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五十章 下意识的拔剑

第二百五十章 下意识的拔剑

  洞房花烛夜,一夜就是三天。

  三天之后,王霄离开这家醉月阁的时候,身边还跟着洗尽铅华,去除了所有头面首饰,只用一根木赞束着秀发的明月。

  明月是自己给自己赎身,自愿跟着王霄走的。

  哪怕她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成为王霄的正妻,却依旧是拿出了这几年积攒的积蓄出来,走的义无反顾。

  身为歌姬,没有谁是想做一辈子的。

  表面上看似风光无限,众多名士捧场,勋贵子弟争风吃醋,豪商巨贾一掷千金多么风光。

  可实际上的痛苦,外人根本就不知道。

  没有哪个歌姬不想着逃离的,哪怕是未来的汴梁城第一名技李师师也是如此。

  否则的话,那么多才子佳人的故事都是哪来的?

  这可不是在瞎编,这是真事儿。对于想要脱离苦海的歌姬来说,读书人是最好的选择。

  醉月阁里明月最红,愿意为她花钱的人多去了。

  可那些勋贵子弟家中都有主母,豪商巨贾也只是看中她的美貌。

  如果是跟着这些人走,最多风光几年。之后不是被主母弄死,就是被赶出家门。

  这样的事儿之前在这个行业里早已经非常普遍。

  像是明月的古琴师范就曾经是醉月阁里走出去的红人。可在豪商之家风光了几年后,随着年老色衰又被赶了出来。无处可去之下只能是回来重操旧业。要多惨有多惨。

  所以别看明月年纪不大,可对于这一行的人情世故早已经看的通透。

  王霄横空出世,写出优美至极的诗词只是敲门砖。

  真正打动她的,是王霄与黄庭坚等人闲聊的时候说是准备参加科举。而秦观等人也对他表示支持。

  有了几位学士的支持,以后的前程自然是不可限量。

  这个时候,女人毫不犹豫的就抓住了机会。

  在醉月阁里参加各种酒局的明月,虽然知道了许多事情,可绝对不会像是王霄这样能通过历史的层层迷雾看穿事情的本质。

  旧党之人还在朝堂上一统江山,他们也不知道憋了好几年的哲宗就要像是叛逆期晚来了一样开始折腾旧党。

  王霄对于这些当然是无所谓了。

  回到家里,就看到不远处敲锣打鼓的一片热闹,向街坊一打听才知道是粪霸家的少东家来下聘。

  王霄嘿嘿笑着,就像是闲汉一样站在一旁看了会热闹才回家。

  “这就是我家。家境贫寒,见笑了。”

  开锁推门进去,王霄就这么示意身边女人。

  看着家徒四壁的破败环境,明月捂嘴轻笑“郎君才富五车,他日必定东华门外唱名,飞黄腾达。”

  王霄满地点头“委屈你了。”

  女人微笑点头“一点都不委屈,他日郎君高中之日,不忘妾身才好。”

  家里没啥东西,王霄也是懒得去做饭。正准备出去叫些外卖来吃。

  汴梁城的确是有送外卖的,这一点清明上河图上都有画过。所以说送外卖并非是什么新鲜事物,老祖宗们千年之前就玩过。

  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推开门就看到面色倨傲的刘贤带着人站在门外。

  “贤侄,小女今日下聘,这里有些瓜果蜜饯,同喜同喜啊。”

  没错了,这就是来找事的。

  被王霄敲了五十贯钱,刘贤这几天气的饭都吃不下。现在有了机会,当然是要来找回场子。

  然后,他就看到明艳无双的明月过来接下了礼物。

  “......”

  刘贤傻眼了。

  这种级别的美人儿,他以往别说是摸摸小手了,就连见都见不到。

  “恭喜恭喜。”王霄随意的应付了两句,直接把房门给关上。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他羡慕妒忌恨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接下来的时间里,王霄在房间里写写画画,规划着接下来的步骤。

  而明月却是素手调羹,为王霄热了买来的饭菜。之后找了块碎布包裹在秀发上,挽起袖口清理家宅。

  作为一心想要逃脱苦海的苦命人,她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不好好表现,还要耍性子搞排场的。下场绝对是极惨。

  天色擦黑,俏脸上带着一抹灰渍的明月,推开房门,端着晚饭走了进来。

  看到王霄的桌子上摆满了各式书籍,写的密密麻麻的纸张到处都是。明月暗自点头,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男人穷没问题,因为可以用各种办法去赚钱。

  可若是没有上进心,整天只想着混吃等死那就完蛋了。

  “郎君,吃饭了。”

  王霄晃悠着脖子,招呼明月坐下来一起吃。

  “你的付出我都看在眼里,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女人娇媚一笑,顾盼生辉。

  “是。”

  这年头晚上如果不是去三瓦两舍,如果不是逢年过节有灯会集市的话,夜生活是很枯燥的。

  到了晚上,懒得去点灯熬眼睛的王霄,看着身边娇媚似水的女人,嘿嘿笑着搓着手,招呼明月一起去斗地主。

  这一夜,斗地主斗的是天雷滚滚,风骤雨急。

  一直到天光微亮,这才风停雨歇。

  清晨时分,朝阳挣脱了云海的束缚,喷薄而出。

  万道霞光沐浴着大地,如同晶莹的珍珠熠熠生辉,就像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夜明珠,冉冉而升的太阳光芒万丈,飘然洒落。

  破旧的房门被打开,打着哈欠的王霄整理着衣襟走了出来。

  这几天晚上他都没能休息好,长期熬夜教授牌技也是累的不行。

  好为人师就是这一点不好,比较容易幸苦。

  王霄手里的资本又扩大了。

  明月这几年虽然是清guan人,可抚琴打茶围也赚了不少。

  除了给自己赎身花费大半之外,还剩下了一些。

  得知王霄要扩大炒绿茶的生意,她毫不犹豫的就拿了出来给王霄做本钱。

  对于花女人钱这种事情,王霄是笑着点了点她说“知道有的赚,那就便宜你了。”

  在王霄看来,这算是天使投资。到时候是要连本带利还回去的,自然不会有什么羞愧可言。

  以他那堪比城墙厚度的脸皮来说,这也能算个事?

  拿到了数百上千贯的钱财,王霄当即租赁了一处工坊,花钱雇佣了十几个雇工开始做炒茶。

  这玩意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保密性可言,不过是买来绿茶加工一下而已,能有多少技术含量。

  王霄也没打算依靠这种长长久久的赚多少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要做的就是以低价将市面上的绿茶都给买下来,然后在明年新茶上市之前狠狠赚上一笔。

  这还不算完,因为王霄还打算用这份炒茶技术再博个名声,算是彻底利用殆尽。

  汴梁城的茶叶消耗量很大,不过最受欢迎的还是团茶与片茶。

  绿茶的消耗量一向不大,而且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九月份了,大部分的绿茶都已经卖出去,剩下的陈茶并不值钱。

  便宜的时候只卖二三十文钱一斤,贵的也不过才百多文钱。

  王霄甚至找到放利钱的,把自己家的宅子都给抵押出去。换来钱财大肆收购绿茶。

  按照均价五十文一斤,王霄收购了足足一万余斤的绿茶。整个汴梁城今年的陈茶都给他买光了。

  用每日一百五十文的价钱,雇佣了十几个工匠。在租来的工坊里开始大规模炒绿茶。

  汴梁城实际上原本是一座军城。

  五代的时候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可以说是年年都会打仗。

  城内许多地方原本都是兵营与校场。后来赵大兄弟安稳了中原的局势,百多年下来这里逐渐不见了兵戈,曾经的兵营与校场都被出租出去成了众多的工坊。

  王霄的这块工坊是从某位禁军将门的手里租来的。甚至干活的这些人也都是归属在这家将门麾下的兵马。

  他们从父辈甚至祖辈的时候开始,就已经不再去拿刀枪,反倒是拿起了各式各样的工具。

  有了这些人的帮忙,王霄的炒茶生意顿时兴隆起来。

  再加上黄庭坚等人帮着他免费宣传,清淡绿茶的名声越来越大,前来购买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数量多了,王霄也就没再卖那么贵。不过每斤的价格依旧是接近一贯的样子。

  仅仅是几天的功夫,王霄就回笼了数千贯的资金,堪称暴利。

  从放高利的人手中拿回房契,还给明月的投资外加一个大大的红包。剩下的都是利润。

  有了钱,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善生活。

  除了招募门房马夫,婢女粗使之外。他还请人来好生的将家中宅院整修了一番。

  大门换了新的,斑驳的墙壁重新粉刷。院子里的烂泥路铺上了石板,原本破破烂烂的家具全部找人重新打造。

  尤其是一有动作就会咯吱咯吱乱响的大床,更是第一个更换的。

  再不更换的话,那张床就会在王霄的大力之下彻底散架。

  除此之外,王霄还特意派人上门送上请帖,邀请了苏门四学士一起饮酒。

  席间王霄表示愿意将自己炒茶的工艺供奉给朝廷。

  这年头各家的手艺都是传子不传女的,那是整个家族赖以为生的手段。

  王霄这种主动送给朝廷的,一般都是被认为是傻瓜。

  王霄表示,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将会全心全意的用心读书,准备参加科举考试。

  酒宴结束,告别了学士们,王霄挎着花费了数十贯钱买来的佩剑悠闲的行走在汴梁城的大街上。

  路过一处蹴鞠场的时候,听到场上有人大喊一声“遂宁郡王威武!”

  ‘呛啷!’

  王霄下意识的拔出了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