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赵兄有礼

第二百六十一章 赵兄有礼

  正在准备改元为绍圣的宋哲宗赵煦,对于新科进士们并没有太多的重视。

  他的心思都放在了要如何拿旧党出气上面。

  赵煦十岁继位,到现在已经登基九年,可实际上前边八年都是高太后在垂帘听政,他就是个话都不能说的傀儡。

  尤其是到了他十七岁应该亲政的时候,高太后依旧是把持朝政没有丝毫归政的意思。他心头的怒火与危机感毫不犹豫的爆发了。

  这个时候把持朝政的旧党等人依旧沉浸在这些年对新党的大获全胜的喜悦里,丝毫没有在乎这个少年皇帝。

  他们一心一意的巴结高太后,给赵煦带去了极大的恐慌。

  吕雉,武则天,韦后这些名字在他耳畔环绕,让他非常害怕。

  高太后与旧党一心想要把赵煦培养成类似宋仁宗那样遵循守旧,维护既得利益jieceng的皇帝。而不是锐意进取的宋神宗。

  可他们所做的事情,却是与教育赵煦的完全不同,这就只能是激发他的叛逆之心。

  最让赵煦气愤的,是大臣们附和高太后,刻意贬低压制赵煦的生母德妃。

  对于少年皇帝来说,这种事情就是在啪啪打脸。

  高太后和元祐大臣所做的一切,对于赵煦来说,负面影响非常大。

  等到高太后病逝,赵煦亲政,就该是他报仇雪恨的时候了。

  史书评价赵煦打击旧党,重用新党是因为他像神宗,锐意进取。

  这话只能是说对了一半。

  还有一半就是,此刻朝中上下都被旧党把持。赵煦为了掌握朝堂,扶持新党打击旧党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有条不紊展开行动的赵煦,得知今天是殿试发榜,东华门外唱名的日子。他就动了看热闹心思,换上便服在大队侍卫的护卫下去往东华门看热闹。

  东华门外人山人海,数不清的人群拥挤在这里等待着三年一度的盛大节日。

  年轻的赵煦咳嗽几声,迈步登上了不远处一座临街的酒肆。

  来到二楼,径直走向了位置最好的一个临窗的桌子。

  理论上来说,唱名是要皇帝在场亲自喊名字的。哪怕不全喊,至少状元,榜眼还有探花也得由他喊名。

  可赵煦对于这次由旧党把持的科举毫无兴趣,根本就是懒得参与其中。

  他现在过来,就是年轻人闲着无聊过来看热闹的。

  毕竟东华门外唱名,那真是三年一度的盛大日子。

  一名内侍上前敲了敲桌面“两位,这张桌子我们要了。给你们一贯钱,换张桌子去。”

  端着酒杯的王霄抬起头扫了他一眼,垂下目光一饮而尽“滚。”

  内侍愣了下,随即勃然大怒。

  正准备招呼后面的大内侍卫们上前教训人,赵煦摆手走了过来“一起坐行不行?”

  王霄打量了他一眼,在看看四周那些明显带着兵器的壮汉们,微笑伸手示意一旁的空位“请。”

  “师兄。”李迒倒是没在乎这些,而是满脸兴奋的看着远处的东华门“为什么发榜的日子这么热闹?”

  “因为有一群人即将提升自己的身份,所以大家是来看热闹的。”

  李迒年纪小,对这种说法并不了解。不过一旁的赵煦却是有些惊异,这算是一眼看穿了事情的本质?

  片刻之后,李迒接着问“师兄,我听说每到东华门外唱名的时候,就会有人榜下捉婿,是不是真有这种事情?”

  “的确是有的。”

  王霄夹起小菜放进嘴里“大宋人家嫁小娘子,是要陪送一大笔嫁妆的。既然付出这么大,那女婿肯定得挑选好的。”

  “可这世上的好女婿又能有多少,完全不够用。你看大宋那么多的剩女,就是因为不舍得一大笔嫁妆所托非人。”

  “能在东华门下唱名的,那都是未来的guan。这在大宋的泰山大人们眼中,是再好不过的佳婿了。大笔嫁妆的投入肯定会有丰厚的回报,所以榜下捉婿也就理所当然。”

  李迒一脸敬佩的看着王霄“师兄你懂得真多。”

  王霄哈哈一笑“这事整个汴梁城都知道。”

  “师兄你就不怕被捉去吗?等会唱名的时候唱到你的名字怎么办?”

  王霄悠然自得的拍了拍身边的佩剑“你师兄我武艺高强,不怕。”

  他露出佩剑的时候,四周的气氛明显凝聚起来。

  十余个劲装大汉几乎齐齐起身,紧张的盯着他看。

  ‘咳咳~’一旁听了一会的赵煦咳嗽两声“这位兄台,听你的话语,你也是本届进士,为何不去东华门下等待放榜?”

  王霄的目光终于落在赵煦的身上“兄台贵姓?”

  “在下姓赵,行六。汴梁人士。”

  “赵兄有礼,在下王霄。巧了,我也是汴梁的。”

  王霄仔细打量着赵煦,没有回应他的问题。却是突然伸出手扣住了他的脉门。

  “大胆!!”

  边上的太监一声怒吼,十几个壮汉齐齐拔刀涌了过来。楼下脚步声连片,更多的人直接上冲。

  赵煦竖起另外一只手,止住了众人。

  王霄安抚了下被吓到的李迒,目光淡淡的扫过那内侍“你吓到我弟弟了。”

  片刻之后,王霄询问“是不是经常咳嗽,而且痰中带血?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感觉胸口犹如火烧一般难受?”

  面色很白的赵煦笑了“的确如此。”

  他身为皇帝,身体上有疾病早就被太医们看过无数次了。这些症状他自然也是知道的。若是王霄真的懂医术,看出这些来不算什么。

  “萍水相逢也是有缘。”

  王霄点头,无视了二楼内挤满了的众多大汉“我帮你开一副药,虽然没有办法完全根治,不过至少能缓解症状,晚上也不至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看着王霄喊店家送纸笔过来,赵煦很是惊讶。

  如果之前王霄说你这病我能治,赵煦说不定就会让人直接拿下。

  自己的手也是随便谁都能摸的?这可是龙爪!

  可王霄只是说可以缓解症状,这就让赵煦有那么一丝丝的相信了。

  “赵兄,告辞。若是有缘再见,可以请我喝酒。”

  留下药方,王霄拉着李迒准备离开。不过去路却是被众多的壮汉们所阻挡。

  赵煦挥了挥手,壮汉们让开位置。

  看着王霄下楼的背影,赵煦想了想招呼内侍过来“去打听一下,这届士子之中有没有个叫王霄的。”

  夜半时分,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赵煦捂着胸口从龙床上坐起身来。

  犹豫片刻,赵煦嘱咐内侍“去太医院,让他们按照今天的方子熬药。”

  方子被带回了宫里,交给太医博士们研究。

  他们表示方子貌似没什么问题,不过能否对皇帝的病情有效那就不知道了。并且建议这种野路子的药方还是不要用的为好。

  赵煦以往就是苦熬,习惯了也就没觉得如何。

  可现在有了个据说能缓解的方子,心里就像是被挠痒痒一样,怎么都睡不着。

  药煎好也试药完成没什么意外之后,面对着众人的劝说,赵煦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药给喝了。

  第二天本是新科进士们面见官家的大日子。

  可宫里却是传来了消息,说是官家身子不适,今天就不见了。

  王霄一脸的无所谓,不见就不见呗。

  皇帝而已,自己见过的多了去了。

  新科进士们换了衣服,可并非是直接就能分配工作。

  他们现在要做的是观政,被分配到各处不同的衙门里做实习生。等到观政期结束,才会安排正式的工作。

  基本上来说,你在哪儿观政,分配的时候大致就是在哪儿了。

  状元,榜眼,探花这三个进士及第的一等进士,基本上都是要在中书门下省观政。日后都是有着做宰相的机会。

  而二等的进士出身,大都是在六部,二十四司又或者御史台这样的地方观政。

  至于最后第三等的赐同进士出身,那就可怜的多了。大都是在更下层的基础机构里待着。之后分配的时候要么是去小县为知,要么去大县为副。

  王霄的成绩是二等,理论上应该是在六部厮混。

  可奇怪的是,他在吏部得到的消息却是让他去门下中书。

  一甲的那三位对于王霄的到来并没有太过惊讶。他们或许是认为王霄的诗赋名声足够大,所以被优待而已。

  王霄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能留在汴梁城里。

  哲宗要不了多久就会对旧党动手,毕竟旧党当年没眼光,就像是瞎子一样做的太过分。而且他们现在一家独大,这是任何皇帝都无法容忍的事情。

  李格非也会因此被牵连,贬去了外地。王霄是打算跟着一起走,而不是留在汴梁城消耗时间。

  王霄在门下省里做了一天的闲人,悠然自得的看着那三位一甲进士们神色紧张却又手足无措的慌乱,真心是笑个不行。

  那些左右仆射,参知政事的相公们自然没时间搭理他们。

  他们能做的就是在那些埋身于海量文牍之中的秘书郎,内常侍们的身边瞎晃悠。反正也没什么人搭理他们。

  王霄找了本书,挑了个偏僻安静的地方混了一天。混了两顿饭之后,直接把书塞进袖子里回了家。

  回到家就感觉不对劲,附近明里暗里的隐藏了不少的人手。

  进门才知道,家里来了客人。

  “王兄。”赵煦面带笑意的看着王霄“冒昧前来打扰勿怪。”

  “赵兄是来请我喝酒的?”

  “喝酒什么时候都可以。”赵煦的神色认真起来“敢问王兄,可有彻底根治在下病根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