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师兄好厉害

第二百五十九章 师兄好厉害

  王霄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他潇洒而来,留下一首足以让今后每到上元节就让人提及的佳作。

  他洒脱而走,带走了无数人的艳羡与钦佩。

  实际情况就是,写完了青玉案,与大佬们混个脸熟他,就以带着孩子出来要照顾为由,婉拒了陪大佬们饮酒的邀请而选择离开。

  做人要不骄不躁,作为一个正人君子,王霄做人其实是很低调的,这个时候就别再出风头了。

  大佬们的宴会估计要喝到天亮去,王霄护卫着李清照姐弟与她们母亲李夫人上了马车,一路回到了李府。

  “师兄。”已经是夜半时分,却依旧是感觉一点都不困的李迒,眼巴巴的拉着他的衣袖“你明天来吗?”

  上元灯节是三天假期,对于李迒来说今天晚上那真是没玩够。

  王霄笑着没说话,不过目光却是淡淡的瞟向了他姐姐。

  李迒多机灵的小鬼头,瞬间就明白了意思。

  小机灵鬼直接飞扑向自己的姐姐“明天继续出去玩好不好?”

  这要是李格非在这里,他当然没这个胆量。

  可现在身边是李迒的母亲与姐姐,自然是疼爱他。略一犹豫,也就同意下来。

  “明天我们几个手帕交的小姐妹要聚会。”李清照看了王霄一眼,轻声嘱咐李迒“你若是要去,不许捣乱。”

  李迒连连点头“让师兄送我们去。师兄文采那么好,你们肯定会欢迎的。”

  李清照面色微红,正准备呵斥。那边王霄就已经笑着接过话头“反正也闲着没事,就当是陪你们去转转了。”

  李夫人笑着点头“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了。”

  王霄与李迒交换了个眼神,随即告辞离去。

  李清照虽然年纪不大,可却不好骗。

  李迒这一系列古怪的动作没能瞒住她的眼睛。

  等到李夫人回去休息,她直接在走廊里捏住了弟弟的耳朵“说,你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瞒着你的事情多了去了。

  年节之前你说中书舍人鲁大人家的小娘子,收到了漂亮的狐裘披肩,很是羡慕。就是我把消息传递给师兄的,他第二天就过来送了你一件更好的。

  可这些事儿我哪敢跟你说啊。

  “姐姐,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少给我装傻。”

  李清照明显很了解自己这个弟弟,手上加力“不说就把你的耳朵拧掉!”

  王霄若是看到这一幕,估计能惊掉下巴。在外人面前温婉贤淑的李清照,私下里可绝对不是这种性格。

  李迒抹着眼泪,心中想着自己未来的姐夫赶紧的过来把姐姐接走,他实在是受不了了。

  “我就是看师兄那么厉害,想跟他学本事。”

  七八岁的孩子,能在这么危急的时刻想到这个点子,已经算是不错了。

  “真的?”李清照疑惑的看着他。

  “真的真的。”李迒连连点头“姐姐你也看到了,师兄诗词做的好,父亲他们都夸赞的。而且打架也好厉害,那么多人他挥挥手全都给打趴下了。我想跟他学本事。”

  这个理由的确是不差。

  王霄今天大出风头的事情李清照也是看在眼里,尤其是那首青玉案真的是写尽了上元节的繁华。

  至于打架厉害什么的,他倒是没有太多在意。

  士大夫的天下里,武夫是被鄙夷的。

  王霄若是走武将路线,那是绝壁没有一丝机会打动李格非。

  回想起那首遣词绝美的青玉案,李清照手上不自觉的松了力道。

  李迒抓住机会一溜烟的就跑回了自己的屋子,说什么也不开门了。

  回到自己闺房的李清照研墨铺纸,一笔一划的将青玉案写了下来。

  从头到尾一遍遍的看着,整个人都陷入了那优美的意境之中。

  “师兄好厉害。”

  那边王霄回到家中并没有直接歇下。

  先是深深的安抚了一番明月,让她疲惫不堪的睡下之后。王霄悄然换上了一身夜行衣,用布帛包裹着自己的佩剑,从自家墙头后院翻了出去。

  自从练了许久的紫霞功初成之后,王霄从岳大掌门那里学来的华山身法终于是排上了用场。

  现在他飞檐走壁已经不需要用绳索挂钩,直接提气运气就能翻墙而过。

  “会武功就是好。”

  紧了紧自己的面巾,王霄沿着小巷快速前行“这要是想采摘鲜花,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啊。”

  身为一个正人君子,王霄当然不可能去做这种人神共愤的卑劣事情。

  他只是设想了一下那些贼人们的行事手段,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他这大晚上的还要出来,是为了了解拍花子事件的后续手尾。

  在那座破庙地牢里,王霄曾经刑问过那些拍花子,得知了他们背后之人的住所。

  这种事情背后肯定会有总头目,那几个人不过是打下手的。

  对于做这种丧尽天良之事的人,王霄当然不会放过他。

  背后之人名为李易,是城西出了名的青皮头子。

  平日里放印子钱,开设赌坊,强包码头装卸货运,推人下火坑什么的可谓坏事做尽。

  他的家宅就在城西,是一处面积挺大的漂亮院落。内里出了他的妾侍家人之外,还有数十忠心耿耿的打手护卫。

  王霄来到李易家宅外面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街道小巷的暗处埋伏了不少的人手。

  一开始他以为是这家伙有了防备,想要埋伏自己。

  不过仔细观察了一下,却是发现这些人都是公门中人。

  开封府还是有能人的。

  那群拍花子的究竟是个什么背景,他们都知道。只不过李易这人也有靠山,开封府寻日里也不好拿他。

  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吕大相公直接发话拿人,这次谁也保不了他。

  汴梁城内虽然各种案子不断,可实际上的治安还是不错的。

  毕竟在这汴梁城里,只要肯卖把子力气,哪怕是在码头上抗包也能混个肚圆。

  活着有奔头的情况下,治安状况当然是不错。

  因为李易家中养着数十亡命之徒,带队的开封府捕头就表示要先行围住,准备等到天明之后皇城司的人过来帮忙再攻进去,省的造成伤亡。

  至于内里的原因究竟是如何,那就仁者见仁了。

  王霄转悠了一圈,找了个无人之地先扔肉块放翻烈犬,接着直接翻墙而入。

  李易也知道自己伤天害理的事情做的多,所以家中的宅院门墙很高。

  内里还养着烈犬巡夜,谁敢来都是喂烈犬的下场。

  可惜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遇上一个行事不择手段的,行侠仗义的大侠。

  这大侠做事完全不讲规矩,先扔掺杂了药的熟肉块进墙,等到烈犬吃了这才悠悠然的翻墙而入。

  至于正面登门,大声报字号什么的,王霄才不屑去做那傻事。

  他是正义的使者,罪恶的克星。能轻松解决的事情,何必整的那么麻烦。

  李易此刻正在自己的密室里整理财物。

  他在开封府里也是有眼线的。今天晚上的事情早早的就有人过来告知他,尤其是吕相公震怒之下要先拿下他的事情,更是让他心惊胆颤。

  李易虽然也有靠山,可与吕相公比起那就不值一提。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已经到了完蛋的边缘。

  作为一个狠人,李易的应对也是极为迅速。

  他拿出巨资买通了开封府的人手,让他们暂且寻摸个由头等在外面给他一点时间。

  接下来他就准备乘机收拾贵重财货从密道跑路。

  虽然不甘心抛弃这些年打拼下来的事业,可明显这个时候脑袋更加重要。

  正在装珠宝的时候,密室外面传来了几声重物倒地的声响。

  李易刀头舔血多年,从一个青皮走到如今的地步,为人自然是相当机警的。

  直接扔掉手中的珠宝,握着一把短刀转过身来。

  王霄单手拎着还在向下滴血的佩剑,脚步轻松的走了进来。

  “这位好汉,某这里的财货全都给你,只求留一条活命可否?”

  李易没去傻乎乎的问王霄你是什么人,怎么到这里的废话。他神色诚恳的向着王霄祈活。

  王霄侧头看着他,片刻之后说“你在说谎。”

  “你的目光躲闪不自然,握刀的手捏的很紧,腰腿蓄力身子下沉。这是凝神聚气准备爆发的节奏。”

  笑了笑,王霄伸手点着李易“你这是想用财货珠宝分我的心,然后暴起攻之。”

  李易都傻了,他心里的想法居然被王霄看的通透。

  作为一个狠人,李易很清楚王霄都杀上门来了,这么多的财货珠宝人家难道不会自己拿,还用得着他去给?

  想要活命,祈求是没用的。唯有暴起搏命尔!

  想到这里,李易不再废话。单手握着短刀低吼一声,直接向着王霄冲过来。

  他年轻的时候能出头,凭借的就是一股子狠劲。

  现在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他的胆气还在。

  ‘噗!’

  鼓起满腔豪情的李易,不敢置信的看着刺穿胸膛的利剑。

  张开嘴就是血沫喷出来,连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

  “安心去死好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王霄抽剑一挥,直接掠过了李易的喉咙。这下算是彻底的让他安静了。

  用李易身上的绸缎衣服将佩剑血渍擦拭干净,王霄看着眼前凌乱的众多财货珍宝,悲天悯人的叹气说。

  “都是民脂民膏的贼赃,还是由我来代为保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