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漱口

第二百三十一章 漱口

  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草原上的牧民们整日里都躲在挤满了牲畜的帐篷中对抗严寒。

  而突厥可汗阿史那罗摩的大帐却是非常奢华,温暖如春。

  来自中土与西域的厚实地毯,流光溢彩的琉璃盏,烤的冒出金色油脂的羊腿,还有那一口下去火辣辣,从喉咙一直辣到肚子里的美酒数不胜数。

  对于这位可汗来说,寒冷的冬日并非是什么无法面对的痛苦。尤其是当他的大帐之中还有数十位来自各地的美貌nvnu的时候更是如此。

  手中端着从南边送过来的蒸馏酒,阿史那罗摩的目光在简陋的羊皮地图上不断徘徊。

  身边众多nvnu们白玉羊脂般的shenzi已经吸引不到他的注意力,毕竟天天待在帐篷里斗地主,也是会让人厌倦的。

  阿史那罗摩现在考虑的是如何壮大自己的部落。

  “北边的铁勒一定要拿下,拿下了铁勒才有资格跟柔然人叫板。不过部落里的物资不多,开春之后得去南边汉地劫掠一番,若是能求个公主嫁过来,那就更好了。”

  突厥人现在正处于欣欣向荣的阶段,他们擅长冶铁,在这个大草原上绝对是独一份的手艺。

  有了铁质的兵器与甲胄,打仗的时候才能占据优势。

  “大汗!”

  一个身躯魁梧的壮汉撩开了厚实的毡毯帘子,呼啸的冷风当即灌了进来。

  大帐内众多穿戴很少的nvnu们顿时一片惊叫。

  “托拙,这大冷天的你怎么来了?”

  阿史那罗摩笑着拿起酒坛,准备给自己麾下最勇猛的万夫长倒酒。

  “大汗,出事了!”

  据说独自面对狼群都是面不改色的托拙,此刻却是神色慌乱,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落下。

  “王帐外面来了一支兵马!”

  阿史那罗摩手中的酒坛直接砸在了厚实的地毯上“兵马?怎么可能!这种天气下,哪家的兵马会出动。柔然人还是铁勒人?莫不是高车人?”

  “都不是!他们的旗号从未见过,大汗快去看看吧。”

  阿史那罗摩起身拿起自己的佩刀,一脚踹飞一个往日里很受他宠爱的nvnu,大步冲出了王帐。

  今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虽然寒冷依旧,可却是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王帐的牧民们趁着好天气赶着牲口去营地外面刨开冰雪,去吃被压在冰雪下面的草根。

  可他们才出去没多久,就连滚带爬的逃了回来。

  在他们的身后,是一支黑压压,犹如山崩海啸般涌过来的庞大军队。

  王霄麾下基本上都是新兵,哪怕他用上最合适的训练,提供最充足的物资补给。也不可能让这群新兵们在短时间内成为精锐。

  就像是他的这些骑兵,实际上更多的只是骑马的步兵。

  想要成为精兵,刀口染血的大战是必不可少。

  如果是在天气条件好的情况下正面放对,王霄麾下的新兵们不见得能打得过那些从小就在马背上飞驰的突厥人。

  他不惜顶着巨大的损失,一定要在天寒地冻的时候跋涉千里来袭击突厥人,为的就是扬长避短。

  这种天气下,突厥人的各个部落不可能及时来援。

  而满地的冰雪更是最大程度上限制住了突厥骑兵的冲击力。更加适合王霄那些骑马步兵们的发挥。

  “你怎么不把他们围起来?”

  亲眼见证了一场精彩千里奔袭战的萧玉,激动的小脸都泛着红晕“他们跑了怎么办?”

  “跑?”马背上的王霄,腰杆挺的笔直“往哪里跑?距离他们最近的部落都在百多里之外。”

  天时,地利。

  寒风呼啸的日子里,离开了部落在茫茫雪原上行走百多里地,去寻找不知道在哪儿的部落。这种事情贝爷也做不到啊。

  足有一尺多深的积雪,马匹根本就跑不起来。撑死了一天也就能走个二三十里地。

  草原的冬天是非常艰苦的,牧民们都要和自己的牲口挤在一起睡觉取暖。离开牲口群,在野外一个晚上就能把他们全都给冻死。他们根本就无路可逃。

  当大军开到王帐外的时候,这里的人命运就已经被注定。

  看了眼响彻哭喊呼叫声的营地,王霄勒住缰绳,转身面向身后的庞大军团。

  拿起了铁皮喇叭,王霄怒吼“将士们!多余的废话我也不说,你们也不想听。我就说一句。杀进去,他们的牛羊,他们的财富,他们的nvren就都是你们的了!”

  在这个知识被门阀垄断的时代里,普通士兵基本上都是文盲。

  去跟他们讲什么大道理,那毫无意义。唯有最真实的好处才能激发他们的士气。

  许多时候看似很复杂的事情,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其实很简单。

  大军下马,排列出方阵,举着盾牌握着刀枪,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过厚厚的冰雪,冲入突厥人的王帐营地。

  这里是突厥人的王帐,可实际上营地里毫无防御措施可言,一圈单薄的围栏就算是最重要的防线了。

  遭遇突袭的突厥人甚至就连组织抵抗都做不到。

  女人的尖叫,孩子的哭泣,男人的呐喊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战场上所特有的声音。

  雪太厚了,他们根本没办法逃跑。

  等到天色渐晚的时候,整个突厥人的王庭就已经落入了王霄的手中。

  比起那个藏身在老鼠洞里的子孙后代颉利来说,阿史那罗摩倒是有骨气的多。

  他带着王庭亲卫抵抗到了最后一刻,直到被密集的箭雨射成刺猬。

  走进染血的大帐,那些蜷缩在角落里的nvnu们都用畏惧的目光看着他。

  王霄挥挥手,让亲兵们把女人都带出去。

  浑身浴血的亲兵们一个个都是嘿嘿笑着搓着手,往肩膀上一抗就直接跑了出去找帐篷去。

  外面传来了女人们的哭泣与尖叫声,让人听着感觉心中怪怪的。

  “你不指责我几句?”在阿史那罗摩的位置上坐下,王霄好奇的看着一旁的萧玉“说我残暴不仁,肆意杀降什么的。”

  萧玉撇嘴,翻看着众多的羊皮书信“这里是战场,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理解。你说的那些,不过是从未上过战场的读书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肆意指责别人的无知手段。”

  王霄满意拍手“不错,我之前还担心你是个圣母来着。”

  萧玉没搭理他,依旧是专注的翻开各种书信。

  作为一个秘谍头子,这都成她的习惯了。

  王霄起身放下帐篷门口厚厚的毡帘,隔绝了外面那来自于胜利者的声音。

  来到她的身边,伸手将那些羊皮纸都给夺了过去。

  “之前答应我的事,这次能算数不?”

  萧玉不敢迎接王霄火热的目光,侧身低头不说话。

  “哎~~~”

  王霄长叹口气,神色萧索的说“就知道是这样。你真是太不讲信用了。算了,我也不强迫你。你继续看你的信好了。”

  萧玉心说,你若是真的对我用强,那倒是简单了。可现在这样不停的折磨人,反倒是更难受。

  王霄转身准备去找点酒喝,身后的萧玉此时却是小声的说“知道了。”

  猛然转身盯着她“你说什么?”

  “没听到就算了。”萧玉脸红的发烫,压根就不敢抬头。

  王霄兴奋的搓手,左右看了看拎起一坛葡萄酒过来递给她“你先漱漱口,再加点冰块。我去热坛酒去。”

  对于突厥人来说,这是一个流淌着血与泪的夜晚。

  他们的王庭被攻破,所有的牛羊马匹,财富铁器都成了别人的战利品。

  虽然还有别的部落存在,可等到明年开春,失去了王庭的突厥人首先就会自己打起来争夺王位。跟着就是四周虎视眈眈的铁勒人与柔然人的袭击与吞并。

  这种事情在大草原上几乎每年都在发生,弱肉强食是这里唯一的规则。

  王霄的军队正在杀牛宰羊。

  缴获的无数牛羊都要被处置掉,然后用来制作美味的肉干。

  木材被用来制作大车装载战利品,帐篷都被拆掉带走。还活着的人将会步行跟着大军南下离开,谁也不知道最终能有多少人活到开春。

  在王庭待了十多天之后,大军开始南下返回。

  所有带不走的东西,全部被集中起来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萧玉每天晚上都要用加冰的葡萄酒与加热的蒸馏酒漱口。

  她原本是拒绝的,因为之前已经算是履行了两人之间的承诺。

  可当王霄拿出一本说文解字,并且教授了她从未听闻的阿拉伯数字。将这些组合起来成为无法破解的密码阴符的时候,萧玉只能是妥协。

  作为秘谍的领头人,她太清楚不过这种完全无法被破解的密码有多么的重要。

  用酒水漱漱口,就是王霄索要的报酬。

  王霄麾下的兵马士气高涨,上了战阵见识了血腥的味道,他们已经开始从新兵向着精锐脱变。

  要说天下强军,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之中最精锐的步卒肯定是魏武卒了。

  吴起训练的数万魏武卒南征北战,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剩下的也是打平手。

  甚至就连大秦的五十万大军都被打的崩溃。

  这样的一支强军,王霄也很想要。

  优秀的统帅,精良的装备,严格的训练这些都好弄。

  而魏武卒悍不畏死的根源,则是在于他们那超高的待遇。

  不但可以免除所有赋税,还奖励众多的田产屋宅。

  此时此刻,王霄也是在用同样的方式安排麾下兵马。

  这次突袭突厥人,将缴获的无数牛羊物资奖励给将士们,就是这个原因。

  等到大军长途跋涉,终于回到高昌境内的时候,王霄命人打出了全新的大旗。

  红底白字的硕大旗帜上只有一个字。

  “汉!”