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师兄真是个正人君子呢

第二百五十六章 师兄真是个正人君子呢

  夜空之中,一颗颗星辰犹如宝石般熠熠生辉,与地面上这座被灯火所笼罩的城市交相辉映。

  作为汴梁城内最大的办事机构,开封府大门这边,几个值班衙役正围拢着火盆,饮着屠苏说笑聊天。

  “韦班头那条老狗,把上面发下来的恩赏克扣了大半,落到咱们兄弟手里的只剩下三瓜两枣。”

  “那老狗终有一天会死在上,等着瞧吧!”

  “前两日,城南潘家棺材铺的衙内,在弄云小筑被几家大衙内打坏了。听说他们家就这一个男丁,现在还在闹呢。”

  “闹什么闹,顶多陪他家点钱,还能怎得。”

  “你们是不知道,那城西报恩寺侧,三柳条巷里的陶家小寡...”

  ‘嘭!’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远处丢过来,直接砸在了火盆上。

  顿时就是火星四溅,炭木横飞。

  被吓的坐地上的几个衙役都傻了。脑袋里晕晕的,完全无法理解只是吹牛打屁而已,怎么会飞来横祸的。

  等他们回过神来,看清楚被丢过来的是什么之后,直接就是被吓的魂飞魄散。

  几人连滚带爬的跑去叫来值班的捕头,一群之前还在喝酒的人从衙门里跑出来,呼啦啦的围着首级看。

  “捕头,这上面有张纸条。”

  纸条打开,上面写的一个地址。

  “这地我知道,是城西宣秋门外蔡家巷的大业寺。不过几十年前一场大火,早就荒废了。”

  能在开封府里当捕头的,虽然也要讲出身讲关系门路,可必要的本事和胆气还是要有的。

  那捕头大手一挥“把东西带回去。你们几个,跟我去那破庙。”

  一路来到破庙,入门就看到地上有血渍画成的箭头指引方向。

  进大殿,绕佛像,看到了被打开通往地下的通道。

  “血腥味,很重。”

  捕快们纷纷拔刀,留下几个在外面看守,那捕头带人直接冲了下去。

  这些能出来办差的捕快与衙门之中那些只能敲棍子喊威武的不同,他们的胆气要大的多。

  来到下面看到环境,顿时纷纷抽气。

  孩童们的哭泣声中,那捕头紧紧握着刀柄。

  “速速去禀报府中大人,这是大案!”

  ------

  街道上到处都是人,处处都是欢声笑语。

  无数的烟火犹如火树银花般绽放,孩童们兴奋的尖叫拍手,小脸红扑扑的。

  宽阔的街道两旁张灯结彩,挂满了一排排五彩缤纷,千姿百态的彩灯。

  已然结冰的汴河上,众多早已经落下船帆的船只同样摆满了灯火。闪烁跃动的火光,如远天升。

  爆竹连响,灯火如龙。

  汴梁城内舞龙舞狮,夙夜不眠。

  “这颗树漂亮。”

  王霄带着李迒,明月陪着李清照一同走到一颗巨大的百花灯树旁。

  这是一颗很大的树,上面层层叠叠挂满了上百盏的灯火。

  各种颜色,各种图案的灯笼随着夜风起舞,煞是好看。

  李清照收回看向灯笼的目光,小心翼翼的看着王霄手中的佩剑。

  她虽然年岁不大,可为人却是非常聪明。

  曾经看过家中厨娘杀鸡,那股刺鼻的味道之前在王霄的佩剑上也嗅到了。

  这让她的心中非常疑惑,之前王霄究竟是做什么去了。

  “姐姐你看这个!”

  手里抓着糖人,糖葫芦,泥人等等各种吃食玩具的李迒兴奋的拉着自己姐姐的手晃荡“这是猜字谜的。”

  灯上写着谜题,猜中了就能拿走漂亮的灯。这个套路千年之前也是有的。

  王霄对这种小孩子的游戏没兴趣,拉着明月在一旁的小吃摊上点了汤圆吃。

  那边姐弟俩则是兴奋的小脸扑红,围着谜题灯不停的转悠。

  这年头蔡京还在成都混日子,大宋的福利制度还没有出现。哪怕是猜谜也是要钱的。

  虽说不多,可猜一个灯谜十文钱总还是要的。

  没多大会的功夫,李迒就已经小跑着过来,扭扭捏捏的在王霄身边晃悠。

  王霄笑着伸手指着身边的椅子“坐下吃汤圆。”

  李清照也过来了,手中还拎着两个小巧漂亮的灯笼,这是她的战利品。

  等到几人都吃过汤圆,王霄这才擦干净嘴,站起身来“想要几个?”

  原本闷闷不乐的李迒当即就跳了“我全都要!”

  再次来到灯谜摊位前,王霄大气挥手“老板,你这里还有多少猜谜灯笼?”

  老板笑呵呵的行礼“这位郎君,小老儿这里还有二十八盏灯谜灯笼,你要猜几个?”

  “我不猜。”

  王霄摆手,拿出了一张面值一贯的交子递了过去“我全买了。”

  ‘噗!’

  边上的明月与李清照捂着嘴笑的不行。李迒却是直接拉下了脸,他要的不是这种效果啊。

  “这个...这个...”灯谜老板一脸的为难。

  王霄再次拿出一张面值一贯的交子“天这么冷,早点回家抱孩子去吃团圆饭。我花钱让你提前回家,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老板欢天喜地的拿着两贯钱跑了,留下了二十八个猜谜灯笼。

  “拿着吧。”王霄示意李迒“你说全都要的,现在都是你的了。”

  感受着四周怪异的目光与指指点点,李迒的脸上火辣辣。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最终李迒只拿走了一个鲤鱼灯笼,剩下的都被王霄装上马车。

  “师兄,你才学那么高。明明可以猜谜得到这些灯笼,为何要出资购买?”

  面对李清照的询问,王霄自然不会说我是懒得去查资料水字数,他是一脸悲悯的说“这猜谜灯虽然不过是竹为筋,纸为皮。可却是那人辛苦所做,只为换得家人上元节能吃顿好的。”

  “我若是十个大钱一个都给他猜光了,那他回去之后必然全家落泪。现在这样的话,我不过是花费了些许钱财,可他们一家却是能欢欢喜喜的过个好节日。”

  李迒不再郁闷了,一脸崇敬的看着王霄。这简直就是人生榜样啊。

  李清照同样也是刮目相看,这是真正的君子之风。

  “师兄真是个正人君子呢。”

  ------

  听涛阁位于汴河河畔,不但雕梁画栋装饰奢华,而且占地很大,主楼足有五层之高。

  今天这里正在举办上元诗会,城内不少朝中大员相聚于此,谈笑风生,饮酒说笑好不热闹。

  再过段时间就是春闱了,此时已经有许多来自各地的士子们抵达汴梁城准备参加考试。

  今天这么多风流名士,朝廷重臣聚集于此,各地的士子们当然不会错过机会。

  纷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想办法参与进来,希冀着能够得到某位大人物的赏识,好在春闱之中得到关照。

  随着一首首的诗词歌赋被送过来交由他们评鉴,这些人也是指指点点给出各自的看法。

  “这首杭州士子齐楷所写的上元赋,大气磅礴,遣词优美。我看可当今日魁首。”

  关系这种东西,哪儿都有。汴梁城这里也不例外。

  有人推崇来自杭州,被称为江南第一才子的齐楷可为今天诗会的魁首。

  他要是真的拿了,在春闱的时候肯定会有加分。

  “这才什么时候,早着呢。”

  秦观看不惯这个,直接摆手“至于这首辞赋,水平也就一般。”

  说话那人也是朝中大臣,听了这话当即不满“秦编修若是看不上,那就找青年才俊来写一首就是。我倒是要看看能让你说声好的是个什么样。”

  今天的诗会这些大人物们都不下场,他们只做裁判。出风头的机会都留给了那些有志参加春闱的年轻人。

  这也是一个比拼人脉关系,比拼后续有没有人承其志的机会。

  “哈哈哈~~~”

  同为苏门四学士的张耒放声大笑“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就得提个人了。”

  张耒看向李格非“大学正,你那好弟子怎么还不来?尽让这些营营苟苟们在这里乱显摆。”

  这话就有点挑起矛盾的意思了。

  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简单来说就是宰相的吕大防出面做和事佬“今日以文会友,不可造次。大学正,你何时收了个好弟子,居然让张文潜念念不忘?”

  这边还没有说话,那边的秦观就已经喊了起来“鹊桥仙听过没?就是大学正的弟子所做!今天这里的人谁能拿出这种水平的上元词来,我就推他做魁首!”

  堂上堂下众人都是惊讶。

  一首足以流传千古的好诗词,再加上秦观等人的大力推荐。很快就已经传遍了汴梁城,甚至向着更远的地方传播出去。

  这首被认为极致优美,堪称七夕词巅峰的作品没人能挑刺。

  之前王霄很少参与三瓦两舍的聚会,虽然他的名字被人熟知,可见过他的人却是不多。

  “大学正的弟子就是那写鹊桥仙的王霄?”

  吕大防惊讶的看向李格非,得到肯定回答后连连点头“此词我也曾经听过,的确是上佳之作。人在哪儿?”

  李格非苦笑一声“我这弟子鲁笨木讷,不喜出风头。今天并没有来,陪着小儿小女去西大街上看灯会去了。”

  吕大防来了兴趣“快快命人请来。”

  要说妒忌,肯定是大部分人都在妒忌。

  不过他们也都想看看被秦观等人吹捧的王霄究竟是何方神圣,是三头六臂还是长着九条尾巴。

  没多大会的功夫,一名开封府的捕头弓着腰跑了进来,向吕大防行礼“大人,出事了。”

  吕大防身上兼着的差事很多,其中一个就是以翰林学士权发遣开封府。汴梁城出了大案子的确是要找到他禀报。

  等到捕头把破庙的事情一说,众人都是大惊。

  “何人所为?”

  “那贼人在寺庙墙壁上留下了名号。”

  “什么名号?”

  “玉面飞龙至尊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