断增大。

  四月的时候,他下诏改元为绍圣。

  任命新党魁首章惇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也就是宰相。随后蔡抃,蔡京等新党之人纷纷入朝任要职。

  对于高太后有着无穷怒火的赵煦,在她死后将怒火都宣泄在了旧党的身上。

  吕大防等人接连被贬,当年那些因为熙宁变法而被贬的新党众人回来之后,在赵煦的支持下疯狂报复。

  修神宗正史,责降元祐诸旧党。诏“免役法依元丰八年现行条约施行。”

  同时整改科举,罢十科取士法罢进士试诗赋,复置天下义仓等等。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党的报复开始加剧,连早已经死了的砸缸的光,吕公著等人也被追夺了赠谥。

  整个朝堂上都是一片腥风血雨。

  “王卿,你看看这个。”

  御书房内,赵煦将一份奏章递给了王霄。

  王霄打开浏览一遍,随即合上放回桌子上。

  奏章是代理户部尚书蔡京上的,内容是弹劾大学正李格非拒不出任监查检讨。请皇帝同意弹劾外放广信军为通判。

  “朕知你是大学正的弟子,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份奏章朕可以驳回去。”

  王霄拱手行礼“陛下,无需如此。既然朝廷觉得大学正适合去广信军造福一方,那自然是应该去。”

  赵煦惊讶的看着他“你说真的?”

  在大宋为官,最想的只有待在汴梁城里。被贬去外地,那是最为害怕的事情。

  “自然是真的。”

  王霄神色真诚“大宋的天下并非只有汴梁城,官家的子民也并非只有汴梁城的百姓。广信军那里的百姓,也是官家的子民。大学正能去那里造福一方,也是对得起朝廷发放给他的俸禄。”

  开玩笑一样,拯救皇帝这么大的情谊,区区一次弹劾就要用掉?当王霄是傻子呢。

  而且最近这段时间,重新得势的新党众人为了报复这些年来所承受的痛苦与仇恨,那真的是群魔乱舞,疯了一样的拼死打击旧党。整个朝廷都是一片混乱,这个时候外出并非是坏事。

  “官家,微臣有个不情之请。”

  王霄的话让赵煦松了口气。

  作为皇帝他可以不讲诚信不讲信用,可他并不想这么干。

  欠了王霄的人情,赵煦想要还回去。现在王霄主动提要求,他感觉挺高兴。

  “说吧。只要别让朕为难,什么事情都准你。”

  “微臣想与大学正同去广信军,还请陛下应允。”

  “什么?”赵煦的笑容逐渐消失。

  秘书丞虽然官职不大,可却是能常常伴随在皇帝身边的位置。甚至可以说是天子近臣。

  多少人眼红都求不来的位置,王霄居然一脸云淡风轻的毫不在乎,还主动要求去地方上。

  这算是什么请求!

  “微臣想帮帮老师,还请官家应允。”

  “可紫霞功这边...”

  “药方已经给官家了,三天一副即可。至于紫霞功,这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见效的。官家可以日积月累的练习,先做到入门篇再说。”

  赵煦感觉胸口憋着一股怒气。

  自己如此看重你,你却表现的一点都不在乎。既然如此,那你就去乡下吃土好了!

  气愤不已的赵煦冷着脸让王霄走人。

  当天下午让李格非出任广信军通判,以及王霄同时出任广信军节度判官的消息就传了出来。

  通判是佐贰官,是地方上的二把手。

  主要工作就是分担知州的权力,同时担负监察的责任。

  广信军是散州,而且暂时没有知州存在。也就是说李格非去了就是老大。

  可对于绝大部分的大宋官吏来说,在地方上做个老大,也绝对比不上在汴梁城内做个清流。

  而王霄的节度判官属于通判的幕僚,官职也就是个从八品,算是被重惩了。

  不少之前认为王霄是依靠诗赋幸进的,为王霄鲤鱼跃龙门成为皇帝近臣而眼红的人,顿时拍手叫好。

  按照眼前的局势来说,王霄这一去基本上就没机会再回来了。

  赵煦毕竟还年轻,好心好意想给王霄面子,给他好处。却没有被领情,气愤之下做出这个决定。

  王霄对此自然是毫不在乎,收拾好了东西就跟李格非一家一起出城。

  此时黄庭坚已经去了宣州任知州,秦观去了杭州做通判,晁补之则是出知济州,张耒被贬去了润州。

  旧党接连遭受打击,几乎被一扫而空。等到李格非出城的时候,几乎无人来送行。

  “唉~~~”马车上的李格非看着逐渐远去的汴梁城,心头悲痛“没想到居然会是如此。”

  他们的确是属于旧党的范畴,可实际上这些以苏轼为首的蜀党方针是骑墙。既不支持新党,也跟旧党翻脸。

  作为中间派,无论新党还是旧党当政,都是首要打击目标。

  旧党的时候,苏轼先被赶走。新党回来了,苏门学士们也跟着倒霉。所以说骑墙的真没有一个是好下场。

  “老师不需如此。”马车里的王霄面带笑容“都是大宋子民,去广信军造福一方也是好事。”

  李格非对自己的这个弟子非常满意,闻言缓缓点头“子厚所言极是,是我着相了。”

  虽然生活环境有所改善,可李格非家里还是买不起马车的。

  现在乘坐的这辆马车是王霄的,至于明月李清照李夫人她们坐的那辆马车,是王霄新买的。

  广信军就是徐水,距离大名府不是很远。

  从汴梁城到那边一千余里路,这要是不坐马车能把人累疯掉。

  “老师与旧党并无太大瓜葛,终有一日可以重新起复的。”

  王霄安慰了几句,拿出了一本广信军的地理志“老师,我之前研究了一番有关广信军的事情,我觉得可以......”

  这年头讲究的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一切的一切,李格非才是真正能做决定的人。

  王霄在李格非面前表现加分,什么国公家的公子,什么世家侯府的公子都不在话下。

  有着王霄这样凭亿近人的土豪随行,李家这一路上非但没有吃什么苦头,反倒是被照顾的很好。

  王霄每到一处都不是住客栈而是花钱租一座宅院。品尝各地美食,见识各处风光。他甚至还带着厨子,可以随时迟到汴梁菜。

  这一路看着不像是被贬出京,反倒是像来游山玩水的。

  等到一行人来到广信军的时候,后面装满了各地特色特产的马车足有好几辆。

  交接完成,在新的知州到来之前,李格非就是这边的百里候。

  “子厚哪里去了?”

  第一天办公,李格非却是没见到自己最看重的弟子。

  “王判官去了田里。”

  王霄的确是去了田里,他可没打算在这里混日子。

  炎热天气下,麦田里的小麦长势喜人。估计今年秋收的时候将会是一个难得的丰收时节。

  宋朝的时候,占城稻已经在江南一带普及,而江北大都是以麦粟为主。

  粮食产量的增加,以及海贸的发展才是大宋繁华的根基。

  只是大宋对百姓的盘剥很重,普通百姓一年到头也落不下多少好处来。

  王霄在田里转悠了几天,回到李格非那里。

  “通判大人。这是我这几日的心得。”王霄将几页纸递给了李格非。

  “秋收之后烧田作为钾肥,堆fen作为有机肥。徐水这里有磷矿,可以开采作为磷肥。一起使用的话,可以增加田地产量。”

  王霄又拿出几张纸来“冬天的时候可以用布帛搭建大棚种植蔬菜,可以有效提高百姓们的收入。当然了,组织民众整休水利非常重要。”

  李格非是做学问的,王霄说的这些他不太了解。

  不过出于对王霄的信任,他还是缓缓点头“那你就去做吧。”

  肥料什么的,算是前期准备。要等到冬天开大棚,还有春耕的时候用。

  整修水利,则是在农闲的时候干。

  至于开大棚,对于当地百姓们来说是个新鲜事物。要说服他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华夏的百姓们是很聪明的,没有见到实际好处是没人会动手的。

  为了能说服百姓们跟着他干,王霄召集当地工匠们打造器械,到了秋收的时候找来了各地村正们给他们现场演示。

  “这个东西叫做脚踏式脱粒机。”王霄向着众多村正们介绍“结构简单,制作方便。至于用途,是用来脱麦粒的。废话不多说,看一遍你们就明白了。”

  宋时脱粒一般都是用石碾去压,耗时耗力耗人工。而且还不见得能脱干净。

  王霄用杠杆齿轮的原理制作了脱粒机,省力方便还快捷。

  一把麦子伸进去,很快就脱了个干净。

  村正们看的目瞪口呆,很快反应过来一个个的都冲上去自己试用。

  “这些东西我做了很多,每个村回去的时候都带一个走。”

  王霄挥手招呼众人“等收完了麦子也不用还,你们可以各自留下。”

  “判官大人高义!”

  王霄满意笑着“等秋收结束,各村召集青壮人手,跟我一起去修整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