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鹊桥仙

第二百四十九章 鹊桥仙

  张耒,文坛中流砥柱。

  晁补之,擅长散文诗词。

  黄庭坚,大名鼎鼎的江西诗派开山之祖,书法大家。

  秦观,婉约派词人代表性人物。大名鼎鼎的鹊桥仙‘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千古传诵。

  这几位都是青史留名的文坛豪杰。

  王霄这次虽然准备走内部路线,可也不至于为了后面的事情就不敢跟他们喝酒喝茶。

  道了个罪,王霄大大方方的在桌子旁坐下。

  厅内花廊里有醉月阁名声最响亮的明月姑娘在抚琴,一旁还有几位伴当附和。

  乐音绕梁,声声入耳。

  王霄听到介绍,惊讶的打量了几眼明月姑娘。他想起了之前在红楼梦世界里的那位明月姑娘。

  这个艺名,还真是受欢迎。

  一身月白长裙的少女低着头抚琴,看不清楚容貌。王霄也没有太过在意。

  “来来来,子厚。这里的酒水不错,你我同饮。”

  王霄也是来者不拒,接过酒杯直接一口闷掉。

  黄庭坚等人都是看愣了神。

  这酒可是城西姚家的不传之秘,入口辛辣极为醉人。这一杯都是分几次喝,像是王霄如此豪迈牛饮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哈哈哈~~~子厚豪迈。倒是我等小气了。再来!”

  这几位都是好酒之徒,这个时候也不会在乎王霄是个白身,他们都是朝中大员。喝酒喝的尽兴,都开始豪迈起来。

  秦观拉着王霄拼酒,黄庭坚闻乐起舞,张耒一手酒杯一手茶杯非要让王霄想办法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弄出酒茶。

  至于晁补之,跟王霄连着拼了二十几杯的高度酒,此刻已经趴到桌子下面去了。

  说是高度酒,实际上也不过是三十来度的样子。毕竟提纯蒸馏工艺没那么完善。

  可这种二三两的酒杯,连着二十几杯一口闷,酒量差点的人还是真的会上头。

  黄庭坚他们原本以为王霄制茶出色,其他方面也就一般。

  可喝着酒聊起来,却是愕然发现王霄从天文到地理,从风土到人情,从诗词到歌赋,从画艺到乐曲,甚至是朝堂政略,衙门日常居然都懂不少。

  这还是王霄刻意收着来,他要是放开了说,能把这几位给说晕过去。

  那么多的经验,可不是白给的。

  “要说诗词婉约之美,邗沟居士绝对首屈一指。”

  喝了好几斤的王霄精神奕奕,一脸倾佩的向着秦观竖起大拇指“一首鹊桥仙,咏七夕。道尽了人世间qingai的悲欢离合。”

  “鹊桥仙?”醉眼迷离的秦观打了个酒嗝,晕乎乎的问“什么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端着酒杯的王霄感慨着说“用情之深挚,立意之高远,语言之优美真的是余味无穷。尤其是最后末位两...”

  “好!!!”

  秦观一声怒吼,吓的毫无防备的王霄把手里的酒杯都给扔了。

  他是真的毫无防备,几个文人几个乐师有什么好防备的。

  躺桌子底下的晁补之都被吓的跳了起来,差点把酒桌都给掀翻。

  “怎么了,怎么了?”迷糊着眼睛的晁补之爬起来,四下里胡乱张望。

  神色亢奋至极的秦观,大喊着把之前王霄说的那首鹊桥仙又快速说了一遍。未了还跟上一句“这绝对是名传千古的佳作!”

  王霄愣愣的看着秦观,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大哥,这是你的代表作啊!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情况其实很简单。

  王霄记得鹊桥仙是秦观的作品没错,可问题在于现在是元祐八年,而鹊桥仙这首作品是在绍圣四年,秦观被贬诋湘南郴州编管的时候,于七夕纪念长沙一位歌姬而写的。

  差了四年的时光,这个时候还处在春风得意阶段的秦观,脑海里压根就没有这首词的影子。

  无意之间,王霄又做了一次自己的徒弟文抄公。

  “子厚大才。”

  “此词一出,以后七夕词就不大好写了。”

  “这首词情谊深切,不知子厚是送给哪位姑娘的?莫不是见到明月姑娘一见倾心?”

  不远处的明月已经不再抚琴,而是起身端了杯酒过来恭敬的递给王霄。

  从未来过这种地方的王霄(?),对这里的规矩那是一点都不懂。他也从未在这里存过酒。

  下意识接过酒杯,随之无意间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娇媚少女。

  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身上的长裙淡雅朴素,眉眼如画,肤若凝脂。毫无疑问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秦观几个人不顾年纪,都是面露暧昧笑容在起哄“喝呀,快喝呀。”

  总感觉这里面有事的王霄心中局促很是犹豫,然后一口喝干了杯中酒。

  “明月谢公子厚赠。”

  俏脸羞红的明月姑娘深深向着王霄行礼。

  这里是醉月阁,虽然名字好听可实际上依旧是三瓦两舍。

  名士们在这种场合里吟诗作赋,赠送与舞姬是大宋文人们的传统。

  诗词歌赋有好有坏。虽然无论好坏都会感谢的接下来,可回报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陈词滥调的,能得一句谢就不错了。

  有点水平的,姑娘会亲自来赠酒。

  水平不错的,可以打茶围,抚琴什么的。

  至于水平出彩的,做一回入幕之宾也是可以的。

  毕竟这个行业的竞争也是非常激烈。大家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都是明眸皓齿,美艳无双。

  为何有的人打个茶围需要数十上百贯,而有的人却只有几贯?

  区别当然是在于名声不一样了。

  想要增加名声,请名士给写诗词传唱就是最快的捷径。

  王霄这首鹊桥仙的水平,哪怕没有秦观黄庭坚等人的夸赞,对于从小就接受琴棋书画文学修养培训的明月来说,她自己也能听的出来。

  这种顶级的诗词,已经足够获得最顶级的回报了。

  看着明月拿来纸笔恭敬的摆放在一旁,王霄马上就明白过来,这是要自己写出来。

  既然已经无意间做了文抄公了,他也不好在这个时候拉着秦观的衣襟晃荡,大喊你醒醒酒,这是你的成品作!

  占了便宜就占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最多以后想办法帮帮秦观,免得他落得编管琼州啃椰子的下场。

  王霄拿起笔,挥洒一番将鹊桥仙写了出来。

  一旁观摩的黄庭坚忍不住的赞叹“这一手张猛龙碑写的好,与东坡居士相比也不逞多让。”

  作为文学大家,苏东坡会的字体很多,不过最为擅长的就是楷书。

  苏东坡那是真正的天纵奇才,而王霄这里则是完完全全用时间堆积出来的熟能生巧。

  写完之后,王霄大大方方的落款赠明月姑娘。

  随后秦观他们一一上前,拿着笔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甚至还用上了花押。

  这幅字若是能流传到千年之后,就凭借着这几个花押与签名,估计拍卖个上百万不成问题。

  俏脸上满是红晕的明月再次深深行礼道谢,随即珍而重之的将这幅字取走。

  不大会的功夫,醉月阁的管事就亲自过来道谢。并且送上了珍贵的酒水,重新撤换了席面。

  “来来来~~~”

  压根就不知道这首词本是自己的秦观,端着酒杯高喊“为这首词,诸位盛饮!”

  又是一轮狂饮。

  毫无疑问的,王霄成了灌酒的目标。

  而且这几位名士一点都不实在。悄悄倒酒的,直接洒衣袖里的,说是盛饮实际上只是装模作样喝了一口的。什么样的招数都用上了。

  你要是真把这些名士们当做食古不化的人,那你就是真的醉酒了。

  这一喝,直接就是喝到了冷月高悬。

  苏门四学士早早的就全部钻桌子底下去了。甚至就连之后听闻这首被挂在大堂之中的鹊桥仙,慕名而来的众多所谓名士们,也已经是被王霄给喝趴下。

  “不行了,实在是喝不下了。”

  哪怕是有着数倍于常人的强悍身躯,而且也是真正的酒精考验。可面对这种车轮战,王霄也是扛不住的去了好几趟厕所。

  现在他真的是到了极限,再喝下去就该完全失去理智陷入醉酒状态。

  对于一个时空旅行者来说,这样一种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的状态,是绝对不允许的。

  王霄向着酒桌下面拱了拱手,随后摇摇晃晃的离开包厢准备回家好好睡一觉。

  然后他就被拦住了。

  “郎君,明月那儿已经准备好了,就等郎君入洞房。”

  笑靥如花的管事喜滋滋的带人送王霄上了楼。

  而听了这番话的王霄也下意识的松开了紧紧捏在一起的拳头。

  别以为三瓦两舍里的管事都是如花那种级别,这根本就不可能。

  实际上这些人年轻的时候大都是行业翘楚,攒下了钱财就自己做生意。哪怕是上了年纪,也不可能是如花那样的。更多的则是风韵犹存。

  “什么事情?什么洞房?”

  王霄醉眼迷离,满嘴酒气的说着胡话“我什么都不知道。”

  明月是醉月阁最红的,而且年纪也到了。

  她之前就在寻找合适的人物,可那些大腹便便的豪商巨贾她看不上,直到今天遇上了王霄。

  容貌俊朗,气宇不凡。

  才华横溢得到了几位学士的看重,还那么年轻。

  这么好的目标出现在眼前,当然不能放过。

  一路被送入洞房,穿着嫁衣的明月姑娘已经是端坐在了床畔。

  房门被关上,王霄喝了杯茶。

  下意识的抬手伸向衣襟,王霄小声说了一句。

  “我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