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还是他一个人抗下了所有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还是他一个人抗下了所有

  “易安居士有感半生飘零,家国天下支离破碎。向苍天许愿,祈求苍天让她一生看尽大宋风华。是否接受这个愿望?”

  之前祖龙许愿,王霄没有接。因为那个世界太危险。

  可现在易安居士的愿望,却是让王霄动心了。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因为许愿的人是易安居士。

  纠结了一整天,王霄最终决定再去任务世界历练一世。

  王霄离开去往任务世界,看似不过一瞬的时光就能返回,对于三处世界没有丝毫影响。可实际上他在任务世界之中少则数年,长则一世。几乎等同于重活了一辈子。

  身体可以恢复,但是记忆却无法消除,也不愿意消除。

  这么多的记忆对于王霄来说,也是一种接近精分的巨大压力。每次归来他都需要很长的时间进行调节。

  并非是真正的调节完成,仅仅是将那段记忆深深压在了脑海深处。

  也就是他的精神力强了许多,所以暂时还能压得住。

  可这种事情经历的越多,自然压力也就越大。

  现在王霄也是明白了,为什么系统的态度越来越好,服务质量也是越来越高。

  原因就在于,愿望执行人这种带着记忆不断轮回的工作,时间做久了真的是压力超大!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精神崩溃。

  之前他还一直抱怨许愿系统不给他世界锚,可当他真的经历了在三个世界来回奔波之后,这才恍然醒悟过来。许愿系统还真g的贴心。

  王霄拒绝愿望仅仅是想多一段休息的时间,并非是会对现有的三个世界有什么影响。

  对于三个世界来说,眨眼的功夫都不算,王霄就已经回来了,根本就没有影响可言。真正被影响到,只是他自己。

  “必须要增加精神力了。”王霄揉着脑袋叹息“再这么下去,我就得精分了。”

  三个世界里都做了小小的告别,让姑娘们都是很疑惑。不过是去如个厕\出去买包烟\去跟祝彪扈成他们商量个事情而已。怎么整的那么严肃深沉,好似生离死别似的。

  最终,还是他一个人抗下了所有。

  “接受任务。”

  ------

  元祐八年九月,整个汴梁城都沉浸在一片悲痛的气氛之中。

  宣仁圣烈皇后高氏崩逝,十万计的百姓们一路送葬,送其与英宗皇帝合葬于永厚陵。

  高太后垂帘听政八年,虽然任用砸缸的光,大举废除了王安石的新法。可在她垂帘听政的执政期间,勤俭廉政,励精图治。期间政治比较清明,经济十分繁荣。

  “这就是北宋最后一个经济繁荣,天下小康,政治清明,国势较强的时代了。”

  人群中的王霄看着远远离去的送葬队伍,轻轻的叹了口气。

  易安居士半生凄苦,祈求苍天想要一辈子都生活在繁华之中。

  如果她不是易安居士的话,这个愿望王霄是不会接的。因为难度很大。

  “算算年纪,现在李清照也就是十岁出头。时间还很充足。”穿着一身破旧袍子,大袖上还缀着补丁的王霄,转身离开主路,向着不远处的小巷走去。

  这次系统给他安排了一个标准的穿越者的身份。

  一个家中父母双亡,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什么远房亲戚。

  年纪轻轻只会读死书,五谷不分连自己也养活不了还生了病,最终一命呜呼被王霄顶替的倒霉鬼。

  更有趣的是,这家伙也叫王霄。

  他父亲与王半山家是远房亲戚,很远的那种。

  王安石变法的时候,他们家在衙门里有份差事,日子也还算是过的下去。

  可惜后面砸缸的光上台,全面打击新党。原本并没有参与新政的王霄一家,因为与王安石这个远房亲戚的关系受到了打击。

  先是父亲郁闷而终,跟着母亲病倒撒手人寰。

  完完全全的穿越者身份。

  “这要是再来个上门退婚的未婚妻,那就更完美了。”

  回到了破败的家宅,看着眼前门板都掉了半边的大门,王霄也是想笑。

  这个家不大,推门进去就是个小院子,里面种着一颗桃树。

  正对大门的是正房,两侧则是厢房厨房等等。

  虽然位置偏僻,可在这汴梁城里有这么一套房子,就等于是现代世界里的四环外有个家。哪怕身上没钱,也是妥妥的百万身价的土著。

  之前王霄就已经把里里外外都给翻遍了。

  缺了个角的水缸里有半缸清水,厨房的米缸里还有几斗米。

  院子里堆着的柴火还够做几顿饭,房间里还有几件满是补丁的衣裳。

  除了笔墨纸砚与满书架的各种经史子集之外,整个房间里就只翻出了二十二枚大钱。

  “这究竟是怎么活的呀。”

  王霄舀了瓢冷水喝,对于那位前辈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就算是读书读傻了,可最起码得先养活自己吧。

  拉了张凳子坐在桃树下,手中拿着纸笔写写画画。

  “李清照想要看一辈子的大宋风华,那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让赵佶登基。这个败家子,整个国家都被他给败光了。”

  想起那些美貌的帝姬,王霄遗憾的摇了摇头。

  “都是赵佶的错!”

  “哲宗死的早,儿子赵茂也没养住。听说哲宗从小就咳血,这是呼吸器官出血,是肺里的病。有机会得帮他治病,就算不能痊愈也可以拖下去。”

  “赵茂要保住命,坚决不能给赵佶这败家子一丝一毫的机会。”

  “想要维持大宋风华,必须要进入权利中心。这个时代来说,只能是走科举啊。”

  “不过在这些之前,我得先赚钱才行。今天的午饭还没着落呢,总不能真的去煮清粥吧。”

  王霄一条一条的记录着重要的大事件,以及必须要做的事情。

  当然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赚钱改善生活。

  王霄会赚钱的能力多了去了。

  从制冰到治病,从画画到做肥皂,从冶铁到各种金融手法pang氏骗局什么都会。

  不过问题也来了,他缺少最基础的起步资金。

  制冰要买硝石,这玩意可不便宜。

  治病得有名声,得先花钱买药治病救人打出名声来。他现在是一无名,二无钱。

  画画做肥皂冶铁搞金融什么的提都别提。二十二个大钱能做啥。

  就算是依靠武大郎送的做炊饼技术去卖炊饼,这钱也不够啊。

  至于卖房子,这是祖宅,传了上百年了。真要是卖了祖宅以后在汴梁城里就别想混了。这年头可是非常看重这个的。

  没本钱做个毛线的生意。

  王霄挠着头发“难不成要去打劫城狐社鼠不成?堂堂宣德大帝,岂可做这种事情!”

  “贤侄在家吗?”

  院落外面传来了呼喊声。

  这当然只是在客套了。

  大门都掉了半边了,怎么可能看不到坐在院子里的王霄。

  “在呢。”

  王霄应了一声,站起身来。

  进门的是一个穿着员外服的中年人,身后还跟着一个背包小厮。

  王霄拱手行礼“张世伯。”

  “贤侄啊。今天来找你是有件事情跟你商量。你看你家里现在这个样子,你与月贞的婚事就算了吧。你也不想连累她对不对?”

  被称呼张世伯是王霄家的邻居,家中开着一家贩卖酱油的商铺,在这汴梁城里也算上小有身家。

  多年前王霄他父亲还在衙门里有个小差事的时候,张贤主动上门巴结,还口头约定了王霄与他女儿的婚约。

  虽然只是口头约定,没有聘书也没有婚书什么的。可街坊邻居们都知道这事儿,在这个时代来说就算是约定俗成的事情。

  所以哪怕只是口头婚约,也得当面说清楚才能解除。

  “还真是特么的穿越者套路。”

  王霄是真的笑了起来。

  这种事情别人或许会怒火中烧发疯发狂。

  或者虎目含泪,双拳紧握,咬着牙嘴角出血的说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什么的。

  不过落到王霄这儿,他的反应只有一句话。

  “多少钱?”

  张贤愣住了,没能反应过来“什么多少钱?”

  “解除婚约没关系,可我这些年付出了一片真心,你们张家总得给些补偿吧?要不然的话,那我可就要去找街坊邻居们宣传,你们张家嫌贫爱富。对了,你这是跟哪家铺子的公子说定了?”

  张贤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霄。

  这还是那个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吗?!

  王霄抬手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回神了,给多少补偿费啊。”

  张贤神色复杂的看着王霄,片刻之后伸手去拿小厮递过来的包裹“我这里有三贯......”

  “各位街坊邻居都过来看看啊!”王霄直接扯着嗓子大喊“有人背信弃义不要脸...”

  张贤急的乱蹦,连连摆手“不是三贯,不是三贯!是三十贯钱!”

  与现代世界之中住在一栋楼里都不认识的街坊邻居不同,这时代里的街坊是真真正正几十上百年,几代人的老邻居。

  而且张贤家是开酱油铺的,这要是落下个坏名声,那以后就难混了。

  包裹里有六贯铜钱,死沉死沉的。

  张贤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怀里拿出了交子,点了二十四贯出来递给王霄。

  看到王霄的笑脸,张贤恨恨转身向门口走“月贞已经跟何采蜜家的少爷定了婚约,人家可不是你这个穷酸能比的!”

  采蜜不是名字,是一个行业。直观的来说,就是这个时代掏粪的。

  “原来是粪霸家的公子。”

  王霄嘿嘿笑着喊了一声“等一下。”

  张贤疑惑的转身看着他。

  “粪霸家那么有钱,可是一门好亲事呢。”

  王霄随意的甩着手中的交子,认真的说“得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