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千古文华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千古文华

  王霄过来之前,秦观他们就已经为他扬名了。

  鹊桥仙自不必多说,就连前些日子里写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也说了出来。

  都是玩字游戏的高手。虽然说无第一,可真要是出了名作,水平差距也就能一眼看得出来。

  正是因为如此,当王霄走进来的时候,看向他的目光大部分都是带着深切的戒备之色。

  人相轻,这可是自古以来的传统了。

  一圈子行礼之后,王霄来到了李格非的身边。至于李清照她们,则是被带去了后面女眷们的聚会。

  吕大防不在。

  开封府治下还是比较平静的。可突然之间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一下子挂了七八个。贼人还敢大言不惭的留下玉面飞龙的匪号,还是在上元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

  吕大防名义上兼着开封府,这件事情他必须得去坐镇。

  王霄自然能感受到四周诸多不善的目光,不过这些对他来说都不过是毛毛雨罢了。

  “今日诸贤聚会,大家以会友。你心中若是有上元灯节的佳作,那就拿出来让大家共赏指正。”

  李格非知道有不少来自各地的士子们不服气王霄,哪怕是有鹊桥仙这样的佳作在手,也无法抵消年轻人的好胜之心。

  实质上就是在比拼,可明面上的话自然不能这么说出来。

  “老师说的是。”

  王霄一脸的云淡风轻,笑吟吟的点头。

  他转身环顾四周众多的士子与朝中大员,微笑着说“末学后进王霄,今日游上元灯节,心中略有所得。偶得一词请诸位大贤指正。”

  人之间争斗的时候,虽然背地里恨不得一刀捅死你,可当面的时候却必须是一团和气,因为关系到名声。

  王霄这边话音刚落,众多士子们就纷纷回礼,口中说着共勉共勉云云。

  这时候也没人写诗了,所有人的目光早早的就被吸引到了他的身上。大家都在等着王霄能否拿出来一首让人无话可说的作品来。

  毕竟之前黄庭坚他们吹的太大,还说王霄是年轻一辈翘楚什么的。真正是得罪了一圈人。

  许多人心中都已经下定了决心,哪怕水平上乘,他们也要想尽办法的来挑刺!

  这就是最为淳朴的人之心。

  “王兄,快点吧,大家都在等着你的大作呢。”

  江南第一才子齐楷卖相不错,堪称风姿优美。

  他是雄心勃勃来到汴梁城的,想要的就是出人头地大放异彩。成功通过省试殿试东华门外唱名,然后飞黄腾达。希冀着有朝一日可以被人称上一声相公。

  可今天他带着满满的自信来到听涛阁,想要在众多大佬们的面前表现一番。

  没想到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切居然成了别人的铺垫。

  见到好似对什么都不在乎的王霄吸引了全场的目光,他心头的妒忌之心已经无法压制。

  齐楷还是年轻了。

  他的这番急切表现,落在大佬们的眼中只能是扣分项。

  年轻气盛,在江南一向都是被人吹捧的齐楷没察觉到大佬们的不满,反倒是更加咄咄逼人。

  “王兄,久闻你乃汴梁名士,还曾写下鹊桥仙这样的佳作。今日上元灯节的大好日子里,若是不能拿出一首匹配身份的佳作来,我等可是不依。”

  看着洋洋得意的齐楷,王霄目露好奇之色“你哪位?”

  齐楷的面色顿时就被挤兑成了茄子色。

  他在江南有着偌大的名声,可却被王霄当做了无名之辈。这种羞辱让他恨不得现在就把手中的酒杯砸在王霄的脸上。

  “不能冲动。”

  齐楷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毕竟他肚子里还是有点墨水的。

  既然王霄这家伙喜欢装那就让他装个够。等会他的诗词出来,自己再好生的打压才是。

  人交手,自然是要用人之间的办法来解决。

  “别磨蹭了。”

  黄庭坚拎着酒壶走了出来,对着王霄说“既然已经有了腹稿那就写出来,咱们好继续喝酒。”

  王霄转身走向摆放着笔墨纸砚的案几,口中淡淡的回了一句“好。”

  站在案几前待了片刻,王霄伸手拿起毛笔浸墨汁。

  黄庭坚,秦观等人都围了上来。甚至就连讲究规矩的李格非也站在了他的身边。

  现在四周的环境已经是逼到了这个份上,王霄若是拿不出一首上佳上元词来,必然会受到群起而攻之。

  名利名利,有名才有利。

  王霄凭借着七夕词鹊桥仙在汴梁城内获得了偌大的名声,早就让这些各地来的士子们看不顺眼了。

  李格非身为他的老师,这个时候自然是准备帮忙应对。

  哪怕写的不是那么出彩,他也会尽量的维护。

  毛笔唰唰的在纸张上书写,一旁的李格非则是亲自为他念词。

  青玉案元夕。

  四周的人看不到王霄写的是什么,目光都落在了李格非的身上。

  然后,他们就看到李格非的神色变了。

  之前李格非的神色还是那种属于大佬的淡淡模样。毕竟上了年纪的都要在晚辈面前保持气度。像是黄庭坚他们这样的并不多。

  而此时,李格非的神色却是非常非常之认真。

  东风夜放花千树!

  如果说,南宋一朝有谁能在采上与苏轼比肩的话,唯有稼轩居士辛弃疾可比。

  永遇乐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南乡子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在这个华绽放的时代里,唯有稼轩居士可与东坡居士比肩。

  苏轼一首水调歌头,被称为千古绝句。此词一出,中秋词再无人可以超越。

  而辛弃疾所写的青玉案元夕,则被称为上元词的极致。此词一出,上元词就此成为绝唱。

  王霄正大光明的做了抄公。

  在他看来,这方世界因为他的蝴蝶翅膀影响,天知道百年之后还会不会有稼轩居士出现。

  此刻将其代表作拿出来,也算得上是一种免于如此千古佳作泯然于世。

  这首华夏华的巅峰之作,本就不该就此湮灭。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一开始就是大气磅礴的开头,犹如书写狂草一般大开大阖,抓住人心。

  仅仅只是上半阙,就已经将上元灯节的绝美景色描写的淋漓尽致,尽情的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李格非激动的胡须都在颤抖。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能够得见如此绝美的诗词,绝对是人生之中最大的享受。

  原本还有些喧嚣的大厅内鸦雀无声,但凡能听懂的都已经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齐楷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他那江南第一才子的名头并非吹嘘而来,他的确是有着真材实料。

  可正是因为有这份本事,他才能更加清楚的领会到这首词的绝美来。

  这样一份堪称绝佳的词赋出自竞争对手的手中,这让齐楷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至少他自己,是绝对写不出来的。

  王霄轻轻舒了口气,直起身晃了晃腰杆。

  再次提笔,继续书写下半阙。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上半阙堪称对美景描述的极致。而下半阙却是笔锋一转,走向意境。

  上下相合,没有丝毫突兀的感觉,却是更加让这首词赋有了一种升华的意境。

  不远处的帷帐后,手里还抓着蜜饯的李迒捂嘴偷笑“姐姐你看,父亲的脸色都变了,好有趣。”

  没听到回应的李迒疑惑的转头看过去,却是看到自己姐姐目光迷离的站在那里,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是在说谁呢?之前放烟火的时候肯定是说明月姐姐,唉”

  王霄这边终于是放下了笔。

  “老师,如何?”

  向来以稳重著称的李格非,此刻却是说了一句“此词一出,上元词可休矣。”

  李格非这不是在吹捧自己的弟子,而是真真正正的被青玉案给震撼到了。

  如此优美,如此打动人心的词赋,只有当年东坡居士的水调歌头出来的时候可以相提并论。

  可那是东坡居士啊。

  李格非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做老师的,在诗赋方面已经没什么可教授的了。

  “好啊!”

  黄庭坚一声大吼,瞬间让原本安静的大厅内重新活了过来。

  众人纷纷夸赞,各种赞美之词不绝于耳。

  没谁会再提刁难的事情了。

  这天底下评论诗词歌赋好与不好,再没谁能比这些人更有资格。

  这首堪称绝美的青玉案,真的是一个字的刺都挑不出来。

  强行找事,那只能是自取其辱。

  王霄面带微笑的走到齐楷面前,看着眼前这位失魂落魄的江南第一才子说“齐兄,还请指正。”

  齐楷低下头,抬起手捂住脸。

  转身,默默的向着楼下走去。

  看着齐楷萧索离去的背影,王霄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怜悯。

  如果没有他徒弟抄公的帮忙,那今天齐楷必然会用最恶毒的语言来攻击羞辱他。

  你做了初一,凭什么我就不能做十五!

  回过头来,那边的大佬们正在排队签名用花押。这种必然会名传的事情,没谁会拒绝。

  王霄面露微笑,心中却是想着,这要是拿到后世去拍卖,起码千万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