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一舞动四方 (200月票加更)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一舞动四方 (200月票加更)

  来到一家看不懂名字,只允许会员带人进入的酒吧。王霄入门就听到DJ声竭力嘶的在嚎叫。

  “今晚全场消费由赵公子买单!”

  王霄停下脚步,深刻怀疑自己是不是走进了哪个搞笑剧的剧组。

  这世上还真有这种人不成?

  所以说,土豪的世界他不懂。这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壕无人性的大佬存在,还跟他坐一个包厢。

  “赵思涵,刚从剑桥留学回来,现在待业在家。”

  小伙子个子高身材好,一张脸也是非常帅气。就是那种进剧组可以做男三男四的帅哥。

  “王霄,美院助教。”

  王霄没穿他那件阿迪达的战袍,只是最标准的白衬衫搭配黑西裤的工作装。

  身材看不出来,不过气度方面却是与众不同。仅仅是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淡淡的压迫感。

  这不是王霄在刻意表现出雄性的侵略性,而是他在任务世界里常年养成的习惯。

  包厢里的人不少,男的帅女的靓。

  看他们有意无意间亮出的手表,还有那些限量版的奢侈包包,就知道这都是富家子弟。

  李紫筱端着杯鸡尾酒坐在角落里,苏若雪在她身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王助教对香槟了解多少?”

  小伙子年纪不大,可却留着两撇漂亮的小胡子,话语之间毫不掩饰自己的优越感。

  王霄想了想说“我只知道黑桃A。”

  四周众人都在笑。

  那赵公子挥了挥手“来一瓶十升装黑桃A3。”

  十升,这已经不是什么香槟了,这特么的是啤酒。

  小年轻的意思王霄明白,这是在展示实力,就跟孔雀展翅亮出漂亮的尾巴一样。

  王霄对此毫不在意,有喝的就喝,有吃的就吃。

  至于这帮人究竟想做什么,又或者背后有什么勾当他是完全不在乎。

  不远处的苏若雪看了眼这边,小声的说“你决定了?”

  “烦死了。”

  李紫筱摇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心烦的很。”

  不再说话的苏若雪笑容古怪,默默的看着那边的人起哄灌酒。

  王霄并不喜欢喝酒,可他的酒量却是没的说。

  这赵公子和身边几个架秧子的帮闲一心想让他出丑,可十升装的黑桃A喝完,厕所都去过了。王霄这里依旧是跟没事人一样。

  “王助教的酒量真不错。”

  赵公子顺着自己的小胡子,目光闪烁“听人说王助教运动全能,没有你不会的。今天大家喝的这么开心,出去玩会怎么样?”

  王霄下意识的就捏着拳头准备打架。

  他上学的时候跟同学在游戏机厅,台球厅这些地方跟别人发生冲突,也都是这么说。出去之后找个没人的地方直接用拳头交流。

  不过现在,看这些人不时晃动手腕露出来的名表,应该不是动手。

  “大家都是年轻人,来这里就是放松的。出去蹦蹦跳跳的也挺好。”

  这下王霄明白了,这是想去外面的舞池里群魔乱舞。

  看着单面玻璃外那人头涌动的舞池,王霄摇头摆手“我只会大武跟大韶,这个我不会。”

  “不是吧,现在的年轻人哪有不会这个的。”

  “大武大韶?什么东西?布鲁克林那边传来的新舞步?”

  赵公子的跟班们开始热场“王助教别谦虚了,我们都知道你很厉害。一起玩玩呗。”

  不远处的苏若雪在闺蜜耳畔小声说“他们一直喊王助教的,这是心理暗示,故意凸显提醒身份上的差距。”

  李紫筱横了她一眼“就你懂的多。”

  “你信不信,等会就会有个身材火辣的妹子,在跳舞的时候去撩他。”

  苏若雪一副你懂得神色“男人嘛,在酒吧这种氛围里,面对诱惑很难把持的住。”

  “我不信。”李紫筱的目光落在了王霄的身上,很肯定的说“他不是这种人。”

  被认为不是这种人的王霄,经不住赵公子他们的劝说,最终还是起身一同离开包厢去了舞池。

  让王霄打仗没问题,披甲执锐单人破阵都可以。

  可让他跳舞,那就是为难人了。尤其是这种群魔乱舞般的舞步更是如此。

  一开始的时候,身躯僵硬的王霄在舞池里闹了不少笑话。

  主要是因为他的身体肌肉已经养成了本能的反应,有不明人士靠近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做出应对。

  可大脑却是通知不用在意,不用做反应。

  结果就是动作古怪,成了笑话。

  赵公子悠然的靠在吧台上,手中端着杯鸡尾酒,好笑的看着王霄那僵硬的动作。

  随即他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包厢“你也看到了吧,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跟我争。”

  李紫筱的母亲是一位商业强人,出于扩展商业版图的目的给自己女儿安排了一门婚事。

  虽然这位赵公子各个方面的条件都是非常出色,可李紫筱并不愿意接受被人安排的命运。

  她说自己心中已经有人了。然后赵公子就提出要见一见,之后就是现在这一幕。

  王霄对此,什么都不知道。

  感受着四周带着嘲讽的目光,王霄并没有羞愧的捂脸逃跑。

  他又不是还在上学的纯情小男生,他早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羞了。那是啥玩意,能吃否?

  站在舞池里的王霄,笑了起来。

  不就是跳舞嘛,谁不会似的。

  他虽然不懂非主流的水泥舞,可他会跳大武跟大韶啊。

  站在舞池中的王霄,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抬手抓着衬衫,用力一撕。

  包厢里正看着这一幕的李紫筱,直接把嘴里的酒水都给喷了出来。

  她可是从来没想过,王霄会有如此火爆的一面。

  在李紫筱的印象之中,王霄是一个冷静到可怕的人。压根就没想到他也有如此燃烧的一面。

  爆衫这种事情在酒吧里多的是,不过前提是要有足够好的身形。

  王霄的身形自然不用多说,常年坚持锻炼的身形让四周的人都是一片艳羡。

  赵公子恨恨的放下酒杯,他的皮囊虽然不错,可比起王霄来却是差的远了。

  王霄晃动双臂,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开始舞动起来。

  与这个时代截然不同的舞蹈动作,举手投足之间是满满的大气与阳刚之气。这种前所未有的舞蹈表现形式,顿时就抓住了四周众人的目光。

  王霄的确是不懂跳舞,可他有貂蝉送给他的舞蹈能力。

  就像是貂蝉给了他一张银行卡,平日里不用不代表里面没钱啊。

  真要是刷起来,一舞动四方!

  大武跟大韶都是古代君子六艺之乐里面的六套祭祀大舞。其辉煌大气所代表的是华夏民族千年的文化底蕴与传承。

  再加上王霄这强大的身体素质,以及完美的舞蹈能力。一套大武跳下来,四周人全都看傻了。

  巧妙的避开一位身形火辣,想要上前搭讪的美人。王霄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捡起之前仍在地上的衬衫转身向着包厢走去。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跳的这么好。”

  李紫筱主动端着酒水走过来,递给王霄“你的舞蹈动作我从来没见过,是你自己编的吗?”

  “华夏文化正在复兴之中,汉服的推广与普及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王霄接过酒水一口抽干“除此之外,华夏传统的舞蹈同样是力与美的极致展现。我之前跳的是大武,是上古时期祖先们祭祀的时候跳的舞蹈。”

  神采连连的苏若雪走过来,直接在王霄身边坐下。下意识的捏了捏他胳膊上坚如磐石的肌肉“你懂的可真多。”

  对于自己闺蜜与王霄的亲密动作,李紫筱并没有丝毫的不满。

  毕竟她与苏若雪之间的秘密,从未让别人知道。

  对于李紫筱来说,自己的这个闺蜜是真正可以与她gongxiang一切的亲密存在。

  可怜的赵公子完全不知道这些,注意力一直都用在了李紫筱的身上。却丝毫不知道苏若雪的重要性。

  “还行。”王霄把衬衫系上,左右看了看“行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苏若雪起身拉着李紫筱“我们送你。”

  魔都打车的费用很高,有人愿意做免费的司机,王霄当然不会拒绝。

  没等那位为全场买单的赵公子回来,王霄他们就已经离开了酒吧来到外面。

  王霄习惯性的想要上路虎的副驾,却是被李紫筱抢了先。

  郁闷的坐在后座上,王霄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玩了两局吃鸡。

  来到王霄家楼下,眼睛一直盯在手机上的王霄挥了挥手,直接低着头下车向着楼道走去。

  “你觉得怎么样?”

  副驾上的李紫筱看着王霄的背影,轻声询问“就是他了?”

  苏若雪取出一根女士香烟,点燃之后吐出口飘逸的烟圈。一看就是个老烟枪。

  “虽然穷了点,可人还不错。至少挺有本事的。”

  “男人穷点没关系,只要有本事终究会有出头的时候。”

  苏若雪拿出漂亮的女款手机摆弄“再试试他面对诱惑的抵抗力如何。”

  “别玩崩了,到时候他翻脸。再想找个优秀的男人可不容易。”

  苏若雪咯咯笑着“凭你的魅力和家世,还怕他会跑了不成?”

  副驾上的李紫筱,目光幽幽的看着窗外“总感觉他跟别人不一样,好似对什么都不在乎似的。看不懂,真的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